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歷史穿越>非常男管教>第173章 吃醋?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173章 吃醋?

小說:非常男管教| 作者:小管教| 類別:歷史穿越

在東城城中路千達廣場麥當勞門口,我見到了夏拉,她坐在千達廣場的木凳上,手拿著一杯咖啡。

穿了一條彩色的裙子,好漂亮的裙子,戴了一雙墨鏡。

看起來是精心打扮了一番。

我走過去和她打了招呼,她手拿著一杯咖啡給我:「星巴克的咖啡,給你買的,喝嗎?」

我說:「何止喝,我很餓,想吃東西。」

夏拉說:「你想吃什麼?」

我喝了一口咖啡,說:「這大過年的,什麼店都不開門,能吃什麼,麥當勞星巴克的都行。」

夏拉說:「我請你吧,去麥當勞嗎?」

我說:「星巴克。那裡不是有麵包有蛋糕嗎?」

反正我就是不要她決定去哪兒,除非她求我,例如去亭洋湖,去看什麼花田。

男人最好裝的神秘點,那樣才對女人更有吸引力,更讓女人為之投資。

我本就想著在她面前還是不要老是和她吵起來的好,畢竟我們還要相互利用,可沒想到女人心眼那麼小,在進了星巴克吃了點東西的時候,夏拉又開始和我吵了。

我點了一點點心,自顧自埋頭吃起來,她看看對牆的那對情侶,男孩子在喂女孩子吃一塊蛋糕,她便說道:「你和女孩子約會平時去哪裡?也會這麼對你前女友嗎?」

我說:「去哪裡?那時候我很窮,只能在學校裡面轉悠,會,我會這麼對她。」

她聽了有些不高興,估計是覺得我就說話非要那麼難聽才行,她說:「你和別的女孩在一起就對她好,和我在一起就這麼對我,是吧?」

我看著她發火的表情,說:「你幹什麼?不爽了是吧?我告訴你,我以前是這麼對我女朋友好,是前女友,因為她曾經對我好過,要我對你好也行,可你現在對我好了嗎?」

夏拉反問:「我怎麼不好了?」

我說:「他媽的你動不動就和老子吵架,這怎麼好了?請我吃個什麼星巴克就好了?買個咖啡給我,我就要喂你吃飯?我喂你吃shi好不好。」

她氣了很大聲問道:「你昨天是不是去和在花田照片的那個女的約會去了1

好多人都看著過來。

我狠狠盯著夏拉說:「我和誰約會關你屁事,你他媽的是我的誰?」

夏拉下不了台了,拍了一下桌子,我抓起杯子,杯子空了,喝完了咖啡的杯子朝她臉上丟過去,砸在了桌子上。

她轉頭過去,低著頭,快要氣死了吧。

我站起來出了星巴克,有些女人就是欠揍,她們就是喜歡莫名其妙的和你吵架,鬧得雞飛狗跳,而吵架的原因總是如此荒誕,比如昨天不見了,她就懷疑你去幹什麼了,就算不是去出軌約會,只是睡了一天不陪她,她也認為你幹了見不得人的事。比如你看多了一個女孩兩眼,或許只是因為她似曾相識你小學時一個丑同學,她也覺得你要準備出軌了連這種醜女人都看得上。

我出了星巴克后,心想鬧翻就鬧翻吧,本想著和她好好配合,這姑奶奶的脾氣如此恭維不起,老子還不伺候了。

在攔著計程車的時候,夏拉從星巴克出來,走到我的旁邊拉住我攔車的手說:「對不起。」

我說:「別說什麼對不起,道不同不相為謀。咱兩性格連做朋友都不適合,滾吧你1

她有些紅了眼,想哭,委屈的看著我,我自己還真的有了點心疼,我看著她,也不說話。

她說:「對不起嘛,我只是想知道你昨天去了哪裡。」

我說:「我為什麼要告訴你?」

她說:「那我不問就是了。我們去亭洋湖

了好不好?」

我說:「行是行,可我告訴你在先,我可不想和你繼續吵下去,再吵我馬上就走。還有,要是你還敢用這種態度對我,我真的會揍你。」

她嘟囔著說:「哦。」

她把車開了過來,我上了車,她卻又問道:「你對每個女人都那麼凶嗎?」

我看著她,盯著她,她急忙扭頭好好開車:「我不問了行吧。」

我抽了一支煙,說:「那要看那個女人怎麼對我。」

她馬上又問:「要怎麼對你?」

我吼道:「你說呢1

她委屈的轉頭過去。

她開車,我睡覺。

一個小時后,到了亭洋湖。

這個湖挺漂亮的,一眼看去,湖裡遠處有山,青山綠水,泛舟湖上,美不勝收。

租了一條小船,一個小時一百二,兩人踩踏的那種。

踩了出去,她要給她拍照。

非要我給她拍照。

拍著拍著,她說,她想穿內衣拍。

我問:「你是不是要把你穿內衣的照片放博客上?」

她問我:「你不願意呀?」

我說:「我就隨口問問,你愛放就放,關我屁事。」

她嘟了嘟嘴。

把船踩到湖外的遠處,夏拉脫了衣服,穿著內衣,讓我給她拍照。

擺出各種姿勢,拍著拍著,我自己有了一些反應。

我說:「你背對我,彎腰下去,站直,拍你筆直雙腿和臀部。」

她就做了這個動作,我二話不說,上去扒下她褲子沒有前奏就搞了起來。

搞的她啊啊喊痛。

很是刺激。

很快結束。

夏拉潮紅了雙頰,嗔怪道:「你也不跟我說一下。」

我說:「說個屁,你不給我碰也行唄,我大不了我回去了找別的女人就是。」

她臉色不好看了:「你是不是真的有很多女人?」

我說:「我告訴過你了,是很多。」

她怨憤的瞪了我一眼,穿好了衣服,繼續划船。

不過她沒能堅持多久,在划船回來後上岸,她就拉著我的手說道:「我們是不是非要出來一次吵架一次不可?」

我說:「哪只有一次,是七八次好吧。而且,是你吵,是你想吵不是我想吵,還有,以後最好不見面了就是,這樣也不用吵架了。」

她說:「以前都沒人這樣對過我1

我說:「是你以前的男人寵壞了你,我絕對不會這麼干。」

她說:「好。」

我走去一個賣飲料的地方,拿了一瓶水喝。

夏拉也過來了:「我們今晚去哪裡吃飯那?」

我說:「今晚我有事,沒得空和你吃飯。你自己吃吧。」

她又不高興了:「你怎麼這樣子埃」

我說:「做人何必強人所難?回去吧,我想走了,我還有事。」

她哦了一聲。

開著車到了市裡后,下午六點多,其實可以和她吃個飯的,畢竟沒到和賀蘭婷約好的時間見面,可我實在不喜歡夏拉這種脾氣,動不動就吵架。

她從後座拿出一個蘋果筆記本電腦給我說:「就這個。」

我說:「不錯,還是新的。謝謝了。」

她說:「那麼冷淡埃」

我說:「好,看在你那麼聽話的份上,好好獎勵你。」

我把她抱過來,吻了一下,然後在她額頭上親了一下:「

乖夏拉。」

她也笑了一下,然後問:「那你和不和我一起吃飯。」

我說:「真沒空。」

她問:「你是不是和別的女孩約會。」

我盯著她:「我說了幾次了別問這種問題,你怎麼和別的女人一樣俗。俗不可耐。走了再見。」

我下了車。

然後走到街角十字路口,攔了一部計程車前往小鎮,當車子在一個路口轉彎的時候,不經意間我看到後面跟了一輛白色的熟悉的車子,一扭頭,是夏拉的車!

他媽的。

我讓司機把車子開進了一家修車廠,然後我從修車廠下了車,從修車廠側門出去,攔了一部計程車前往小鎮,總算把夏拉甩了。

不知道她想跟蹤我是什麼意圖,是想知道我和哪個女人約會,還是要知道我到底去幹嘛了。

總之我幹什麼都不能給她知道。

到了小鎮,去了移動買了一個u盤,然後青年旅社,我用筆記本電腦整理康雪那些監控資料,然後弄到了u盤中。

到了八點,我坐車前往和賀蘭婷約好的見面地點。

還沒到,她電話就狂打過來催促我:「幾點了!你在哪1

我說:「在路上,有點堵。」

她罵道:「堵你不會早點出門1

我說:「你自己不是說**點左右,那我九點到不行了?」

她說:「你的意思說我來等你是我活該了1

我說:「我沒這個意思。」

她掛了電話。

趕到了和她約好見面的地點。

是在一家星級酒店的門口,不遠處便是體育中心。

這裡很繁華,是個周末節假日逛街的好去處。

我給賀蘭婷打了電話。

她戴著墨鏡,從酒店裡走了出來,我心想,她這是不是和誰在開房呢?

她走出來后說:「給我u盤。」

真是直截了當。

我說:「哦。都在這裡,下次有線索我再存進u盤給你。」

我給了她u盤。

她拿了轉身就走。

真是如風如火。

我說道:「哎,這大過年的,表姐也不和我說一聲新年快樂嗎?」

她轉頭看看我:「我幹嘛要對你說新年快樂?你為什麼不和我說。」

我說:「好,表姐新年好,紅包拿來。」

我本就隨口一說,哪知她從包里抽出一小沓錢,伸著長長的手臂遞到我面前。

我嘿嘿的笑笑說:「表姐,我就是開玩笑的,我哪好意思拿你的紅包。」

她倒數:「三,二,一。不要算了。」

她馬上又往回走。

我急忙跟上去,靠,不要白不要,我為何不要,我拉住她手臂:「表姐,我要我要啊,這是你送我的祝福,我當然得手下,不然辜負了你的祝福多不好埃」

我從她手中搶過了那幾千塊錢。

我問道:「表姐,這大過年的,咱要不要一起吃個飯埃」

她說:「我沒空。」

我問:「沒空?你和誰在開房?度蜜月?大過年的。是不是那個表姐夫?」

她說:「關你什麼事?」

這表情語氣,像極了我剛才對夏拉說關你屁事那話的那一幕,報應來得真快。

我沒好氣說道:「是不關我事。」

我轉頭也就走了。

老子不管你和誰開房,的確關我屁事,但總覺得心裡一股酸酸的感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