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歷史穿越>非常男管教>第152章 我是仁慈的妖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152章 我是仁慈的妖

小說:非常男管教| 作者:小管教| 類別:歷史穿越

我看著她腳上的鞋子,問:「你鞋子新買的?」

她偷偷在我耳邊說:「好看吧,兩千六。」

我面無表情說:「好看。只是想不通你為何變成了這樣。」

她笑笑說:「那能怎辦?我還想啊,買房子,買車子,你說什麼車適合我開?」

我說:「你適合開壓路機,壓死謝丹陽。我適合開播種機。」

她一巴掌打過來,還好我早有防備,低頭閃過了:「你竟然打臉1

她一腳踢在我屁股上罵:「我他媽的說了幾次了,不要提不要提1

我說:「好好好我錯了對不起對不起。」

她罵道:「對不起了幾次了?」

我輕輕說道:「男爺,我,我。」

她說:「有話快說!別吞吞吐吐1

我說:「那你保證聽了不罵我不打我不生氣1

她說:「該生氣會生氣,不該生氣我不生氣,你說。」

我輕輕說:「好吧,你生氣我也沒辦法,我實話說吧,我和謝丹陽,裸shui過。但是我沒動她啊,我是先告訴你,別等有一天你拿刀捅死我我才後悔,你打我吧。」

徐男嘆氣,說道:「唉,我和她,再用情,難道還能結婚?她跟你在一起我也放心,跟別人我還不放心了。」

我說:「為什麼?我可是亂搞很多女人啊在你眼中。」

徐男說:「你至少有良心,有仁愛的心。」

我說:「嗯,我是仁慈的妖。」

徐男說:「這種事以後就不要和我說了,聽了不舒服,你也不要在我面前提她了,你們怎麼樣我也不想聽。」

我說:「這麼說的意思是說默認了我們就算髮展下去你不怪我?」

徐男說:「那看你的水平了,追謝丹陽很多男人,你有本事追到了自己說。」

我說:「呵呵,謝男爺寬容大度。」

徐男說道:「行了不要再提了,你上去吧,記得,二十分鐘1

我說:「你怎麼知道二十分鐘?」

徐男晃著批條說:「寫批條上!你眼睛瞎了。」

我說:「靠,凶什麼凶,老子得罪了你了。」

徐男一腳踩我:「是!得罪了,老子吃醋了,快滾1

我馬上逃了:「謝男爺不殺之恩1

關於謝丹陽和徐男的事,其實她兩比誰都明白,她們是不可能有將來的,而且這個年紀了,奔三了,家人也著急,所以徐男儘管不樂意,但也無可奈何。

徐男之前在我說了斂犯人家屬財怕有一天東窗事發,而且她自己也良心難安,可是特別的反對這麼拿錢,可現在她一反常態,竟然每天開心的分錢,而且也開始買貴重物品,她為何如此轉變?莫非真他娘的人心易變嗎?

我走上了閣樓。

輕輕敲了敲柳智慧房間的門,她說請進,我走進去了。

她坐在窗檯,正在看書,桌上放著一大疊厚厚的書。

二十四史。

我走進去后,看了看,說:「這都是古文,你看得懂啊?」

柳智慧把書合上,轉身過來說道

:「你以前沒學過古文嗎?」

外面的窗外的光透過來投在她身上,這個女人,總是那麼的睿智淡定迷人。

我說:「全都交給了老師了。這些書,是怎麼來的?」

她看了看我,說道:「之前因為突擊檢查,你擔心過你給我送書,被查出來你被連累,是嗎?」

我慚愧,她光是看人表情,都看得懂人心所想。

她也不叫我坐,卻站了起來,輕輕走過來,我不知道她想幹什麼,她走過來,慢慢的靠近我,這個漂亮的女人,渾身香氣,長發飄飄,靠近我后,貼在我胸口,說實話,真的是很誘人,直接想把她推在床。

她貼近我后,我想要退後,她卻抱住我的腰,我急忙說:「姐姐你就別玩我了,別測試我了,這不好玩,除非你給我動。」

柳智慧輕輕把頭靠近我的耳朵,對我小聲說道:「門外有人偷聽。」

我大吃一驚,小聲問她:「你怎麼知道?」

搞得我還以為她經不住寂寞勾我或是在測試我。

她說:「我的聽力比一般人好很多,你忘了嗎?」

儘管確定她不是想和我那樣,但是我貼著她的胸口聞著她的香氣,還是心猿意馬,下面竟然有了反應。

我輕輕說:「不會啊,徐男和我那麼好,送我到了下面就在下面等我了。」

她說:「從上面下來了,這個人早在你來之前十分鐘,就已經輕手輕腳到了上面。你來之後,她下來門口偷聽。」

我想,一定是康雪派人來了,上次她就讓馬爽偷聽,這次一定也是。

我說:「你靠我遠一點吧,我有點控制不住自己。」

她在我耳邊吹氣:「是嗎?」

我急忙要逃離,她又抱住我的身體,我說:「別玩了,真頂不住的,我已經硬了。」

她問我:「你想找我聊什麼?」

我說:「被人聽見也沒什麼,就是問問你一些心理學的東西。」

她輕輕鬆開了我,看著我的褲襠,轉身過去了,我自己低頭看看,然後把衣服往下拉,說:「抱歉,讓你見笑了。」

她問道:「好了,張警官,請坐。請問你找我,有什麼事?」

我坐在凳子上,她坐在了床shang,她真的是很誘人,我咽了咽口水,然後說:「如果一個人,比如被人搶劫,劫持了,然後有心裡陰影,短時間內,不能恢復,要如何開導?」

柳智慧翻了翻我帶來給她的那幾本書,然後遞迴來給我,說:「看來你們的學校教的東西,的確沒什麼含量。」

我尷尬笑著說:「我也不知道有什麼含量,大家都在學,我也沒仔細深入研究過心理學知識,所以才成現在這樣,半桶水都不算。」

她問我:「你有沒有讓你記憶很深刻的事情?」

我想了想,說:「被女朋友戴綠帽甩了。現在想起來還是難受,那時候剛知道的時候,她跟人跑了,我心如刀絞,一夜睡不著。」

柳智慧笑了一下。

我問:「你笑什麼?」

她說道:「我不告訴你。」

我說:「你笑我活該?」

她說

:「我們繼續聊剛才的話題,你說你被女朋友甩了,很難受,人的記憶最深刻的事情,往往不是開心快樂的事情,而是讓人難受痛苦的事情。你中了五百萬,你會很高興,你被女朋友甩了,你很難受,但過了很多年,你想起來最深刻的事情,依然還是最記得被女朋友甩了。那是因為,痛苦的事情對你造成了心理創傷。」

我說:「這個我學過,我也知道,」

提到心理創傷,我們就會想到戰爭,洪水,地震、火災及空難等等,其實心理創傷遠遠不只是這些強大的事件。還有在我們日常生活中可能會長期經歷到的忽視、情緒虐dai、軀體虐dai或者暴力,都會促進心理創傷的形成。

柳智慧說道:「人的無意識,就像一條河流,而意識,是河流的分支。一旦遇到了災難造成了心理創傷,就像河流遭受了大雨,河流水位會漲起來,當河流水位太高,堤壩可能就會被衝垮,人就會崩潰。所以,遭遇了心理創傷后,要做心理創傷治療,一般有兩種方法,第一,疏導,第二,建造心理防線。首先來說疏導,如果心理創傷並不嚴重,那麼,人在經過這件事後遇到與之有關聯的人和物和事,會經常想到對她造成心理創傷的那件事,浮現出對心理創傷的記憶,可能是幾天,也可能是幾年,但是經過一段時間,會慢慢的平復。這就是疏導,把河流的大雨慢慢的疏導了。無論多久,總有一天,再大的心理創傷,都會疏導散去。你失戀了,戴綠帽了,被甩了,你難受,當你知道的那天很難受,你不敢想,但還是想起,你難受,可是直到今天,會不會已經慢慢的平復,當你過了一段時間后,再回想,已經沒了那麼痛了。」

我說:「是,有一首歌,有句歌詞,讓你哭的事情總有一天你會笑著說出來。一切痛苦,都會過去,就算不過去,死了也會過去。」

柳智慧繼續說道:「第二呢,建造心理防線。這是因為在心理創傷極其嚴重的情況,一旦建造心理防線,就會把受傷害的記憶擋在無意識內,人會想不起和她創傷的事件,例如m國的一些打過仗的老兵,從慘烈的戰場下來后,他們全然記不起自己曾經上過戰常因為戰爭的殘酷,使他們受到了心理創傷,他們無意識的建造心理防線。可是,如果受創傷太嚴重,而且如果創傷還在堆高,那麼極有可能會崩潰。」

我問:「明白了,那我是要如何疏導呢?」

柳智慧說:「之前我已經教過你了,暗示她。生活那麼美好,對嗎?」

她站起來看著窗外,不再說話。

她永遠一副高深莫測的樣子,而她卻是高深莫測。

小的自知不如。

我站起來說道:「謝謝你柳智慧,你如果想看什麼書,我幫你帶進來。」

她說:「不用了,再見,不送了。」

她也沒回過頭,就讓我看她的背影,我道了再見,然後急速走到房間門口聽聲音,還真是聽到往上輕跑的腳步聲。

出了房間。

我帶上門,下了樓。

徐男看了看時間,說:「十五分鐘,還挺快嘛。」

我說:「不敢勞煩男爺遭受指導員責罰。」

她說:「我看你是被她趕走了吧。」

我說:「是的是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