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歷史穿越>非常男管教>第174章 也食人間煙火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174章 也食人間煙火

小說:非常男管教| 作者:小管教| 類別:歷史穿越

走向公交站。

我想著今晚我要去哪裡過好,要不要找謝丹陽睡一睡?

或者是找夏拉睡一睡,算了,夏拉固然身材好,腿長,可玩弄價值高,但不如謝丹陽,謝丹陽讓我摟著就感覺特別的舒服。

只是謝丹陽這女孩脾氣雖然比夏拉好,但這個人也特別的性格怪,我約她她不一定出來,而且每次和她開房或者什麼的,都是一種水到渠成順其自然而成的,強扭的總不如意。

手機卻是響了,一看,一個陌生的號碼。

是誰?

我接了,但我不說話。

對方開口了:「新年好張帆。」

我聽出來了,是李洋洋父親的聲音。

奇怪,他為何給我打電話,我說道:「新年好叔叔。」

他笑笑說:「你聽出來我的聲音吧。」

我說:「當然聽得出來李叔叔。」

他說:「你現在有沒有空,我們聊聊。」

我說:「我?應該有吧。不過現在那麼晚了,已經九點多,你現在還有時間嗎?」

他說:「我在你左邊車子里。」

我一轉頭,是的,李洋洋父親的車子就停在公交站出口的路邊停車處。

他招呼我上車。

車上只有他一個人。

我開了車門上了車,奇怪的問:「叔叔,這麼晚,你怎麼在這。」

他說:「出來辦點事,車子停在這,上車剛好看到你。」

我說:「呵呵真巧啊叔叔。」

他開車上了路上:「有空吧,我們隨便聊聊。你去哪,叔叔送你。」

我說:「嗯?送就不必了,叔叔要是有什麼吩咐,在這直管吩咐就是,只要能做到,我盡自己能力。」

他笑了笑,給我遞了一支煙,我急忙婉拒:「叔叔不要太客氣,我自己來就好。」

我自己拿了一支煙點了。

他乾脆把車停在了路邊,說,「既然如此,就在車上聊聊。」

我隨口問:「李洋洋呢?」

李洋洋爸爸說:「她和她媽媽去外婆老家走親戚。」

我說:「叔叔怎麼不去。」

李洋洋爸爸說:「我還要值班。我其實一直都想找你,有件事想和你談談。」

我說:「叔叔你說吧。」

我打過李洋洋媽媽,如果不是被李洋洋爸爸和李洋洋攔著,我幾乎是還要暴打她一頓,李洋洋爸爸找我又有什麼好談的呢。

李洋洋爸爸說道:「你是個好男孩,假如李洋洋跟了你,我堅信你不會讓李洋洋受到別人欺負。可你畢竟年輕,心性還不定。把李洋洋交給你,別人是傷害不到洋洋,但是你拈花惹草一定會傷害她。事已至此,沒有回頭。可我們這邊也有錯,這麼拆開了你們,叔叔一直良心難安。」

我呵呵一笑說:「叔叔,言重了。」

他這麼一說,反而讓我心裡不好意思了。

他說:「當時為了彌補我們對你們造成的錯,我雖然補償過你一點錢,但這點錢,隨手一花也就沒了,我想再為你做一件事,也算是讓我自己良心過意的去吧。年後市裡一些單位部門需要人,公安的,檢查的,財政的,工商的,

我能幫幫你,如果你不想在監獄里做下去,想要改變環境或者命運,跳出來最好。」

我笑笑,婉拒了他的好意:「叔叔你好意我心領了,雖然在監獄,有時是很無聊而且清苦,但總的來說我在裡面還是挺好,暫時沒有任何跳走的打算。」

他說道:「那好吧,我只是個人建議,你出來外面會有更大的發展前景,你若是有一天想到這些單位,你跟叔叔說一說,叔叔安排一下。」

我說:「謝謝叔叔。」

他說:「那我送你回去吧,是不是回去監獄。」

我急忙說:「叔叔我哪敢勞煩你,我自己坐車就好了。」

說著我便謝過了他然後下車,看著他車走。

李洋洋父親也算是個善良的人。

攔了一部計程車,回去了監獄。

次日跑去上了班,也沒啥事,心想這大過年的,監獄里難道除了加強戒備,就不幹點什麼活動嗎?

下午,有消息來了,說這兩天要確定有一台晚會演出,但參加的人只能是平時表現好的,每個監區的名額只有兩百人,而且除了我們監獄的藝術團外,還要請外面的藝術團歌唱家表演家之類的進來參加表演。

又是限制名額,一旦限制名額,監區管理人員又可以斂財了,誰交錢,誰就能出來參加。

據說是監獄長和副監獄長賀蘭婷一起商討定下的結果。

總之,這次斂財,我是沒份了,上頭交給了每個監區的監區長負責選定名額。

算了,總不能什麼都是有我的份,省得那麼多人矛頭都對準我,吃不了兜著走。

徐男來找了我,說新年了,請我吃一個飯,我說這飯還是我請的好,畢竟她照顧了我那麼久,我請吃飯也是應該的。

拗不過我的徐男,最後決定我請客,我,徐男,沈月三人下午一起吃飯。

吃飯的時候,點了幾瓶啤酒,三人例行公事般說了一些祝福的廢話,然後開吃。

沈月問我道:「丁靈的情況怎麼樣?」

我說:「能怎麼樣,徐男也知道啊,整個臉都綁著,雖然不破相,過段時間就好,但腳踝骨折,沒有三個月回不來。」

沈月說:「唉,沒想到傷得那麼重,這下不能參加電視劇演出了。」

我說:「是啊,是不能參加了。」

徐男說:「那我們再找一個吧,之前她交的錢,還給她。」

我說:「還當然要還,但我,我想讓你們幫幫忙,把她的分數加上去。」

這能參與電視劇演出的,都是能加分的,這分可是好東西,對犯人來說。

這麼說吧,參與電視劇演出的能加的這些分,足以讓重刑犯減刑幾年,如b監區的丁靈,至少也能減刑半年。

徐男皺起了眉頭:「這很難,張帆,你要知道誰是背後指使,你這樣做,也只能害了丁靈。雖然能加分了,但是人家可不同意,領導不同意,日後還要針對她,何必呢?」

我想了想,是的,如果我讓徐男和沈月照樣給不能參加電視劇演出的丁靈加分,勢必會引起馬玲的高度重視,然後她會覺得我還是不聽話,照樣針對丁靈,那麼最終害慘的人依舊是丁靈。

我說:「那好吧,那你們自己看看再找一

個名額好了。」

很快,監獄就確定了晚會演出時間,就在大年初五,也就是明天。

屆時,市裡的一些諸如司法政法等部門的領導都要下來觀看演出。

這麼一下子,監獄馬上熱鬧了起來。

當天就開始在禮堂布置晚會會場,布置晚會會場是請的外面的人進來布置,而主持人出演的藝術團也全是外面請的,甚至還請到了一個小有名氣的歌手。而我們監獄,只有兩台節目,一個是參演電視台劇組的那四十人的合唱團大合唱,另外一個節目就是李珊娜帶領的民族歌舞表演。

選拔名額也進展神速,分數達到及格就可以報名,一個名額八千塊,這算是便宜的了,好多人有錢都不能參加。

而且報名人數火爆。

我算了一下,每個名額八千,一個監區兩百個名額,那就是一百六十萬,又有的錢分了。

當然,我也能分到錢,估計能分到萬兒八千左右的,大頭都被監區長指導員等人拿了,更大的一部分,當然都是給了監獄長。

這晚會的『門票』,簡直是堪比去看世界級明星演出埃

而且還不怕沒觀眾。

對於寂寞的獄中女犯們來說,這一年一度的春節假如只能在牢房裡熬過,實在太難受了。

監獄領導生怕時間來不及,下令抽選一些監獄的幹事去幫忙搭台,因為我是男的,有力氣,自然被派去幫忙了。

而我到了禮堂看見,晚會會場布置已經布置了一半,幕布氣球燈光音響什麼的都拉起來了。

我還看到我們監獄的防暴中隊在進行武術表演排練。

帶頭的還是朱麗花。

原來,領導覺得我們監獄的兩個節目太少,多加了一個節目,就是武術演出,讓防暴中隊的女武警們來參加演出。

來搭台的多數是一些男的,監獄的幹事們也真的是缺男人,好多人都和這些男的靠近聊著玩著。

這其中,竟然還有馬爽的身影,而且聊的還是一個上了年紀的老電工,我還以為心狠手辣的馬玲馬爽兩姐妹不近男色,原來也是食人間煙火的埃

我在爬上一個架子上幫忙遞管子的時候,下面來了一個人,看看我,然後說道:「小心摔死你1

我低頭一看,是朱麗花。

我說道:「你這什麼心態,老子什麼時候又得罪你了啊?」

她說:「像你這種貽害社會,摧殘花草的敗類,得罪的人還少嗎?」

女人嘴巴真是夠厲害,好吧,她不明真相,以為我和康雪馬玲等人聯合起來干喪盡天良的壞事,從而錯怪著我,我不和她計較。

我說:「朱麗花,朱麗花警官,你若是來祝福我新年快樂,我會回祝你。若是來挖苦嘲弄謾罵我,請你離開,我在忙著。」

朱麗花說道:「我罵你我還覺得髒了自己的嘴。你身上那沾滿了多少人血汗錢的腥臭,讓人看著作嘔。」

我說:「唉,花姐,別罵了行吧,你能幫我把那根管子拿上來一下嗎?」

她說:「你還是好自為之吧,該說的說了,該罵的罵了,保重。」

看來朱麗花還是希望我走正道,對我是真心好的,可她並不明白我的用心良苦,花姐,其實我是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