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歷史穿越>非常男管教>第153章 撈取證據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153章 撈取證據

小說:非常男管教| 作者:小管教| 類別:歷史穿越

下午,我就拿著假條,出去了外面。

我知道這時候康雪會在監獄里不出來,所以我先跑去小鎮上租房子。

戴上外套的帽子,坐車到了小鎮上,我就在上次我和謝丹陽來的時候的那個進去紅燈區那個閣樓對面大馬路的沿街樓房找房子。

只是,都是沿街商鋪,這種地方搶著租的人很多,我沒有找到任何的一家那個小巷子對面的空房。

貼的廣告,又不是沿街的,如果不在沿街邊,我就要跑來馬路對面這個地方蹲守,這樣子太費勁而且容易被康雪等人認出來。

無奈,只好上了一家叫青年旅社的旅館,是沿街的,我問價格,一天一百五,我說租一個月怎麼給,服務員也說一百五,就是不能少。我想了想,然後說上去看一下。

服務員帶著我上去,我進了一間沿街的客房,窗戶正對面便是小巷子,這個位置好,只是一天一百五,也太貴了,賀蘭婷讓我租房子,又不是讓我來住酒店。

可房子真的是找不到了,看來還是要請示賀蘭婷。

我便給她打了個電話,首先是彙報了這兩天關於康雪和夏拉的一些事,然後我問賀蘭婷:「表姐,那個黃莉芳,我們工會主席,是不是如傳說中的那樣?而且是不是也像我猜測的那樣。」

賀蘭婷說:「恐怕比你猜測的還要嚴重,以前監獄的老工會主席出車禍,差點死了,提前退休,很可能就是黃莉芳和沈林做的。」

我吃驚說:「那麼狠毒1

賀蘭婷說:「既然康雪要你做這些,你配合便是,她懷疑就讓她懷疑,你懂的。」

我說:「表姐,那我問你啊,我現在在小鎮上找到一個沿街的房子,只有這個房子位置最好的,但是要一天一百五。是旅館。」

賀蘭婷道:「那就租。還有什麼事?」

我說沒了。

她連再見也不說,便掛了電話。

我給夏拉打了一個電話,夏拉在康雪家裡休息,我說我過去找她聊聊天做個飯吃吃飯。

她是同意了。

她必須同意,因為她還要幫著康雪假裝勾搭我然後套我的話。

我坐車往她家路上的時候,突然異想天開,你夏拉和康雪,專門搞偷拍竊聽這麼不道德的事,那老子為了自身安全,或者也說是撈取證據,我也去給她家安竊聽器和針孔攝像機,知己知彼才能百戰百勝,最好弄到可以整死康雪的犯罪證據。

這麼一想后,我馬上讓司機往電腦城。

便宜的,百來塊錢的有,貴的,紅外線的,幾千的可以發射無線信號到手機上,可隨時用手機看的也有。

有的像打火機,也有像手錶一樣的,就是賀蘭婷給我的那款手錶,還有做成車子模型的針孔攝像機,還有做成玩具一樣的,甚至,外表做成車鑰匙一樣的都有。

賣這些玩意的老闆拿著我的手機給我示範看了一下,果然可以。

媽的沒想到科技如此發達,裝一個無線針孔攝像頭,就能在隨時隨地,用手機看到聽到這邊發生的任何事情。

我花了三千多,買了兩個,無線針孔攝像機,視頻畫

面通過無線網路發到我的手機上,而且沒有u盤,直接發送到我手機,在我手機存著,而軟體則是加密的,軟體寫著通訊記錄,從裝在手機上的表面看,根本看不出來是偷拍的視頻軟體。為了保險,我買了一部新手機,專門存這個,我的那部我用著,這部手機,我要放在一個安全的地方,我還買了一張大容量內存卡,以後,有得玩了。

我要裝在康雪家客廳里,估計裝在夏拉的房間沒什麼用,康雪也不可能經常跑夏拉小房間聊天,還有一個,裝在書房裡,而康雪的房間,我當然想裝,但這個並不現實,她的房間,就連夏拉在的時候都鎖得嚴嚴實實,我又如何能輕易進去裝了攝像頭。

我想了一下,這些玩意那麼便宜,已經濫用成災。大量爆出的偷拍門等等,嚴重影響我們的安全和**,很多人住酒店,搞不好自己就成了某些網站視頻的主角,就例如監獄管理局副局長沈林和我們監獄工會主席黃莉芳。萬萬沒想到被自己妹妹的好姐妹擺了一道,弄得是人未亡而家已經破了。尤其我這種間諜工作,搞不好自己房間或者宿舍就被人家裝了攝像頭。

賣針孔攝像機的老闆告訴我,這些玩意,如果用心找,都是能找得到的。比如秘密的角落啊,花瓶啊,甚至音響電腦,都可以檢查。當然,如果你關了燈,不是紅外線攝像機,就看不到。但如果是紅外線攝像機,那麼可以把燈關了,拉上窗帘留著屋內一片漆黑,打開手機照相,不要開閃光燈,就黑漆漆的看著屏幕圍繞房間轉一圈,如果發現了紅點,就是有攝像頭,如果沒有紅點,就是沒有攝像頭。因為紅外線針孔攝像頭配備了紅外線感應功能,在黑暗環境下會發出紅外線進行補光,所以用手機拍攝功能可以檢測。

當然,這種方法只有對紅外攝像頭有用。

我想,我去裝了的話,會不會也有一天被發現?而也會懷疑到我身上來?

很有可能。

特別是康雪夏拉兩人都干過這種事,我就很怕很容易被發現。

可我還是想去裝,我想得到康雪的犯罪證據,想要知道她下的每一步棋,我不能總是被牽著鼻子走。

放好在了上衣內側口袋,我又坐車去了康雪家,在樓下買了一些菜和水果后,我上去了。

夏拉給我開了門,看來情緒還是不太好,畢竟經歷了劫持事件,這短短的時間不可能心情就能平復。

她穿著睡衣,外面套著外套,我問:「在睡覺嗎?」

她說:「在躺著,玩手機。」

我把菜放下,說:「你表姐說讓我來家裡跟你聊聊,擔心你情緒不好心情不好。」

夏拉說道:「過幾天就好了,你要做菜嗎?」

我說:「是啊,那你去休息躺一下,我做菜了,做好了叫你。」

我想支開她,以便放好攝像頭。

她問我:「不需要幫忙嗎?」

我說:「不用了,你現在這種情況,我不敢勞煩你,你去休息一下,做好飯菜了我叫你。」

她說:「那好吧。」

她走回去了房間,關上了房間門。

我把菜提進了廚房,放了菜后,我馬上走回客廳,然後詳

細看了一遍客廳,花瓶不行,音響不行,電視機不行,柜子上也不行。

對,沙發可以。

我掏出衣服內側口袋的針孔攝像機,裝了一部在沙發斜側角,這兒,有誰沒事幹會摸進這裡來,還有一個,我拿著凳子,站在了凳子上裝在了吊燈上。

搞定后,心臟突突突狂跳的我,急急地回到廚房忙活起來。

夏拉剛好開房間門出來,真他媽的是驚險。

她換了衣服,可能也不想在我面前那麼沒形象,所以脫了睡衣,換上了休閑一些的衣裳。

她到了洗浴間洗漱,我則在廚房忙活。

一小時后,飯菜做好了,我端上后,叫了夏拉吃飯。

夏拉已經在房間內,玩手機吧。

我回到廚房,掏出手機,試試效果,一開,畫面果然清晰,而且幾乎同時同步,我輕輕咳了一聲,手機里也傳出了我咳嗽的聲音。

厲害。

這時夏拉從房間出來了,我把那個軟體關了,然後塞回口袋,去和夏拉吃飯了。

五個菜一個湯,基本是素菜,我問夏拉習不習慣,她說還行,味道不錯。

我說:「夏拉,你表姐擔心你出什麼問題,所以讓我來陪陪你,她說她沒什麼時間了,這幾天都很忙,她說要不你也可以去找找你的朋友聊聊天逛逛街什麼的。」

夏拉說:「不想動,我還好吧。」

我問:「那泡泡怎麼樣了?」

夏拉說:「我怎麼知道呀,你自己可以打個電話問問她。」

我心裡一陣反感夏拉,畢竟是自己的閨蜜,這件事夏拉還連累到了泡泡,怎麼能說出如此沒心沒肺的話。

我說:「夏拉,她是你好姐妹。」

夏拉不高興:「關你什麼事呢?」

當她說完后,也許是覺得她自己態度也有點不好,或是想到了自己要擔負勾搭我的重任,邊強撐笑了一下說:「對不起,我確實有點心情不好。」

我說:「哦,我理解,我理解。」

她問道:「要不我們喝點酒怎麼樣?」

我說:「好啊,那就上酒埃」

夏拉聽她表姐康雪的,要灌醉我套話,之前就做了幾次了,但還好我腦袋還算清醒,型醉人不醉。不然真的被她套出真實話來。

我乾脆也把她灌吐了,她喝醉了我也假裝隨意問問她一些問題,看是不是得到一些有用的信息。

夏拉自己主動的開了一瓶紅酒,她想想可能覺得這個難喝醉,就說:「我表姐還有幾瓶別人送的很貴的白酒,你試試那些怎麼樣。」

我本來不願意,因為我吃虧啊,白酒干紅酒,虧大了。

但我後來一想,我可以作弊嘛,而且我喝白酒,她更有衝勁和動力弄死我,我才能灌醉她。

我說:「好啊,是什麼白酒?喝了你表姐會不會氣死?」

夏拉去藏酒櫃里拿了一瓶五糧液。

回來后她就開了給我,香氣四溢。

我一再告誡自己,必須守得住自己,再好喝也要守住,萬一真喝多了,就完蛋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