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歷史穿越>非常男管教>第146章 被預謀劫持了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146章 被預謀劫持了

小說:非常男管教| 作者:小管教| 類別:歷史穿越

康雪讓監區長給門衛處打了個電話,就能出去了。

我出去拿了手機后,趕到高鐵站買了一張去龍門的票。

到了龍門,打的到了龍口公安局,照著康雪給我的電話打了過去,那個警官說給我安排了三個人,幫我找夏拉。

掛了電話,康雪打了電話過來,問道:「到了嗎?」

我說:「到了,到了警察局。」

她說:「聯繫上陳警官了嗎?」

我說:「聯繫了,他說安排人來了,三位幹警過來幫忙。」

她叮囑說:「記得先請他們吃飯,隨便吃一些就好,吃完趕緊辦事。吃飯的時候,給紅包給其中一人就行了,給帶頭的,你看誰帶頭,叫他出來一旁,偷偷的給他三個紅包,記得要用信封或者紙張裝好,一人一千,不能少。他不要也一定要給,你就說是見面禮,謝謝他們幫忙,事情如果辦成了,再封給他們一人一千。你趕緊去辦事吧啊,一定要找到夏拉。」

「是,指導員。」

康雪確實夠慌亂了,從來沒發現她會那麼慌亂,愛之深。

表姐妹情深,如同我和賀蘭婷表姐弟情深,哈哈,開個玩笑。

夏拉不見,這麼大個人能怎麼不見,看新聞有說什麼女大學生被黑車司機綁架性虐什麼的。

之前就有一個案件,一名黑車司機,在火車站主動搭訕,以騎電動車送女生去汽車客站為名將其騙至住處,對其實施捆綁、堵嘴、毆打、恐嚇、強j,並利用性藥品和性工具對金某實施nue待。被綁架后的女生趁嫌疑人不備,使用嫌疑人手機給自己親人發了一個簡訊。隨後親人報警,警察破獲了這起案件。

可現在的情況是,首先,夏拉是和泡泡一起的,她們是兩個人,她們經常和各行各業的人打交道,不至於那麼蠢吧,再者,我很奇怪康雪為何如此慌張,沒有跡象表明找不到夏拉就是被人綁失蹤怎麼了,難道說康雪懷疑夏拉是被自己仇家給綁了嗎?

康雪那人得罪的人應該不少,這也很難說。

如果真有仇家找上門,那對付這麼兩個弱不禁風的女生,實在容易。我和謝丹陽還練過,不照樣兩下就被控制了。

只是,夏拉會幫康雪得罪人?夏拉那樣看起來甚是缺心眼的女孩,康雪派她去干這些,是去搞砸的吧。

一會兒后,來了三位警察,帶頭的是孟警官,我們一一打過招呼。

然後我提出請他們吃飯,但他們得到了上級領導的吩咐,先要辦事。

其實大家都不餓,吃飯就是請吃飯,是個形式。

我給三位警察發了煙,然後叫孟警官到旁邊來,塞紅包。

一番推搡再三推辭后,孟警官無奈的放進口袋:「這樣子我們就不好意思了,這事是我們該做的事。」

我說,「孟警官,咱們不要客氣了,那就開始吧。」

我拿出康雪提供的夏拉的行程線索資料給孟警官三人。

三人看過後,研究了一下,發現夏拉和泡泡是在去酒店的路上消失的。

就是她們確認接了活動后,來到了龍門,還沒去車展,車展是第二天一早,而她們是當天晚上就失蹤。

為此,車展方因找不到人,還罵了中介。

康雪也找

了中介,中介也納悶,他們平時接各個模特活動的活兒,從來沒有過這種情況,當然有請假,可如現在般,明早就要車展,而今天晚上就不見人影的情況沒遇到過,讓車展方和中介方都鬱悶的是,他們那天一早才知道泡泡夏拉失蹤了,找人頂替的都找不到,那天負責聯絡的車展方和中介都被車行的經理罵的狗血淋頭。

我們就按著夏拉泡泡消失的時間段來查找。

警察就是警察,他們有權,可以要求車站方提供視頻資料。

到了車站,讓車站提供了視頻,康雪提供夏拉和泡泡坐車班次的時間,查找那趟車到站后的時間點的視頻錄像。在視頻錄像前,我是看了一個多小時,幾乎看瞎了眼睛,才找到了夏拉和泡泡的人影。

我總算明白了康雪為何非我不可了。

除了我的管教身份比較適合和警察們打交道之外,還有就是我和夏拉泡泡都認識,而且我還和康雪可以隨時聯絡。

其實康雪親自來會更好,我真是無語。

什麼接待活動,換成是我,那也是表妹的失蹤事件比較重要。

不說親姐妹,哪怕就是我的假表姐賀蘭婷,她失蹤了我也會先衝去找她,什麼參加接待活動的我才不管。

找出了兩人的身影,視頻錄像顯示,夏拉泡泡兩人拉著一個小行李箱,像空姐那種小行李箱,出了車站口。

接著,她們上了一輛計程車,放大了看,看清清楚楚計程車的車牌號。

孟警官聯繫計程車公司,聯繫到了該車牌的那天當班的司機。

該司機表示,沒有任何的印象,他那天在那個時間段,來回火車站跑了五六趟,哪還記得哪兩個姑娘,還去什麼賽格酒店。

孟警官三人商量了一下,先汝。

去了賽格酒店,在到了賽格酒店的時候,司機讓我們就在路邊過馬路,過人行天橋,對面就是賽格酒店。

到了賽格酒店,警官出示證件,然後提取資料,卻沒有夏拉的登記入住信息,房是預訂好了的,預訂的人就是夏拉,可沒有入住,錢也給了。

我們就讓賽格酒店提供門前的視頻資料。

看了好久,也沒有發現那輛計程車到門口停下的視頻。

我們就問酒店的大堂經理,大堂經理說一般從火車站打的來的,就會在對面馬路下車,然後過人行天橋過來,因為從火車站方向過來的話,計程車從前面掉頭,會繞的很遠。怪不得剛才我們也是從那裡下車,從人行天橋走過來的。

那會不會,就是在人行天橋對面那裡下車的時候,人不見了?

接著到了交警那邊,調出交警監控系統的那個路段的監控點。

監控果然發現了可疑點。

當載著夏拉和那部計程車到了賽格酒店對面的人行天橋下后,兩個女孩下了車,接著是拿出了行李,付了車錢,計程車走了。

計程車司機沒有了嫌疑。

接著,一輛麵包車,銀色的最常見的麵包車,過來停在夏拉和泡泡身旁,然後麵包車突然開了側門,下來四個男的拉著夏拉和泡泡就塞上了麵包車。

這個手段完全和錢進找來的打手劫持我和謝丹陽的手法一致,可看起來,這四個人,似乎沒有什麼功底,貌似很緊張,好不容易

才努力的把夏拉和泡泡弄上了麵包車。

接著麵包車開走了。

馬上繼續調取監控資料,發現這部麵包車早就來停在了車站的門口,而且是在車站出口看到夏拉和泡泡上了計程車后,跟在後邊來的,一直跟到了賽格酒店對面。

然後劫持了夏拉和泡泡。

為什麼?

看上去是已經策劃好的。

是看到泡泡和夏拉漂亮有錢然後見色起義,見財起意?或者是早預謀好來劫持的。

根據麵包車車牌,查找,卻發現,車子是套牌車,車牌是假的。

車子來歷不明,車上的人也來歷不明,看上去,四個人,穿的是流里流氣的,不像是和上次那些劫持我的打手是一幫人。

怎麼可能是一幫人呢,那幫人是康雪的,不說是康雪也可以說和康雪是一起的,很熟悉的,康雪至於要拿那幫人來劫持自己妹妹嗎。

查麵包車去向,發現出城后,往何雲方向去了。

可查了后,卻沒找到麵包車在何雲的哪個路口出現過,也就是說,劫持夏拉和泡泡的麵包車在出了城后,雖然往何雲方向走,卻沒去何雲,他們進了小路,不知道到哪裡去了。

查了好久,也找不到麵包車在哪裡出現了,線索跟到這裡就沒了。

這時康雪來了電話,我只好跟她彙報了這些情況,她嚇得吶吶自語:「怎麼會這樣,怎麼會這樣?」

我聽出她的語氣,似乎是帶著仇恨,莫非,她知道是誰劫持的夏拉。

我馬上問:「指導員,你看夏拉是不是有什麼不對付的人啊,仇家啊,可以說一說,我們好查,現在不知道怎麼查了,找了好久沒找到那個麵包車的身份,和去向下落。」

康雪說:「我,我不知道,不會是仇人吧,夏拉能有什麼仇人呢,你看再繼續找,一定會找得到。」

她好像是在自我安慰似的,我心裡有些不高興,你說的是簡單,找,一定能找到,我們四個人,找了那麼幾百個各個交通路段的視頻錄像了,找到眼睛都花了,都沒找到。

她又說:「接著找!我不信找不到。」

我心裡恨著,嘴上道:「是,指導員。」

我也想快點找到夏拉和泡泡,儘管不算什麼已經是很好的朋友什麼的,但也喝過酒玩過,也算朋友吧,我自然不希望她們遇到什麼不測,可明顯的康雪就有一些事情在敷衍著我,也許就是有仇家,可她不明著說出來,讓我們找,不明說,那就是怕說,不敢說,仇家。

我們四個又找了一番,無奈了,實在查不到。

我建議說先去吃飯。

他們這次沒再反駁,說那就先吃飯。

去對面飯店的路上,孟警官的手機響了起來,一接,然後他接完后回頭對我說道:「賽格酒店的另一個經理來上班了,說今早較我們之前,有一批人也來要求他們調取視頻錄像資料,找人。但是他們不明說找誰。」

是誰?難道是找夏拉和泡泡嗎?如果真的是,那是誰找的?誰也在找夏拉和泡泡,而且是已經消失后才來找的?

我說:「難道是找夏拉和泡泡?」

「我們過去吧。」

我的肚子咕咕叫,我說:「先吃飯吧,大家都餓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