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歷史穿越>非常男管教>第160章 遲早也會害了她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160章 遲早也會害了她

小說:非常男管教| 作者:小管教| 類別:歷史穿越

我坐在了走道的凳子上,抽了幾口煙,人的心啊,為何能如此之狠毒。

我抽了一支煙,把煙扔了,我問徐男:「男哥,馬玲究竟什麼來頭,為什麼那麼囂張?」

徐男說:「她什麼來頭,你難道不知道嗎。」

我說:「是指導員,監區長罩著她?可她也不可能膽子那麼大,直接就找人廢丁靈吧。」

徐男說:「在監區里,除了指導員,連監區長都不敢對馬玲大聲過幾句。你已經挑戰到了她的威嚴,她這人你不是不知道,肚量就一根手指那麼大。馬玲心狠手辣,出手就要廢人,你自己也小心點。」

我問徐男:「那麼厲害。」

想來,她雖然是康雪的人,估計可能都沒有和康雪商量,直接就找人廢了丁靈。

可我現在的能量還不足以能與她對抗,是我太過於心急,還想去保護丁靈,結果保護不成,還激怒了馬玲,馬玲這下可好,看我挑戰到了她的威嚴,她認為她在犯人和管教面前我讓她下不來台,她不敢直接動我,那便發泄到了丁靈身上。

我已經預料到她會對丁靈下手,可是我真沒想到,她會那麼狠,直接就要廢了丁靈。

如果不是保護及時,估計丁靈的雙腿被折都有可能。

我問徐男:「你怎麼不和她一路的?」

徐男悠悠吐出煙霧說:「跟著馬玲身邊的只有兩種人,一種為了利益,一種被威逼。真心忠誠的沒有一個,全是無恥之徒,馬玲本身也是這種人,我跟著她,做傷天害理的事情多了,哪怕不被查到,我的良心也不過去。而且她那人,誰知道哪天被她出賣了都不知道。我寧願得罪她,也不會跟她一路,可平時表面的交際還是要裝一裝,我可不想像你一樣,明知道自己干不過人家,還要和人家開戰。」

我想了想,說:「你說得對,我應該謙卑一點。對她該恭敬一點。」

徐男說:「而且你還負責選拔,好多人都那麼眼紅。」

我說:「這樣,我已經知道我錯了,那我該咋辦?不如這樣,我給你個紅包,你幫我帶給馬玲,唉,就說我這人不會做人,讓她大人不記小人過。」

徐男說:「早就該這樣,這丁靈我看來就是被你害的,馬玲打的是她,針對的是你。你想要報仇,你現在又有什麼能力對付她?就算你和副監獄長關係好,你知道人家指導員還有監區長還有監獄長政治處主任,全是一起的嗎?我和你說這些,你可不要說出去,我會得罪太多人,我還想好好乾下去。」

我嘆氣說:「好吧,我知道了。」

徐男說:「想幹什麼事,放心裡邊,不要讓人知道,你想要對付別人,你都讓人知道了,別人還不先收拾了你的嫡系,你現在又沒有什麼黨羽,你怎麼對付得了她。」

我問徐男:「話說,你們真是覺得我和賀蘭婷是一起的?」

徐男道:「誰不知道啊,雖然看起來你們水火不容,但你說她是你表姐,是不是大家都不知道,不過她對你挺照顧這是真的。哎你也不告訴我,你到底和她什

么關係呢?」

我說:「唉,真的就已經告訴過你們了,崩了我的外公,也就那樣。」

徐男說道:「我相信。雖然你經常騙人。」

我問:「你相信我?」

我自己都感到好笑,居然有人相信。

徐男說:「你說你騙誰都不至於騙我啊是吧?」

我給她發煙,給她點上,說:「其實吧,我是一個演員。算了不扯了。」

這時候,護士過來,說道:「又是你1

我記得這個護士,就是給薛明媚搞護理的那個,我問她:「怎麼了護士姐姐?」

護士對我說:「這裡不可以抽煙,我已經看到你抽了好幾次煙了,我不說而已,要是我們護士長看到,要罰錢,你看那裡寫著了嗎?」

我說:「怕什麼,我有錢,你罰,你罰罰罰!一支煙多少?」

護士板著臉看著我,盯著我。

護士長得還不錯。

徐男笑了,滅煙勸我道:「就別和人家護士這麼鬧了,她也是守自己本分工作的。」

我對小護士說:「你嚇到我家男哥了你知道嗎?我家男哥抽根煙,你還這樣子,我們煩啊,我們就抽幾口煙,行吧,讓我男哥多抽兩口,我認罰。」

護士看起來是有些生氣了,我道歉說:「好吧好吧,對不起啊護士姐姐,是我不好,我態度不好,給您道歉了。」

我給她敬煙,她看起來沒那麼生氣了,說:「好,但你們最好不要再抽了,我們護士長看到,會過來罵我們,也會罰你們的錢。」

我說:「行行行,我知道了啊護士姐姐,哎護士姐姐,有沒有男朋友?」

她昂起頭:「有1

我說:「有就有唄,不過我對你男朋友不感興趣,你留個號碼唄,我對你挺感興趣,以後要是來醫院什麼的,照顧照顧我。」

她轉身就走:「我為什麼給你?」

我對著她背影說:「嘿嘿,不給算了唄。」

坐回來后,徐男說道:「我真沒想到你這人居然可以那麼無恥哦。」

我說:「什麼無恥不無恥,我問號碼,她不給就算了,我本就想著多交一個朋友,是你想壞了吧。」

徐男說:「我看你滿腦子都不正經,如果謝丹陽跟了你,你遲早也會害了她。」

我靠,這徐男是打算真的讓謝丹陽,也願意讓謝丹陽跟了我了,我何德何能埃可想到我和李洋洋被逼分手的先例,想到謝丹陽媽媽要求嚴苛,而且她媽媽很不好相處,要真的和謝丹陽結婚,我真沒打算,可如果談談戀愛,那還是可以的。

我說道:「男哥,我沒有什麼才能也沒有什麼東西值得謝丹陽跟我的,也不敢,而且像我這種人,她跟了我也會不幸福。我家裡窮。」

徐男說:「喲你就裝,麻煩你說人話。」

我說:「好我說人話,我現在也是在挑老婆,當然也要找一個我覺得最好的,既然沒結婚,我沒談戀愛,我就

可以挑,你說是吧?我也沒有背著誰做對不起誰的事。就算我到處搭訕,又如何無恥了。」

徐男也同意了我的想法說:「你說的倒是。」

我又說:「我很感激男哥你對我的好,但是婚姻這玩意,當然是門當戶對,而且娶的不僅僅是老婆,還等於娶了老婆一家人,家庭關係要搞好,如果搞不好,那這輩子我還能折騰個什麼勁。」

徐男小聲問:「你是不是覺得,謝丹陽的媽媽很難相處?」

就謝丹陽媽媽那樣,以後我生個娃,巴不得讓我的娃氏都隨了她家,我看吶,如果娶了謝丹陽,以後有了孩子我家人來看估計她都不給看,嫌臟。

我無法相信謝丹陽媽媽能和我家人相處好,一個對如此禮讓她的服務員都如此苛刻計較的人,我只能說,難相處。

當然我嘴上不能這麼說,我說:「當然不是,我說的是我家裡窮,沒錢的意思,以後我也買不起房子,不能給她好生活,算了不扯了好吧,說其他。」

徐男說:「你沒房你可以借錢買啊,這錢慢慢還嘛,我也幫你一些。」

我有些感動,她真是個好人,儘管我不知道她是為謝丹陽著想還是為我著想,但她必定是信任我的。

我說:「謝謝你啊男哥,我考慮考慮吧,這不是我想不想的問題,這謝丹陽也未必看得上我,她家人也實在不喜歡我家的背景,如果演演戲,那沒什麼,真結婚,一定出問題。這事兒,以後再說吧。」

徐男說:「也是。」

兩人又等了一會兒,急救室的醫生終於出來,還把丁靈也推出來了。

我急忙過去。

丁靈臉上和一隻腳的腳踝全是繃帶包著,如同木乃伊。

我問醫生:「醫生,她怎麼樣了。」

醫生道:「還好臉上傷口不深,處理一下,應該不會留下什麼傷疤,骨折了,我們給她接好了,注射了麻醉劑,不會有什麼大問題,但需要休養。」

我鬆口氣說:「那就好。」

丁靈被推進了病房中,我和徐男跑上跑下,買吃的用的上來。

這時候,有個護士過來說監獄有人找我們兩。

徐男過去接了電話,回來跟我說:「指導員讓我們回去,調其他管教來看丁靈。」

我說:「怎麼辦,我不放心埃」

徐男看著頭上的攝像頭說:「這裡到處是攝像頭,相信她不會派人亂來。而且你回去后你認個錯,跟馬玲說說,她再怎麼樣討厭你恨你,也不會要下死手吧。」

我說:「也只能這樣了,我沒有帶卡帶什麼的出來,你帶了嗎?」

徐男說道:「帶了卡。」

我說:「幫我取來一萬塊錢,等會兒給兩個來看丁靈的管教送點東西,然後回去我再買煙票什麼的,你去跟馬玲隊長說說,求求情。可以吧男哥?回頭我取錢了還給你。」

徐男說:「沒問題。」

我說:「謝了。」

「不客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