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歷史穿越>非常男管教>第184章 朝三暮四的男人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184章 朝三暮四的男人

小說:非常男管教| 作者:小管教| 類別:歷史穿越

我問了三次后,徐男才告訴我說:「當時在過年的時候,市裡就下達了文件,要各單位準備在三月初去參演市裡的一個晚會。除了監獄幹事要登台表演節目,為了嘉獎一些表現積極的犯人,特別要犯人也組織表演一個節目。領導生怕這次演出有意外,只讓a監區和b監區的表現很好的犯人出去,每個監區出去二十個人。又是可以撈錢的好事,我們監區給了馬玲來選,馬玲直接讓馬爽負責,現在馬爽出事了,這個好事,落在了我頭上。」

我說:「喲,那恭喜你才是啊,這真的是好事,你要發一筆小財了。」

徐男說:「我也一個人辦不來啊,監獄幹事自己表演節目,二十人的舞蹈已經有人了。女犯是四十人的大合唱,總不能找上次已經參加了選拔女演員們出去,再說她們現在也沒時間。而且呀,我們不能撈錢了。我想讓你,沈月等人幫我。放心,都有錢分。」

我高興說:「那就再好不過了1

我突然記得應承過王達,要找一個女犯讓他爽一爽,哎,這真是令人頭疼。剛好這次有外派的演出任務,如果時機成熟,如果找到一個願意的,估計也能圓了王達的夢。

我便隨口問徐男道:「男爺,我們監區里,有沒有賣那個進來的?」

徐男問我:「賣那個?賣哪個?bai粉嗎?有。」

我說:「妓nv,賣的。」

徐男靠了一聲罵我道:「哇你這人真是奇葩,這監獄那麼多美女,你非要搞那些,那些最怕還要染病,又臟,你非要碰那些不行?」

我急忙說道:「老子就他媽的問問,我有說我要搞了嗎?問問也犯法?」

徐男說:「你問那個來幹嘛?」

我說:「好奇啊,有沒有賣陰的坐牢的。」

徐男說:「賣陰不致於犯大罪,那些女的大都是關在勞教所,如果有同時介紹賣陰的情節比較嚴重的判一年以上徒刑才會被關來我們監獄,我們b監區是沒有,a監區就有。你到底問這些來幹什麼?」

我說:「唉我就是隨口問啊,好奇也不行嗎靠。對了我多嘴一句啊,這次組織出去演出,是誰帶出去呀?」

徐男說:「之前定為馬玲馬隊長,現在因為馬爽那事後,馬玲這邊也黃了,暫時還沒有合適人眩」

我說:「最好你帶隊,那咱們幹什麼都方便了。」

徐男說:「我可沒那資格和資歷。我也沒有達到那個級別,往時帶出去的,不是監區長也要是指導員,最少是隊長,甚至經常是監獄領導直接帶隊。我就是想帶,也不可能輪到我。我估計這一次,很可能是政治處主任帶隊,因為好像她這幾天比較上心這事情。」

我說:「靠,政治處主任瞎參合這些事情幹什麼鬼。」

徐男說:「廢話,無利不起早,只要有錢拿,還沒見過誰不想接手的。」

我說:「政治處主任來管這些事,那對我們可要特別嚴格了。」

徐男說:「這個當然,你看上次我們監獄迎新年晚會出了亂子,這次出去,更不能出什麼亂子。上次來的還只是

市裡的,這次很可能還有省里的領導下來。」

王達這廝還要搞女犯,搞個屁啊搞,我看看再說吧,能有機會就折騰,沒機會算了。

已經好些天沒有去探望丁靈和薛明媚了,我不知道她們現在怎麼樣了。

於是,這天下班后,我就去了市監獄醫院。

男人對於女人,尤其是漂亮的女人,產生戀愛的美好感覺都是正常的,只要女人有讓男人產生衝動的**,男人心裡就會對這個女人,和這個女人所在的地方,心生嚮往,產生美好感覺。

更何況這裡有兩個特別吸引男人的美女,丁靈和薛明媚。

只是,我也會想,如我這種朝三暮四的男人,是不是永不可能對其中一個女人產生一輩子的美好感覺了,假如薛明媚老了,丁靈老了,我還會如此待她們好嗎?

或許真的不會。

在病房裡,我看到了薛明媚,看守她的管教不知道去哪裡了,她被手銬銬著在床頭。

她坐在床頭,看著書,一本很經典的書,人性的弱點。

呵呵,喜新厭舊也是人性的弱點吧,是男人都喜歡年輕漂亮的女子。

我走進去后,把剛買的一袋子水果放在薛明媚的床頭櫃,她看得入迷,抬起頭來發現是我,對我笑了笑,說:「你來了。」

這話說得就好像我本是她老公,每天來照顧她一樣的親切。

我坐下來,看著她依舊纏著繃帶的脖子,說:「怎麼,過了那麼多天,還沒好那麼一點點嗎?」

薛明媚說:「好很多了,新長肉和皮膚,很癢。這些天,在監獄忙著過年了吧?」

我笑笑說:「是挺忙,原想跨年來和你過,因為某個原因,不能來,有點遺憾。」

薛明媚笑著問我:「你想和我跨年埃」

我說:「是啊,我本來就打算來這裡和你跨年,反正那時想的在監獄呆著也特別無聊,因為年前發生的你的,丁靈的,還有其他女囚各種dong亂事情,新年晚會推遲到了後面幾天,所以跨年和初一初二那幾天特別的無聊。」

薛明媚問:「那你都在監獄里呆著過?」

我當然不可能告訴她我和夏拉在糾纏中跨年了。

我說:「差不多吧,反正沒什麼意思。」

薛明媚突然伸手到我下邊,然後看著我的眼睛說:「這麼多天沒見,你看到我眼睛里卻沒有一絲絲的動情,是不是已經有了新的對象。」

我說:「你吃醋嗎?」

她突然一用力,「我是吃醋。」

我啊的叫了一聲:「痛快放手,你為什麼老是這招。」

薛明媚鬆了手:「算了,反正你不是我什麼人。」

我說:「真吃醋啊?」

薛明媚看看我,然後說:「我永遠不再會為男人吃醋。」

我笑了笑,然後看著手銬說:「怎麼看著你的人去了哪裡。」

薛明媚說:「這時候她該出去和朋友吃飯了。你過年你在監獄里過都心不在焉,更不要說看守我們的管教了。

你倒是該去看看丁靈妹子,這小女孩老擔心自己破相。」

我問:「還沒拆繃帶嗎?就是包著她臉的那些布。」

薛明媚說:「應該快了吧。」

我說:「那我去看看她。」

薛明媚急忙拉住我:「能不能讓我靠一下下。」

我坐了回來,讓她的頭靠著我的肩膀,我說:「一分鐘五十吧,不過看在我們那麼熟的份上,打個五折也是可以的。」

薛明媚卻不接話。

等我看著她的臉的時候,卻是發現她淚流滿面。

我急忙問薛明媚怎麼回事了。

她輕輕搖了搖頭說:「這樣的日子,還有那麼多年才到頭。」

我說:「所以你更加珍惜時光,好好改造早日出去,不要失去信心,不要絕望。記住,你永遠是最漂亮的,等你出去了,穿最漂亮的衣服,化最漂亮的妝,吸引最好的男人追求,嫁一個最中意的男人過一生。多好。」

薛明媚眼淚更多了,慘笑了一聲說:「不知道我出去的時候,還會不會如現在般能吸引男人。」

我說:「你一定會的,你看那些明星,還有一些現實中會保養的女人,到了四十多,看起來還跟我這種人一樣。」

薛明媚正眼看看我,說:「哪會和你一樣,你長得細皮嫩肉,就像一個大學生。你這臉,也許到了四十歲,看起來都只有二十多。」

我說:「好吧,我看你到了五十歲看起來也只有二十多。其實你的刑期比起c監區,d監區那遙遙無期的女犯們,已經短了很多,只要不自暴自棄,堅持好好表現,減刑幾年,早日出去真不是什麼問題。」

薛明媚摸了摸我的手,說:「我的皮膚沒有了護膚品的滋潤,看起來還好吧。」

我說:「好得不得了,比我去摸那十八歲的女生還嫩。」

薛明媚馬上問:「你什麼時候摸了十八歲的女生?」

我說:「以前剛上大學,大一和一個前面桌的女生經常傳遞課本什麼的,那個女生才真的是細皮嫩肉,我就專門有意無意的碰碰她的小手,偶爾摸了一下。嘿嘿,手感真好埃不過那時候我可害臊,碰一下我都膽戰心驚,這小心臟跳的比拖拉機突突聲還快。不過你的皮膚比她好多了,真的。有時候我在監獄宿舍睡覺我就想,如果能光著和你在被窩裡貼著睡,那是多麼美妙幸福的一件事情。」

薛明媚好久后,回了我一句話:「那你今晚抱著我睡。」

我說:「我倒想啊,可不現實,要不這樣,我看這段時間我是不是能申請出來看護你。如果能出來,我陪你睡怎麼樣。」

薛明媚也甚是期待:「別騙人。」

我說:「我幹嘛騙你呢,再說這麼好的事情,我早就想幹了。」

薛明媚靠在我的肩膀,輕輕一聲嘆息。

又過了一會兒,我說我該去看看丁靈了。

薛明媚點點頭,我便去了丁靈病房。

看守丁靈的那個管教也去吃了飯,只有丁靈一人在房間,睡著,手銬銬住手腕在床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