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歷史穿越>非常男管教>第168章 心花怒放了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168章 心花怒放了

小說:非常男管教| 作者:小管教| 類別:歷史穿越

下車后,在人海中,我們穿過一輛又一輛車子。

走向一個角落的餐廳。

她試圖牽著我的手,我掙脫開了,不想讓人家謝丹陽家人看到,省的大家都麻煩。

謝丹陽的老媽也不是個好惹的貨色。

到了餐廳裡邊,找了個角落的地方。

夏拉想坐左邊靠窗,因為那裡看到花田,一大片的很漂亮,想拍照。

我呢,生怕這個點人家謝丹陽一家剛好上來這裡的話,就不小心撞見就不好了,就想坐角落,夏拉執意坐在左邊窗口,我說:「那你坐左邊窗口,我坐角落。你看花田,我看人海。」

說完我走到角落坐下,叫服務員上菜,點了一個西紅柿炒蛋,媽的一份五十八。

服務員問我還要什麼,夏拉過來了,悻悻然過來了,看起來怏怏不樂,坐在了我對面。

服務員問夏拉和我是不是一起的。

夏拉說是。

與此同時我說不是,她是坐窗口邊那裡的。

夏拉看看我,服務員大概猜出來我兩是情侶吵架,便問夏拉:「小姐你吃點什麼?」

我說:「她自己會點,麻煩你先上我的西紅柿炒蛋,我就要這個我只要這個不要問那麼多,然後給我一碗飯一雙筷子一杯水就好不要再廢話可以嗎麻煩你了謝謝你新年快樂你辛苦了。」

服務員點頭一下,合上菜單走了。

夏拉委屈的看著我,我懶得理她,抽煙。

她自己去讓服務員點了兩個炒菜,然後過來對我說:「我只是建議坐那裡,你生氣幹什麼?坐一下那裡不好嗎,你這人真怪,為什麼一定坐這裡。是不是你想怎麼樣就怎麼樣?」

我說:「我很高興你記得我的原則,我想坐在這裡,沒其他原因,我說了你可以去坐在那裡!別廢話。」

她沒說話了。

她自己跑去窗邊照相去了。

一會兒後上菜了,我自顧自的吃起來,也不叫她。

她回來后,坐下,也餓了,開始吃。

吃了差不多她說:「那我們再去拍拍照片好嗎?」

我說:「好,但飯錢你出我就去。」

夏拉嘟囔道:「你不是說你請客嗎?」

我說:「我是說我請客,但我請客了我就不想去拍照片了,你要是請客,我一高興,估計就會去。」

她和我對視了一會兒,然後叫服務員來買了單,買單后她說:「我別的人對我像寶一樣,你對我像草一樣。」

我說:「是的,你就是讓我草的。你跟我在一起既然那麼不高興,應該想和我分開了吧?」

她沒說話,服務員看不下去了,勸道:「哎帥哥,人家好歹也是你女朋友,不要那麼凶嘛。你那麼好那麼漂亮的女朋友,跟了你是你的福氣啊,對自己女人好點沒什麼你說是吧。」

我說:「我覺得有什麼!我靠我做什麼怎麼對我女朋友還要你來管我?你看不下去你泡她和她搞同性戀好了。新年快樂,封你一個紅包。謝謝你的多管閑事,再見。」

我拿了五十塊錢給了服務員,頭也不回的出去了。

我以為夏拉會跟那多事服務員多嘴幾句,沒想她直接小跑跟著我出來了。

跟在身後,她想牽牽我的手,想讓我不要生氣,我說:「手機拿來。」

她問怎麼了。

我說:「拍照埃」

她高興說好,然後跑向花田。

拍了一個多鐘頭的照片后,我累極了,坐在田邊抽煙。

車流終於慢慢的蠕動往回去的方向

開。

夏拉看著她一張一張的照片,甚是滿意。

她手機響了,手機屏幕顯示,大雷老闆。

大雷老闆,我不認識。

夏拉接了電話,那人好像是看了夏拉發的朋友圈,知道夏拉在花田,想邀請夏拉現在去他的休閑庄那裡坐坐喝茶,說是離這裡不遠,就在回城的路上。

夏拉掛了電話后對我說:「這是我朋友,他是一家服飾代理商的老闆,在這裡也開了一個可以玩樂的休閑庄。」

我說:「你跟我說這個幹嘛?老子對他不感興趣。」

她說:「不是,我是叫你一起去。這個男的年紀不大,長得不錯,家裡有點錢,可他可厲害了,不靠家裡,靠自己,白手起家,短短几年就身家千萬了。以前想送我一套房子,我沒有要。剛才發了朋友圈,他看到了,邀請我去坐坐。」

言談舉止中,我隱隱約感覺夏拉拿出這個男的來和我對比,意思就是告訴我說:看,你張帆對我夏拉這樣子,我夏拉不照樣那麼多男人喜歡,哪個不比你強,送車送房的。

我看著得意洋洋的夏拉說:「那你去坐唄,用力坐,狠狠坐。我先回去了。」

我也不等她答我,我就站起來走了,她問:「那你怎麼回去?」

我說:「我去坐車也行,走路也行,拜拜。」

我走了沒幾步,她跟了上來,有點投降的意思,說:「我和你回去吧。」

以前我低三下四對女人,什麼尊嚴啊,丟人啊,全都沒了,我現在反正女人多,跑了你夏拉我也不會太在乎,反正女人多,愛走就走,我決不妥協。

夏拉看我這幅樣子,她先妥協了。

我說:「沒關係,你去和你的老闆坐坐。」

夏拉拉著我的手,說:「好嘛不生氣了,我們回去吧。」

我說:「真沒生氣,那行,送我回去。」

夏拉忙問:「送你去哪裡?」

我說:「監獄啊,能去哪裡。」

夏拉說:「那我呢?」

我說:「我怎麼知道你要去哪?」

夏拉忙說:「可是你不是說要陪我兩三天嗎?」

我笑了笑說:「夏拉,這話是你表姐說不是我說,我也沒答應。再說了,我們在一起玩除了吵架還有什麼,老子和你在一起就沒點快樂的,當然,除了搞你的時候。」

她臉紅了,往前走。

兩人上了車,夏拉發動車子,車子徐徐跟著車流出景區。

車子開著開著,我的手機響了,是謝丹陽打來的,不知道她想要說什麼,我差點接的時候她掛斷了,接著沒再打過來。

我只好打過去,她卻不接了。

過了一會兒,她又打過了,響了一聲又掛了。

我打過去,她卻直接摁掉我電話,成了正在通話中。

臭娘們想干?

我直接彩信發了她兩張剛才被我弄哭的丑照片給她。

這下可好,她馬上來了電話:「你給我刪掉1

我嘻嘻笑著說:「我不刪。」

謝丹陽氣道:「你刪不刪,我告訴徐男1

我說:「你告訴唄,你告訴了她,我把你照片貼滿我們宿舍樓。」

謝丹陽說:「你敢1

我呵呵的說:「我何止不敢,我還要發朋友圈,發qq空間,發微博,到處發,我發,我發發發,我發哭你。」

謝丹陽眼看硬的不行,只好來擾帆哥哥,拜託你了,刪掉好不好?」

她這麼一嗲,弄得我心痒痒的,她還

懂得這樣子埃

我也跟著她嗲起來:「不嘛姐姐,要不你來伺候伺候我,奴家一高興,保不準就刪了你照片。」

謝丹陽好聲好氣:「好嘛張帆哥哥。」

我硬起來說:「不行!我叫你厲害1

她說:「我怎麼厲害了?」

我說:「是的,你的嘴和手都很厲害,我很舒服,折騰一次讓我舒服一次,我就刪除一張,怎麼樣?」

她罵道:「王八蛋張帆,你去死1

竟然叫我去死,我直接掛了電話,然後馬上發了她兩張更丑的給她。

她只好又打了過來,我說:「不要和我談照片的事,現在漲價了,你讓我搞一次,我就刪一張。」

謝丹陽說:「我會有辦法讓你把我照片交出來。我給你打來,是因為我媽媽爸爸想找你今晚吃飯。」

我連忙拒絕說:「不要,你那媽媽,我伺候不起,算了,我這大年初一,新年第一天的,不想心情不高興,否則一年我都倒霉。」

謝丹陽說:「我媽媽也覺得昨晚有點過分,今晚好好叫你吃個飯,就我們家人啊,我,我爸爸媽媽,還有你。」

我呵呵了一聲說:「不去1

她說:「你來不來!我媽媽真是要有話和你說。來嘛,看她那麼心急,應該是好事。」

我說:「什麼好事,紅包嗎?給多少?」

她說:「也許比紅包更好。」

我也好奇了,心想,到底說什麼呢?真有什麼好事嗎。

但是我還是不太信:「去可以,除非你今晚讓我搞三次。」

她說道:「你怎麼就永遠那麼粗俗呢?」

我說:「天底下的人沒幾個不粗俗的,我只是更突出人性和自己的想法罷了。這說明我是坦蕩蕩的君子。」

謝丹陽道:「呸,你還君子,世界上就全是小人了。我不會答應你這個過分要求。」

我說:「行,那拉倒唄,拜拜。」

她急忙道:「等等,你就真的不幫我?」

我說:「你自己說你媽媽找我有事,我能幫你什麼,我幫得到你什麼?」

謝丹陽說:「我媽媽這幾天老是要安排我去相親,說誰誰家兒子留學回國過年啊,誰兒子外派迪拜回來過年,讓我見見,我很煩,你就來再吃一個飯可以嗎?」

看她說的那麼可憐,我說:「行,但是我要搞你。」

她軟了下去:「行,可以1

我心花怒放,那對埃

掛了電話后,謝丹陽給我發來了時間地點。

一旁開車的夏拉似乎很不高興,在我掛了電話一會兒后說:「她是你剛才騙我說的你剛搭訕的女人是嗎?」

我看著她說:「你問那麼多做什麼,關你屁事。」

夏拉眼裡噙著淚,似乎很不爽。

踩了油門往前直飛。

過了一會兒后,她又軟了下來,問我說:「你今晚要去和她一起吃飯?」

我說:「這又關你什麼事了?」

夏拉說:「那我呢?」

我說:「這又關我什麼事?」

夏拉委屈嘟嘴道:「你為什麼這樣對我?」

我說:「我模是你先對我不好,我向來有恩報恩有仇報仇,以德報怨何以報德?」

夏拉說:「我怎麼?」

我說:「好好好,你都好,你好的不得了。」

我把凳子往後一放,睡覺。

這謝丹陽的媽媽還找我幹啥,有什麼好聊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