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歷史穿越>非常男管教>第176章 這一幕的直播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176章 這一幕的直播

小說:非常男管教| 作者:小管教| 類別:歷史穿越

演出很順利的進行了兩個小時,到了末尾。

我們四人攝像機拍照的實時畫面也在監獄里的各個辦公室和各個監室中播放。

實際上也不是苦累,反正就搭好了直接看著就行了。

我在高架上看著幕布搭好隔開的各個換衣間裡邊女演員們換衣服的壯觀場面,幕布搭好的換衣間,並沒有遮住頂部,所以我在高架上一覽無遺。

演出到了末尾,換衣演員也少了起來,這時,其中的一個換衣間里有一個熟悉的身影脫下全身衣服,竟然是掛空擋。

她沒有穿內衣,只穿內褲。

我看的清清楚楚,身材纖瘦,上圍雖然不是特別的大,但是挺拔圓潤。

當她梳攏頭髮的時候,抬起頭來竟然和我的目光撞在了一起:李珊娜!

竟然是民歌天後李珊娜,就這麼被我給看了。

她驚慌的急忙捂抱住胸口,然後坐下去躲在幕布下方我看不到的地方,趕緊的穿好了演出服,然後出了換衣間。

我靠,本來從頭到尾進行了幾個鐘頭,上百人都換衣我都看了,也沒有什麼,偏偏不穿內衣的李珊娜被我最後看的而且還被她給發現了,太極品了。

不怕不怕,萬一我被她爆出去,我也不是故意的,是監獄安排我爬到這裡來攝影的,你以為我想嗎。

靠。

想不到她身材那麼纖瘦那對還那麼挺拔,真想握住蹂躪一番。

看的我自己都有反應。

這是倒數第二個節目了,李珊娜領唱並且領舞,我們監獄的藝術團的歌舞節目。

她的演出十分精彩,比電視上的更是美輪美奐,燈光雖然不能和電視上各大節目晚會的比較,但現在我們可是親臨其境。

李珊娜的身體柔韌性極好,劈叉,一字馬,等等柔韌動作姿勢,她全都可以做出來。

眼前李美女,美若似天仙。台上輕歌唱,眾人醉舞酣。禮堂飛樂曲,月光沐姿顏。嫵媚輕盈躍,嬌柔惹愛憐。

這才是美女埃

最後的一幕,是李珊娜做了一個劈叉的動作一字馬坐在了地上,昂首仰望上空,和我對視。

我看她的眼神,波瀾不驚,似乎沒有怨憤,沒有生氣,沒有任何情緒。

她這是不對我生氣了嗎?

全場爆發出了最熱烈的掌聲,實在是太精彩了。

最後一個節目,是今天晚上所有上台參加演出的人員共同演唱歌曲難忘今宵。

我這才看著台下的人,公安局長坐在最中間的位置,旁邊政法委啊司法的,就連那很厲害的司法雷處長,也都靠邊坐。

想來今晚來的大人物特別多。

我突然看見後台換衣間裡邊的隔壁一個控制會場各處電源開關的房間里,進去了兩個人。

一個穿著我們幹警的制服,一個則是穿著外面進來布置會場的工作人員的工作服。

穿著我們乾淨制服的是一個女的,工作服的則是一個男的。

兩人進了小房間后,就馬上抱在了一起擁吻狂烈的撫摸。

我看清楚一點,竟然是馬爽,和那個上了年紀的電工。

馬爽在昨天這些進來的布置會場的人員混在一起,和這個上了年紀的電工勾搭上了,然後兩人找准機會,在所有人員都出去看演出和演出人員都上台後,利用這短短的不到十分鐘的時間要搞在一起發泄shou欲了。

之間馬爽饑渴的扒光電工的全身衣服,然後脫guang自己全身衣服,坐下去了。

大家自行想象這個場景有多陰亂不堪。

可他們沒想到的是,這個房間雖然隱秘,但是上空並沒有遮頂,想不到上空有個人正好拿著一個攝像機看著他們行苟且

之事。

這千載難逢的機會,我要搞死馬爽!搞得她身敗名裂聲名狼藉離開監獄,我也除去了我一個棘手的對手。

我把攝像機這麼一對準這對狗男女,鏡頭馬上直播出現在監獄的各個看直播的各個辦公室和監室中,到時馬爽必定要被處分,弄出監獄。

我正想拿著攝像機一轉過來,可我馬上又想,這樣子豈不是也害死了自己?

我要是讓人知道我存心拍他們,那麼別人也看不起我,從道義上來說也不支持我,誰管你那麼多,特別如果我說我為了報仇,他們更沒人支持我,而且,如果我說看不下去才拍的,那也說不過去。更有一點就是,如果我這麼一拍,馬爽是完蛋了,但是馬玲和康雪,一定會整死我。

我要想出一個法子,讓自己無意中拍到這個場景。

腦子轉了起來,快點啊,不然他們等下結束就沒得拍了。

看到高架下那堆泡沫板,我急中生智。

我等下飛速把攝像機轉過來對著馬爽苟且,然後從高架上假裝掉下去撲到泡沫板上,所有觀眾看到的是我掉下去了而不是跳下去了,我然後對外宣稱說不小心從上面掉下來了,為什麼拍到馬爽那麼巧,反正我什麼也不知道!

馬上將攝像機鏡頭飛速轉過來對準正在那個小房間苟且的馬爽和電工,然後我用前胸撲下去先落下,大叫一聲:「救命1

全場的人都看見台上右邊后側高架的我從高架上掉了下來。

他們沒看到的是其實地上有一層泡沫板,我掉在了泡沫板上。

台下的好多人站了起來驚呼:「有人從上邊掉下來了1

台上的演出人員也不唱歌了,不知所措的看著後邊究竟發生了什麼情況。

立馬有幾個負責安全防衛的女gan警跑過來查看情況。

我馬上在她們沒來到之前把泡沫板推開,然後躺倒在堅硬的地上,假裝昏迷了過去。

這時鏡頭切換到我所拍的這個攝像機的畫面,馬爽和電工全身chi裸搞在一起的畫面,上了電視,所有的正在轉播的監獄中的電視前的監獄工作人員,女犯等觀眾,全都看到了。

台上還有一個巨大屏幕,專門直播的,也出現了這對男女苟且。

台上台下甚至是圍在我旁邊的女gan警等等所有的人都看向了台上的屏幕。

音樂驟停了,估計是工作人員要切斷電源,但只切斷了音源。

卻沒切斷視頻源。

台下女犯們騷亂起來:「這是怎麼回事1

「這是馬爽1

「對,是馬警官1

「活春宮現場直播啊1

監獄長帶著人跑上了台上:「怎麼回事!趕緊切掉電源,把那電視屏幕關了1

有人道:「報告監獄長,這是b監區的獄警馬爽。」

監獄長怒道:「這是在哪裡1

可憐馬爽和那電工,還在那小房間里哼哼哈兮,完全不知道自己這一醜劇讓全監獄的人都看了。

由於這些臨時房間都是幕布隔起來的,聲音是隔不了的,在外面的我們甚至聽到了馬爽的叫聲。

這兩人,原本打好的小算盤,在最後一個節目去搞一下,結果沒想到被我這麼一整,他們搞得大家都看到現場直播了。

這音樂已經都停了,兩人快要到了的情況,完全都不理髮生了什麼事,照樣搞著。

監獄長在獄警們的帶領下,到了那個房間,撞開了房間門后,進去就給了驚慌愕然呆住的馬爽一巴掌。

與此同時,視頻電源終於被切掉,屏幕上的那一幕,終於才關了。

馬爽,我看你這次是怎麼死!

聽到那邊監獄長大罵馬爽的聲

音,而台下一片亂,在眾多安保人員的棍棒下,才維持了平靜。

下來看晚會演出的領導們紛紛撤離。

三個女gan警圍著我問怎麼樣了,清醒清醒。

我假裝昏迷過去。

女gan警對講機呼叫醫務室衛生人員,然後叫人拿擔架。

這時候,有一人握住我的手:「張帆!張帆!醒醒!你怎麼了1

是朱麗花,一個女gan警說:「他從上面掉下來,暈過去了。」

另一人也圍了過來:「張帆!別死啊!你還欠著我錢沒還完1

這是徐男。

他媽的老子不是已經還完了嗎?不行,我回去宿舍后先看看筆記本我到底還欠她多少錢,我不是老早在元旦前就還清她的錢了嗎?

這二人,緊張的喊叫著我名字,讓我清醒。

我感動啊,要是我死的時候,還是會有人在乎的。

這朱麗花平日和我見面無時無刻不是鬧得雞飛狗跳,但到了我快『死』的時候,她卻是那麼的緊張我,這不得不讓我感動。

擔架來了,眾人七手八腳把我抬上了擔架,然後抬著小跑前往醫務室。

朱麗花和徐男不停叫我名字,生怕我真的就這麼死了過去。

到了醫務室,眾人將我抬上了醫務室的病床。

女醫生把所有非醫務人員趕出醫務室。

然後對我進行檢查,小護士把我的上衣脫下,躺在小護士的懷中,挺舒服溫暖的。

我還是假裝在昏迷中。

當女醫生檢查了一番后說:「無外傷,可能腦部受到嚴重震蕩,趕緊聯絡救護車,送醫院1

我這時悠悠然『醒』了過來:「好疼埃這是什麼地方?」

女醫生趕緊問:「你叫什麼名字?」

我假裝什麼也不懂的說:「張帆,怎麼了,我怎麼在這裡,你是醫生嗎?」

女醫生又問:「你是哪個監區的?你剛才為什麼掉下來?」

我說:「b監區,剛才在高架上拍攝,不小心掉了下來。」

女醫生看我對答清楚,又檢查了一番后,確認我沒事。

然後問我哪裡疼,我說沒有了,頭也不疼。

女醫生開門,讓外面的人進來。

朱麗花徐男等人湧進了醫務室:「張帆,你沒事了吧1

我說:「唉,沒事,還好不是頭先落地,不然就死了1

徐男說:「哎呀你嚇死老子了,還以為你死了!你知道你還有錢沒還完!我可擔心你真死了。」

我說:「我靠我明明記得我還清了的1

徐男說:「還清什麼?回去我算給你聽。」

朱麗花看看我,然後道:「是死不了。」

說完這句莫名其妙的話,她就離去了。

嘿嘿,朱麗花,想來你也捨不得老子死。

我下了病床,然後隨著徐男走出了醫務室,然後假裝問:「我剛才不小心從高架上一轉身,絆倒了就掉了下來,是你們送我來醫務室嗎?」

徐男說:「是埃」

答完后,她欲言又止,最後才說:「然後你掉下來后發生了一些事。」

我問:「什麼事?」

其實我知道是關於拍到馬爽苟且現場直播的事情。

徐男說:「唉算了,會有人找你談的。」

遠遠的我看到一個身影,在醫務室的牆角處偷偷看著我,當我轉頭過去,她看看我,然後走了。

是賀蘭婷。

他媽的她也以為我死了,是擔心我真的死掉了對我有感情呢?還是擔心我替她做事大業未成,出師未捷身先死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