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歷史穿越>非常男管教>第186章 不敢說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186章 不敢說

小說:非常男管教| 作者:小管教| 類別:歷史穿越

其實,我雖然表面上看到康雪對我將要入dang的事感到高興,但實際上,每次說我將要入dang的時候,嘴角微微往上撇,很不屑的不高興的甚至是厭惡的表情,莫非,這要入dang並不是康雪推薦我的嗎?

那又是誰要推薦我進去的。

這要升職,優先考慮的是不是dang員才是真。

我去到了政治處主任辦公室,敲門,她請我進去。

政治處主任似乎沒有了之前的牛氣,沒有了之前對我的那副牛逼哄哄的感覺,招呼我坐下后,說道:「小張,我們每年都會有一批表現很好的幹警申請入dang,你可要好好把握住這個機會。」

我說:「一定一定。」

心想難道是政治處主任要我入dang嗎?如果是她,為何要這般好心。

那隻能是副監獄長賀蘭婷要我入dang了,可政治處主任為何會聽賀蘭婷的,難道她被賀蘭婷收於麾下了?

主任說:「小張,這入dang前都是要寫申請書的。」

她竟然拿出一份已經寫好的申請書,說:「你看看這個申請書,寫得很不錯,你回去后看一看,寫一份差不多的交來就行了,記住要親手寫。」

我拿來看了一下,這我要入dang,基本十拿九穩了,可為什麼她要對我那麼好,監獄里很多人想入dang,等好多年都等不來自己的名額。

我便問道:「主任,是不是每年都能有很多幹警入dang啊?比如今年,我們監獄能入dang多少人?」

政治處主任轉身走了兩步,走到自己辦公桌前,說:「不多,你好好把握。雖然你是剛進入監獄不到一年的新人,可是你表現很優異,所以組織優先考慮了你,你可要好好努力,不要辜負組織對你的期望埃」

又是這種打發人的話,她是不肯說出為何挑選我的原因了。

我好好努力?騙誰啊,表現優異?騙誰呢。

我說道:「是,我一定好好努力,謝謝主任。」

頓了一下,我看她端起茶杯,看來是要端茶送客了,我便說道:「那,主任如果沒有其他吩咐,我就先回去了。」

政治處主任突然又說:「還有事。」

我作出洗耳聆聽的樣子。

她說道:「小張,從你交了那申請后,如果沒有其他意外,就成為預備的了。你的表現儘管一直都很優異,可是你畢竟資歷還很淺,參加工作也沒多久,恐怕選你上去,會有一些老同事不服。」

我說:「請主任指教。」

政治處主任說道:「我們最近有一個帶著監獄幹警和監獄女囚出去參加一個市裡各單位要求的晚會。我想把帶隊的任務交給你,你一定要好好把握住這次機會,要好好監督她們排練,出去后保證安全,為監獄爭光。你這邊有什麼困哪嗎?」

我大吃一驚,為什麼?突然間對我這麼好。

這政治處主任,無論怎麼看,都不是個善茬,他媽的,這是要讓我帶隊,趁我出去,黃蜂尾后針,陷害我幹掉我嗎?

我看著她仁慈的微笑,想到那康雪的厲害,康雪害人之前,都是這麼個笑容。康雪那麼厲害還只是個b監區指導員,何況這個政治處主任?

例如我帶隊出去,政治處主任要陷害我,那就太容易了,偷偷脅迫誘導一個女囚逃脫,那他媽的責任就是我了!

太容易了。

馬玲康雪能讓女犯殺人,政治處主任讓女犯逃跑那豈不是再容易不過的事。

我一陣冷汗冒出來,隨即說道:「指導員,這不好吧,我只是一個沒經驗的新人,而且我也沒有什麼職位,只是b監區一個小小的管教,我帶隊,很多人不服我啊,我也怕萬一女囚一旦出了什麼狀況,跑了還是什麼的,我根本管不了啊沒那方面經驗。恕我拒絕了你的一番好意。對不起。」

政治處主任笑著說:「小張啊,很多同事都說你謙虛,我看啊,你是過於謙虛了。以你的能力,帶這麼幾十人的隊伍,不難。你可以任選幹警作為你的助手,多少人,你說了算,誰能做你助手,也是你說了算。我們會派武警和監獄防暴中隊過去協助安保,你放心。」

這話說得都透了,我根本無法反駁找不到任何拒絕的理由了。

政治處主任難道是和康雪還有馬玲聯合起來對付我?

如果真是這樣,剷除我就太容易不過了。

怎麼辦,怎麼辦?

政治處主任又說:「小張,這個事就這麼定下來了,你可以回去了,你一定要好好努力,完成交給你的任務。」

我心裡無底,惶惶然點點頭說:「我能不能再考慮一下?」

政治處主任說:「不需要考慮了,就這麼定了。」

從政治處主任辦公室出來,我心一直惶惶不安。

路上就碰到了徐男,徐男過來就拉我到一旁,問我:「哎,我聽說,這次出去是你帶隊的是嗎?」

我說:「你從哪兒聽說的?」

徐男說:「靠!有人看見你去了政治處主任那邊,政治處主任是管出演這件事,就有人說你是帶隊的。」

我說:「媽的怎麼傳的那麼快啊1

徐男說:「是啊,因為之前就有人說你被優選入d了。」

我更是懷疑了,這之間到底有什麼陰謀?

天掉餡餅,恐怕掉的不是餡餅,是陷阱。

整死我的陷阱。

徐男笑著拍拍我的胸膛說:「你還不承認嗎?哎我還說這個事我分一塊乳酪給你吃。看來你既然成了帶隊的,那我能不能從你這裡討要一杯羹。」

我說:「這個還用你說啊男哥。如果我真的能帶隊,我一定找自己人。」

徐男笑說:「那就一言為定了1

我問徐男說:「他媽的你現在怎麼也變得那麼俗,那麼喜歡錢了。」

徐男反問我:「你告訴我誰不喜歡錢?」

我說:「我的意思是說以前你都不敢要的。」

徐男說:「幹嘛和錢過不去,你說是吧?你看她們,每天這麼干,幹了十幾年的都有了,能有什麼事?」

不行,這個事要問問賀蘭婷,究竟是好事還是壞事。

也許,是賀蘭婷安排的?

這樣的可能也會有。

徐男說:「哦對了,指導員讓我找你幫我們辦一些事。也是個好事,一定要有你的其中一份好處。」

我說:「除了分錢分犯人家屬送來的東西,給犯人賣東西,選拔時跟犯人撈好處,還能有其他什麼好處?」

徐男帶著我去b監區的辦公室後邊的倉庫,說:「好像之前我和你說過了吧?」

我問:「說過什麼?」

徐男拿出一堆報紙,

說:「這個。」

我拿著一堆報紙看了一下,是監獄報,沒什麼奇怪的埃

我說:「是啊,這些我知道啊,監獄報嘛,天天看,有什麼用?」

徐男說:「監獄里所有犯人都必須訂製,監獄報。」

我靠,這都必須訂製。

我說:「訂製就訂製唄,又能有什麼錢,一份報紙一塊錢,算起來,不對啊那也挺多的。一天一份,一份一塊錢,監獄幾千個人,那一天也能有好幾千,一個月也有十來萬,除去成本,能賺個不少錢埃」

徐男呵呵了一聲說:「一份十塊。」

我大吃一驚,他媽的這監獄報一份只有小小的幾頁,一份十塊,一天一人一份,那監獄一個月從犯人身上光這一項,就能撈到犯人上百萬!

他媽的誰那麼狠毒想出來的這麼剝削犯人。

太他媽的狠了。

徐男拉了我一下說:「走吧去發報紙去吧。」

我跟著徐男,還有沈月等幾人去發報紙。

我問徐男:「那我們一個月能分有多少?」

徐男小聲說:「少少三千之上。」

我嘆氣了一下。

徐男說:「幹嘛嘆氣,這是好事。」

我說:「好好好,是好事。」

我嘆氣,是覺得這些人已經是狠到了極點,真他娘的太狠了,犯人們的日子太不好過了。

坐牢有風險,犯罪請謹慎。

我們一個一個監室的發過去,好多監室的女囚看到這些報紙,都嘆氣。

甚至那些監室的監室長,看到發監獄報的沒有一個臉色好看的。

在給一個監室塞進去了監獄報后,我走了幾步,覺得數錯了少放了一份,便走回來想要補放一份,結果沒走到那個監室,突然聽到一個女犯嘆氣,然後說:「每天都發這個,每個月要我們交錢,她們這群吸血鬼。」

另一個女犯急忙說:「你小點聲!別讓外面的惡狗們聽到了。」

聽來說的惡狗,就是罵我們了。

嘆氣的女犯說:「聽到又怎麼樣,她們難道不是吸血鬼嗎1

又一個女犯說:「小聲點吧,萬一聽到了,會倒霉的。前段時間那個又一個誤殺丈夫進來的女犯,就是因為說沒錢打死不願意訂製這些報紙,被人天天把被子捲起來打,外表看上去一點傷都沒有,後來被逼著活活自殺1

「好了不要再說了,惡狗們還在外面。」

估計她們也意識到外面有人,裡面馬上靜下來。

我心裡一驚,這!這說的,一個誤殺丈夫進來的女犯,後來自殺了,怎麼聽起來就是屈大姐!

我一直都在苦苦查找屈大姐的死因,其實我知道薛明媚監室的人都知道這些事,可是薛明媚她們都不說,是不敢說。

看來,屈大姐可能是被活活逼死的。

不過,沒有準確的證據之前,我不能貿然說事實就是如此。

我要去跟薛明媚問清楚。

發放完了監獄報,我和徐男沈月幾人回到監區辦公室。

徐男說:「那你這些訂製報刊的錢,我都一併幫你拿了,然後你的這些錢我一個月給你一次。只要上邊發下來,就給你,你那些從樓頂分到的錢和東西,我一個星期給你一次怎麼樣。」

我說:「隨你好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