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歷史穿越>非常男管教>第157章 怕你會後悔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157章 怕你會後悔

小說:非常男管教| 作者:小管教| 類別:歷史穿越

我說:「是的指導員,我當時和夏拉,都喝多了,就情不自禁的,睡在了一起。我不是人。我錯了!請指導員責罰!要是夏拉告我,我也是罪有應得,我不怪她1

康雪說道:「哎呀你們這兩個孩子啊,要我怎麼說埃唉,小張啊,那夏拉她沒和你鬧吧?」

我說:「夏拉喝多了,她也沒鬧,我只知道我自己想那個,可我不知道夏拉同意不同意。」

康雪嘆氣說:「好了小張,其實也沒什麼的,夏拉一直都跡你還救過夏拉,她也跟我說很感激你,你們要是能在一起,也是件好事。」

這個虛偽虛假的女人,講謊話都一套一套的,如果不是我自己已經知道了之前她和夏拉說的,估計我都相信她了。

我說道:「指導員,我不敢,我也配不上夏拉。」

康雪說道:「小張你千萬不要這麼說,俗話說,緣分天註定,感情不由人。你們這樣子,也是老天爺給的緣分,我跟夏拉等下也打個電話說說她,這沒什麼的,兩人好好試著在一起就好埃」

我說:「可是指導員,夏拉她怎麼可能看上我?」

康雪說:「她有那個意思,只不過你不知道而已埃女孩子嘛,不能太主動,她也悄悄和我說過,這是好事埃不是壞事。你把這個收起來吧,你沒有罪。」

我說道:「謝謝指導員的諒解和支持,謝謝你。這麼說,我雖然沒有罪,但也該向您表達我的感激之情。指導員你收下。」

再三推讓后,康雪收下了煙票。

康雪走到我旁邊,拍拍我的手臂,說:「小夥子年輕,就是容易衝動,也是個好事,不見得壞事,不敢衝動才是壞事。」

「要康姐說呀,你這小夥子,也有那麼多女人,我也是埃你怎麼還和夏拉,怎麼就控制不住自己呀。你可以找康姐嘛?」

沒想到這時候的康雪,還有這種心情。

我順著她的意思說道:「謝謝康姐,可夏拉的確漂亮,而且酒後衝動,就沒想那麼多了。」

我心想,他媽的,你既然讓我和夏拉在一起,你還動你表妹的男朋友,你這人真是夠無情無恥的。

呂布被手下將領背叛,綁起來後送到曹操面前,曹操抓獲呂布后,問呂布為何失敗。

呂布回答:「我對諸將恩深義重,可是他們卻忘恩負義,危急時刻背叛了我。」

曹操說道:「你背著愛妻,卻貪戀諸將的妻子,還說什麼恩深義重?」

呂布聽后,無言以對。

這康雪,說她對夏拉情深意重,我可不相信,夏拉就是她手中的一顆棋子,如果為了利益為了自身,她一定能把夏拉給弄死棄車保帥,這種人太可怕了。

我說:「指導員,那我先回去了。有事你叫我。」

康雪:「小張啊,你我之間,不要讓夏拉知道啊,我怕她心裡受不了,她可喜歡你,想和你做男女朋友,你是個聰明孩子,你知道的。」

我說:「是,我懂的,謝謝康姐,希望我們一直都這麼下去

。」

走回自己辦公室,我見樓下有一個身影,正往那邊走去,是朱麗花。

不知道她來這棟辦公樓幹嘛?

很快,我在下班後去打羽毛球的時候,就知道了答案。

朱麗花知道了我和康雪不平凡的事,特殊關係。

下班后,我覺得要去做做運動,去食堂隨便吃了一點飯,就去了運動場那邊。

有一些同事們在打羽毛球,今天出太陽,傍晚還有點餘熱,沒那麼冷。

天氣好,吃晚飯後出來溜達走走的監獄同事也挺多。

我過去后,看到朱麗花正和她們防暴中隊的人在一起打羽毛球。

我就過去,看著身板挺直的朱麗花打球。

她穿著運動衣,身材真好啊,和搞瑜伽的那些女人有的比埃

朱麗花下場休息時,我過去她身旁:「花姐,我也要玩1

她冷冷看了我一眼,說:「你別來這裡玩,我不歡迎你。」

我忙問:「怎麼了,那麼有怨氣。」

她又冷冷道:「別煩我1

我好奇了:「怎麼了,我怎麼得罪你了花姐?我就不過想玩一下,不給就不給,何必那麼惱火。」

她不回話,看著打球。

我又拉了拉她的衣袖說道:「花姐,說說一下,我怎麼得罪你了,如果有冒犯你的地方,你多多擔待呀。」

她轉頭,問我:「你為何和那個女人搞在一起?」

我心裡一沉,她知道我和誰搞在一起?難道是薛明媚嗎?

我假裝不知道說:「我和哪個女人?說什麼啊?」

她問:「你是不是和康雪搞在一起,你裝不懂是嗎?」

我知道了,今晚看到她的背影,就是她來我們那棟辦公樓,估計是在門外知道了我和康雪的事。

我低著頭說:「你,你亂講。」

她說:「你知道那個女人不簡單嗎?你想惹禍上身是吧?」

她是在關心我嗎!還是在吃醋?

她說這麼一句話,說明她不是康雪的人,而且說明她也知道康雪是個不簡單的女人,也知道康雪做了不少壞事。

我問:「她怎麼不簡單了?我怎麼惹禍了?」

朱麗花說:「她?她是個怎麼樣的人,我不想說。我只能警告你,別惹禍上身。還有,我看不起你。你讓我反胃。」

我說:「你吃飽了反胃干我什麼事?你今天就在門外聽到了是吧1

她說:「是。不過你放心,作為朋友,我不會把你這個事說出去,但是你好自為之。」

說完她跑上場,輪到她了。

我呵呵了一下,自言自語說:「以後不能在辦公室搞了。」

他媽的,沒想到被朱麗花知道了。

我等她又再次下場后,上去道歉說:「花姐,彆氣嘛,是我的確有問題,我生活作風有問題,你不要生氣了嘛。」

她甩開我的手,走回去。

我趕緊的貼上她身旁:「花姐,你別那麼氣行不行。我那時是按捺不住一時的衝動,造成了那種事。」

朱麗花哼了一聲說:「你少唬我,你們一定不會是第一次。而且我也知道,你在監獄里,動了不少女人。張帆,作為朋友,我只能這麼說,有些人你可以碰,可有些人你和她們攪在一起,總有一天遭殃的時候,你會後悔。」

我說:「哎呀花姐,你別說得那麼嚴重嘛,什麼遭殃啊,我就搞了那麼的,然後以後我也不可能搞了。你不要生氣了嘛。」

朱麗花說:「你真是滿口謊話啊,我知道你和她們分錢了,這些事,很多人知道,只是不說而已,萬一有一天被查,你就等死吧。還有,那個女人,還做不少見不得人的事,你陷進去太深,遲早會害死你自己。我也看不起你這種人,為了前途,為了錢,連自己的身體都可以出賣,你真是讓我感到噁心。我沒你這樣的朋友,你送我的東西,我現在還錢給你1

說完她就掏出錢給我,我急忙推著:「哎喲花姐,你別這樣,你還絕交,要不要那麼嚴重,花姐花姐,彆氣了埃」

她塞不到我口袋,直接往我臉上一扔:「女犯家人已經夠慘了,你們這些吸血鬼還要剝削她們,你們真不是人。」

錢一張張的飄落在地。

麻痹的老子也不能解釋,就讓她那麼罵,還要絕交了。

摔我臉上還挺痛,我說:「唉,花姐。彆氣了,行嗎?」

朱麗花說道:「你知道她是什麼人嗎,什麼人嗎。吃人不吐骨頭的女人!不,她是惡魔,你竟然和這樣的人混在一起,你看來也不是什麼好人。」

我說:「唉,花姐,我能跟你說嗎,其實,我是有苦衷的,如果有一天,有機會的話,我會解釋給你聽。」

朱麗花說道:「少用借口來為自己的惡行掩飾了,終有一天,你為非作歹,會為自己的行為付出應有的代價1

她失望的看了我一眼,頭也不回的走了。

我蹲下,撿錢,心裡在想,估計監獄里那些正直之人,知道我也在貪財斂財吸人血,現在也都瞧不起我了。

我他媽的還不能解釋,唉。

其實被朱麗花這麼一頓罵,也挺好,至少讓我懂得,以後我不能在辦公室亂來了,然後,我也知道我沒看錯朱麗花,她的確是個有良心的人,值得交朋友,總有一天,拿到證據把康雪若干人一網打盡后,我帶著大紅花,在表彰大會上出盡風頭,到時朱麗花一定會親自來給我道歉,她可能會說當初是她錯怪我了,讓我原諒她,我哈哈一笑,說沒關係,你陪我睡一覺就好,然後她繼續生氣,我繼續捏她弄她吃她豆腐她不再生氣。

唉,想多了。

我日他大爺了。

該死的康雪們,你們搞得我名聲也都臭了,在沒有弄死康雪們之前,還讓我如何做人。

怪不得我說有些人和我再也沒有了之前那麼親密,原來是瞧我不起了。

不過這些都是少部分,因為這個監獄里的大部分人,全都在分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