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歷史穿越>非常男管教>第166章 她的祝福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166章 她的祝福

小說:非常男管教| 作者:小管教| 類別:歷史穿越

夏拉喝完了這杯酒,居然興高采烈了起來,滔滔不絕和我聊著:「你談過幾次戀愛。」

尼瑪,莫不是春yao吧,但是她不至於給我下春yao啊,下春yao給我有毛意義啊,她的目的只是為了套話。

我說:「戀愛就少了,估計一兩次,亂愛就多了,七八次不止。」

夏拉看著我問:「有那麼多嗎?」

我問她:「你我之間,算不算?算了,我們至多是泡友。」

她低下頭,說:「我們什麼也不是。」

我說:「對,我們什麼也不是。」

她若不是身負重任,早就要告我強她,那我又如何算是她心中戀愛名分的人,我在她心中就是被定罪了的強j犯。

夏拉有些眼神迷離,難道真的是春yao,那今晚可有得折騰了。

她說:「我有些頭暈了,你呢?」

我假裝也暈了,說:「是啊,那洋酒,太厲害了。不行,我要去拿水來喝。」

說著我站起來,然後假裝站不穩,啪嗒一聲扶著凳子翻倒在地上,她過來扶起我,她其實已經沒什麼力氣了,我被她扶起來坐在凳子上,她說:「我去拿給你。」

我說:「哦,指導員,康雪,我要白的,不要那個的。」

我假裝語無倫次。

她看看我,問:「你喝多了呀,我是夏拉埃」

我迷茫著眼睛說:「啊,夏拉啊?我不知道她去哪裡了,剛才她還在這裡埃指導員,你你什麼時候回來的啊?夏拉呢?指導員,我要水好嗎?」

她看起來甚是滿意,迷離著眼睛點點頭,然後去拿了一瓶白酒倒進一個杯子里來給我。

我草,真是毒辣,叫她給我端水,她他媽的竟然弄了白酒過來給我。

我看著這大杯白酒,我總不能喝完啊,喝完了我可要掛了,估計有半瓶埃

可是我還要裝,裝出我已經被弄暈的樣子,我咕咚喝了一大口,嗆得我差點淚水冒出來,我強忍住,把杯子放在桌上說:「這水不是水,是雪碧吧,怎麼那麼嗆。」

她滿意的說:「是雪碧,你多喝兩口,會好些。」

我說:「等會,我肚子很脹。」

她開始問正經事:「張帆,你過年怎麼不和你表姐過啊?」

開始又要問我和賀蘭婷的關係了。

我回答說:「我恨我表姐,我為什麼要和她過年。」

她又問:「可我好像,聽說,你和你表姐,你表姐對你挺好,她是不是你女朋友?你以前的女朋友?」

其實如果康雪讓人去查我們家,估計可以查出來真假,但也難說,我們家在山裡,少親戚朋友,鄰里之間因我家窮也少走動,父母也寡言,之前爺爺奶奶就不和我們一起,我們家過年過節有什麼親戚來往的旁邊人都少知道。

除非康雪找人去逼問我父母,不然不太可能查的出來賀蘭婷到底是不是我表姐。

可是我父母也不太可能說我家情況埃

我回答夏拉道:「呵呵,你想多了夏拉,我女人很多,但她的確不是我女人,信不信隨你。」

夏拉隨即又問:「那你,那你是不是她派到我表姐身旁的。」

都那麼直截了當了,是夏拉喝迷藥喝暈了還是她以為我暈了。

我說:「不是,那你呢,是你表姐叫來查我的底的吧。」

她直接就點了頭:「表姐說你這人很值得懷疑。」

想來下的那個葯,真是迷huan葯了。

我問夏拉:「你家是什麼情況,和你

表姐什麼關係,為什麼那麼好?」

她迷離著眼睛說:「爸爸和別的女人在外面有了孩子,我和媽媽從小被拋棄,後來一次我媽媽無意在水邊救了我表姐,上大學我來這裡,就和表姐一直在一起。」

厲害,問的全都答出來了,跟我看那監控中她兩對話的情況差不多。

我又問:「夏拉,和多少個男人整過?」

她暈暈沉沉的說:「兩,兩個,一個只用過手,初戀要了身子。哦,還有你。」

我又要問跟我搞的舒不舒服。

她昏過去了,就靠著椅子耷拉著頭。

我問了她兩次怎麼樣了,還清醒嘛,她已經昏過去。

我扶著她進了房間,管他那麼多了,搞完再說。

扶著夏拉進到房間后,我問她:「搞你好不好?」

她暈沉沉說:「不好。」

我哼了一聲說:「不好?不好也要搞。」

接著就三下五除二幹掉她衣服,然後看著精靈剔透的這對大長腿,撲了上去。

真舒服埃

沒想到我這種弔死的人生也有搞模特的命。

我很喜歡馬基雅維利君主論中的關於命運一段。

當命運正在變化之中而人們仍然頑強地堅持自己的方法時,如果人們同命運密切地調協,他們就成功了;而如果不協調,他們就不成功。我確實認為是這樣:迅猛勝於小心謹慎,因為命運之神是一個女子,你想要壓倒她,就必須打她,衝擊她。人們可以看到,她寧願讓那樣行動的人們去征服她,勝過那些冷冰冰地進行工作的人們。因此,正如女子一樣,命運常常是青年人的朋友,因為他們在小心謹慎方面較差,但是比較兇猛,而且能夠更加大膽地制服她。

命運是我們行動的半個主宰,但是它留下其餘一半或者幾乎一半歸我們自己支配。

命運易變,人性難移。如果人們同命運同舟,他們就成功了。如果與命運違迕,他們就失敗了。

迅猛勝於小心謹慎。對於命運這個女神,你想要制服她,就必須鞭打她,衝擊她。人們可以看到,命運女神寧願讓那些敢於行動的人們去征服她,而不願那些行動冷靜者所奴役。因此,命運正如女子一般,樂意做青年人的摯友,因為青年人不圄於小心謹慎行事,他們血氣方剛,辦事迅速,制服命運女神這差使對他們來說,實在不在話下。

是的,諸如我搞的這些女神,無論是用詭計計謀還是用暴力推倒,就算她們不是心甘情願,但也是寧願讓我這種敢於行動的人去征服她們,而不願被那些行動冷靜者和不願行動者所奴役。

正在最後關鍵時刻的時候,手機響了起來,我以為是王達打來的,因為之前就發了祝福信息,也問我在哪兒了,我沒有回信息,估計是打來問我今晚如何過節,送祝福什麼的,他已經回老家了。

我不理,誰知又打了過來。

打了第三次。

實在是討人嫌,我乾脆停下,從衣服口袋中的手機拿出來。

接了電話,一看竟是李洋洋打來的,「洋洋?」

李洋洋在那頭開心道:「張帆哥哥,新年快樂。」

我呵呵說:「快樂快樂,你也快樂。」

她問道:「你睡覺了嗎?」

我說:「沒呢,剛吃飽喝足,在床shang。你呢?」

我沒想到她還會給我來電話,我以為她會像小朱一樣,走了之後就消失在我的世界中。

洋洋說道:「我剛才剛吃完了年夜飯,你呢,和誰吃啊?」

我說:「我啊,我和同事們吃的。呵呵。」

其實我也不知道聊什麼好。

她說:「我姑姑帶來我表弟,好可愛。肉嘟嘟的,我等下發微信給你好不好?」

我笑著說:「好啊,但我很少上微信,我微信就是我之前號碼,你加吧,但我可能沒空上微信。」

這時,身下的夏拉朦朦朧朧中嗯啊了一聲。

李洋洋警覺問道:「張帆哥哥你在外面呀?」

我說:「是,回去睡覺了,改天再打吧。」

她沒說什麼,停頓了一會兒后,說:「那好吧,再見。」

我掛了電話。

然後繼續。

醒來后,我口渴得很,套上上衣出去找水喝。

夏拉已經起來了,穿著睡衣坐在客廳沙發上發獃。

我出去后,也沒理她,到冰箱那裡,拿了一瓶純凈水喝。

喝完后,我對夏拉打招呼道:「早啊,大年初一,新年好。」

她看起來還是昏沉,愣愣的嗯了一聲。

我問她道:「怎麼了,昨晚喝多了,頭暈是吧?」

她恩了一聲,沒回話。

行吧,老子也懶得理你,只是這大年初一,不知道要做點什麼好。

看她這鬼樣,也不愛搭理我,我也懶得理她了,乾脆洗漱后穿上衣服,出去了。

我想去鎮上,小鎮上那裡,看看那個監控,昨晚康雪到底去那裡幹嘛了。

誰知出門后,他媽的沒車。

只好怏怏回來了。

夏拉剛才在我走的時候,是愣愣發獃,我回來后她問:「外面是不是沒早餐?」

她以為我去買早餐了。

我點頭說:「哦,是啊,沒早餐。」

她站起來,搖搖晃晃,喝了一口水后,說:「煮麵吧。」

我說好。

她去收拾碗筷洗了,我去煮麵。

煮好后,兩人隨意吃了一點,口乾舌燥,都是喝湯了。

夏拉問道:「今天有空嗎,我們去花田看看油菜花吧。」

在我們這裡東南方向出城二十多公里,有一片花田,很漂亮,逢年過節的,好多人去那裡旅遊拍照採風踏春,還有一座寺廟,求神拜佛的,中秋重陽清明春節更是隆重人山人海。

我說:「好啊,就是剛才出去看了一下,好像沒車。」

夏拉說:「我有車。」

我說:「哦,那就去看花田吧。」

我問:「昨晚,你喝了那麼多,沒事吧。」

夏拉晃了兩下頭說:「頭很痛,昨晚我已經記不得後邊了。」

我心說,你他嗎的放了一大包迷huan葯都喝完了,當然記不得,還好喝的不是我,不然我現在就成了你的樣子了。

我說:「後邊啊,你問了我好多東西,我也不知道問了什麼,反正問了很多,我都告訴你了,你問我答,可我也喝多了,不記得什麼了埃」

她一聽,皺起了眉頭:「是嗎?我不記得了呀。那我問了什麼,你回答了什麼?」

我說:「我哪記得啊,反正你問了,什麼都問,問我之前的女朋友是誰什麼的,我也不知道說什麼了。唉頭疼,不去想了。」

這下她是確認我喝了那個葯,但她自以為自己也喝多了,想不起來到底和我講了一些什麼。

行吧,留給她下次繼續給我下藥,灌醉我,不然我還沒機會折騰這個腿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