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歷史穿越>非常男管教>第172章 為何要我主動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172章 為何要我主動

小說:非常男管教| 作者:小管教| 類別:歷史穿越

我看她的臉,紅了臉,然後我看了她光潔白嫩的身子,她急忙拿著被子裹住身體,說:「我好像來了那個。」

呵呵,我知道,是例假來了。

「怎麼辦呀?」謝丹陽讓我轉身過去,她穿衣服。

我轉身過去,穿自己的衣服,我說:「怎麼辦,賠錢走人。」

「可是,可是好丟人埃」謝丹陽說。

我轉身過來,她呀的叫了一聲,褲子穿好了衣服沒穿好。

「轉頭過去!不許看。」

我笑嘻嘻的就看著她,然後點上一支煙,看她手忙腳亂的穿衣服,我說:「那麼漂亮的身體,幹嘛不讓我看。」

「你是色狼。」

穿好了衣服后,謝丹陽一臉尷尬的說:「怎麼辦呀這些,好多。我要去衛生間。」

然後她從包里掏出一大包的什麼東西,然後進衛生間,幾分鐘后,跑出來拆下床單拿進去洗。

我說:「哎呀別洗了,直接賠錢走人了埃」

「不行呀,好丟臉。」她說。

洗好了床單,她拿著出來,我說:「用什麼洗的那麼乾淨。」

「沐浴露和牙膏。」

「居然能洗乾淨,真是厲害。你這事也挺好玩,我沒事幹我就跟徐男審她們聊你這事。」

她憋紅了臉:「不許你這樣子!我以後真的不理你了1

我哈哈笑了起來。

等她把床單在窗口掛起來曬好后,我看了看手機,說:「走吧,吃個早餐,散了吧。」

謝丹陽站了起來,拿了東西和我出了房間。

到了停車場后,她開車出來,叫我上車,我說:「你走吧,我自己一個人坐車回去。」

我在想我是要去夏拉和她去遊船好,還是去小鎮上看看監控的好。

「是嗎?不用送嗎?」她問。

我搖搖頭。

「再見謝丹陽。」我踩了油門走了。

我過的是什麼生活?靡亂?

不懂。

雖然我不能什麼開心就要做什麼,可是,算了沒有什麼可是。

大家高興就好。

我坐車去了小鎮上,小鎮上的很多飯店,酒店,住宿,依舊開門。

因為很多工廠都沒停工,雖然很多工人回去過年,但還是有不少工人留在這裡過年。

尤其是小鎮,就成了過年在外打工人士的聚居地。

我續了房,續了半個月。

到了房間,我就先打開了手機。

在監控中,我快進了好幾天的監控錄像,終於搜到了康雪的身影。

還真的是除夕那晚的時候,康雪開著車從大路上過去了,然後幾分鐘后,康雪和我們監區長走回了鏡頭捕捉到的視野中,康雪拉著一個行李箱子走進了小巷子里。

這個女人,還真的是和那個閣樓有關係?

那個閣樓可是打手和紅燈女的聚居之所,她這是和他們勾搭在一起了?

整整一個晚上,她們都不再出來。

一直到了第二天,也就是大年初一的中午,康雪和監區長才從小巷子出來。

出來的時候沒帶著行李箱子。

然後她們開走了車子。

這麼些天也就拍到了這些線索。

我想著,她到底和紅燈閣樓什麼關係?莫不是她們本

身就有股份?而這個行李箱子裡面,裝的什麼東西?

想了好久,我想不通。

我給賀蘭婷打了電話,她要我把這段視頻記錄截下來拿去給她,以後有這種價值的東西都要給她。

我說怎麼記錄截下來。

她說道:「你蠢嗎?不會買個筆記本電腦,然後在電腦上操作,截視頻,再買一些移動u盤,存到u盤拿來給我1

我說:「那豈不是又要花錢?」

賀蘭婷道:「你現在每天分到的錢不夠嗎?」

我現在每天分到的錢的確是挺多的,特別是在過年的這幾天,犯人家屬加倍的給犯人送錢送吃的送煙送酒。

我說:「夠。」

她說:「那你晚上把視頻截到u盤拿來給我,八點,我有空。」

我說:「可我怕今天是沒人賣筆記本電腦。」

她說:「你去看看,沒有再和我說。」

我說:「好。」

掛了電話后,我又看了康雪家中的視頻。

康雪僅僅回家一次,也是在農曆29那天,去拿了一個行李箱,對,就是她拖進去小巷子中的行李箱。

但她從家中拿的行李箱直接輕鬆提著,明顯是空的。

後來她裝了什麼東西,才提進了小巷子里。

這行李箱里,到底是什麼啊?

如賀蘭婷所說,我本該大年除夕那晚跟蹤康雪進去,也許能探個究竟,但這很危險,裡面四處是攝像頭,也有人跟在我們監獄一樣的四處巡邏,保不準被發現,我就完蛋了。

看了一下康雪家中的後面兩天的視頻記錄。

看到除夕吃年夜飯那晚我和夏拉的那一幕,她偷偷放葯,我偷偷換酒杯,結果她喝了喝暈了。

我又看了昨天,看到她在房間客廳衛生間進出。

她在房間打了個電話給了一個什麼楊哥,說謝謝你的這車子,挺好開的,那邊估計說給夏拉封一個八萬的過年紅包,夏拉就答應什麼楊哥這幾天哪天大家一起吃個飯。

打電話的時候,笑得特虛偽,或許這些女人天生懂得表演,在她們這些漂亮年輕的女人眼中看來,只要自己漂亮,世上就不缺送上門的有錢凱子,隨隨便便就出手送她們一部車子或者一個幾萬的紅包,甚至一套房子。

之後也就沒看到有什麼有價值線索的東西了。

我帶上一個口罩,跑出去街上去找筆記本電腦買。

逛了一大圈,有個毛電腦店開門的。

手機來了電話,一看,是夏拉的。

我接了:「夏拉,什麼事?」

夏拉說道:「今天我們說好去亭洋湖遊玩埃」

我正找著電腦,這大過年的天氣熱得跟什麼鬼一樣,搞得我汗如雨下心情剛好不爽:「我什麼時候和你說好的,是你自己說好的,不是我說好的,今天熱,不想去。」

夏拉有些撒嬌似的說:「你看別人談戀愛,都是男的找女的,約會。你都從來不主動找過人家。」

我說:「你可以不找。」

她估計是在忍了忍,然後說:「去嘛,人家今天特別想去划船,好不容易過年休息幾天。」

我說:「你找別的男人陪你也行,沒必要一定找我,老子正在忙得很。」

她問:「你忙什麼。」

我說:「反正就是忙,我幹什麼要向你彙報嗎?還有,什麼別人談戀愛的,誰和你談

戀愛了啊?」

夏拉委屈一樣的說:「你是不是和別的女人在一起。」

我說:「我和哪個女人在一起都不關你事。」

擦了擦汗,覺得自己挺過分的,如果不演戲下去,和她鬧掰了對我也可能受一點影響,那樣一來我或許就獲得她和她表姐的犯罪信息少了很多。

於是我改了一點態度:「我現在在買電腦,筆記本電腦,天氣太熱,氣死我了,沒有一個店開門的,心情不好,口氣很重,不要見怪埃」

夏拉問我:「今天買筆記本電腦,急著用嗎?」

我說:「當時答應了一個朋友,因為我爸爸生病治療和他借錢了,他說過年還,不還要不就送一台筆記本電腦給他。五六千塊的就行了,我可是借了他十萬。畢竟當時在大學的時候我借了他筆記本電腦用,說了如果以後我有錢我送他一台之類玩笑的話。現在雖然還沒錢還,但筆記本電腦還是要送的好,不然沒信用了,以後怎麼做人。然而過年前就把這事給忘了,一直到昨天他給我發新年祝福信息,我才知道的。」

我是越扯謊越亂埃

夏拉忙說:「沒關係啊,我這裡有一台,沒用過,還是新的。你拿去送他呀。」

我忙問:「你有一台新的?」

她說:「三個月前去上h參加一個網友展會,主辦方給我們這些展模送了一人一台蘋果筆記本,我已經有了一台,想著拿去賣,二手的不能賣什麼好價錢,就帶回來了,然後我就想著拿來給我表姐用,她也不需要,後來就一直放到現在。我還打算過年送人呢。」

我說:「呵呵,我這怎麼好意思要埃」

夏拉說:「沒關係的沒關係的。過年就算送你的一件小禮物啦,但你今天陪我去亭洋湖好不好?」

我奇怪的問:「為什麼你非得要去這什麼亭洋湖,有什麼好玩的嗎?」

夏拉說:「你去了就知道啊,很寬闊漂亮的湖,我很喜歡,去幫我拍幾張照片吧,我需要在博客上更新。」

我問:「什麼博客上更新,更新有什麼前途嗎?」

夏拉說:「當然有了,會有很多粉絲關注,當中也有不少的公司看中的,為了我們自己將來的公司做宣傳。而且人家也想和你去玩玩了嘛。」

我說:「好吧那去吧。」

夏拉說:「那我去接你,你在哪?」

我正要說我在監獄不遠的這個小鎮,話到嘴邊才改口了:「我在一個朋友這裡,你在哪,我打的過去吧。」

她說:「東城城中路千達麥當勞門口吧。」

我說:「好,等下見。」

掛了電話后,我得意洋洋的攔了一部車子,是黑車的,今天都沒有幾個計程車出來幹活,黑車開口就是一百八,平時也就四五十塊錢,他喊道一百八。

我說:「那麼貴,宰客啊1

他說:「一百五最少,今天沒有車子給你做,你可以去攔別的車子,你看他要不要你兩百。」

我東張西望了一下,他說的也是,這時候哪會有多少個車子給我坐的。

只好上了車。

不過還好,省了我一筆買筆記本電腦的錢,還是蘋果的。

還是先不要和夏拉鬧翻的好,可是這個女人確實也賤,他媽的老子對她彎腰下氣她就踩著我頭上,我要是踩著她頭上了她才乖一點。

我就這麼著,一邊踩著她,但不能太狠太過火,一邊給她點甜頭,但也不能太謙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