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歷史穿越>非常男管教>第161章 所謂的調查結果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161章 所謂的調查結果

小說:非常男管教| 作者:小管教| 類別:歷史穿越

徐男去給我取來了一萬塊錢。

買了一些東西給丁靈,然後也拿了一些東西來給薛明媚。

看守薛明媚的,只有一名管教,都是熟人了,打個招呼,送她點零食。

雖然她表面還是呵呵的和我,不過我知道她心裡一定有芥蒂,因為她當時跟我說要介紹女犯人給我選拔女演員,而我卻把這些任務給了沈月和徐男。

這麼好的發財機會,本身就都想搶的,結果她先開口我卻給了別人,她心裡怨憤我當然也明白。

當然,怨憤歸怨憤,我畢竟給她施以過小恩小惠,最多她也就背後嘴上念叨念叨。

而且她沒什麼能量幹掉我。

但我自己也高估了自己,所以才被馬玲狠狠這麼踩了下來,根本沒有還手之力。

薛明媚就在病床shang躺著,依舊纏著紗布,這傷也說了沒幾個月好不了。

她看到我,先笑了一下,冬日陽光從外面照進窗檯,她暖洋洋的明媚如陽光:「你來了。」

我說:「來了,但今天不是專門來看你,而是因為有人被傷送來了。」

我把水果等東西放下,薛明媚奇怪問道:「誰?」

我說:「丁靈。」

她急忙緊張問:「丁靈怎麼了?誰害的1

我坐下來,把丁靈被馬玲指使的勤雜工女犯打到骨折的事都告訴了她。

薛明媚要下床,我忙問:「你要幹什麼?」

薛明媚說:「我要去看看丁靈。你能和外面的管教說一聲,讓她通融通融嗎?」

我有些無奈的說:「你知道這是違反規矩的,還是別這樣的好,省的到時候監獄那些人有口實,想辦法又要弄了我們。」

薛明媚也想到了這個:「你不說我還沒想到。她傷得重嗎?」

我說:「臉上的傷,很快會好,醫生說不太可能會留下傷疤,但是腳踝,估計沒有三四個月也下不來床。」

薛明媚嘆氣說:「我們從來就不敢和馬隊長大聲過一句。」

我說:「這事兒怪我,怪我自己和馬玲處理不好關係,讓馬玲把氣撒到了丁靈身上。」

薛明媚說:「監區犯人和馬玲鬧上了的話,沒一個有好日子過的,不傷也殘,除非給她道歉送禮。」

我說:「我已經在做了。我讓人去給她送禮道歉。」

薛明媚看看我,欲言又止,我問她想說什麼,她說道:「還是不說了,顯得我嗦。」

我呵呵的說:「又要勸我離開是吧,話說,這要過年的,我只給你帶了這麼些東西,不要介意呀。」

薛明媚看看我買的禮物水果,茫茫然看著窗外:「要過年了。每逢佳節倍思親。每逢佳節倍思親。」

她重複念叨了幾次,眼淚就流了下來。

是啊,是家家團圓的日子,卻要在這裡一個人過,這多麼的慘,而外面的看守管教也有意見。

薛明媚自己念叨著說:「在監獄里,到處是爾虞我詐,笑裡藏刀,聽到的、看到的全是謊言,更多的是無奈和無助,只能隨波逐流,自己的思想被完全壓制和隱藏,只有家人才是最

最真實的,那份牽挂和惦念是無法替代的,那份思念和愛戀更是無法抑制。在那裡更多的是懊悔和對家人的愧疚,也更覺得之前的那份曾經平凡的自由,是多麼珍貴。」

我聽著她自己呢喃,走出外面走廊,對走廊的管教說:「對了姐姐,領導是怎麼安排的。過年也要你在這裡守著嗎?」

她說:「我不知道啊,我也不想在這裡,至少我晚上不想,想去親戚家吃吃飯糰團圓圓的。」

我說:「要不這樣,你和上邊申請一下,我這兩天晚上就來看護,你看如何?」

她一聽,當然高興了,誰喜歡大過年的要在這裡守著。

她跳起來說:「你說真的么?」

我說:「當然真的。」

她說道:「那太謝謝你了,我現在去跟隊長請示一下,你在這裡幫忙看一下可以嗎?」

我說:「可以。」

徐男說指導員想叫我們回去,而現在大過年的,誰都不想在這裡無聊的守著,我看是誰願意要在這裡呆著。

我是願意的,因為這裡有兩個我可以動的美女。

反正不能回家,還能怎麼樣呢。

哎,每份工作都有每份工作的難處埃

半晌后,那個女的回來了,告訴我說要我和徐男回去后在安排。

她一臉不情願,不甘心,不高興。

我安慰她說:「沒事,我過去后和指導員她們申請申請,我自己過來看護。」

她的眼神里煥發出光芒:「真的嗎!那太謝謝你了,無論可不可以,等過完年我請你吃飯。」

我說:「這個就不用那麼麻煩啊,畢竟這裡有我自己的朋友,我也不能回家,也不知道怎麼過年,和朋友在這裡玩玩也好。」

她靠近我耳邊說:「你和她一對是吧?」

我呵呵的說:「算吧,也不算吧。反正就是聊得來就好。」

她說:「我知道的,你不說我們都知道。那我先謝過你了。」

我說:「客氣。」

我和薛明媚道別後,到了徐男這邊,不一會兒后,指導員派人來替換我們了。

來的兩個管教跟我們說,讓我們趕緊回去,指導員有事找我。

馬上回去了監獄,然後去找了指導員,指導員看著我們說:「剛好來了。」

我不知道她什麼意思,就問。

她說要開會。

指導員帶著我們去了對面大辦公樓的會議室。

會議室里,居然有監獄長,獄政科科長等監獄領導,還有我們監區的領導們。

這是出了什麼大事?

我們進去后坐下,我和徐男當然是坐在最後排的,我們今天押送女犯的我們監區的所有管理人員都在了。

看來這個會議是和今天丁靈被打這事有關。

監獄長咳了兩聲,然後拿起手上的資料,文縐縐念道:「都到了啊,所有在場的監獄管理職員們,都知道,今天,我們監獄發生了一起犯人毆打犯人的事故。五位勤雜工因口角之爭,把b監區的一位姓丁的犯人,打到重傷。這事!我不得不召開一

個緊急會議來處理。」

因口角之爭?查都不查就說是口角之爭,這就是所謂的調查結果嗎。

這不就是隨便提出來掩耳盜鈴走走過常

監獄長,監區長,指導員,馬玲,全是一起的。

監獄長看了下面一眼繼續說道:「這快過年了,犯人們有躁動不安的情緒,還要各個監區負責人,各位獄警,各位管教們,嚴加監督,萬分警惕。我們已經查明,因為快過年了,而勤雜工女犯們因為情緒不穩定,和可以參加劇組演出的b監區姓丁的犯人口角矛盾而產生毆鬥。我們不可姑息養奸,堅決從嚴從快處理!五位參與毆鬥的女犯,已經被關禁閉室,經研究決定,撤銷她們的勤雜工資格,全部扣十分處理,關十五天緊閉1

這直接就說是因為快過年,幾個勤雜工情緒不安,群毆了丁靈。責任全賴在這群勤雜工身上。這五個勤雜工,要在禁閉室里過年了。

這幫全是替死鬼。

監獄長說完了處理結果,然後又說另一件事:「原本我們定好了年三十晚,監獄組織聯歡晚會的活動,可鑒於近段時間頻繁發生毆鬥致傷致殘事故,經再三討論后決定,年三十晚,撤銷所有原計劃聯歡活動,各個監區各個牢房要嚴加看管,以免犯人們情緒不穩定而產生dong亂造成的事故。」

完了,可憐的女囚們,連聯歡也不能聯歡,大過年就在牢房裡眼巴巴的過了。

這個簡單的會議,就宣布了兩件事,一個是打傷丁靈的處理結果,另一個就是取消聯歡活動。

呵呵。

丁靈幾乎被毀容被打到殘廢,而沒想到的是,她們就是這樣那麼簡單的處理了這起事故。

如果是在外面社會,把人打到這樣的地步,那這幫人不被告關個兩三年而且還要賠償嗎?

可現在是如何處理?就是撤銷勤雜工身份,扣十分,進禁閉室十天了事,不是,是十五天了事。

這太便宜了吧?可來歸罪於這幫打人的女犯也不行,畢竟只不過是馬玲那幫人指使咬人的幾條狗。

要是她們重罰了這些犯人,我倒覺得良心不安了。

在這裡的犯人們,沒有選擇的餘地,要你配合你就的配合,你要是不配合,等待你的,就是如同丁靈受傷甚至死亡的下常

至於第二件事,取消聯歡活動,我就鬱悶了,那這大過年的,要怎麼過埃

豈不是要無聊致死埃

監獄里一點年味的跡象也沒有,我真想飛回家。

指導員叫我去她的辦公室一趟。

我隨她到了她辦公室,她也不再提丁靈受傷的事,直接問我說:「這過年你要怎麼過?」

我說:「指導員我正想和你說這件事,我跟看護薛明媚的管教交易好了,我打算替她去看著薛明媚,就讓薛明媚和丁靈在一起或者臨近的病房,我就看著她們。你看監獄里,好多管教去了看護那麼久,也都不想在大過年的看守犯人了。」

指導員問我:「你交易什麼了?」

我說:「呵呵,錢唄。」

我胡扯唄,不過我出去了我大不了跟那個看護女管教說一聲便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