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歷史穿越>非常男管教>第159章 如此的狠毒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159章 如此的狠毒

小說:非常男管教| 作者:小管教| 類別:歷史穿越

孔雀舞,這種舞類對腰肢要求極其高,丁靈也舞得有點模樣,當然無法和楊麗萍比,有五分之一的水平都夠不到。

可丁靈還是演繹得挺好。

賀蘭婷道:「可以了。歸隊。」

丁靈歸隊了。

賀蘭婷往c監區的檢查過去了。

已經通過了,我們b監區這一組全都過了。

馬玲投來失望之極的目光,然後又怨憤了。

我鬆了口氣,丁靈眼裡泛著淚光。

檢查審核完了之後,賀蘭婷上台說道:「好了,看來除了b監區的一個女犯稍稍有點身高不合格,其餘的,都很上心,你們其中的一些人,幾乎跟參演的女主角一樣漂亮,我很滿意,全都通過。明天這個時候,再來一次,根據劇本,你們的第一組演出,是第一集的大合唱,明天來練練合唱。會有劇組的人過來教你們。回去吧。」

說完賀蘭婷就和她兩個手下走了。

台下的女犯們爆發出高興的聲音,「太好了!有合唱。」

「是啊,有劇組的人來了1

「我們要上電視,拍電視了1

「謝謝副監獄長1

「謝謝領導1

這對女犯們來說,的確是一件值得高興的事。

馬玲沉著臉過來:「叫什麼叫!喊什麼喊!都滾回牢房去1

一群女犯頓時鴉雀無聲。

這傢伙,真是欠揍埃

晚上下班后,累了一天後,可回到宿舍,洗澡后躺下。

徐男敲了門,給我帶來了一些吃的,又是港澳貨,我問是誰拿來的。

她說:「你知道。」

這樣還挺不好意思的,我和謝丹陽胡搞關係,而讓謝丹陽的對象徐男來給我們做溝通橋樑。

我忙說道:「男哥,你自己留著吃好吧,這樣我都不好意思了。」

徐男說道:「不要廢話了,好睏,我回去睡了。」

我問:「今天你們出去了?」

她說:「嗯,去逛了一下。累了,回去睡了。」

我忙道:「男哥等下,我有個事要拜託你一下。」

她問道:「快點說。」

我說:「那我不客氣了啊,我拜託你留心照顧一下丁靈。」

她說:「幹嘛要這麼說?」

我說:「今天她得罪了馬隊長,我覺得馬隊長會收拾她。」

她說:「那我可沒辦法了。」

我皺起了眉頭,說:「如果你遇到丁靈剛好被打啊什麼的,你就假裝上去打兩下什麼的勸開她們。」

徐男說道:「你,你在這裡到底有多少女人?」

我說:「我沒幾個女人,但朋友還是有挺多。」

徐男說:「監獄讓你這個狼心狗肺的無情無恥之徒進來,真是瞎了眼。」

我板起臉說:「別講的那麼嚴重嘛,各有所需罷了。」

徐男說:「各有所需,監獄里幾千個女人都需要,你想一個一個的全部滿足過去嗎?」

我嘻嘻的說:「那最好不過埃」

徐男說:「小心有一天虛脫死。睡了,再見。」

我說:「謝謝男哥。」

第二天下午,去搞排練。

這次,馬玲馬隊長和馬爽都沒有幫忙押運犯人,

而是徐男啊這些不是馬玲嫡系的人。

我們監區的女犯因為昨天李冰冰被打的時候,我護住了李冰冰,她們都對我挺感激,對我態度尊敬的很,古書說的對,想要別人尊重你,你要先懂得慈愛。

今天,在禮堂,來了兩位女老師,是劇組委派過來教唱歌的,大合唱。

犯人們都很興奮。

我偷偷問丁靈,沒有被馬玲她們怎麼吧,丁靈說沒什麼,謝謝我的關心。

我說別太客氣。

女犯們在兩位女老師的指揮下,排隊成列,到了台階那裡站著。

然後兩位女老師教唱歌,唱隱形的翅膀。

奇怪,幹嘛要教唱這麼一首。

我一直有雙隱形的翅膀

帶我飛給我希望

我終於看到所有夢想都開花

追逐的年輕

歌聲多嘹亮

我終於翱翔

用心凝望不害怕

哪裡會有風就飛多遠吧

隱形的翅膀讓夢恆久比天長

留一個願望讓自己想象

果然,有人唱哭了。

丁靈哭了,很多女犯都哭了,不過李冰冰沒哭,這個女子光看表面,就知道有多堅強。

我有點累,坐在禮堂的凳子上,和徐男抽煙聊天。

我問徐男說:「話說,以前經常見那個民歌天後李珊娜在這裡排練的,這幾天怎麼沒見過了。」

徐男說:「她可是大忙人。哪能天天在這裡?」

我問:「她不在這裡,能去哪裡。能出監獄外面嗎?」

徐男說:「是的。」

我問:「她可以出監獄?」

徐男說:「她有人罩著,偶爾出去演出什麼的。商演。而且有些人和她都可以分錢。你可別到處說。」

我說:「我不會說的,只是真沒想到,她這樣子,還能去商演。而且外邊都傳她已經掛了,沒想到她這日子,不也還是挺滋潤的嘛,對了她到底犯什麼事進來的?」

徐男說:「據說是間諜。」

我說:「那麼嚴重?」

徐男說:「是很嚴重,無期徒刑。」

我吃驚道:「這麼說她的餘生都要在這裡度過嗎?」

徐男說:「誰知道?也許哪天又被誰帶出去了呢。少說一些這些有背景有後台的人的話。」

我點頭說:「好吧。」

台上排練進行休息,劇組挺好的,還帶進來了幾箱純凈水,發給女犯們喝。

和徐男聊著聊著,突然女犯那邊大鬧了起來,很多管教獄警急忙掏出棍子跑過去。

我也和徐男跑了過去:「怎麼了怎麼了1

幾個剛才拿著掃把掃地的搞勤雜的女犯,不知怎麼的和丁靈鬧起來后,幾個人聯合起來就對著丁靈打,而李冰冰急忙幫忙,但四五個勤雜工把她兩打翻在地,又是撕臉又是扯頭髮的,我們獄警拿著棍棒過去亂打一通:「散開,散開1

把她們都分開了,有獄警問道:「怎麼回事1

把五個勤雜工控制了起來。

丁靈臉上都是血,哭著,被打得直哭,躺著在地上。

李冰冰頭髮很亂,但沒那麼傷,我急忙過去扶著丁靈,臉上被抓的全是血,我忙問:「丁靈,怎麼樣怎麼樣了1

丁靈臉上的血往下流,我掏出紙巾,丁靈疼的一直哭。

這他媽的是要毀容埃

李冰冰過來抱住了丁靈:「丁靈!丁靈。」

丁靈慘叫著:「我破相了,我破相了1

我掄起棍子過去就對著幾個女犯的頭打,幾個女犯抱成一團慘叫倒在地上。

我提起腳就踩。

徐男忙著抱住我,把我推到遠處:「夠了!再打就傷人了1

我怒道:「就是要傷,何止傷人,我要打死她們1

徐男說:「你打死她們有什麼用,你不用你也知道她們受人指使。她們難道不知道聚眾鬥毆被撤掉勤雜工身份,還要關禁閉,還整年的優秀表現和減刑機會都沒了嗎!那她們還這樣干為什麼?還不是被人逼迫1

一定是馬玲,這個傢伙,為了發泄昨天的私仇,竟然膽子那麼大,逼著幾個勤雜工女犯撕了丁靈的臉。

我說道:「我當然知道1

徐男說:「那你還打她們又有什麼用1

我消氣了一些,救護車也來了。

停在了禮堂外,丁靈閉著眼睛哭著,我過去抱起她,跑向救護車。

徐男說:「把這些都關禁閉了!然後跟指導員彙報。」

「是。」

我抱著丁靈上了救護車,徐男也跟了上來,讓人和指導員監區長彙報后,監區長讓監獄放行前往市監獄醫院。

護士簡單的對丁靈的臉進行了止血。

丁靈邊哭邊握著急救護士的手:「醫生,我會不會破相,會不會破相。」

護士安慰道:「不要太激動了,你不要太激動,不會的。不會的。」

我也忙上去安慰:「丁靈,不會的不會破相的,你別動來動去,你身上還有哪裡痛?」

丁靈指著腳踝,我撩起她的腳踝處褲腳一看,腫起來了,嚇人的腫。

我讓護士看看,護士按了按說:「骨折了。」

丁靈強忍著痛。

我大吃一驚,那豈不是要痛死,丁靈還演出個屁埃

丁靈又大哭起來:「不要,我不要1

我急忙安慰她:「丁靈,沒事的丁靈,很快就好了的,一定沒事的。等下去醫院拍片才知道的,不會有事的。」

看著她的腿,我也基本可以看得出來,這短時間不會好的了。

我問丁靈:「丁靈,這是被剛才那些勤雜工打的嗎?」

丁靈哭著說:「有一個跳起來然後踩到了我腳踝,我好痛,聽到骨頭裂開了。」

我聽得我都覺得刺心的痛。

如感同身受。

這幫人,為何如此之狠毒。

我問徐男:「是隊長她們乾的,對不對?」

徐男噓的小聲在我耳邊說:「有些話,人多不好說。」

我點頭,明白。

這一定是馬玲她們乾的。

我握著丁靈的手,看著她疼著直哭,一邊給她擦眼淚,一邊安慰她。

送到了市監獄醫院,就進了急救室。

我點了一支煙,然後看到徐男,也給她發了一支煙。

薛明媚還在那邊沒回去,還在休養,而現在,就到了丁靈來這裡了。

我坐在了走道的凳子上,抽了幾口煙,人的心啊,為何能如此之狠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