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歷史穿越>非常男管教>第151章 替她立了大功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151章 替她立了大功

小說:非常男管教| 作者:小管教| 類別:歷史穿越

工會主席被查,這是個大件事,一時間沸沸揚揚的,而且,這個職位已經被我們監區的監區長兼任。

這很不能不讓人懷疑,就是我們監區長和指導員康雪一起做掉了黃莉芳。

不過,這一切都只是猜測。

但是紀委今天就公布了我們監獄工會主席黃莉芳因消息,她們說在監獄獄政科那裡的電腦可以看到,監察部網站發的消息:監察部網站獲悉,據xx紀委消息:經批准,xx女子監獄工會主席黃莉芳涉嫌嚴重違紀違法,目前正接受組織調查。

而下面,則是貼上了黃莉芳的簡歷,從簡歷上得知,黃莉芳一直都只是偵查科一個小小的科員,從二十多歲干到了四十歲,而從四十歲之後,她突然平步青雲一步登天升上了偵查科科長,然後第二年竟然坐到了工會主席的位置,這升遷的過程是相當的詭異。

當然,之前看起來是詭異,現在知道了有後山,就不覺得什麼,都是一句話的事,這黃莉芳本身沒什麼水平,全靠自己的身體,爬到了那個位置。

從各方面來的消息得知,監獄管理局副局長沈林,也是有後台的一個人,據說後台是司法和市委的人。但現在被人這麼一公布這些犯罪材料到了網站上,他後台多深都保不住他了,不得不說,康雪手段真夠老辣。

據她們說,沈林從軍二十多年,從部隊轉業後進入監獄管理局工作,後來升任管理局副局長。他是在一次年終下來女子監獄檢察時,認識了當時我們監獄偵查科科員黃莉芳,兩人眉來眼去,後來互留了電話,三天後沈林就帶著黃莉芳去開了房,此後就保持著情人關係。

三個月後,黃莉芳就從偵查科科員跳到了科長的位置,接著又跳到了工會主席位置。

而且,黃莉芳為了自己的仕途,竟然把自己開美容小店的妹妹黃莉華也拉下水,讓黃莉華和沈林睡到了一起,這幾個無恥之徒在黃莉華家中大搞偷情之事,可謂道德淪喪,沈林還應黃莉芳和黃莉華的要求,利用職務便利,在監獄管理局單位擴建的過程中,為某建築該公司順利中標而提供支持和幫助。為此,黃莉華找了自己的一個做搞建築的同學承包了擴建項目,這個同學支付了黃莉華上百萬的中介費,黃莉華用這筆錢擴大了美容院,還有其他一些非法的交易就暫時不得知了。

而黃莉芳嘗到甜頭后野心膨脹,還打算跳上監獄長的位置,為此,她想和管理局副局長沈林做下一步打算,想把自己和自己妹妹這對姐妹的身體奉獻給更高級別的高官,以換取升遷資本。

我想,極有可能,就是因為監獄長和指導員一夥兒覺察到黃莉芳可能要觸動她們的利益,因此先下手為強,滅了黃莉芳和沈林一夥兒。

可以說,黃莉芳有些盲目,甚至可以說是自狂,監獄長等人的根基,那不是一般的深,她就敢如此撬動,真是有些不自量力。

只是,如果黃莉芳這對姐妹如果真能搞上了高官,也很難說不能撬動到監獄長。歷史上的帝王最怕的事情就是臣下造反,

這黃莉芳已經觸及到了帝王心,她不被整死也真的很難。

因此,我大致可以這麼猜測:監獄長派指導員想辦法去搜集黃莉芳的犯罪證據,而指導員應該也動用了各種她的手下人群,包括自己的打手團,還有自己的表妹夏拉,夏拉可謂替她立了大功勞。

人心惟危埃

讓康雪搞這麼一下,我自己都懷疑那些和我靠近的女人們了,看來,和身邊的女人玩是可以玩,但不能告訴她們想要知道的對我自己有威脅的問題答案。

康雪找了我。

我到了她辦公室,她笑著迎上來,對我致謝:「小張,謝謝你,如果不是你,夏拉還沒找到。」

我說:「指導員,這都是孟警官還有您提供線索的功勞,我只是協助,沒有什麼功勞,不值提謝。」

康雪握著我的手表達感激:「小張你太謙恭了,這事啊,過後我一定好好請你吃個飯埃本來啊,你回來了,我就該找你的。但是領導們剛走,我這才有時間找你了。」

我說:「沒關係的指導員,您忙就先忙,我這邊,只怕自己也找不到夏拉,現在既然找到了,我也安心了。」

康雪請我坐下,然後給我倒茶,「夏拉現在沒事了吧。」

我心想,你媽你派你自己表妹干這麼危險的事,被劫持了你不親自出馬去解救,反而先去接待領導,然後保也不出去看看她安慰她,你真是沒良心的玩意。

我臉上掛著笑,「夏拉啊,還是受了一些驚嚇,但現在人也沒事,沒受任何身體傷害,還好,真是萬幸。」

康雪給我遞過來茶杯,我接過來說謝謝,然後喝了一口,把茶杯放好,從口袋掏出她給我找夏拉剩下的錢:「指導員,這些錢,是剩下的錢。」

她忙推給我:「小張,你就拿著吧啊,康姐沒什麼好謝你的,就當是康姐感激你的一點心意,他日啊,我還要請你吃飯,好好感激你才是。」

我說:「指導員你言重了,這錢我不能拿,夏拉是我的好朋友,她出事了,我應該第一時間跑去救她。這是做朋友的分內之事。」

朋友,這算哪門子的朋友。夏拉是個間諜,安插在我身邊假裝朋友的間諜,而且她也不喜歡我。

康雪又推過來:「小張啊,康姐啊,是真心感激你的,你收下埃」

再三推辭后,我收下了錢:「謝謝康姐。」

康雪又問了我選拔女演員的一些情況,我說進行得還算順利,只是近期可能要經常帶著選出來的女犯去禮堂讓副監獄長審核,還望指導員多多諒解和幫助。

她笑了笑,有意無意的說:「小張啊,我這邊啊,一定會努力幫助你的。你和這副監獄長的感情那麼好,想來她也不會卡你吧。」

我立馬意識到她在測我和副監獄長的關係,我假裝牙齒痒痒說道:「指導員,不提她好么?」

康雪喲的一聲,然後問:「怎麼了,她讓你生氣啦?」

我說:「她一直都讓我生氣,算了不提了。」

我知道,夏拉早就把從我這裡得知的假情報報給了康雪。

康雪假裝問我說:「怎麼了小張,聽起來,你和副監獄長好像有不愉快的經歷。沒事,你想說的話,康姐願意傾聽。」

我呵呵,然後說:「謝謝康姐。」

她說道:「小張啊,夏拉這幾天心情可能挺不好,我實在是忙,你呢,我給你一些放假時間,你有時間去看看夏拉,陪陪她,開導開導她,安慰安慰她,陪她喝喝酒什麼的。你是心理學老師嘛,讓她趕緊的恢復過來,算是幫幫康姐的忙,你看可以嘛?」

我說:「這是我作為朋友應該做的事。」

她說:「那我今天給你批個假,你看看你願意出去嗎?」

我說:「我願意。」

我本來就想跟賀蘭婷彙報這些情況,還想留點時間去小鎮上找房子租,當然願意出去。

康雪笑了笑說:「謝謝小張了。那我現在給你批假條。」

可我想,我出去了,如何給夏拉開導?我沒那麼厲害,我只能去柳智慧討教討教,我便說道:「康姐,夏拉是受了一些心理創傷,可能短時間不能恢復那麼快,而且我個人資歷和水平有限,我想,和b監區的犯人柳智慧討論討論如何開導,我也和你說過嘛,這柳智慧有點水平,你看可以嗎?」

康雪明顯臉色不好看,不想給我去,她先是看了我一下,然後想了想,也許她想給夏拉做心理輔導比較重要,就說:「好吧,但是進去不要太久,二十分鐘你看可以吧?」

「是,指導員。」

「還有啊,解救夏拉的事,希望小張你不要說出去啊,這外人聽起來,覺得夏拉被劫持,就想歪了,流言可畏,到時候到處說什麼夏拉被人給那個什麼了,那名聲聽起來就很不好聽了。」

「我知道了指導員,我也從沒對外說過。」

你哪裡是怕什麼名聲不好聽,還不是因為這個事見不得人,背後捅人陰人的險惡女人。

而且,康雪從頭到尾,從來沒提到過泡泡一句,這無辜的泡泡因為康雪的陰謀而被人劫持,她也沒有任何一點歉疚之心,我真是怕了她了,一個人竟然毫無仁慈心到這種地步。

她給了我假條和批條,我拿著批條,去找了柳智慧。

徐男看著我手中的批條,問我道:「哎,指導員怎麼會放你進去見柳智慧呢?」

我笑著說:「我帥。」

她罵道:「滾去死!我是問你真的。」

我說:「好吧我告訴你,因為指導員有一些問題,要我向柳智慧請教,至於什麼問題,指導員說了,不方便外面說。你要是想知道,麻煩你自己去問指導員,不好意思啦男爺。」

徐男說道:「好吧,理解。你這小子這些天,都在忙什麼神神秘秘的出出進進?」

我說:「去問指導員。」

她沒話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