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歷史穿越>非常男管教>第143章 奇怪的那些店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143章 奇怪的那些店

小說:非常男管教| 作者:小管教| 類別:歷史穿越

香鍋店。

點了一個雞煲,點了一些配菜。

我要了一小瓶白酒。

的確味道不錯。

旁邊一桌客人過來,有些人看過來都是看她胸的,然後再看臉。

我說:「其實不是說我跟你出來就倒霉,而是你太漂亮,招蒼蠅,他們都以為我是你男朋友。這麼漂亮胸那麼大的女朋友配一個那麼平凡的男朋友,心裡不平衡啊,都在罵好白菜都被豬拱了。越想越不平衡,乾脆揍我出氣。」

謝丹陽說:「錢進那次,是我的原因,可別的時候可不是我,那是別的女人了。你為了女人招惹了不少男人吧。」

她這麼一說,我想起來,的確是啊,為了女人我是得罪了太多的所謂情敵了,競爭慘烈,一般男人競爭女人有三種方法,一種是抬高自己搶到女人,一種是把情敵踩下去,第三種方法就是前兩種方法一起用。

其實為了得到想要的東西把別人踩下去,也無可厚非,畢竟嘛,弱肉強食叢林法則,可使用陰損招數犯罪手段,確實就無恥了。

不過人類便是如此,這是人性,管你什麼手段,牢里那麼多女人也都如此,為了拿到想要得到的東西,哪怕是犯罪,什麼手段都只是一個過程,目的就是為了得到。

吃完了后,她起來去買單,我當然不能真的要她買單,我搶著買單了。

我說:「跟你開玩笑的,哪能次次讓你買單,你就是願意,我都不好意思埃」

「一頓飯也花不了什麼錢埃」

「呵呵是啊,要不你包養我,然後你買單,我不搶。」

「我包養也不包養那麼丑的。」

「你整天說我講話難聽,你說的也好不到哪裡去。」

兩人出了火鍋店,我又戴上了帽子:「攔的士回去吧。」

「走走吧,吃了好飽。」

「要不不回去了,剛好喝了點酒,飽暖思淫yu了,去開房如何?」

「不奉陪。」

我其實也難以理解謝丹陽如何看待我和她之間的關係,說是情侶吧,又不是。

說不是情侶吧,睡也睡了雖說沒有搞,她也沒給我搞,但是她幫我手動擋了,在她心裡,到底如何看我和她之間的關係的。

百思不得其解。

那就走走吧,走去那條紅燈街,看看是不是有認識的那群人。

我要她也戴上了帽子。

沿街走下去,謝丹陽是為了逛街,看看這個看看那個,而我是為了看人。

到了那條紅燈街前,謝丹陽一看就知道是什麼了,說不往下走了。

我說我想走下去看看,因為我覺得那些幫錢進綁架我們的人,很可能就是跟上次在這裡打我的人是一夥兒的。

謝丹陽問我你怎麼會那麼覺得。

我當然不會說是康雪說的,就說:「你看吧,上次打我的那群打手,和綁架我們的那一群,看來都差不多吧,短寸頭,身材基本都差不多。」

「是挺像。」

我就扯著她往下面走了。

見一個白頭髮的老頭,路過一家髮廊店,髮廊店前一個迎冷風接客女打扮得妖妖艷艷,扯著白頭髮老頭進去,白頭髮老頭進去,出來,又被扯進去,然後他又出來,我和謝丹陽就站在那裡看。

謝丹陽說:「打賭,他一定會進去,不過是不好意思。」

我說:「看這老頭,戴著眼鏡,斯斯文文的,學者或者老師退休,肯定不會進去。」

「那我們打賭呀。」

「行,兩百塊。」

第三次被扯進去后,老頭就不出來了。

謝丹陽笑了:「給錢。」

我鬱悶的掏出錢給她:「你怎麼那麼肯定老頭進去?」

「看他出來的時候,就不是很堅決,裝的,裝的迫不得已被拉進去出不來。這種男人最虛偽,比直接衝進去的還虛偽。」

想來,我還是學心理學,也學過肢體心理學,但是女人天生有觀察肢體語言的能力,比男人強十倍。

我說道:「還是你厲害。」

突然見也是那家店過去的兩個門店,有幾個人穿黑色衣服牛仔褲走過來,我急忙對謝丹陽說:「謝丹陽你那個,那幾個黑色衣服,短寸的,後面那兩個是不是很眼熟。」

謝丹陽看了一下,說:「是,就是麵包車上壓著你的兩個男的。」

「果然。」

綁架我們的人,和打我的人,是一夥兒,康雪說的是了,不然他們怎麼那麼巧出現在這裡。

康雪竟然還有黑社會背景。

我拉著謝丹陽到了銀行的角落,看著那幾個打手,他們走過幾個店后,進了一個小巷子里。

我急忙過去。

謝丹陽拉住我:「別去了1

我說:「我,他們到底什麼來頭,是幹什麼的。」

謝丹陽擔心道:「你等下被發現了,就麻煩了。」

我拿開謝丹陽的手,把一袋書給她拿,說:「你等我,我去去就來,我就看看。」

「哎呀你別去了1

「怎麼了擔心我被打死嗎?」

「說了不要去。」

我跑過去了。

跟著進去了小巷子裡邊,巷子不大,寬兩米左右,很長,頭上寫著什麼什麼旅館什麼住宿,電話什麼的。

穿進到最裡邊,到了一個樓閣前,還有一家一家的旅館和髮廊。

這些掛羊頭賣狗肉的,全都是紅燈區。

順著看上那個關著門的閣樓看上去,是一棟三層的小樓,閣樓上,似乎就是旅館的房間。

我過去,在登記處那裡,問那個妝畫的很濃的女人:「請問,這裡是住宿的嗎?」

「住宿?要住宿也可以。」

要住宿也可以?

這話意思豈不是旅館不是純住宿的,那就是主要目的是提供客人嫖宿的。

我問:「是啊,就住宿,多少錢一晚。」

「兩百八十八,不需要別的服務嗎?」

我說:「我先問問,怎麼那麼貴埃」

她說道:「帥哥,要住宿,到車站那裡住,這裡住宿,是很貴。第一次來吧?」

我撒謊道:「我剛來這裡要進廠,還找不到我表哥,就來這裡找地方住,我以為進巷子里,就便宜點,沒想到那麼貴。」

「我們這裡,不止是住宿,還有女孩子陪。懂不懂什麼意思?」

我假裝不懂的搖頭。

「就是,有女孩子pei睡。」

她從前台抽屜拿出一個ipad手指點了幾下划給我看,一個圖片一個圖片的給我看,上面都是多少號多少號的女孩。

穿著很性感的,甚至有一個,比謝丹陽還大還爆炸性。

我咽了咽口水說:「原來是提供這些服務的。」

她繼續划給我看,說:「看上哪個?」

我說:「都很漂亮,是多少錢呢?」

她指給我看其中一個說:「這些女孩,價格都不一樣。你要是鐘點房,一個小時八十,住一晚兩百八十八,這是住宿費。比如這個女孩,是要另外給錢,一個小時三百,過夜八百。這個比較漂亮,是大學生,還有廠妹,廠妹便宜一點,一小時一百五,過夜五百。我給你看看。」

是漂亮,至於是不是大學生,誰知道。

話說到處都在掃黃,為何這個地方還發展得如此欣欣向榮的。

我問:「剛才進來的幾個男的,他們點的是廠妹還是大學生?」

她警惕道:「什麼幾個男的。」

我說:「穿黑色衣服,頭髮都不長的。」

她馬上問:「他們?你認識他們么?」

我搖頭說:「不認識,就是想知道別人點的什麼多一點。」

她把ipad放下,然後塞進櫃桶里,說:「你要是只住宿,去外面找。」

看來她不回答我這個問題,那一定是認識那幾個打手了,很可能那些打手本就是罩著這裡的人。

我指著閣樓上問:「我是想住啊,我也想有女的pei睡,可我總能問清楚吧,是不是在上面那裡睡?」

「是。」

那個閣樓,就是旅館房間,提供pei睡的地方。

「你到底住不住?」她有些不耐煩了。

我想了想,等我先把這些情況和賀蘭婷反應一下再說。

我說:「不好意思啊,我先考慮一下,我要是住,我也先要取錢,我不夠錢。」

她坐下,不再理我。

我往裡邊繼續走,真想翻過這個圍牆看看。

於是繞到了圍牆的後邊,然後我在一個圍牆的角落矮處,墊著兩塊石頭,跳上去抓著圍牆邊緣,往裡邊看。

在圍牆裡邊的閣樓前小院子,看到了剛才的一個穿黑色衣服男的,在抽煙打著電話。

我用力往上爬,手卻一滑,啪的掉下來,疊起來的兩塊石頭也摔了下來,發出了很大的咕嚕聲音。

然後,聽到了大門開的聲音。

我急忙順著後邊跑,繞過了兩條很小的巷子,鑽啊鑽,看身後,沒人追來,這真是各條小巷四通八達,想找回那條大街,站在一條條四通八達的巷子里,我卻不知道往哪兒走。看著頭上,我往天空最亮的那個方向走,好不容易找回了那條大街。

我出了外面,這地方,紅燈區,開著特殊服務的店,請打手看著,還不知道除了提供特殊服務,他們還做什麼見不得人的事。

如此猖狂,為何沒人管?

出了到那個銀行,我到了剛才和謝丹陽分開的地方,卻不見了謝丹陽。

不是叫她等我嗎,跑哪兒去了?

我拿出手機,給她打過去,提示的是您撥打的電話暫時無法接通,請稍候再撥。

我的心一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