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歷史穿越>非常男管教>第183章 這種事兩廂情願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183章 這種事兩廂情願

小說:非常男管教| 作者:小管教| 類別:歷史穿越

果然舒服,不久后我就完蛋了。

麗麗看著我,媚態如絲。

然後她去漱口。

回來后,麗麗趴在我胸膛。

她問我:「你是不是又要快走了。」

我看了看時間說:「是啊,要幹活,不然沒錢養自己。」

麗麗說:「你做什麼工作啊?」

我說:「呵呵,別問那麼多了,這些我怎麼可能告訴你。麗麗,我們做一筆交易吧。」

麗麗問:「什麼交易?」

我說:「麗麗你喜歡錢嗎?」

她笑笑說:「錢誰不喜歡呢?」

我說:「我聽說夢柔酒店是女老闆開的,對嗎?」

麗麗說:「是一個女老闆開的,我也和你說起過。」

我說:「麗麗,我想和你談的交易,就是讓你幫我一個忙。」

麗麗問:「什麼忙?」

我說:「我覺得那個女老闆可能是殺我外公的仇人,開車撞死了我外公,我終於查到了她干不法的事,我想讓你混進夢柔酒店,也不需要你做什麼,就把裡邊的一些她們做的不法事情告訴我就行。特別是那個女老闆。」

我又開始了瞎扯,搬出了外公。

麗麗驚訝的說:「你外公?被她撞死?」

我說:「是的,我外公曾經和她有過經濟糾紛,原本我想親自進夢柔酒店查探一些東西,但是她認得我,所以我不方便。麗麗你開個價。」

麗麗問我:「你不是老是說你沒錢么?」

我裝作惡狠狠的說:「為了報仇,我就是借錢也要報仇。」

我幾乎肯定所謂這個女老闆,就是監區長或者康雪。

麗麗想了想,說:「其實我在哪工作都一樣,去那裡也是能拿錢,如果能幫你,不用錢也行呀。」

我說:「不行啊麗麗,這麼我就不好意思了。」

麗麗說:「可是我害怕,萬一我給你透露什麼的,給她們知道了,她們那邊那麼多黑打手,聽說那邊管理嚴格,透風的大多都遭到體罰,還有聽說有姐妹不聽話被殺了拋石的。我不敢。」

我說:「麗麗你放心,不會讓你做什麼太危險的事情,就是讓你把她們每天所經營的,所乾的事,還有這背後女老闆身份給確定是不是我殺外公仇人,確定后,再跟我說。後邊的事情,你要是願意幫我,就願意幫,不願意那就算了。我一個月給你兩萬。」

麗麗的眼神都變了,滿意的說:「這麼多啊,可是你哪來那麼多錢?」

我說:「我這些年努力在啤酒公司工作,不分晝夜推銷業務,然後省吃儉用,就是為了報仇。現在她自己經營不法的事,讓我抓到把柄最好。」

麗麗有些害怕:「會不會連累到我埃」

我說:「到時候如果抓到她們把柄,我要是告上去,也要先和你說啊,你不要怕呀。」

麗麗點點頭,我說:「你好好考慮,一個月兩萬,你願不願意。」

麗麗馬上說:「我願意。」

我說:「那行,我這幾天給你電話,和你討論一下,你看看你怎麼

能跳槽過去。」

麗麗說:「憑我的條件,那還不簡單呀。」

我說:「好吧,那你自己看著辦,我這幾天就聯繫你。」

我洗漱穿衣服要走,麗麗坐了起來問:「怎麼道別也不親親我埃」

我問:「你和每個男人道別都要這樣嗎?」

她馬上否認說:「當然不是。」

我走過去,原本想親親她的嘴,可想到不知她叼過多少人了,我乾脆親了一下她的額頭。

其實也是想親臉,但估計臉上也不知道被多少人圖弄過了。

她抱抱我,有些依依不捨,這來搞紅燈女讓紅燈女戀上,也是奇葩事情一個。

和她揮揮手,我出了房間,然後跑去對面的青年旅社那個房間,看看監控里有什麼意外的發現,快進看了一遍,沒有得到什麼東西。

這幾天夏拉貌似去哪裡玩還是接活幹了,而康雪沒回過家,也沒來過這個鎮上。

拿著手機插上數據線,然後把拍到的賀蘭婷前男友那廝招妓的視頻存放進了電腦里。

這無恥的傢伙,看我把你這段視頻給賀蘭婷后她怎麼處理你。想到這種人能佔有賀蘭婷,我心裡更是不舒服,乾脆把視頻郵箱給了賀蘭婷。

嘿嘿,不知道賀蘭婷看了這段視頻,會有什麼樣的反應。

我還把我要派一個妓nv到夢柔酒店做間諜的事情跟她說了,當然,就是為了申請報銷費用。

把手機放在青年旅社,我下來,原想打算打的回去監獄上班,想想王達,我還是有些不放心,萬一這廝今天不願意去上班,不去送貨,就這麼沉淪下去咋辦。

我乾脆去敲了他房間門。

開門的正是王達,他已經也洗漱好穿好要準備出門,王達怪責我說:「我靠你敲什麼敲,老子還在和『前女友』道別。」

我說:「這還不是擔心你起不來嘛。」

王達看穿我心思:「你不就是擔心我墮落嗎,放心,哥們也是個拿得起放得下的人。」

我說:「哦那走吧。」

王達和我下了樓,然後去結賬拿押金,兩天消費過萬,這才是有錢人的真正的遊戲。

我們這些窮鬼,還是少來這種地方的好,什麼模特,什麼享受,如果以我的工資,一年來一次都不敢來。

出了外面后,王達開車送我回去監獄,他說道:「這他媽的享受是享受了,可一想到花了上萬,心還是挺疼的。哎,你說你們監獄有沒有那種特別想男人的,讓我爽爽怎麼樣。」

我說:「介紹賣的被抓進去的給你吧。」

王達興奮的說:「真的嗎?那是不是不需要錢埃」

我說:「鬼知道,但監獄是真的有很多饑渴的人。」

王達央求我道:「賤人,拜託你幫幫忙好不好,讓我也爽一爽嘛。我不管什麼賣不賣,反正我很是嚮往啊,聽你說的她們有些人那麼饑渴,就讓她們整死我好了。不過你要介紹身材臉蛋像樣點,人年輕點的埃」

我說:「不行。他媽的這件事要被人知道,老子不被開除?」

王達說:「唉這種

事是兩廂情願,怕什麼知道的。」

我想到了被搞出監獄的馬爽,說:「我們前段時間,就有個女同事,和一個進來搞晚會展台的電工搞在一起,被當場發現,直接開除。」

王達忙問:「我靠那麼火爆。哎,那你也幫幫我吧,讓我也嘗嘗。」

我說:「不是我不想幫你,可這種事情怎麼幫。」

王達罵我道:「我靠你不夠兄弟,就這麼點破事你都幫不了,老子還指望你什麼1

我說:「你他媽的別為難我好吧,哪有那麼容易。除非說你能進去或者她們出來搞演出什麼的,然後找個願意的女囚,然後在被監視的很危險的地方找個沒人知道的小地方讓你折騰,可是哪有那麼容易呢?」

王達拍拍我的肩膀,說:「好吧,那就不為難你了。我理解你了。」

我心想王達對我也真的很好,其實他要求的這事並不是特別的難,只是要有合適的時機。

我說:「大炮,我先看看啊,如果有合適的時機,我就跟你說。」

王達一拍我的大腿:「就這麼說定了1

回去上班,在辦公室的日子真的難過,我辦公室只有我一個,除了看書還是看書。

而且剛翻開書頁,立馬就犯困。

看了兩三頁歷史書,我馬上趴著睡覺,真是春困夏乏秋無力,冬日綿綿正好眠。

下午,我還是在辦公室趴著,徐男來敲了辦公室的門,她表明是她后,我讓她進來了。

我睡眼惺忪的看著徐男:「坐,坐。」

擦了擦嘴上的口水,問徐男要不要喝水。

徐男說道:「不喝了,你真是愜意呀,我們忙得要死,你就坐在這打瞌睡,每天分錢。」

我說:「愜意個屁,無聊死了,想幹嘛都不行,除了睡覺能幹什麼,我還真想有事干。」

徐男說:「現在就有事給你幹了。」

我問:「什麼事?」

徐男把一張卡給了我,說:「這是上次選拔女演員你的報酬。」

我問:「多少錢?」

徐男說:「該上下打發的我也幫了你,扣去零零索索,裡邊有三十萬。」

我心算了一下,說:「不錯,謝謝。」

這有權利就是好,啥事不幹就三十萬到手。

沒辦法,就算有這三十萬,我還是要先還債,我問徐男:「上次老子從高架上掉下來,你聲嘶力竭喊著讓我不要死,還了你錢后再死,我他媽的還有欠你的錢嗎?」

徐男說:「我是怕你死了我才亂喊,你不欠我錢了,是我欠你錢了,這些天分到的東西和錢我都幫你拿著,這幾天晚上你都不在宿舍,等你在了我再去你宿舍給你。」

我說:「辛苦你了男哥。哎你剛才說有事讓我干,請問什麼事呢?」

徐男神秘的笑笑說:「是一件很好,很好的事情。」

我趕緊問:「什麼事,什麼好事,讓你笑的那麼開心?」

徐男說:「之前馬爽不是負責一個事情嗎?馬玲讓馬爽負責的。」

我納悶:「什麼事情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