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歷史穿越>非常男管教>第185章 真是不可思議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185章 真是不可思議

小說:非常男管教| 作者:小管教| 類別:歷史穿越

我走到丁靈床邊,把水果放下。

丁靈在沉睡中,我想了想,放棄了把她叫醒的念頭。

打的到了小鎮上的青年旅社,我查看手機,有王達給我的電話,也有家人的。

一一回復了電話,王達依舊是喊我去喝酒,我沒什麼心情,但是他又提到可不可以碰女犯的那個事,真讓我頭疼,我說我們很快有一次外出演出的機會,我也是要出去的,只是到時候看時機吧,而且要看有沒有合適願意的,如果有當然好,如果沒有女囚同意,也沒有時機,那這事便作罷吧。

王達也表示同意。

掛了電話后,發現居然也有夏拉給我打電話,是有好幾天沒找她了,我壓根就沒把這個夏拉放在心上,尤其是知道她是康雪派來我身邊要整死我的人後,我對她的感覺頓時從天上落到地獄,她如一條斑斕的蛇,再美也只會讓我反胃。

我並不想回復她電話。

誰知我正在看監控的時候,電話又來了,一看,還又是夏拉的,心想她咋就那麼煩呢。

我這些天到處跑出來,其實也引起了康雪的一些懷疑,她一定會想,我時不時就跑出來,還經常夜不歸宿,到底去哪裡。

所以我每次出來,都不會馬上先跑小鎮上,而是繞啊繞,基本是先到市裡,然後轉了幾次車走走幾條街,確認身後沒有人跟后,才打的往小鎮,到了小鎮還要戴上口罩,東張西望看看有沒有人跟或者有沒有人認出我,做間諜真是不容易。

看著手機顯示屏上夏拉的名字,我不想接,乾脆就掛掉,然後她打來,我馬上又掛掉。

這下沒打過來了。

過了一會兒,我看完了監控,依舊沒什麼線索,眼下,只能讓麗麗打入敵人內部了。

給麗麗打了電話,打了五個,她也沒接。

靠,究竟她在幹啥,接客嗎?

我又下去續費了,乾脆一次交了整個月份的房費。

回到房間,想著這些種種事情,然後睡了過去。

第二天醒來,看了一下日曆,唉,元宵節,他媽的,人家元宵節都是放假的,我們在監獄的,哪有放假的說法,怪不得昨天夏拉給我打電話,估計是要找我過元宵節,可我不想理她,我還不如和薛明媚一起過。

昨晚還沒給家人回複電話,就睡了過去。

給家人打了個電話,問候節日快樂。

然後還是要還債的事情,我跟家人說我要給他們轉去三十萬后,他們都傻眼了,紛紛問我錢從哪兒來,我騙家人說是借來的,把欠多數人的小債都先還了,剩下的我再慢慢用工資還。

家人這麼一聽,也有點放了心。

我當然不會敢直接說這錢我是在監獄巧取豪奪弄來的,那非要讓家人擔憂吐血不可。

回到監獄,沒想到康雪馬上找了我,我去了她辦公室。

她問我道:「小張,你知道監獄關於選ab監區女犯出去外面參演晚會的事情嗎?」

我說:「聽說過了。」

我心想,這康雪不是和徐男

讓徐男自己點人馬出去的嗎,為何還要來問我這個。

沒想到她居然問我:「你想出去嗎?」

我們監區不是由著徐男了嗎?

我看著指導員說:「是想。」

康雪笑了笑說:「是啊,有錢誰都想。上次賺的不少吧?」

我說:「呵呵,托指導員的福和指導員對我的關懷,也有小几十萬。」

我心想這廝該不是要和我分錢吧。

康雪說:「這真是撈錢的好機會埃你看這次啊,我們監區是由徐男來組織的,雖然由著她來確定女犯和幹警出去的人選,可最後還是要過監區長這邊這一關。至於女犯人嘛,只要有錢就都能過,而至於出去的幹警,也都能分到一杯羹的,你看你上次不小心拍到馬爽那些事,讓馬爽被開除了,馬玲馬隊長和她畢竟是堂姐妹,心裡可不好受。馬隊長和監區長關係特別的好,我這邊就算同意你出去,監區長也未必同意。」

這廝說的究竟幾個意思。

康雪表面意思說,就算康雪同意我出去,馬玲不想我出去,從中作梗,讓監區長把我卡擦掉。

我心想,也不就是分個萬把的,不出去就不出去唄,馬爽被開除,我也去給馬玲馬爽姐妹送禮致歉了,現在馬玲還要對付我,那我要怎麼樣?

我不說話,康雪說道:「你看要不你就不出去了唄。」

我呵呵了一下說:「行,都聽指導員的。」

我明知道監區長和馬玲都聽康雪吩咐的,所以,我真搞不懂康雪什麼意思了。

康雪拿起茶杯,喝了一口茶,跟平時一樣,話裡有話:「小張啊,出去也是歷練,說好了就是增加經驗,以後要是升職什麼的優先考慮,這還能有錢分,你不出去的話,豈不是吃虧埃」

我說:「無論能不能出去,我都是按照領導的吩咐辦事。」

康雪點點頭說:「你有這樣的心自然很好,可指導員還是希望你能出去的嘛。」

我說:「指導員,我不知道你說的是什麼意思。」

剛才她說讓我別出去了,現在又說希望我能出去,莫非,她想要和我分錢?不對啊,監區只要有這種事,好處自然少不了監區長副監區長指導員隊長這些監區的領導們,莫不是康雪想要從我這裡分多一份?

我直接說道:「指導員你就直接說吧。」

康雪笑笑說:「小張,你和夏拉也算是確立了一些表面上的關係了,我知道你們也有了那一層的關係,就算你不想認真談,可你不能這麼對我們家夏拉呀,讓她這麼難受,我做一個表姐的我也心疼呀。有時間還要多多陪她,給她打電話什麼的。」

你心疼個毛你,你心疼你還來搞夏拉的男朋友。

我終於了解了她的意思,是夏拉打我電話找不到我人,夏拉心裡不爽,就和康雪說了,康雪這馬上就找了我,威脅我說如果我想和夏拉玩完,她以後可不會罩著我了。

他媽的,說話她也不好好說個明白,就這麼繞著一大圈,然後最後才說出了她的真正想法。

行,和

你們姐妹繼續周旋唄,也沒什麼大不了,老子繼續玩弄夏拉。

我說道:「是啊,指導員,我這些天也不知道為什麼,渾渾噩噩的什麼事也不想做埃就沒接夏拉電話。」

康雪咳嗽了一聲,說:「是嗎?你有時間和一些不三不四的女人玩,可以去探望一些七七八八的女人,卻不能陪夏拉?聽不懂?那我乾脆說清楚點,你昨天是不是去了市監獄醫院?你去市監獄醫院幹嘛去?」

她竟然知道我去看望了薛明媚和丁靈。

我小聲道:「指導員,那兩個畢竟和我有點交情,而且她們的傷挺嚴重,所以,所以我就去了。」

康雪怒意更加,我急忙又說:「不過,我已經意識到自己的錯誤了,我也打算了今天下午就去找夏拉和她過元宵節,賞花燈,呵呵。」

康雪一聽這話,變怒表情漸漸恢復:「是嗎?希望你說的是真的。」

我說:「是啊,我本來就這麼打算的。」

我真不是這麼打算,可看來這個劫今天逃不過了。

和夏拉在一起,搞的時候是爽,可在一起沒有任何一種讓我很舒服的感覺。

色彩斑斕的蛇,隨時能吃掉我的毒蛇。

康雪笑意盈盈的走過來,拍拍我的肩膀說:「這樣才乖嘛。」

她說著說著,手又伸到我的下邊,媽的,她不是管著這麼多的打手,為什麼還要找我來發泄,她找別的男人不行嗎,那些打手哪個身體素質不比我好。

康雪一邊對我上下其手,唉,這個詞我原本經常用在我對其他女人身上的時候,可沒想到也被人家這麼對我上下其手。

心中有些不舒服,可我很是無奈。

康雪說:「小張,你看你上次撈了這麼多,康姐心想啊,這過年的,你也該給你女朋友送點什麼吧。」

這話就直截了當要我給夏拉送東西了。

我點頭說:「一定一定。」

康雪笑了:「你看你,多聰明的孩子啊,對女朋友又好,怪不得夏拉那麼喜基以啊,我會和監區長啊經常說說你好話,以後啊,監區里有什麼好事,盡量讓你去辦埃」

她正想拉下我拉鏈,桌上電話響了,她走過去接了電話,說了幾句后掛了電話,然後對我說:「政治處主任讓你馬上過去。」

我忙問:「什麼事?很嚴重嗎?」

康雪說:「聽來不算什麼事,是好事,應該是我和主任說讓你入dang的事。」

我說:「謝謝指導員。」

康雪有些不舍,她自己捏我,她自己的情yu上來了,對我道:「去吧,主任在等你。」

我馬上撤離,媽的,這麼個女人如果天天和我呆在一塊,非得把我榨乾不可,我就是想,她到底在外面有沒有其他男人,如果沒有,那我就奇怪了,那麼多身體素質那麼好的打手,她都不碰?她那麼如狼似虎能不碰?如果說有,我就更奇怪了,這康雪如果外面有男人,為什麼還那麼饑渴。

而她也更是沒有一個對象,這更讓人感到不可思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