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歷史穿越>非常男管教>第156章 去負荊請罪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156章 去負荊請罪

小說:非常男管教| 作者:小管教| 類別:歷史穿越

打車回到了小鎮上的青年旅社。

在房間里,我安裝了針孔攝像機,正對著那條小巷子。

把手機放好,然後我拿出手機,看監控,看夏拉起來了沒有。

夏拉在八點五十二分的時候起來出了客廳,上了衛生間,然後她出來外面客廳喝水。

接著,她在客廳,給康雪打電話。

可能打不通。

她就給她的一個閨蜜打了電話,說她昨晚**了,**給了一個監獄的小管教。

一邊哭一邊說,然後那人估計是要她報警,然後夏拉說:「我在給我表姐打電話。」

我的心一沉,她真想告我強jian了。

估計那邊的閨蜜問夏拉愛不愛我,夏拉說:「不,我不喜歡他,是我表姐要我跟他搞好關係。我喜歡他我還在這裡哭嗎?」

接著,她閨蜜安慰了她一番,說要過來看望夏拉什麼的,夏拉說先不用,先跟表姐打電話再說。接著她閨蜜一再強調要她去醫院,夏拉說吃一顆避孕藥就好了。

都是老手埃

吃吧,你不吃我還擔心了。

接著她兩又聊了一下,夏拉又繼續給康雪打電話。

唉,一失足啊雖不至於千古恨,當時是爽了,可爽翻后想到要承擔後果,我心裡也是非常害怕。

我沒什麼心情去上班了,先看她和康雪商量后,如何處置我。

之後夏拉又在沙發哭了一會兒,然後出去買了葯,回來吃。

我同步到現在的時間。

夏拉吃了葯后,進去了房間。

等了大約一個小時,門開了,康雪急急地進了門,夏拉從房間出來,哇的一聲抱著康雪就哭了。

康雪連問:「夏拉,怎麼了?你怎麼了,和表姐說說。說呀。」

夏拉哭的非常的凄慘。

哭了一會兒后,康雪扶著夏拉坐下,夏拉說道:「表姐,張帆昨晚灌醉我了,強jian我1

康雪大吃一驚:「你說什麼?」

夏拉重複道:「張帆昨晚灌醉我了,強jian我。他強jian我了。」

康雪問:「怎麼會這樣?你當時怎麼樣,不反抗嗎?」

夏拉說:「我也不知道,我已經被灌醉了。」

康雪又問:「你被他灌醉?你幹嘛那麼傻被灌醉?」

夏拉說:「我想灌醉他,用紅酒和他喝,他喝白酒,結果他沒喝醉,我喝醉了。然後他扶著我到了房間,就,強jian我。表姐!我要告他1

我的心咯一下,完了。

我跌坐在床shang,唇齒髮抖,她要告我強jian了,真的要告我強jian了。

怎麼辦。

夏拉又說:「表姐,我要告他1

康雪想了一下,然後問夏拉說:「他有沒有動手打你?你有沒有哪裡受傷?」

夏拉說:「我那時沒有了反抗的力氣。想叫,叫不出來。後來就睡過去了。」

康雪說:「沒事就好。我可憐的表妹。」

康雪抱了

抱一直哭著的夏拉,然後說道:「夏拉,告他是告得贏的。只要是違背女方意願發生關係,無論是不是喝醉。可你有沒有想過,如果我們告他強jian你,你的名聲會受損嗎?」

夏拉激動道:「可是表姐,他真的是強jian了我了!我不管我要告他1

康雪說:「夏拉,你別激動,我問你,如果你的名聲臭了,將來的路,你要怎麼走?你可知道,監獄里進來的女囚犯,一生都擔負一個犯人的罪名,無論是找工作,做生意,做人脈,都帶著恥辱,全被人歧視。如果你告了張帆,夏拉,這件事一定會鬧得很大,人家知道你被強jian后,同事們,朋友們怎麼看你?再說你以後如果結婚了怎麼辦?你老公難道不歧視你嗎?男人的心裡,都有一個心結。他只要想起過你被人強jian,心裡能舒服嗎?」

夏拉聽完后問:「表姐,我已經和蓮蓮說了。我還說要去告他。」

我的心,一直懸著的心放了下來,康雪,怕夏拉的名聲被毀,甘願忍辱不去告我。

康雪說:「等下你再給蓮蓮打一個電話,讓她不要說出去,你就說其實你心裡對強jian你的張帆是有點感覺的,畢竟他救過你,你想和他深入了解所以一起在家喝醉,可沒想到他下手那麼快,而且還跑了,讓你有種被強jian的感覺,現在想起來,並不算,因為你自己也是引誘了他,還是想和他在一起的。」

夏拉拿起手機,然後說:「表姐,可我們難道就這樣算了嗎?」

康雪說道:「誰說算了?你假裝和張帆好上,對他好點,和他在一起,做他女朋友,對他好些,以後套話,等拿到了他和副監獄長犯罪的證據,表姐就出手整死他1

這個女人,果然夠陰狠。

夏拉問:「可他到底做了什麼犯罪的事?」

康雪說:「可能私分女犯家屬的錢,也可能和副監獄長一起勒索女犯。表姐已經有了一些他犯罪的證據,但這些證據還沒能置他於死地。表姐想你套他的話,查出他犯罪證據,把他和副監獄長一起收拾了。」

夏拉極不情願的說:「表姐,可我不喜歡張帆,如果要做他女朋友,他一定又要和我那個。」

康雪說道:「反正已經有了第一次,第二次又怎麼樣。吃點虧不算什麼,你平時套他的話,偷看他手機,一定有見不得人的東西。乾脆你就哄他讓他在監獄不遠的環城入口租一個房子,或者我們出錢租,做你們的小窩,你裝了攝像機在屋裡,平時叫他晚上出來,他打電話什麼的,我們全都知道了。等表姐把這個副監獄長和張帆這些監獄犯罪團伙給收拾了,升職了,就更有錢,什麼都好。你聽話,表姐先給你三十萬,你先做著你的工作室,等表姐成功了,一定拿給你更多的錢,擴大規模,到時候你就是小富婆了,你的同學們誰不羨慕你。咱們家的親戚,還有你那拋棄了你和你媽媽的無情爸爸他們家,還不來爭相討好你和你媽媽。」

夏拉點點頭,同意了。

然後夏拉給她剛才安慰她的閨蜜蓮蓮打電話,按康雪教她說了。

還說如果好上了,過幾天帶我去見蓮蓮什麼的,請她吃飯。

假裝做我女朋友,搞我的犯罪記錄

。還要租房子,做我們愛的小屋?

舍不了孩子套不住狼。

為了套住我這頭狼,康雪真是可謂用心良苦,不惜犧牲夏拉。

行啊,你裝唄,裝我女朋友唄,老子照樣上你。

還好在她家裝了針孔攝像機,她們一舉一動我盡然知道。

主動權都在我手中,我不怕了。

好在她們沒有和我玉石俱焚,告我強jian。

不然我真是在劫難逃。

康雪安慰了夏拉一番后,等夏拉恢復了情緒,康雪就說先回去監獄忙了。

然後一再叮囑夏拉記得要和我處理好關係。

康雪出門后,夏拉回了房間,我關了軟體,然後把手機放好。

趕緊回去監獄,我要跟康雪負荊請罪,還要假裝說我很喜歡夏拉,就順著她們的意思來辦事了。

我要做反間諜。

很好,很好。

姐妹花,我想到了黃莉芳和黃莉華姐妹兩,為了出頭為了錢不惜用自己身體做代價,而康雪和夏拉,也竟然走上了這條路。

雖然付出的對象不同,但其目的都是相同。

為了權利,為了金錢。

表姐妹花啊,要是康雪和夏拉兩人一起和我雙雙起飛,那真的是爽死啊,我還沒那樣過。

下了賓館樓下,跟前台說三天後我會續費繼續住,而如果沒經過我同意,就不要進去搞衛生了。

前台說好,然後記錄下去了。

有攝像機就是好,這樣一來,我就不用每天晚上跑來這裡監視,而且還能存著記錄做憑證。

我還去弄了六條中華煙的煙票,沒辦法,要負荊請罪嘛,要搞得有點誠意。

回到監獄后,過了半個小時左右,我估計康雪已經回來了,就去她辦公室找她。

到了她的辦公室外,我敲了敲門。

康雪果然已經回來,說了一聲請進。

我進去后,關上了門,反鎖了辦公室門。

康雪問道:「今天那麼反常,怎麼了小張?」

她在和我裝。

我裝作不好意思的說:「指導員,今天早上沒來上班,不好意思。」

康雪說:「這沒事啊,我就讓你請假出去看望夏拉的,你起不來,也不能怪你,我會批你事假就好。哦對了,你不在的話,你那些分到的錢,都是徐男幫你拿的。」

我說:「嗯,謝謝指導員,我知道了。」

我遞上了煙票,指導員奇怪道:「這是做什麼?」

我說:「指導員,原本我該提著禮物登門道歉的,但是不方便,就弄了這個。」

她說:「你先說怎麼了,不然我不敢收下。」

我說:「指導員,我昨晚,我昨晚喝多了,然後和夏拉,和夏拉。和夏拉睡在了一起,和她那樣了。指導員,對不起!我對不起你,對不起夏拉1

康雪還假裝大吃一驚,然後說:「你們?你們已經做了那些事?」

康雪的演技,我只能說,我給九十七分,剩下的三分我留著,怕她驕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