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歷史穿越>非常男管教>第163章 靚如天仙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163章 靚如天仙

小說:非常男管教| 作者:小管教| 類別:歷史穿越

我說:「而且之前也不早點通知,我也好做準備,我不讓家人來了便是,可現在這樣,讓我很是無奈,要我如何是好?」

徐男說:「謝丹陽爺爺奶奶叔叔一家人也是臨時決定來的一家人一起過年。」

我嘆氣說:「唉,那就真沒辦法了。」

徐男可不想就這麼放棄:「不行!那就這樣,我就說你還要一家人團聚,要謝丹陽和她家人吃年夜飯吃早一點,你們一家人,照樣可以團聚。你明天中午請假出去。」

我說:「喂喂喂別這樣男哥。」

她瞪著我:「你想怎麼樣,不願意是吧1

我不想和她吵,我還有很多地方需要她的幫助,只好說:「好吧男哥,可是,我要如何才能請假出去?」

徐男說:「這我可不管,你這人想要請假出去,那還難嗎?我可告訴你,我現在就去找謝丹陽,她們一家人一定同意,話到這裡就行了,你幫不幫忙,你自己看著辦。」

我嘆氣:「男哥,好吧,你跟謝丹陽先說,然後看看明早告訴我怎麼決定了。」

她擺擺手,走了。

他媽的,這可要弄死我埃

明天我要和謝丹陽家人一起吃飯,傍晚還要和康雪夏拉一起吃飯。

我害怕請假請不了,不知道找什麼借口好,靠,這不讓我分shen乏術。

我如何同康雪請假?

次日起來,看著這個四方監獄,他媽的一點過年的氣氛都木有。

沒有煙花,沒有橫幅,沒有彩帶,沒有春聯,連紅色的東西一片也沒有。

唯一比平時的區別就是,監獄里的獄警,管教,武警,防暴隊,特別多了起來。

這種死氣沉沉的樣子,不讓犯人崩潰才怪。

人的情緒靠疏導,而不是靠暴力壓制住人的行為。

疏導情緒比壓住情緒更容易些。

算了,我也不是監獄領導,我還能怎麼著,該幹嘛幹嘛去。

一早上我都在想到底如何請假,想來想去,看來還只有那個理由了:和家人一起吃飯。

好,我就去找了康雪。

她正在看著一份文件,我敲門進去后,她笑眯眯的讓我坐,然後問我什麼事。

我說:「指導員,是這樣,我家人啊,他們今天呢要來省城買過年用的東西,他們知道我不回家,之前就說要來看我,一起吃個中午飯,然後他們趕著回去吃年夜飯,放鞭炮,上香供祖宗。我想中午和他們一起吃個飯,你看可以嗎?」

康雪奇怪的問我:「之前你怎麼不說?」

我說:「我覺得老是請假,你也老是給我放假,我都不好意思了。而且家人也隨我,能出去就出去吃個飯,不能出去就算了,所以,所以我想來想去,特別是今天早上起來,我看到監獄里死氣沉沉沒有過年氣氛。」

她看我這麼一說,板起了臉,我急忙又說:「也不是說監獄沒過年氣氛啦,就是我今天特別的想回家,原本我也無所謂,能不能出去吃飯也沒有多大意義,大不了下次休假再回去,可是今天早上就特別的想和家人聚一聚,您看您能不能,通融通融,給我請一個假。」

康雪想了想,問:「吃飯多久,不耽擱今晚的年夜飯吧,我已經讓夏拉買菜做菜準備了。」

我說:「不不不,當然不會,家人也是一起吃個簡單午飯,見見面,他們也要趕著回去。可以嗎?」

她說:「可以。記住別耽擱了。」

我高興說:「

好1

康雪給我批了假條,一再強調說一定要在六七點鐘的時候到她家吃年夜飯。

接著去b監區找了徐男,她看到我,走了過來,我兩到了角落,我說:「好了我請到假了,我說我家人今天過來省城買東西過年,我想和他們一起吃個午飯,就好了。」

徐男說道:「我昨晚已經跟謝丹陽說了,謝丹陽家人都寵著她,估計也可以,那就中午,但你要記住,人家可把你當成准女婿看了,你可不要說漏嘴啊,還有,這是八千塊錢,買一些禮物送送她家人。」

我急忙推辭:「算了算了,我自己拿點錢買就行了,你看上次你借給我的錢,還有上上次,我都沒還清,而且每天還要勞煩你幫我去分錢,我哪好意思再拿。」

徐男嘖嘖的說:「你他媽的還有不好意思的時候嗎?」

我說:「廢話,人要靠良心活著好吧。」

她塞進我口袋說:「你拿著!還有,謝丹陽給你錢讓你給她家人買禮物,你就不要拿了,就說我已經給你了就行了。」

我調侃道:「喲喲喲,心疼人家謝丹陽的錢呢。」

她臉紅了說:「關你x事,你他媽的記住我的話就行了。」

我說:「好了好了,別廢話了,我頭都痛了,你怎麼一說到謝丹陽,就他媽的跟唐僧一樣洛里嗦的。好了,問問你,那你今天怎麼過?」

她說:「監區的管教獄警還能怎麼過?領導都不能回老家過年,最多在外面吃頓年夜飯,我們這幫小蝦米,只能在監獄里守著犯人過了。」

我笑著說:「不錯不錯,去打個火鍋吧,喝點酒,你看你給我那麼多錢,我都不好意思拿了,算了,我給你一千,你拿去吃個好點的年夜飯吧。」

她不要我的錢,轉身走了:「你他媽的少唧唧歪歪,趕緊的準備出去,穿得像個人樣,別說漏嘴了。」

徐男走了,我想,穿得像個人樣,那是咋樣,那還是她倆給我買的那套衣服吧。

也就那樣。

穿上了那套衣服,的確像個人樣,徐男已經告訴了謝丹陽,讓我兩十二點半在監獄大門口見面。

我出去后,見了謝丹陽,我是穿得人模狗樣,她是靚如天仙。

我走過去,看著她,漂亮啊,賊漂亮,腰儘管沒夏拉那麼細,但是胸大啊,而且人也高挑,巨豐滿類型,她對我笑笑,我走過去,和她站在一起問:「這樣子看來,是不是人模狗樣的?」

夏拉呵呵了一聲,說:「有嗎?」

我說:「算了,我是在作踐自己,你哪能配的上我啊,我和你在一起,簡直是我這個鮮花插在你牛糞里。」

謝丹陽斜著頭不滿看看我,我靠近她耳邊說:「是吧,我這根鮮花,要插呀插插上你這坨牛糞里。」

我一邊說一邊晃動身子,她推開我:「少來噁心我,快上車,我家人等急了1

我上了謝丹陽的車,謝丹陽開車往前走,我說道:「話說,丹陽姐,我們就這麼說吃年夜飯,你家人不說什麼吧?」

謝丹陽說:「能說什麼,我也說了,說你傍晚還要陪自己家人,我今晚陪家人去廣場看煙花。」

我說:「那麼爽,哪裡有煙花哦?」

謝丹陽說:「幸福廣場那邊,在江邊放的,可以在廣場看,早點訂座,一邊吃一邊看煙花。」

我說:「那麼爽,那我也去吧?」

謝丹陽問我:「你不用陪家人嗎?」

我說:「唉,好吧,那你們去吧,下次咱

兩自己去。話說,有木有那種單獨小包廂,最好隔著裡面看得見外面,外面看不見裡面那種,我兩一邊搞一邊看煙花,哇,想起來,就他媽的好浪漫。」

謝丹陽斜眼看我,我忙說:「別想歪了啊,我說的是一邊搞酒喝一邊賞煙花。,真是極致享受埃」

謝丹陽哼了一聲說:「你找別人去吧,我沒空。」

我說:「哦。」

過了一會兒,我說:「等等!要去見你家人,我可要買點什麼才行埃」

謝丹陽看看時間說:「來不及了,要在一點鐘之前到那裡。」

我問:「為什麼?」

謝丹陽說:「我定了包廂,晚到的話人家就把包廂給別人了,年夜飯,特別火,開門的飯店沒幾家,我定的這家酒樓,大龍蝦大閘蟹都很好吃。」

說的我都流口水了。

我說:「那行吧,可我總不能不帶點什麼吧。」

謝丹陽說:「給我爺爺奶奶爸爸媽媽叔叔阿姨一人一個紅包吧,一人一千塊,我準備好了,錢在我包包。紅包我也準備好了,你拿我的包,拿錢去放進紅包里。」

我說:「錢徐男給我了,紅包還真沒買。」

謝丹陽說:「不用她的錢。」

我說:「丹陽姐,你這樣子讓我很難做啊,人家男哥說不能用你的錢,你說不能用她的錢。」

謝丹陽說:「我用她的錢已經夠多了。」

我把她放在後座的包包拿過來說:「行,都給我,讓我來支配。」

我掏出她的錢包,女孩子錢包真是漂亮,還lv的粉紅色的。

裡面裝了一沓錢,我掏出來,然後翻找紅包,結果弄出來了一根鎮動棍。

我拿出來一看,大吃一驚:「那麼長那麼大1

她估計也沒想到自己放包裡面,粗心大意了讓我翻找弄出來,一看紅了臉:「你趕緊收好1

我嘻嘻的捅了捅她:「爽死你啊1

她罵道:「趕緊給我放回去1

我放回去了,然後笑停了,她罵道:「不要說這個1

我說:「好不說。」

她又說:「也不許說出去1

我說:「放心好吧。話說,一個紅包放一千是嗎?」

謝丹陽說:「對。你多準備三四個吧,我也不知道會有多少人。也許可能我阿姨姨丈一家都來了。」

我說:「那麼多?別把我灌醉,讓我漏嘴了埃」

放錢進了紅包,把紅包準備好了,準備了十個,我問:「應該夠了吧。」

她說:「再放多三四個,小孩子也發吧。」

我說:「媽的人家徐男還給我八千,還說什麼如果剩下就讓我自己看著辦了,他媽的,剩下什麼啊如果不是你給多點,我要倒貼了。」

謝丹陽問我:「你是不是幹什麼都要看錢?」

我急忙說:「呵呵這倒不是,不過嘛,無利不起早,你說是吧。」

謝丹陽說:「等下吃晚飯,我封你一個一八八八的紅包,好吧?」

我說:「那倒不至於,我就是胡扯一下,別太當真的,當然你真的給我的話,要是我推辭不了,那也沒辦法。」

謝丹陽罵道:「那我就偏不給你了。」

我嘻嘻說:「那我就把你隨身攜帶那個棍的事情告訴監獄同事們1

她罵道:「你敢?我弄死你。」

我說:「來吧,求你弄死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