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歷史穿越>非常男管教>第169章 表面看起來的好事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169章 表面看起來的好事

小說:非常男管教| 作者:小管教| 類別:歷史穿越

正昏昏欲睡時,感覺車子慢慢停靠在了路邊。

接著,夏拉碰了碰我的手。

我推推開她,她的手又伸過來:「對不起嘛。」

有些女人就是像貓一樣,你跟她見第一面,你若是衝上去要抱抱貓,她反而怕的逃離,但是你不理她不睬她,她會自己貼上來,你輕輕推開她,她卻更要想靠上來,然後你再接受她,她就安靜的願意貼在你的懷中,任你撫摸擁抱。

我睜開眼睛看看夏拉:「不用說對不起,你什麼都沒錯,我們性格不適合在一起玩。」

夏拉摸了摸我的臉龐,說:「那你接受我的道歉了?」

我說:「算是吧,麻煩你送我到孔寧路孔府酒家,我還要去吃飯。」

夏拉問我:「那你今晚不和我一起吃飯了?」

我說:「改天,今天沒空了。」

她說:「那你去吃一個飯,然後回來陪我不行嗎?」

我斬釘截鐵的說:「不行。」

她只好說:「那明天呢?」

我說:「明天再打電話吧,快點吧。」

夏拉送我到了孔府酒家。

我下車后說了聲謝謝,便走了。

她在身後囑咐道:「少喝點酒,明天記得給我打電話。」

我哦了一聲。

進了孔府酒家,給謝丹陽打了電話。

謝丹陽下來接了我上去。

她爸爸媽媽已經在包廂了。

大家打過招呼后,謝丹陽爸爸道歉說:「昨天呢,是我們不好,是我不好,讓小張你先走了。」

他是不敢把責任推到謝丹陽媽媽身上,昨天明明是謝丹陽媽媽過分的。

謝丹陽媽媽一副唯我獨尊我沒有錯的樣子,看來,謝丹陽說她媽媽意識到自己錯了,完全是瞎扯。

我說:「呵呵,沒什麼的,我昨天剛好也有點事情去忙了。」

謝丹陽父親招呼我坐下,我坐下后親自給我倒茶,我當然不敢勞煩他,搶過來替大家倒茶了。

一會兒后,他們點的菜就上了。

四菜一湯。

沒有蝦蟹,有平時的家常炒菜。

謝丹陽父親跟服務員說拿兩瓶啤酒,謝丹陽媽媽瞪了他一眼,他急忙說一瓶。

謝丹陽媽媽說道:「喝什麼酒?」

謝丹陽父親訕笑,說:「這小張要喝嘛。」

他看著我徵詢我的意見,我正想說那就來兩瓶,謝丹陽媽媽說:「小張天天在監獄上班,他在裡邊能有酒喝嗎?學會喝酒又有什麼好,還是別喝了。」

謝丹陽父親忙說:「今天大年初一,圖個高興。」

謝丹陽媽媽道:「你什麼時候不高興了?」

我急忙打圓場:「來飲料,我也想喝飲料,阿姨你想喝什麼。」

謝丹陽媽媽說:「你們喝吧,我減肥,我喝湯。」

我對服務員說:「來四瓶王老吉。」

跟這種人在一個家子裡邊,不被她鬧死才怪。

謝丹陽有些不高興了:「媽,今天大年初一,爸爸和張帆喝點酒你也要管嗎?」

謝丹陽媽媽正想開口就罵,也許想到了昨天罵跑了謝丹陽,便沒好氣的對服務員說:「王老吉不要,來一瓶啤酒。」

草。

上了一瓶啤酒,倒了一人一杯。

我,謝丹陽,謝丹陽父親。

謝丹陽乾脆叫服務員再上三瓶。

謝丹陽父親臉上這下高興了。

謝丹陽媽媽不高興了:「等會兒喝多了別上我車,一身酒氣。」

謝丹陽看著她媽媽說:「媽媽,你打的吧,我們都一身酒氣。我開來的是我的車,你的車沒開。」

謝丹陽媽媽臉上掛不住:「你這是在幹什麼?」

謝丹陽說:「媽媽你不是說有話要和張帆說嗎,說完了我們趕緊走吧,酒也不要喝了,費錢傷身而且有酒氣,你回家了聞到也不舒服。」

謝丹陽直接噎了她媽媽說不出話。

謝丹陽媽媽住了嘴。

我給謝丹陽媽媽倒茶,然後敬酒說:「叔叔阿姨,新年的第一天,我祝叔叔阿姨身體健康,順順利利。」

我先干為敬,謝丹陽爸爸也喝完了,不小心滴出來一點,她媽媽卻對謝丹陽爸爸說:「好像沒見過酒一樣。」

我若是謝丹陽爸爸,早就被氣死,不被氣死也離婚了,真不知道他為什麼那麼能忍,而且還臉上笑眯眯的。

我吃了一些東西,然後給謝丹陽父親發煙,他看了看謝丹陽媽媽,忙擺手說不抽不抽。

我點了煙,謝丹陽媽媽有點不高興,說:「這包廂小,一抽煙滿包廂都是煙味,我衣服剛才剛換。」

我狠狠抽了一口真想說:「那你出去外面去。」

想了想,還是忍住了,看看謝丹陽,把煙滅了。

謝丹陽說:「抽吧沒事,我看我媽她是不是要翻桌子。」

謝丹陽媽媽一聽自己女兒一點面子也不給,發火了:「你這幾天是不是有病,就專門和我對付?」

謝丹陽說:「你為什麼總是要別人聽你的這個那個,覺得這樣子就是對人好?」

謝丹陽媽媽道:「我怎麼不好了?我讓你爸不喝酒,對身體好,我讓你晚上不要出去玩,是擔心你的安全,我讓小張不要抽煙,不止是我怪衣服臭我聞不了煙味,小張抽煙多了對身體有什麼好處?」

謝丹陽說道:「你說的都覺得自己是對的,那就不要談了,我回去上班了,張帆我們走吧。」

我早就想走了,跟著謝丹陽站了起來,謝丹陽爸爸急忙過來道:「丹陽,小張,你媽媽是這樣的,也是為你們好啊,你們先坐,吃完再走也行。」

我看著謝丹陽媽媽那副嘴臉,我真討厭啊,想把桌上的那個紅燒茄子扣她臉上去。

謝丹陽父親好說歹說,我們才坐下來了。

謝丹陽喝了一口茶對她媽媽說道:「你有什麼話就說吧,說完了我們可以走了嗎。」

謝丹陽媽媽似乎還想吵架:「你這是態度,我怎麼就生了你這個專門要氣死我的女兒!你們兩父女都一樣1

謝丹陽說:「看來我們還是先走好了。」

謝丹陽媽媽只好說:「我說完這件事,我不求你們什麼,你們愛聽就聽,不聽算了。」

謝丹陽說:「你說。」

我繼續點了煙,謝丹陽媽媽捂著鼻子揮揮煙,說:「丹陽,不是媽媽說你,你也老大不小了,張帆是男孩子,年紀比你小點,他鬧,你不能跟著他鬧埃他耗得起你耗得起嗎?」

講話真夠難聽的,什麼叫我帶著她鬧。

丹陽說:「你想說什麼?」

謝丹陽媽媽說:「好幾年前,我和你爸就反對你進去監獄工作,能見的男人沒有,人家女兒要結婚,好多男人排隊追,我女兒那麼漂亮,就只有這麼,就沒有人追。現在吧,這樣子媽媽也就認了,可你們總不能不想想未來埃趁爸媽還沒退休,年紀也沒特別老,你們趕緊把你們未來的事情定下來吧。」

我靠要逼婚了。

謝丹陽問:「媽,你直接說不行嗎?」

謝丹陽媽媽繼續說:「我和你爸爸也談了一下,想讓你爸爸跟人家xx局的局長說一說,花點錢,把你們兩都調出來,然後啊,買一套房子給你們,名字就填上你們兩的,就在我們現在住的小區對面,媽媽知道你們不想和我們老人住,這樣子就好了,你們住你們的,然後把婚事給辦了,媽媽也沒什麼要求了,早點給我們兩個老人外孫抱就行了。」

這說到孫子,她老媽才捨得拉下臉來。

我想了一下,把我們調到xx局,xx局可是油水多事兒閑的單位,每天朝九晚五錢多多的有,買了那麼一套房,住他們家小區對面,然後結婚,等有了孩子,我靠還是謝丹陽媽媽一手遮天。

這對我唯一的好處就是我有了半套房子,在這個城市裡。

而且我能出了監獄,去了一家很有發展前途的牛叉單位,就算我爬不上去,油水也多多的有。

不過,我還真不想走,我要是聽了謝丹陽媽媽的話,我的未來不也就被她制肘了。

粗粗想來是好事,可看事情啊要看透埃

表面是好事,看透了,就不是好事了。

謝丹陽先拒絕了:「我不想去。」

我抽著煙,先不表態,讓謝丹陽媽媽和謝丹陽說。

誰知謝丹陽媽媽根本不說,開口就罵:「你怎麼腦子那麼不開竅,你腦子真不知道裝了什麼東西!和你爸一樣,蠢!xx局怎麼不好了?再說你現在幾歲了,你還耍小孩子脾氣?」

謝丹陽爸爸急忙勸著說:「孩子她媽,先彆氣,這事兒要從長計議。」

謝丹陽媽媽氣著道:「怎麼從長計議?好不容易人家局長同意了這事,而且他們過完年差兩個人,我們好不容易等來了這個機會,現在你們兩說不去了,不行,不去也要去!你們去了有什麼不好。每天晚上班早下班,回家一家人一起吃飯。」

她嘮嘮叨叨的說了一大堆對我們多好選擇了這個工作有多好的話。

只是我和謝丹陽各自打各自的算盤。

謝丹陽想的沒我複雜,她就不想那麼早結婚,想自由,還想和徐男纏多一段時間,我看她跑到監獄去上班,不喜歡回家住,八成也是因為她老媽管這個管那個的讓她煩死。

而我,想法就複雜了,我在監獄里各種亂七八糟的事,就算沒有這些事纏著我,憑良心說我也該幫完了賀蘭婷才能走。

再自私一點,我這麼說,我在裡邊,女人那麼多,多好。

我對自己的未來也就是有像現在一份工作就好,不要什麼位高權重,不要什麼大富大貴,就這麼平平安安,每天開心玩樂,玩幾個小妞,然後開個便宜的十萬之內的車子能讓我開回老家看看爸媽什麼的,就算在這個城市買不起房子也無所謂,我在老家能蓋一套兩層半的房子讓家人住好一點就好。

這麼簡單的要求對我來說並不難,我的工資可以在我十年之內辦得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