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歷史穿越>非常男管教>第145章 精心挑選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145章 精心挑選

小說:非常男管教| 作者:小管教| 類別:歷史穿越

原本說好選十五個人,這十五個人我們是精心挑出來的,丁靈也以為自己能上了,結果到了這一關被掐了下來,可想而知丁靈心裡有多不舒服,有多不滿,有多心理失衡。

徐男和沈月都問我怎麼辦。

我說:「我看看再說。如果不行,就補上唄,等我消息。」

回到辦公室,給賀蘭婷打了電話,沒接。

過了五分鐘后,她打了過來。

我跟她打了招呼后說:「那個女孩,之前在破駱春芳案子的時候,幫了我不少忙,而且我在查一些事情,她給我提供了很多資料和證據,線索,賣個人情給她行不行。」

賀蘭婷說:「你早這麼說不就行了。」

我沒想到她答應那麼快,開口她就同意了。

我說:「我早說,我怎麼說呢我。還有一個事啊表姐。」

我就把康雪可能和鎮上的紅燈區黑社會打手有染的事說了一下,我略過了和謝丹陽出去被綁架那段不說,只說我在鎮上被打了后,康雪找我跟我說知道我被打了,我估計那些人都是她們的人。

賀蘭婷想了一下,說:「你現在不是可以外宿嗎?要不你晚上去住鎮上,去那裡租個房子,查一查,你說她頻繁去那裡,一定有問題。」

我急忙拒絕說:「我不去啊,我現在被那些人盯上,他們說見我一次打我一次。」

賀蘭婷道:「你是傻子嗎,我要你光明正大的露著你的臉,跑去問他們嗎?你就偷偷的去租個房子,靠近那些地方,偷偷的查。」

我說:「這想法是好,可是康雪知道我天天晚上出去,一定會懷疑的,甚至她會跟蹤我,也可能會不小心來回鎮上的路上遇到她。」

賀蘭婷說:「這你自己想辦法了。」

我說道:「我怎麼想辦法呢,萬一我被她們發現,堵我在那裡,殺人滅口我怎麼辦?」

「你小心點。」

「我還沒同意啊!我先考慮一下。康雪原本可以不用和我說這些,因為說了她會知道我就懷疑她在那裡幹什麼鬼,可她還是說了,她明顯不怕我。可以說,她好像根本就不把我放在眼裡,她也說過,不論我是什麼人派來。」

「那是因為她過高的估量了她的後台。」

我問:「她是什麼後台?」

賀蘭婷說:「別問了,你照著我說的做就行了,辛苦你了。」

我急忙說:「等等,我還沒同意。」

她說道:「我沒說要徵詢你的意見,你必須去。」

我不高興道:「這事搞不好我會被人揍,我為什麼要聽你的。」

她說:「拜託你行嗎?」

我在揶揄著,她說:「想要錢,對吧?」

我呵呵的,既不說是也不說不是。

其實我就是想讓她出錢,我出去租房也要花費吧,搞間諜活動,沒有錢哪搞的了,雖然我口袋裡也有一點點錢,但是給家人打錢,不停的還錢后,還剩下了三四萬左右,可那幾萬塊錢我要留著自己有用啊,再說如果我要出去搞間諜活動花銷大的話,這三四萬頂什麼用哦。

去租個房子,買些什麼東西,過年給家人再打一些錢,過年又花一些錢,我靠,精光了。

每天可以分到的那些女犯家屬的錢,我實在不敢動,也不能那麼沒良心的去動,我要保存好,一天一筆的記錄存好,都給賀蘭婷。

我跟賀蘭婷說,我把這些錢也都保存好,到時交給她,麻煩她給我一個字句紙條簽字的,說派我出來做底的,每天我記錄好的收到的錢,我都交給她。

賀蘭婷說道:「不需要這樣做,你是不相信我嗎?」

我嘟囔道:「這留個安全,就算沒有什麼法律依據,我也給我自己打個底,萬一到時候你出門被車撞死,我就是有十八張嘴我跳進黃河我都說不清楚。」

她罵我道:「你說什麼呢你1

我說:「話是難聽點,可真的是預防萬一,如果有一天你出了什麼事,我這裡怎麼辦,你看那些間諜片里都這樣,a黨安排底去b黨做間諜,底的上線掛了后,下線就聯繫不上上線,結果a黨幹掉了b黨,這個原本是a黨的間諜,就被當成b黨的賊軍給消滅了。」

她說:「看不出你腦子還挺會轉彎。到時候你出來,我給你一個字據,你那些每天記錄的東西,東西你留著用吧,至於錢,你也留著自己做費用,不過,記錄的數據必須交到我手中。」

我開心了,說:「哈哈,謝謝鮑是那些錢,我拿來花了,到時候查了這些人,你會不會要逼著我吐出來啊?」

她說:「不會。你給了我數據,我給你出具證明簽字,證明錢已經交到了我手中,如果到時候查著要錢,上面會跟我要,不會跟你要。」

「謝謝表姐,表姐萬歲,我愛表姐。」

她已經掛了電話。

多好的表姐。

我剛笑嘻嘻掛了電話,突然有人敲門,嚇了我一大跳。

「請,請進。」我有點慌,有人來到門口我居然一點也沒聽到腳步聲。

和賀蘭婷講點話太投入了。

進來的,是康雪。

我頓時頭大了起來,是不是她早就在門口聽著我的電話,我還得意忘形的那麼大聲。

我慌了。

可看起來康雪更慌,她是敲完門后在我說請進之前就推門沖了進來。

我問:「指導員,怎麼了?」

她問我道:「你不是認識夏拉一個叫泡泡的朋友。」

我說:「是啊,認識埃」

夏拉這女孩,怎麼什麼事都跟她表姐說,連我們那晚去ktv唱歌喝酒,認識了泡泡,她也要和康雪說嗎?

怎麼感覺夏拉是康雪派來我身邊做底似的?

康雪急急地說:「你和她經常有聯繫嗎?」

我說:「沒有,我那天晚上出去,也是第一次見面,喝了點酒,認識了,怎麼了?」

我和那個泡泡,的確只是認識,連正式的話都沒聊什麼。

康雪說道:「夏拉不見了,和泡泡一起不見了。」

她看起來甚是慌張。

我問:「不會吧,那麼大個人,也許是一起去哪裡玩,手機沒聯繫上。」

她說:「三天了,三天沒找到人,剛才我找了夏拉的朋友,她們說她和她叫泡泡的朋友接了一個活動,我聯繫了泡泡的家人,發現她們就在三天

前晚上,同一天同一時刻,聯繫不上了,手機關機。」

我頓時也感到有點嚴重,忙問:「她去哪裡接的活動。」

她說:「龍門。」

龍門是一個縣,離市中心不到一百公里,坐動車不到一個小時,以前還是我們市的一個區,後來可能因為離的有點遠分了出去。

我問:「接了什麼活動?」

「車展。你認識夏拉和泡泡的哪些朋友?你想想看?」

我搖頭說:「都不認識。指導員你別急,你再聯繫看看,或許她們只是去玩了,去哪裡玩了沒有了信號什麼的。」

她堅決的說:「不可能,一定出事了。」

我問:「那怎麼辦。」

她說:「幫我一個忙。」

我問:「什麼忙?」

她說:「我下午,明天,要接待省里的一些領導,你能不能幫我去找夏拉。」

我聽說省里的政法司法還有公安廳,還有消防等幾個部門,的確是要下來檢查視察,這要過年了嘛,下來視察也無可厚非,但也輪不到康雪來親自接待吧。

不過也難說,康雪有幾分姿色,而且會來事,有些人就喜歡這樣的懂風情的女人來接待。

況且我看康雪也是那種有利想圖的人,她也不願意放過這麼個露臉機會。

只是讓我幫忙,我如何幫,我為難的問:「康姐,你讓我幫忙,我也不知道怎麼幫埃」

她說:「我已經拜託公安局的朋友幫忙,讓他找龍門的幾個幹警去幫找,但我需要保持和他們聯繫,也怕他們不太上心。夏拉已經失蹤三天了,我很著急!你的身份也比較適合幫忙。」

你著急,你著急就該把這些事都撇到一邊,接待嘛,不去接待便如何,大不了被穿小鞋,表妹只有一個。

我只好點頭說:「好吧。」

她說:「你記得帶上手機,保持聯繫,到了龍門龍口公安局,你給這個人打電話,姓陳的警官,他會安排人來幫忙。夏拉走的時間,過去的時間,幾點的動車票,去的什麼車展,入住酒店的資料,幾點不見了,打電話不通,都詳細的記錄在這裡。」

她給我一張詳細的夏拉失蹤當天的詳細行程單給我:「張帆,康姐拜託你了。」

我拿著看了看,說:「好吧。」

她催我道:「那現在快去吧。」

我拿了一下東西,然後出門,出門時,她快速走過來,給我一沓錢:「我差點忘了。」

我急忙拒絕:「不不不,康姐,我不能要。」

她說:「你必須拿著,你路上要花錢,你到了那裡,你還要請他們吃飯,給他們一人一個一千的紅包吧。求人幫忙說話謙虛一點,麻煩讓他們努力一點,盡量快點找到夏拉,我今天也不知道怎麼了,心跳的很不規律,胸口悶,我生怕夏拉出什麼事了。」

看得出來,她是真的慌了擔心了。

我拿過了錢,兩萬塊。

我放好錢,說:「你等我消息吧。我會努力的。」

她不放心的叮囑:「張帆,到了那裡,先請他們吃飯,給紅包,一定要拜託他們早點找到夏拉。麻煩你了埃」

「是,指導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