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歷史穿越>非常男管教>第142章老老實實搜集證據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142章老老實實搜集證據

小說:非常男管教| 作者:小管教| 類別:歷史穿越

這幾天,幾乎每天都和指導員去監區一趟,跟著她學習做這些吸人血的事,犯罪違規的事。

我成了指導員的走狗。

她看起來對我的表現甚是滿意,覺得我已經完全被她拉上了賊船。

這天下午,我們又去了一趟b監區。

那個109監室,230在監區獄警管教和監室其他人的幫助下,把109監室管的『很好』,039鼻青臉腫的,被打了不止一次,也很聽話了,吃下去的錢,也吐了回來。

我問指導員如果她不把錢吐回來怎麼辦。

指導員只說了三個字:弄到死。

足以讓我感到她的可怕。

而且還是借用其他女犯的手弄死女犯。

到了監區辦公室,一直沒發現我前邊走著兩個女的,當其中一個扭頭過來看我時,我突然發現,是朱麗花。

她是來巡查的,不知道她是剛才沒看到我聽到我們的聲音回頭,還是一直知道我在她身後,所以回頭。

我急忙拿著手上的這七本雜誌藏在身後。

她看看我也不說話,扭頭過去走了。

真是回眸一瞥百味生。

可惜她是人家的女人了。

你若回頭就用眼神和我交流,無需太多的語言,用瞬間替代永久。當愛情經過的時候,我沒有牽到她的手,夢在九霄雲外的另一個宇宙,就彷彿美麗的石榴。當愛情經過的時候,我不知自己在夢遊,到下一個路口,是向左還是右,有誰來為我參謀。

當愛情經過的時候,我只抓到了她的衣袖,揮了揮讓她帶走了所有的雲彩。

她那回眸一瞥,好驚艷,朱麗花的確是個漂亮的女子。

就這一刻,讓我覺得我自己愛上了她。

唉,我這種色狼,看到漂亮點的女的,估計都覺得每個時刻都驚艷,無時無刻都覺得自己愛上了她。

丁靈找了我。

她說:「那個叔叔在幫我,如果幫我翻案,我就能出去了。」

「丁靈,你有沒有想過,如果出去了,你能做什麼?」

她愣住了,過了一會兒后,說:「也許什麼也不能做,誰會收一個犯人呢。」

我說:「千萬別這麼想,這樣吧,你以前不是搞會計的嘛,你不能把你的賺錢的手藝弄丟了,你還是好好繼續學習會計,出去了,找一家公司好好做,應該會收的,一家不收,你就多投多幾家,多投幾十家,我就不信沒有收你的。你媽媽老相好,就是你之前老闆也估計會收你的。」

她默默點頭。

我捏了捏她的臉,說道:「還有薛明媚,你薛姐姐,她要是回來了,你也勸勸她,不要得過且過,都已經在這裡荒廢了那麼多年了,要是不學點東西,一出去,被社會淘汰,就真的一輩子都完了。」

「謝謝你張帆哥哥。薛姐姐她怎麼樣了?」

「養傷養病唄,我有空就去看看她。」

「我給你錢,你幫我買一些東西去看她。行嗎?」

「不用,你的心意她會領的。回去吧。」

「你明天來找我好嗎?」她問我。

「明天?你明天又想要了?」我吃驚說。

她不說話,低了低頭。

回到了自己辦公室,我就去找了指導員。

指導員問我:「都辦好了嗎?」

我說辦好了。

「監獄里能做的生意,還有許多,慢慢看吧,我希望你也儘快

的了解業務。」

尼瑪。

居然說干這些缺德吸血的事情是做生意,還說成是業務。

「是指導員。我想問你一個事情。」

「說吧。」

我問道:「我認識的監區的幾個女犯,她們覺得很浪費青春,找我要一些例如會計啊之類的書,我能給她們嗎?」

「不行!我以前有沒有和你說過,以前有個女犯,把書撕了點了紙張燒了監獄。」

我說:「其實我覺得監獄應該弄一些閱讀室之類的,讓女犯去學點東西,不然出去就被社會淘汰,要教她們一些生存技能。」

指導員冷笑說:「收起你那可悲的憐憫心,犯人都不值得可憐。她們是來改造,來受難的,不是來玩,不是來度假旅遊,不是來讀大學!再說這事也輪不到你來替她們擔心,這些社會敗類渣滓,早就被淘汰,還學什麼生存技能。」

在她眼裡,犯人就是豬狗不如,連人格都沒有。

我不可苟同她的看法,但我也無法改變她的看法,行,你不願意,我到時候找賀蘭婷談唄。

居然也不讓我給丁靈帶書,我偏要帶,我偷偷帶。

我知道雖然監獄經常突擊檢查,但很多女犯還是藏得了很多東西,例如駱春芳被搜到的毒品,呂蕾之前被搜到兇器,還有其他一些零零碎碎東西更多。

至於書籍,一般就是搜到,只要和管教關係好一點,會說話一點,管教基本不當一回事。

我決定下班後去鎮上買書,那裡有書店。

會計類的書,買幾本就行了。而且我自己晚上也無聊,也要買點書來看,打發時間。

我還想知道,那幫打手,就是在小鎮上打我的,是不是還在小鎮上,是看那些紅燈區的,為什麼康雪和他們貌似那麼熟。

一個人去無聊,就去獄政科找了謝丹陽。

到了獄政科,我撒謊說b監區上次發生的那起案件,有一些問題,我想問問謝丹陽。

裡面的人就幫我叫了謝丹陽出來。

謝丹陽的胸,總是那麼惹人,當她走到你面前,就只能目不轉睛的看她的胸了。

「小色狼,什麼事?」謝丹陽走到我面前,問。

我笑笑說:「我在你心目中,原來就是個色狼埃」

「你還想你是什麼?快說什麼事,我還有些文檔數據要整理。」

「下班后,陪我出去轉轉唄。關在這裡久了,悶得慌埃」我拍拍胸口。

「不想出去,天冷。」

「唉你這人真是不夠意思,平時你叫我,我拒絕過你嗎?你這樣做就沒意思了不,以後不會要找我1

「去幹嘛?」她妥協了。

「買點書來看,晚上實在太無聊了。」

「你不怕出去又被打?」

「哪能次次都這樣,能和你這麼漂亮的大美女出去,就算被打,我也認了。」

「那我們出去了再吃飯吧,我知道鎮上有一家,叫什麼店了?是吃火鍋的,很好吃。」

「湘贛人家嗎?」

謝丹陽撲哧笑了:「干你個頭。那下班了我們門口見。」

「不見不散。」

下班后,我直接出去了,我是外宿,晚上下班隨時可以出去。

拿了手機,我先開機,在等待謝丹陽出來前,我先給賀蘭婷打電話,彙報一下近來康雪帶著我干這些事的簡單情況。

這次她接了,開口就一個字:

「說。」

「表姐真有氣勢,表姐我跟你彙報一下情況。」

我彙報完后問她:「證據啊什麼的就有這麼一點,什麼時候幹掉她們?」

她聽完后,說道:「繼續下去,不著急,可能半年,可能一年,可能更久,扳倒她們,要連根拔起,你知道康雪身後是什麼人嗎?和她一起做的是誰嗎?她們做了多久嗎?還有沒有其他違法的事嗎?」

我說不知道。

賀蘭婷罵道:「那就老老實實的搜集證據啊!做好你自己的事情就好,別問那麼多。」

「好好好,我搜集搜集,叫我搜集就行了,你凶什麼凶嘛。」

她掛了電話。

媽的,提早更年期的女人惹不起。

謝丹陽出來了,換了一身衣服,但也是罩不住那對大胸。

過來后她就主動挽了我的手,我忙說:「你不怕同事看到,背後嚼舌頭,不好嗎。」

「說唄。是你怕吧?」

「切,我一個堂堂男子漢,我有什麼好怕的。」

說完我用帽子蓋住頭,她不滿看著我:「又說不怕?」

「冷!而且等會兒到了鎮上,我怕那群人認出我來,揍我一頓,虧大了。」

「你就是長了一副欠揍的樣子。」

「是是是,我是一副欠揍的樣子,你是一副欠的樣子。」

她狠狠擰了我手臂一下,疼得我跳起來。

到了鎮上,第一件事,是去書店。

買了基本基礎會計學,入門會計,財務會計,之類的書。

然後我自己買了幾本成功學,人人都能成功,如何規劃成功人生,成功的那些人和事,成功的人脈。

結果讓謝丹陽潑了一頭冷水:「你這種人要是能成功,世界上就沒有農民了。」

「別這樣好吧姐姐。我的人生還那麼長,你只是認識我沒幾個月,就斷定我人生完蛋了?」

「你老老實實看一些歷史的書還有用點,要是人人都能成功,怎麼幾十年了沒人能超越李家誠。」

我想想,她的話也有一點道理,要是人人都能成功,人人都能李家誠了。

她給我挑了幾本書:我們為何如此不安,如何學會控制情緒,人類**的起源以及控制方法,用佛學幫你控制**,還有一本史記故事精眩

我說:「你什麼意思,我在你眼中,就是那種暴躁不安,到處發情的公狗?」

「你說呢?」

「好,買!來來來,你給錢。」

她倒也大方,掏出錢就給我買單。

出了書店后,我笑嘻嘻問她:「那等下吃飯你是不是要請我?」

「無恥。貪得無厭。也難怪你有那麼多女人還不知足。」

我大聲道:「誰說我有那麼多女人了?」

她靠近過來:「你是覺得我不知道?」

我出了門后,把帽子戴上,說:「一定是徐男跟你說的,對吧?她就瞎扯,胡扯八道,唉,誰叫我長得帥,連徐男都嫉妒在背後中傷我。」

她不理我,徑直往前走。

「在哪啊?」我問。

「一直走就是。這個鎮不就這一條街,還能去哪。」

走到之前被揍的地方,我看看,四處望望,說:「你還是也把帽子戴上吧,兩下被上次那些人出來打一頓,可吃晚飯都不安心。」

她也把帽子戴上,然後帶我到了一家四川香鍋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