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歷史穿越>非常男管教>第187章 絕望的被逼死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187章 絕望的被逼死

小說:非常男管教| 作者:小管教| 類別:歷史穿越

回到自己辦公室,我一直在想一個問題。

關於屈大姐的死。

我認為是有這麼可能的:首先,屈大姐是剛入獄的女囚,並不適應這監獄內的關於剝削的條條框框。從屈大姐為孩子憤而殺夫的舉動來看,不難看出屈大姐是一個外表柔弱內心倔強而且堅硬不屈服的人,到了監獄后,這種性格使得她與監獄內的人格格不入,當她被人欺負后,認為監獄里所有的人都是壞人,她不願意和別人打交道,不屑於和這些她眼中的壞人打交道,所以無人願意為她出頭和她做朋友靠近她。

可是,與同監室的女囚們鬧吵只是小件事,真正被逼迫欺壓讓她憤而自殺的死因是:她不願意訂製那所謂的監獄報,一個月三百塊錢她不願意給,幾乎整個監獄的所有女囚都訂製,屈大姐成了另類,被整也不奇怪,她和整個監獄的這條潛規則對抗,引來監獄方某些領導的報復,監獄里某些人讓她同監室女囚對她進行毆打欺壓逼迫,不為屈服性格倔強的屈大姐,在被羞辱被欺壓逼迫而自己孩子又下落不明,對未來充滿絕望的情況下,選擇了自殺。

對,如果剛才那些女囚口中談到的那個不訂製監獄報被逼迫自殺的人是屈大姐的話,那麼,屈大姐一定是這麼死的。

我追查了那麼久,毫無頭緒線索的情況下,沒想到竟然無意中得到那麼重要的線索。

可我還想的是,就算屈大姐被逼死,可我又能找出什麼證據呢?

人證物證,全無對證。

沒有人證,薛明媚儘管知道屈大姐真正死因,可她為了保住自己和保住我,她不可能透露出任何一句關於屈大姐死因的話來,薛明媚已經被監獄方折磨怕了,她在無法和強大的黑暗監獄方對抗的時候,只能選擇屈服。

薛明媚尤且如此,更不用說其他女囚。

物證,更沒有了,狡猾的黑暗監獄方已經把這些東西抹得乾乾淨淨,就算我知道了屈大姐是被逼死,那也幫屈大姐翻不了身。

屈大姐的死,康雪等人絕對逃脫不了干係。

難道,真的只能等康雪有一天被抓然後自己爆出來,屈大姐的冤情才大白於天下了。

元宵,這該和家人過的日子,我卻要去陪一個我不愛的想要害死我的美女間諜過。

出了外面后,我繞了一圈,去了小鎮青年旅社拿手機,拿手機的時候我又想,媽的老是把手機放這裡,如果不帶回去監獄,那些想要偷看我**的人老是見不到我手機,會不會懷疑呢。

乾脆,兩個手機一起用,那個可看監控的手機,不帶回去監獄,專門給賀蘭婷等打電話。

另一個就是現在用的爛手機,就平時給王達啊夏拉啊麗麗啊家人啊什麼的打電話。

這麼一想,我就給賀蘭婷打電話通知她,順便也要問她一個事。

電話打通后,我對賀蘭婷說:「表姐,我以後就用這個手機專門和你聯繫,以後你找我就打這個。」

她那邊很靜,她說:「好。」

我又問:「表姐,我發現一個事情特別奇怪,你知道嗎,那個政治處主任突然對我很好,又要讓我入dang,又要給我帶隊去演出什麼的。可是我總覺得不安,覺得裡邊有貓膩,怕被害,你想想啊,如果我一旦帶出去,她唆使逼迫女犯逃跑什麼的,那我責任

罪過就大了去。」

賀蘭婷說:「就按她說的辦。」

我急忙說:「那出事了是不是你要給我扛著?我最怕出事了。一旦出事的話。」

我還沒有說完,她說:「我說了就按她說的辦。」

她掛了電話。

我餵了兩聲,靠,有沒有那麼急?

我又看了一下監控,這次,看到康雪有一天回到了家,和夏拉在客廳吃飯聊天。

康雪問起夏拉:「你這些天,和那小子都有些什麼事。」

這小子肯定說的是我。

夏拉說:「沒什麼,他對我愛理不理的。可有一天,他突然跟我說要買一個筆記本電腦。我就送了他一個筆記本電腦。」

康雪想了想,說:「這小子現在很奇怪,我懷疑他和監獄一些更高層的人勾搭在了一起。哎呀!早知道這樣,我們應該在你送他的筆記本電腦里裝個竊聽器的。」

夏拉說:「可他說是送他朋友的。」

康雪說道:「你把他叫出來,趁他不注意,在他手機里裝一個竊聽器。」

夏拉啊了一聲說:「可是表姐,我不會埃」

康雪進了房間,不多時出來了,拿了一個很小的類似工具盒類的東西,掏出一根很細的螺絲批類的東西說:「我教你,用這個,就可以把他手機給擰開,他的手機很爛,我見過,我原想自己放進去的,可是他已經不帶回監獄,我也不知道他回監獄的時候放在外面哪個地方,這也是我懷疑他有鬼的一個地方。你把他手機打開后,把這個像紐扣一樣的竊聽器放進去粘住裡邊線路板一樣的地方,再把手機裝好回去,就可以了。我倒想知道,他平時出來,不願意和你見面,是和誰在一起,又和哪個人有著不可告人的目的。」

我,果然,叫我出來名義上是過元宵節,實際上還是有著不可告人的目的。

還好我早有所防備,不然我的手機早就被裝了竊聽器,我和賀蘭婷商量的一些事,也被她給知道了。

夏拉說:「可是表姐,我怎麼不覺得張帆是個壞人。」

康雪吃驚的看著夏拉,然後用手指推了一下夏拉的額頭責備的問:「你是不是從心底真的看上人家了1

夏拉忙否認:「沒有沒有,我只是這麼一說。」

康雪責備的說:「你怎麼知道去分辨好人壞人?壞人臉上寫著好人兩個字嗎?」

夏拉說:「我只是感覺他不是。」

康雪說:「我看你是喜歡上人家了!你要是有這個念頭,趕緊可給我打消這個念頭!你知道這小子外面裡面有多少女人嘛?」

夏拉吃驚道:「他真的有很多女人?」

康雪罵道:「你還說沒喜歡人家!我這麼一說,你怎麼那麼關心?總之,我不管你到底想什麼,你幫我給他手機里裝個竊聽器1

夏拉哦了一聲。

康雪拿出一張卡,給夏拉說:「這張卡裡邊有多少錢我也忘了,可以幫你把你的公司做起來,如果是小公司,可以做了,但是如果你要百八十萬,表姐還幫不到你那麼多。」

夏拉開心接過卡,親了康雪一口:「謝謝表姐1

康雪怪責的說:「你啊你,太感情用事了,做人啊,不能感情用事,不要讓

心情來決定做事。更不能靠感覺。我說你啊夏拉,這世上,比張帆好的男人多的是,以後表姐介紹你就知道了。」

夏拉說:「那表姐你怎麼一直不結婚?」

康雪罵道:「多嘴!不許問這些1

康雪到底為何那麼老了還不結婚?這裡邊,又是有什麼原因呢?

又看了一會兒監控,沒有其他什麼線索了。

我把這段視頻記錄給截圖下來,還是存在了新買的u盤。

我給夏拉打了一個電話,夏拉接到我的電話,甚是開心的樣子:「是你啊,你在外面了是嗎?今天元宵節哦。」

我說:「是啊,我知道今天元宵節,你找我有什麼事嗎?」

夏拉說:「我們好幾天沒見了。」

我說:「哦,不好意思,老子這幾天是有點忙。」

夏拉說:「那,你今天有時間嗎?我想和你去看看煙花。」

我說:「行啊,去哪裡看。」

夏拉高興的說:「去東城廣場,那裡呀,今天晚上,有最隆重最好看最多的有史以來的煙花表演。」

我說:「唉,可是我不想去擠。」

夏拉說:「那我在東城廣場旁邊訂一個可以看到東城廣場的酒店。」

我高興道:「好啊!你說的啊!趕緊吧,最好能在酒店房間陽台看煙花,邊搞你邊看煙花。」

夏拉羞道:「哎呀你討厭。」

我嘿嘿笑了。

夏拉說:「那我先訂酒店哦。」

我說:「訂吧,你手機地圖一下就行,然後給人家酒店電話過去問。」

夏拉說:「嗯哪我知道了。拜拜。」

掛了夏拉的電話,我躺在了床。

是不是心太累,腦子太累了,做間諜用腦過度了,做了一個夢。

開始是香艷的,夢見我和夏拉去開房,結果發現裡邊還坐了康雪。

我就左擁右抱。

然後開始三人纏綿遊戲,在脫下她們上衣后她們美麗的上半身呈現在我的面前,我撲上去,要她們兩人脫下褲子,可是她們卻不願意。

我可要一石二鳥了今晚,我強行扒下她們的褲子,我卻看見她們的下半身,是蛇尾!

而蛇尾還在動,作響。

我慌了,急忙往後一退,看到她們的牙齒變尖,張嘴過來就要咬我。

這時候,我大叫一聲,從夢中醒了過來。

滿頭是汗的我,坐在床沿,他媽的,做的什麼夢,真他媽嚇人。

那個專給賀蘭婷打電話的手機鈴聲作響,媽的,就這個聲音,讓我在夢中夢見的是蛇尾巴在動。

老子先調了這鈴聲不可。

我拿來一看,是賀蘭婷打來的。

我接了:「表姐,什麼事?」

賀蘭婷問我:「我剛看到,我郵箱里有一些視頻,裡邊有一個,是你在哪兒拍的?」

我問:「哪一個?」

突然我醒悟過來,賀蘭婷問我的一定是我在雲天樓拍到的她前男友去招妓的視頻。

嘿嘿,那廝還嚇唬我不能跟賀蘭婷說,我可把他視頻直接拍下來發給賀蘭婷,我看你怎麼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