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歷史穿越>非常男管教>第182章 遇到她的前男友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182章 遇到她的前男友

小說:非常男管教| 作者:小管教| 類別:歷史穿越

我遇到的摟著一個風塵女從房間出來的男人,是那個給賀蘭婷跪下的前男友。

真是湊巧啊,兩人竟然在這種場合撞上。

他看了我一眼,急忙低頭假裝不認識我加快步伐走人。

他是害怕,他這是明顯的害怕。

我不怕啊,我可以和賀蘭婷說我是來搞偵查的,就算讓賀蘭婷知道我在這裡上過女人,我也不怕,我又不想從賀蘭婷那裡得到她,我知道我是癩蛤蟆想吃天鵝肉。

我大喊道:「大哥!是你啊,怎麼那麼巧1

我攔住他伸手過去要和他握手,他抬起頭看我,一臉的憤恨:「小子,別自討沒趣。」

我說:「你這花花公子,難怪我表姐看不上你。」

他哼了一聲說:「他看不上我,也不可能看上你。我警告你小子,別把我這事說出去,否則,你別想在監獄里好過。」

他竟然知道我在監獄里幹活,我的底細看來他已經查過了。

我嘿嘿了一聲說:「你的意思說怕我跟賀蘭婷說吧?其實說不說她也不會跟你。」

可我說是歸這麼說,心裡卻是在打鼓,他媽的,難道賀蘭婷那天在體育中心附近那個酒店開房,就是和這廝一起開的嗎?如果是真的,我可要告訴賀蘭婷,這廝可不是什麼好鳥,我扁種人長相廝守,早晚出問題。

他冷笑一聲說:「這不用你來操心。」

說完他就走。

我多了一個心眼,這種事我說出去賀蘭婷未必會信,但是,我拿手機偷偷拍。

於是在他摟著那個女的離去時,我馬上偷偷跟了上去,在他們等電梯時,我拿出手機偷偷拍著。

這兩人竟然在電梯門口接吻撫摸。

然後這廝對風塵女說:「我們還是分開下去吃飯,我不想讓認識我的人再看到。一會兒回來房間就好。」

風塵女點頭了。

他兩又摟著摸了一會兒才分開了。

電梯門開了,兩人分頭坐兩部電梯下去。

我就在這裡等,然後再拍你兩回來進一個房間的視頻。

大約等了有半個鐘,他們才回來了。

那女的先來,但是她沒有房卡,就在房間門外等,女的到了兩三分鐘左右,男的也來了,來了后就猴急的對這個女的上下其手,打開門一起進了房間。

他們關上了房門一會兒后,我才關了手機視頻保存好。

這下子,老子不弄死你。

你他媽的還威脅老子想要弄死老子。

回到了房間后,看到麗麗還在聊微信。

她隨口說道:「你回來了。」

我說:「是啊,你一直都沒離開嗎。」

麗麗微微皺起眉頭:「你就不想我陪你?」

我說:「我有什麼好陪的。哦,我明白了,我是包夜的,包你過夜的,對吧。」

麗麗說:「你想我現在就走嗎?」

我問麗麗:「隨便你吧。」

我點了一支煙,然後進了衛生間,給賀蘭婷打了個電話。

我和她說了我被朋友叫來雲天樓就是那個閣樓對面的事,當然我隱瞞了我包了一個女孩過兩夜並且動了她,我建議賀蘭婷找一個人打入這夢柔酒店就是那個閣樓做間諜。

賀蘭婷說讓我自己想辦法找人,她出錢。

我說:「我上哪找人啊我?」

賀蘭婷說:「你不是你有個朋友請你去玩嗎,你讓他進去埃」

我說:「他有自己的事業,再說我怎麼能犧牲我這麼好的朋友。而且我和他只是來消遣的,我說的是派人進去幹活。」

賀蘭婷嘖了一聲說:「你這朋友跟你真是好的,我只聽說好朋友請吃飯請唱歌喝酒,沒聽過好朋友請著一起去做這種事情的。」

我說:「唉表姐,我這不是劇情需要嘛,我朋友失戀了,被刺激了,要死要活的,他不來他說就想死,我能怎麼辦,總不能讓他沉落或者跳樓死了吧,讓他在這裡發泄發泄,回去也就好了。」

賀蘭婷說:「你呢?」

我說:「什麼我呢?」

賀蘭婷說:「我不相信你能堅守底線。」

我說:「你管我那麼多。」

賀蘭婷說:「你剛才和我說的事,你自己安排找人進去,我出錢。只要有錢,我還不信沒有人不願意干,還有,別得病死了。」

她說完就掛了電話,我日你嘴了,詛咒我得病死了。

我在衛生間又看了一遍剛才拍到的賀蘭婷前男友和紅燈女的視頻,不錯不錯,不知道發這個給賀蘭婷,賀蘭婷如何反應。

我出了衛生間,見那麗麗哀怨的看著我。

我走過去,問她怎麼了。

她伸手拉著我的手:「你是不是特別討厭我?」

我說:「你們女孩子想得還真多,我沒討厭你啊,但我們不過是雇傭關係,搞完了,你走人,不是那樣的嗎?哎你真動感情埃」

麗麗拉著我的手說:「你知道我為什麼願意替你墊錢嗎?」

我說:「你說過了,你自己也不知道為什麼。我想你是不是在打感情牌,放長線釣大魚,好讓我以後經常回頭,做你的回頭客。」

她說:「我不需要回頭客,我每天都有人點我chu台。」

我心想,她說的是啊,她那麼漂亮,身材那麼好,在那麼多妖艷的鮮花中一站,還都讓人先看中的是她,她難道缺生意嗎?

麗麗說:「我突然覺得我喜歡上你了,真是不可思議。」

我更不可思議:「你開什麼玩笑。」

哪有ji女愛上嫖客的。

表子無情戲子無義,我看她到底要演什麼,可是她好像並不是在說假話。

麗麗說:「喜歡一個人,是不需要理由的。也許你和別的男人不同,就是讓我對你另眼相看的原因。」

我說:「你就別誇我了,我昨晚是真的累,不是我不想享受,如果我不累,我早就撲倒你日死你了。」

也許正是我昨天這麼對她不管不看,進了房間就睡了一夜,讓她以為我和別的男人不同,給她造成了我正人君子的形象。

其實我這種人哪有什麼形象可言。

麗麗說:「你朋友說,你身邊很多漂亮女人,一定是真的。」

我想了想,點點頭說:「是挺多的。」

對,無論是薛明媚謝丹陽賀蘭婷,哪一個都比麗麗出眾。

當然,小朱,李洋洋這些還是不能和麗麗相比的,麗麗的身材實在太好了。

我說:「行,既然你這麼說,我暫且相信你吧。你去給我買個隨便的東西上來吃,我很餓了。」

其實我還是不願意相信她說喜歡上我,誰他媽信埃

麗麗說:「好。」

我說:「打包四份吧,還要給我朋友兩份。」

她起來就穿了衣服,然後下去打包了一份面上來,外加兩個小菜。

我問她:「你不吃嗎?」

麗麗坐在我旁邊看我吃:「我晚上不吃東西,減肥。」

我摸了摸她肚子:「你還要減肥?」

她笑了笑。

我問她:「你是不是很缺錢花?」

麗麗點點頭:「誰都缺錢,只是我每次說我缺錢的原因,他們都說我編的,有很多姐妹都喜歡編造一個故事騙客人,也騙自己,安慰自己的心。」

我說:「說你編的?這話怎麼說?」

她說:「我是爸爸常年病重床,我小時候媽媽就走了,家裡沒其他人,只能我自己努力掙錢,做化療一次就花很多錢。」

她的神色有些黯然。

我沒說話。

她笑了笑說:「好多姐妹都喜歡說家人病重,所以說得多了,很多人就不信了。你信我嗎?」

我說:「暫且信吧。」

她眼淚流下來兩滴,卻笑著說:「騙你的。我就是虛榮,為了錢。」

我問她:「你到底說的真的假的?」

她說:「全是假的。哦

忘了和你說,你打包的另外兩份,我送去你朋友那裡了。」

我說:「你不說我還沒良心的忘了,呵呵。謝謝你。」

我的手機響了,王達給我打來了電話。

叫我過去有事,我過去了。

我其實也想找他好好聊一下,他這麼沉淪下去可不行。

王達給我開了門,房間里只有一個人,我問他:「你的『前女友』呢?」

王達說:「什麼前女友的,說有事先下去了,你那啥麗麗的,還挺聽你話的,她剛才送來兩份外賣,說是你叫她下去買的。你給她小費了?」

我說:「哪給她小費,老子像是那麼不理智的人嗎?她說她喜歡我,你信嗎。」

王達說:「信個毛。她們這種人,每天經歷多少男人啊,哪個不比咱們強,幹嘛喜歡咱不喜歡別人。她要是喜歡咱,那滿大街都是她喜歡的人。可是,不對啊,她既然不喜歡你,何必要給半價,還那麼討好你,她生意那麼好,沒必要埃」

我說:「是啊我也是這麼想埃」

王達說:「難道真的是你用你的男性魅力征服了人家啊?」

我說:「我也不懂。你說她到底真的假的?」

王達說:「你自己都不懂,你問我我更加懂?不過,這感情的確很奇妙啊,你說比如我吧,開始創業后,就是所謂的硬價值提高了。以前都是我像條狗一樣去找人家女孩,現在人家女孩反而主動加我。我越是忙著沒空理,她們就越找,也許女孩子要的並不是說聊什麼愛什麼,她們要的只是一種感覺。比如我吧,我他媽的為一個不愛我的女人要死要活,而對很多沒感覺的女孩聊得很好甚至會被她們喜歡上。更別說你了,你身邊那麼多女人,你還在乎一個什麼麗麗嗎?如果你是王思聰,每天無數個美女哭喊老公我要給你生猴子,而其中一個離你而去,你會在乎嗎?當然會,但是不會太在乎,你會無所謂,你走了,老子身邊大把多的女人,愛走走就是。之前你為了你女朋友要死要活,還不是因為自己身邊沒有女人,而且你沒有什麼事業,你現在提高了自己也有和很多女人接觸的機會,你還那麼在乎之前那個女人嘛?不怕失去因為你很豐富,不怕失炔攀怯緒攘Φ模有誰喜歡患得患失的男人?在變得強大后,才真正達到了泡妞無招勝有招的境界。」

我說:「王大炮,就別扯那麼多了,我只想說說你,你就不要再沉淪了,其實你身邊也有不少女人,非得為一個女人難受不行?」

王達說:「老子為了她,付出比你的多,我現在不是還愛著她,我他媽的是不甘心,我付出得不到回報,不甘心啊1

我說:「行行行,你不甘心歸不甘心,可你覺得值得嗎?」

王達說:「我知道不值得,但心裡就是難受。你也不要安慰勸解我了,明天我就去幹活啊,別廢話了。還有啊,我覺得你這個麗麗,要是人家願意,交往也行唄,反正不花錢多好。」

我說:「是,托你的福,把她認作女朋友,然後她每天在外面給我戴綠帽,而且是不同的男人。你樂意?」

王達說:「我怎麼不樂意?我樂意啊!你看我現在這個,我想泡她做我一個泡友,還挺難的。」

我說:「隨你了,總之別沉淪就行了,我回去睡覺,明天別再續費什麼的了,我一大早起來就去上班。記得啊,好好乾活,不要為女人要死要活了,沒有意義。」

王達踩了我一腳:「輪到你來給我講大道理,滾快滾1

麗麗喜歡我?那就好了,最好能把她給拿下,派她去夢柔酒店做間諜。

心想自己也真夠無恥沒良心的。

不過我想,她那種女人為了錢能出賣自己身體,敢情也能為了錢,去為我干一些事吧,可如果只用錢,還是不夠保險,最好感情和錢一起用。

說是這麼說,但讓我去討好她,我不願意。

我回到了房間,麗麗還沒睡,還在聊微信。

我是困了,鑽進被子,蒙頭就睡。

一早,感到下邊好溫暖舒服。

朦朦朧醒來,發現麗麗正在用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