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歷史穿越>非常男管教>第167章 玉米地里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167章 玉米地里

小說:非常男管教| 作者:小管教| 類別:歷史穿越

吃完后,夏拉收拾了一下,然後她去洗澡,洗漱后,看起來精神多了。

酒是好東西,但是喝多了,第二天就不是好東西了。

難受。

夏拉去拿了車,我在小區門口等她。

出來了。

是一輛白色的豐田凱美瑞。

腿模啊,大學生啊,年紀輕輕的就開了凱美瑞。

如果用我的工資買這個,不吃不喝湊七八年才行。

上車后,兩人出城前往花田。

十一點多到了花田鎮,到了花田鎮,就一直堵車了,堵了好長好長,花田變成了車海了。

好多車主幹脆把車靠邊一放,步行幾公里前往花田。

夏拉也把車放好,步行前往花田。

好多人,花田景區人就多,遠遠的山腳寺廟人更多。

我說:「要不我們去照照相,就別去拜神了。」

夏拉露出不高興神色,看來她是想著去拜神的,我一看她這種表情,心想,老子幹嘛要遷就你,於是當即不高興說道:「你不爽是吧?那你愛去拜神拜神,我自己在這裡玩。」

她看看我,說:「不是,那我們先去那邊,在門口拜拜也好吧。好不好嘛?」

我很大爺的說:「喲你央求我,當然好啊,但是只能在門口,不許進去,拜拜就走。不然你自己玩,我自己玩我的。」

她嘟了嘟嘴說:「好吧。」

兩人去了寺廟門口,買香啊,一小束八十塊啊,真是坑娘埃

她買了一束,我不買,我就看著她點香拜神,好多人擠著買票進裡面,有的還在外面跪著。

點香了后,夏拉彎腰拜神嘴裡念念有詞,我遠遠坐著,抽煙。

拜完后,她過來說:「我們走吧。」

我說:「拜完了?要保佑什麼呢?」

夏拉說沒什麼。

我說:「保佑你找到一個好男朋友,高富帥,總裁,有本事,疼你愛你。」

夏拉笑笑說:「我和你了,還要高富帥做什麼。」

我呵呵說:「沒事,我們做朋友就好。」

她倒是驚訝了:「為什麼?」

我說:「我們做朋友不好嗎?現在我們不就是朋友嗎。你不想做朋友也行啊,隨你。」

她低著頭,往前走,手卻挽住了我的手,我感到驚奇,大家都是演員,沒必要做的那麼真。

挽著我的手,好多人側目看夏拉,因為她很高,腿很長,人漂亮。

到了花田,她到了花田間,讓我拍照,擺出各種或是性感或是單純或是可愛的姿勢,讓我拍。

我拍著拍著,夏拉說口渴了,眼巴巴看著我,想讓我去買水。

我說:「你口渴你看著我幹什麼,總不能尿給你喝吧。我自己也口渴啊這麼忙活著給你拍了半天照片,去買水啊1

她不高興了。

我說:「不高興是吧?」

她勉強笑笑說:「不是。」

然後她去買水了,我要你賤,你他娘的還真當我是軟柿子來捏,當馬兒騎,我日你。

我坐在花田田邊草地上,今天天氣特晴朗,春節很少見大年初一這麼好天氣,而且氣溫十八度,好多遊客。

我點了一支煙,悠悠然抽著。

一把傘遮在我頭頂,幫我擋住了陽光。

我抬起頭,身旁的人坐下來。

竟然是謝丹陽。

不過遇到她也沒什麼好奇怪的,到了節日,特別是春節,該回老家的都回去了,留在這座城市的,這個季節也不可能去海邊游泳,特別是初一,就來這裡燒香拜神,照照相,踏踏春。

如果李洋洋和賀蘭婷也在城裡過年,也許還遇到李洋洋或者賀蘭婷也不定。

謝丹陽坐在我旁邊,給我打著傘,我朝她臉上吐了一口煙問道:「真不巧,又遇到你了。怎麼了丹陽姐一副不開心的臉。」

謝丹陽不小心吸了一口煙,咳了幾聲然後打了我一下說:「別對我臉上吐煙

。」

我靠我何止朝你臉上吐煙,我還吐你肚子里。

於是猛吸一口,然後抱住她的脖子,直接就吻上去,把煙吹進她嘴裡。

謝丹陽推不掉我,來得太突然,然後嗆到了,就咳啊咳的,淚水都出來了。

我開心的哈哈大笑:「沒想到美女被嗆到也那麼丑。」

我拿著手機給她拍了幾張被嗆到的表情。

她停下來后,打了我幾下,氣著說道:「把手機拿來,給我刪掉1

我跳起來:「咿,來搶呀,我不刪掉。我要曬出來,放在我宿舍衛生間,每天羞辱你照片。」

她追過來:「快還給我。」

我哈哈跑著:「我不還啊1

在花田裡被絆倒了,她也跟著被我絆倒倒在了我的身上。

壓著我,說:「還我照片1

我說:「喲,你這是在幹什麼,要把我就地正法嘛?哎,你看過那個什麼電影沒有,在玉米地里整的,你說要不是周邊遊客多,咱要是在這裡整,也別有一番滋味。」

她罵道:「誰和你整,你把手機給我,快點刪了1

我說:「可以,但是你先給我整。」

她氣著和我搶,可是搶不過啊,我乾脆翻身一把把她壓在我身下,扣住她雙手,然後隨便捏了她的臉然後用力捏痛她屁股,她呀的尖叫一聲,我說:「小聲點,不然等下別人都看見了。哎,你說監獄里讓我們學這些擒拿術也挺好,跟媳婦打架不怕輸了。」

她蹬了蹬腿想要踩我:「快點放開我。」

我問道:「你和誰來啊?家人嗎?」

謝丹陽說:「和誰關你什麼事?你和一個女孩子來是吧?」

我說:「是啊,有什麼問題?」

她說:「我沒問題,但如果讓我家人看到你和她這麼挽著手,那我家人一定會罵我。」

我說道:「原來這樣,那好吧,等下我和她就走了,保證不讓你們家人看到。話說,你和你媽媽和好了。」

她說:「關你什麼事。快點放開我。」

我嘻嘻笑著:「放你?我還沒玩夠。」

然後我就動手咯吱她,她笑了起來:「張帆,你快放開我!死王八蛋,快,放開,放我。」

謝丹陽笑的有些上氣不接下氣,我玩得不亦樂乎:「我說,美女也怕癢埃」

她笑著笑著就哭了:「張帆放開我。」

眼淚都掉下來了。

我急忙放開她:「哎你哭了埃」

她坐了起來,打了我一拳后,擦了擦眼淚,氣呼呼的站起來走了。

我在後面跟上去,她推開我:「別跟來,你走吧,我爸我媽在那邊。」

我說:「對不起啊,我玩過火了。」

她不理我,走了。

是玩過火了一點,都玩哭了。

唉。

算了,改天再好好道歉吧,她現在還在氣頭上。

回到了剛才的田邊,夏拉已經站在那裡,看到我問道:「剛才去哪了?」

我拿過她手上的水:「去哪還要跟你打報告然後等你簽字同意才能去嗎?」

她見我沒好氣說話,也就住了嘴。

我為什麼要給你好臉色看?

我說:「來吧,繼續拍照幾張。如果不拍,那就走了好了。」

夏拉不開心了,因為被我損了幾句。

夏拉賭氣似的說:「走唄,不拍了。」

我說:「好,走。」

把她手機扔回去給她,她塞進了包里。

走回到了車子旁,夏拉上了車說道:「回去吧。」

這時候還想和我吵架是吧,我便說:「哦好埃」

她其實不想回去,還想玩,還想拍照。

我為什麼要遷就你?

坐進了車子里,她發動了車子,但是人和車都太多了,這裡都堵成了車海,我們實在無法出去埃

車子根本挪動不了,眼下之

際,只能做的事情便是繼續遊玩。

但我看她想和我鬥氣,我無所謂,鬥氣就鬥氣,誰怕誰埃

夏拉開了空調,拿出了手機玩,我也拿出了手機,玩俄羅斯方塊。

她在看照片,看著看著她遞過手機給我問:「這是誰1

我搭了一句話:「誰是誰?」

她用她的手機碰了碰我,我暫停了俄羅斯方塊,拿過她手機看,靠,這是剛才我用夏拉的手機拍的,就是我把謝丹陽玩哭的各種慘樣表情姿勢。

哈哈有意思。

我把這些照片都直接發彩信過來給了我手機上。

有意思。

她看了我好久,問我說:「你在哪兒拍的?」

我說:「刪了,我已經幫你刪了。」

我把手機遞迴去給她。

她接過去手機,翻看了幾下,沒有了謝丹陽的任何一張照片,她似乎卻對我剛才在哪裡拍的這個女人是誰特別感興趣,女人好奇害死貓。

她又問:「你在哪裡拍的,她是誰?」

我說:「剛搭訕的,你不是去衛生間還是買水嗎,我剛好看到一個特別漂亮的女孩,就是照片這個,我就搭訕啊聊啊聊聊進花田裡面去了,趁勢推倒,嘿嘿,大戰了一個回合,可惜太興奮,太快了,不然埃」

我還沒說完她憤憤然罵道:「無恥1

我看著她,是的,她沒理由不相信,因為她看到的是謝丹陽躺在我身下被我拍到的各種表情,看起來甚是很嗨。

我笑著說:「是吧,我怎麼無恥了?我背叛誰了?我搞個女人還無恥了?你他媽的你沒搞過男人呢?你是處女?」

她嘴唇微微顫抖,似乎被我罵的想哭,低下頭,翻看著她剛才我幫忙拍的照片。

我說:「行了,你他媽的別和我這個無恥的男人在一起玩了,玷污了你夏拉高貴的**和冰清玉潔的心靈,我走了,你慢慢折騰。」

她看我要開車門,急忙拉著我:「不是,我不是這意思。」

我看著她,斜著頭看著她,點了一支煙,然後吹她臉上去,說:「那你說你什麼意思?老子和你什麼關係?你他媽的管起老子來了?」

她忙說:「我,我只是覺得,你這樣不好。你已經和我在一起。」

我哼了一聲,把車窗弄下來,往外面吐煙,說:「老子他媽的說和你在一起了嗎?我和你,如果你讓我心情好點,我們做個朋友差不多,心情不好,做泡友都不爽。又說什麼在一起,我們做朋友都不錯了。老子可沒想過要和你在一起1

她看著我看著我,眼淚竟然掉了下來,要哭了嗎?被罵哭還是演戲哭。

如果被罵哭,說明我也罵的夠狠,如果演戲,真是演入骨髓。

她沉默了一下說:「你就那麼看不起我?」

我說:「是,也許很多人喜歡你,因為你漂亮啊,你他媽的你性感啊,但我覺得你是被很多男人寵壞了,他們送你很多東西,什麼都送,我覺得這部車子都是喜煌你的對不對?」

她默認了。

我說:「你確實被寵壞了,但也許這並不是你的錯,你有美麗的相貌,周圍的人都在試圖討好你,你很幸運。但不要用你那被寵壞了的脾氣來對付我。你竟然罵我,我們無名無份,你憑什麼罵我?」

她又沉默了一下,又問:「我只是覺得你這樣做不好,拿著我的手機,和別人這樣,那算我多事,我不問了行嗎?」

我說:「嘿嘿,這還差不多,我還以為你和其他女人一樣膚淺。看在你認錯的份上,走唄,請你吃個飯還是可以的。」

她看看我,我摟過她親了一下,直接就扒開她嘴巴牙齒舌頭塞進她嘴裡,用讓她最難受最不喜歡的方式羞辱她。

你他媽的還來管我,還那麼自以為是,還覺得自己漂亮,還替你表姐做間諜來搞死我,我就羞辱你。

如果我再狠心點,我還想不帶tao弄大她肚子再甩了她算了。

可我想想,好吧,那樣做是過分了些,小心我自己生兒子沒pi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