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歷史穿越>非常男管教>第170章 她們家的要求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170章 她們家的要求

小說:非常男管教| 作者:小管教| 類別:歷史穿越

謝丹陽媽媽看她自己說了半天而我和謝丹陽卻無動於衷,有些發火了。

謝丹陽爸爸也在開導我和謝丹陽,說讓我們出來別的單位完全是為了我們的未來著想,要讓我們早作打算,而且還一邊暗示謝丹陽年紀不小了,該考慮婚姻大事了。

謝丹陽媽媽眼看謝丹陽死都不同意,就對我做起了工作,看我還是無動於衷,便說道:「張帆,你不願意調到別的單位,是什麼原因?」

我說:「我,我現在的領導對我挺好,我不想離開現在的工作,去別的地方,我就不知道還能不能那麼好過了。」

謝丹陽媽媽說:「怎就不好過,萬事都是生分幾天就熟悉了,那個局長和丹陽爸爸關係好,他說一聲,你們兩不知道有多好過。難道監獄里就那麼好?你聽聽人家女兒女婿,不是工商,就是財政,不然就是市委,辦公室,組織部,都是抓權抓錢管人管錢,我們家,一開口介紹出去,監獄。人家怎麼說我們兩個?我和你爸好歹是教育局的,怎麼女兒是監獄裡邊的。」

謝丹陽說:「我們又不是進去坐牢。」

謝丹陽媽媽說:「就算不是坐牢聽起來就是不光彩!我問問你張帆,我看你也沒有和謝丹陽近期結婚的打算,而且不願意離開那裡,我懷疑你是不是在裡面,有別的女人了?三心二意?」

我看著謝丹陽媽媽,她怎麼隨隨便便能懷疑我,隨隨便便說懷疑別人。他媽的就算我沒有,我受你這麼懷疑,我也要這麼做。何況看她那副表情,確認了我在外邊有了別的女人一樣。

我不說話,因為我不知道搭什麼話好。

謝丹陽媽媽還振振有詞了:「瞧瞧,我這麼一說,你不否認,那是默認了?」

我沉默了一下,說:「阿姨,你覺得我有別的女人或者三心二意,是因為對我人品的不信任,信任我人品的人,不會覺得我是這種人,不信任我人品的人,當然覺得我三心二意,至於我究竟有沒有,關鍵在於你對我的了解而已。」

我既不否認也不承認,承認鐵定要死,既害死謝丹陽也惹麻煩上身,否認的話,謝丹陽老媽這種人勢必會細究下去,到時候我在外面拈花惹草,被她查出來,她又要和謝丹陽搞得要死要活。

我原本並不想多事。

謝丹陽爸爸見狀,也急忙打圓場:「這小張是好人啊,那時候人家潑水我們,小張見義勇為的上去就和人家打起來。」

謝丹陽媽媽反唇相譏:「什麼見義勇為,為自己家人做點事,也能叫見義勇為嗎?」

我低頭繼續沉默。

謝丹陽說道:「媽媽,我不知道你為什麼總是那麼自傲和du裁,彷彿我們身邊的每個人圍繞著你轉才是對的。」

謝丹陽媽媽開口道:「我已經五十的人了,還要你們來教訓我?」

謝丹陽說:「五十歲?五十知天命?五十就什麼都明白嗎?五十歲就什麼錯都沒有嗎?」

謝丹陽媽媽氣道:「那你說我給你們安排好工作,我怎麼錯了,你們全部站到一起來對付我?」

謝丹陽說:「我只是說說,沒有要對付你。」

謝丹陽媽媽馬上罵道:

「你還跟你爸反我了是嗎!帶著這小子一起在大過年氣死我不成1

謝丹陽媽媽眼看好說歹說我和謝丹陽都不聽她的話,有些氣急敗壞,講話越來越難聽。

謝丹陽站起來,牽著我的手就走了:「爸爸媽媽再見。」

謝丹陽媽媽罵的意猶未盡:「你這個不聽話的頑固丫頭!要去哪!大過年的不陪家人,你要去哪1

謝丹陽不管她,牽著我的手出來外面。

已經華燈初上。

站在風中,其實不冷,今年天氣反常,大冬天的過年的每天氣溫最高達到三十度,最低有十八度。

我問謝丹陽:「去哪裡?」

謝丹陽想了想,說:「去公園碼頭看煙花。」

攔了一輛計程車,去公園碼頭,在那裡可以看到灘頭的煙花。

車子走了一段路,謝丹陽說掉頭回去孔府酒家。

我奇怪道:「怎麼了?」

謝丹陽說:「氣得忘了車子放在孔府酒家沒拿。」

我呵呵一笑。

謝丹陽說:「對不起。」

我說:「說什麼對不起,沒有什麼對不起的。」

謝丹陽說:「我媽媽實在太過分,還好你是來演戲的,不過我還是怕你受不了。」

我說:「哈哈,還好吧,老人嘛,都這個年紀了,想要個小孩,想自己女兒女婿工作生活好點,離家近點,能多陪陪他們,我能理解。」

我其實很想說壞話的,但是那畢竟是謝丹陽媽媽,我要是說了謝丹陽媽媽壞話,改日謝丹陽覺得自己媽媽被我一個外人這麼說,勢必會討厭我,我何必做討人嫌的事情呢。

謝丹陽說:「其實如果你想離開監獄,讓我媽媽爸爸幫幫忙也是好的。」

我說:「我不想離開,現在這麼工作挺好的。」

謝丹陽說:「我聽說你收了那些錢。」

我點頭。

謝丹陽說:「你小心點,這些事能不做還是不做的好,不出事當然好,如果出事,恐怕誰也保不住你了。」

我呵呵笑笑說:「謝謝丹陽姐擔心我。」

到了孔府酒家,我靠剛好她媽媽又剛好出來,一見我們回來取車,過來又是一頓猛批:「謝丹陽!今天大年初一,你不陪家人,你和這小子要去哪裡浪去1

謝丹陽拉著我:「上車1

我對謝丹陽爸爸和謝丹陽媽媽拜拜揮揮手,上車,謝丹陽一踩油門就走了。

接著,謝丹陽的手機馬上響了起來,她掛斷關機了,不用看也知道是她媽媽打來的。

謝丹陽說:「知道我為什麼不喜歡回家了嗎?一個星期回家一次我都很難受,更不要說每天陪著我媽媽。我真不知道我爸爸怎麼忍了她一輩子。」

我點了一支煙說:「周瑜打黃蓋,他們高興就好。」

謝丹陽說:「都是我爸寵出來慣出來的1

我說:「嘿嘿,哪個女人不喜歡自己男人對自己服服帖帖唯命是從。」

謝丹陽說:「我就不喜歡,誰說女人喜歡男人對自己服服帖帖

,那叫懦夫,遇到個事還要家中老婆決定,男人就是男人,就該是頂樑柱。什麼都聽女人的,就一頓飯吃什麼菜還聽女人的,還有沒有一點男人的樣子。你別抽煙了,我聞著不舒服。」

我說:「我就抽!我什麼都聽女人的,就一頓飯吃什麼菜還聽女人的,抽一根煙還聽女人的,我還有沒有一點男人的樣子?」

謝丹陽氣著說:「你趕緊丟了,我聞著真不舒服1

我抽了幾口,說:「唉,你嘴上雖然說要自己男人像男人,但真的有了男人,你還不是想他聽你的,每天幾點下班下班,和誰在一起都要彙報。都一個樣。」

謝丹陽說:「那沒辦法,女人都害怕自己男人在外面搞三搞四的。」

我說:「實話告訴你謝丹陽,我就是搞三搞四,監獄里我有幾個泡友,外頭我有兩三個泡友,你要是和我演戲,那沒什麼,要真和我折騰,你就吃虧了。」

謝丹陽說:「放心,我從來沒想過要真和你有什麼。」

我嘻嘻的捏了一把她的胸:「我也是,好巧埃」

她打了我一拳在我大腿上:「臭流氓。」

我又捏了一下,真的好大:「哈哈。」

她罵道:「等下停車我踩死你。」

我說:「看車看車,不要生氣,心平氣和。」

到了公園碼頭,就在停車看巨幕電影的地方,雖然是大年初一,還是好多車子,這可是車震的好地方。拐進去廣場後邊一個廣場進口,還要收費。

交了錢后往裡面開,到了裡邊的一個車子旁我慢慢開著過去,從透過來的光線看到裡面的一男一女,女的坐在男的身上,車子不停的晃動。

「謝丹陽你看你看,他們在幹嘛?」我指著給謝丹陽看。

「不知道1她假裝看不見。

「你看那個女的騎著男的呀,怎麼不知道就那裡埃」

她拍開我的手指說:「哎呀你壞死了1

停在了江岸邊,前面是電影大屏幕,右邊是江岸,遠處對岸上空就是放著煙花,漂亮的煙花。

寬敞的平靜江中倒影對面的五彩燈光建築物,霓虹燈閃爍,還有漂亮的煙花,這真成了水天一色。

我以為她要在車上和我聊天,她卻叫我下車。

我下了車,跟著她身後,到江岸邊的一個小亭子坐下來。

「怎麼,你很喜歡江邊這些小亭子埃」我問謝丹陽。

她指著前面的美景說:「你沒有發現這些很漂亮嗎。」

我看了一下說:「是很漂亮。但是,你看來這裡的,都不是來看風景的,都是來幹壞事的。」

我的手機響了,是夏拉發來的簡訊:明天我們去亭洋湖坐船吧。

謝丹陽搶過我掏出來的手機,說:「我扔你的手機進水裡。」

我知道她和我鬧,我笑著說:「扔吧,破手機,我不在乎。」

她自己自言自語的說:「是呀反正那麼破。」

然後把手機給回我。

我沒給夏拉回信息,該死的臭娘們一個勁的想要套我的話,去死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