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歷史穿越>非常男管教>第150章 終極的雙面表演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150章 終極的雙面表演

小說:非常男管教| 作者:小管教| 類別:歷史穿越

因為在車上,有些吵,我無法聽清夏拉不小心留在ipad里和康雪的詳細對話。

下車后,我找個偏僻靜一點的角落,把ipad靠在耳朵邊,聽視頻聲音。

夏拉說:「表姐,我又不喜歡張帆。泡泡說張帆像她初戀,那就讓泡泡去問唄。你說張帆可能和副監獄長是一對,一起做犯法的事情,可是我看張帆,都不像是壞人啊表姐。」

康雪說:「夏拉,聽表姐的就是。表姐這麼做也是在幫張帆,我不想讓他年紀輕輕誤入歧途,監獄長都在懷疑副監獄長做壞事,如果張帆和副監獄長是一對情侶,一起聯合起來貪污瀆職,nuo用公款,敲詐犯人,越走越錯,以後可挽回不了了。所以表姐才讓你假裝和張帆談談朋友,可以的話,假裝談談戀愛,你不讓他碰你就是了,偶爾喝喝酒,喝了就問他一些我告訴你的問題,然後你告訴我就行了啊,你還介紹什麼泡泡給張帆,你這可真是讓表姐怎麼說你!乖,聽表姐話,你再幫幫表姐這次忙,你跟表姐拿錢開公司,開工作室,表姐都給你。」

這康雪,好陰險啊,他媽的,讓夏拉來勾搭我,然後套我的話,查我的身份,好歹毒的一招。

我還說夏拉為何對我如此熱情,還和我喝酒喝的那麼開心,招待我,還帶著我去和她朋友玩和她朋友喝酒,喝了稀里嘩啦暈了后,她才問我和副監獄長和賀蘭婷什麼關係,原來都是聽了康雪的指使。

夏拉說:「可是表姐,我是真不喜歡張帆,反正泡泡喜歡,讓泡泡幫忙好了。」

康雪輕叱道:「夏拉!這種事情,怎麼能說出去讓人知道?你自己問就行。對了,硬碟呢?」

夏拉問:「表姐,我覺得黃莉華人也挺好的呀。」

康雪說:「你眼裡哪個人不好的?她們在背後做的黑暗事情你看不見,夏拉啊,表姐告訴你,人心都是隔肚皮的,你看黃莉華是好人,表姐以前看黃莉芳也是好人,好嗎?當時表姐一直都認為她是好人,認為了好多年,可是她卻反過來要致表姐於死地,想把表姐開除出來。所以才讓你去和黃莉華認朋友,找黃莉芳的犯罪證據。你看吧,你也搜集到了,黃莉芳和一些官場上不三不四的人勾搭成奸,混在一起。」

她們兩後面還聊了不少,我聽完后,判斷出,康雪指派夏拉去和我們監獄的工會主席黃莉芳的妹妹黃莉華靠近。夏拉努力的通過朋友幫忙,和黃莉華在一次酒會認識了,兩人都是年輕女孩,女孩子一聊就是化妝品包包衣服的,後來夏拉送了黃莉華一個lv,很快兩人就打成了一片,黃莉華也經常帶夏拉出去玩,而且偶爾還帶回自己姐姐家裡。夏拉通過這些機會,在黃莉華的家中,還有黃莉華的車中,放了針孔攝像頭,竊聽器等等竊聽偷拍工具。

於是,拍到了黃莉芳的不軌證據,黃莉芳和監獄管理局的副局長有染,兩人都是已經成家,沒想到我們監獄的工會主席黃莉華,竟然和監獄管理局的副局長偷情,而且是到了自己妹妹家中。這些都被拍了進來,而且兩人還聊了一些涉及副局長賣官的金錢交易。

我不知道工會主席黃莉芳如何和我們b監區的指導員康雪擰上了,這康雪是那麼那麼的想置黃莉芳於死地。

康雪是何等的陰險,讓自己的表妹去干這些危險事情,而我猜想,正因為夏拉去做了這些竊聽偷拍的事,結果被黃莉芳發現后,馬上派人劫持了夏拉,逼迫夏拉把竊聽到的證據,也就是硬碟交出來,結果派的幾個不入流的小混混幹不成這些事,而且就在夏拉失蹤的第二天,工會主席黃莉芳就被隔離審查了。

一時間,我只猜想到那麼多,也不知道現在監獄里什麼情況,工會主席被立案審查,這可是大消息。

回去問問再說。

我給ipad上了密碼,然後放在門衛處。

回去了監獄后,我就找了徐男。

發了徐男一支煙后,和她胡扯了起來,她拿著錢給我,一共是一千三百二十八,我奇怪的問:「這個是什麼錢?我沒借給你錢啊?」

徐男說:「還是那些錢,分的錢。你不在,我幫你拿了,你分到的煙啊東西的,我放我那裡,回去拿給你。」

我知道了,是我不在的時候,徐男幫我分贓拿錢了,我說:「錢我要,東西你拿吧。」

這些錢,我都是一筆一筆的記錄好,一本筆記本,我一頁寫三十次『正』字,一百就一個筆畫,五百就一個正字,一千三就是兩個正字加橫豎橫三個筆畫。諒指導員她們再怎麼狡猾,我不寫日期什麼的,她們就算看到我的筆記本也看不出來我寫的什麼玩意,而且就算看得出來,我記錄這些她們又不能拿我如何。到時候一個月一次的把這些記錄拿給賀蘭婷,多少錢一個月就清清楚楚,然後讓她立字據給我,留著做護身符。

況且她現在批准我可以動用這些錢,我要是不拿,做間諜沒經費還真的是寸步難行。

徐男說道:「行,你那些東西,我就幫你吃了喝了抽了。」

我說道:「哇,你這傢伙,之前還在鬱悶自己要怎麼樣才能擺脫,還說拿了也不敢花,你看你現在什麼表情,好像很開心。」

徐男嘆氣說:「我已經想通了,這錢,反正已經拿了,而且你看那麼多姐妹都拿了那麼多年,一直花著,買車的買房的買包包買衣服,我拿了也是犯罪,花了是犯罪不花也是犯罪,乾脆就不想那麼多,花的開心點,不管那麼多了,要真的出事,早就出事了。」

我低聲罵道:「我草這是哪門子的想通。」

她又說道:「那你說我還能怎麼辦?」

我說:「的確,不能怎麼辦,我現在也不知道怎麼辦。」

我怎麼可能去告訴徐男說,我是賀蘭婷的底,我是紀委的人?

我正要問監獄里最近發生什麼大事,徐男卻先說:「你知不知道工會主席被抓了。」

我假裝大吃一驚:「啊!怎麼回事?她難道是拿了女犯家屬的錢被舉報嗎?」

徐男搖搖頭,說:「不是。她是因為,通姦,是和監獄管理局副局長,涉及權色交易。」

我說:「沒想到工會主席那個女人都快五十了吧,不顯山不露水的,平時監獄什麼場合她都不出現,這背後,凈是干這些見不得人的事。對了,她是什麼時候被抓的?」

徐男說:「就是星期一那天。」

我算了一下,星期一,是夏拉被抓后的第二天。

徐男說:「據說,工會主席和管理局副局長的視頻,那天被發得網上都是,刪都刪不完,被人一邊放網上,一邊打字的匿名信和u盤照片發到了監獄領導班子和監獄管理局,還有司法和紀委。當天紀委就來人把黃莉芳帶走了。」

我想著,應該是黃莉芳或者黃莉華知道了家中或者車上放了竊聽偷拍的攝像頭,然後一查,黃莉芳黃莉華就對黃莉華帶來的這個叫夏拉的朋友產生了懷疑。所以她們馬上找人去劫持夏拉,要夏拉把已經偷拍到的黃莉芳不軌證據交出來,就在夏拉被劫持后的第二天,康雪感到了夏拉被劫持這事,應該不簡單,狡猾的康雪馬上把搜集到的黃莉芳的不軌證據發送到了監獄領導班子和監獄管理局,還有司法和紀委的手中,紀委當天就把黃莉芳還有監獄管理局副局長,黃莉華等人給帶走。

所以那些劫持了夏拉和泡泡的小混混們,一下子和被隔離審查的黃莉芳失去聯絡后,就如沒頭的蒼蠅般,不知道怎麼處理夏拉和泡泡了。要他們殺了人,他們顯然不會這麼干,因為無利可圖,可他們聯絡不上黃莉芳,就不知道是該怎麼對付夏拉和泡泡了,而他們還異想天開想要等到黃莉芳給他們錢,於是就執行之前黃莉芳給他們的指示,逼著夏拉拿出硬碟,但是夏拉說在康雪那裡,康雪這個狡猾的人,哪有那麼好找,而且這幾個小混混,去找康雪還不等於去送死。

之後,這幾個小混混就被我和孟警官給嚇跑了,而夏拉也得救了。

而之前去找夏拉和泡泡的那四個打手,應該就是康雪派去找夏拉的,可他們畢竟沒那麼大的本事,康雪用他們的原因應該是擔心找了警察,怕警察問出康雪指使夏拉去干這些偷拍的事,這一旦查起來,康雪自己都麻煩,狡猾的老狐狸康雪,才用了打手尋找。後來康雪也感到打手們雖然好使,可畢竟沒那麼大的本事,調取不了視頻監控,擔心夏拉出事的她,最後還是找了警察。

康雪沒想到老天如此保佑她,我們那麼容易找到了安全的夏拉和泡泡,而且她讓夏拉所去偷拍黃莉芳不法證據的事,半點都沒泄露。

只是,黃莉芳背著丈夫和領導通姦,權色交易,賣官,目的為了升遷和弄錢,想來也不是什麼好鳥。這黃莉芳到底和康雪什麼地方不對頭,要康雪如此對付,這就是所謂的兩條惡狗咬到了一塊。

康雪不可謂不是用心良苦,犧牲夏拉只為掃掉自己對手,而她還騙夏拉說她是在伸張正義,夏拉深信不疑。

當然,如果我是夏拉,估計我也是深信不疑,畢竟真的拍到了黃莉芳不軌證據,但夏拉也真夠陰損缺德,虧得黃莉華也對她那麼好,她就這麼對付黃莉華。

這兩表姐妹真是讓人心裡發毛。

我還是要把這些事上報給賀蘭婷,讓賀蘭婷自己記下然後定奪。

難道說,康雪和黃莉芳,是因為利益產生了矛盾?還是因為奪權?

很難講,很難猜,康雪背後牽扯太多的人,也許康雪也只是被獵人使用的一條狗。

真正的惡人,不會是馬爽馬玲這些下手,而是深藏背後永遠不出面自己幹壞事的終極雙面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