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歷史穿越>非常男管教>第189章 感情都會隨風而去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189章 感情都會隨風而去

小說:非常男管教| 作者:小管教| 類別:歷史穿越

走進衛生間轉角,突然一人從我身後捂著我的嘴把我拉進去推到牆上按著我:「小子!真他媽的巧啊1

他媽的是真他媽的巧,竟然是王達。

我掰開他的手:「你他媽的怎麼在這。」

他問我:「我還想問你他媽的也怎麼在這。」

我說:「我來吃飯的。」

王達說:「我也是來吃飯的1

我說:「行了,那各自吃各自的吧,再見。」

王達不滿道:「你他媽的有了女人就不要兄弟了,你現在連我的電話都不回復了。」

我說:「媽的我那不是忙上班,忙幹活,我有事埃」

王達罵我:「你他媽的有個屁事!你還不是忙著泡妞,搞女人,我他媽的看到了,外面那個腿長長的女人是誰?」

我說:「唉,你不要說了,其實,我是一個演員。」

王達打斷我的話:「說!又是哪個女人1

我說:「她是我同事的表妹,好像你們也見過的了。」

王達罵我:「見過個屁!老子叫你介紹一個女人,你他媽的左右推辭,你自己卻左擁右抱,今天,我總算看到了你自私的一面!你他媽太自私了張帆,老子要和你絕交1

我說:「泡妞要看個人本事啊兄弟,不就是不介紹女人嗎,如果你不介紹給我我要不要也和你絕交?行,既然你那麼自私,還罵我自私,那咱們乾脆絕交好了。」

王達嘻嘻道:「我是開玩笑的,不過你小子真是艷福不淺,說真的你真的有空給我介紹幾個埃」

我說:「唉你讓我怎麼介紹吧,好吧下次我和謝丹陽出來,我讓她找幾個姐妹,你自己看你本事了。」

王達笑嘻嘻說:「謝張大大的大恩大德。哦還有,你上次答應我的。」

我說:「我在看呢,我們過段時間有個出外面參演的機會,到時候,有我就和你說,沒有我也沒轍,希望你不要見怪。」

王達拍拍我的肩膀:「怎麼可能見怪你呢。」

我問他:「你該不是那麼無聊,一個人跑來這裡吃飯的吧。」

王達指了指外邊角落,一個姑娘坐在那裡,我看了一下,說道:「我靠是芳芳1

王達笑嘻嘻說:「是啊,你眼睛視力真好。」

我說:「王大炮你腦子沒病吧,她可是出來賣的,你他媽的該不是真看上她了吧1

王達說:「你別先罵我好吧,我這不是元宵一個人不好過嘛,找她陪陪怎麼了。只是吃個過節的飯,沒其他,沒其他。」

我說:「我他媽的寧願你在大街上隨便搭訕一個姑娘請吃飯,也不想你跟她一塊。」

王達說:「你說得簡單,你他媽的去搭訕一個,看她願不願意和你吃飯1

剛好一個女孩進來要去衛生間,我攔住她,說:「姑娘你也來吃飯埃」

她不知所措,看著我,問:「什麼事?」

我說:「真巧啊姑娘!我也是來吃飯的,我沒什麼事,我想要問問,你是一個人來,還是兩個人來?」

她說:「我是和朋友們來的,你有什麼事?」

我說:「那,你的朋友們是男的還是女的。」

她說:「女的。」

我說:「那好啊,等下我們一起吃個飯怎麼樣。」

她說:「對不起我有男朋友了。」

我耷拉下臉說:「那算了,我對你男朋友不感興趣。」

她便進去了衛生間。

王達看著我說:「是吧?哪有那麼容易,靠。」

說:「行了不扯了,你自己知道分寸就好。讓開別煩我了,我要去衛生間。」

王達說:「要不等下吃完烤肉,我們去喝點酒吃點東西,看看煙花什麼的。」

我還有事要干,要干夏拉,要給夏拉機會讓她在我手機上裝竊聽器,還要給她紅包。

事情太他媽多了。

我說:「老子不可能和你那什麼芳芳一起吃飯的。」

王達說:「行,你身份高貴行了吧。」

我說:「你知道我不是那個意思。」

王達說:「好了我知道你什麼意思,你是怕我墮落淪落是吧,放心好了1

我說:「行了走吧,我們下回聯繫。」

王達拍拍我說:「記得啊,女囚啊!饑渴的女囚埃」

我推走他:「快給我滾1

上了洗手間回到餐桌旁,夏拉在調料。

一會兒上菜了,我把烤肉一片片貼在發熱的鐵鍋上,烤熟了蘸醬吃。

夏拉給我烤肉,把青菜卷著烤肉,問我想吃什麼蘸醬,然後加上蘸醬貼心的喂我吃。

我拒絕了:「我自己有手。」

夏拉嘟著嘴道:「嗯不嘛,我就喂你。」

我說:「我說了自己有手!還有,我自己會吃,不需要你幫忙。我需要幫忙自己會說。」

夏拉耷拉了一下臉,自己拿著那個肉卷吃。

不高興了一會兒后,夏拉又討好的問我:「張帆,你想吃牛排嗎?」

我說:「謝謝,說了我自己會吃。」

夏拉哦了一聲,看我對她愛理不理,只好自己吃了起來。

吃完后,夏拉提議說出去走走,我問她有什麼好走的。

其實我心裡想的是,媽的出來一趟如果老是遇到熟人怎麼辦,而且每次讓人看到我都是和不同的女孩子在一起,這要是傳出去,人家如何看我。

我看看王達那邊,那廝正和芳芳興高采烈的互喂。

夏拉說:「我想去逛逛,給你買點東西。」

行啊,我不介意你為我付出的。

我說:「行,走。買什麼?「

夏拉說:「剛才啊,上電梯的時候我看見有一個商店裡有一件外套很好看。」

我說:「走吧。」

我沒有和王達打招呼,不想看到他和芳芳在一起。

太墮落。

我和夏拉出了外邊,夏拉挽著我的手,走到了她說的那個男裝店。

進去后,見模特身上穿的有一件外套確實好看,一問價格,竟然貴達一千八百八十八。

夏拉拿下來給我套上,我急忙拒絕:「這麼貴,還是算了。算了1

夏拉說:「先試試嘛。」

試了一下,果然好看。

我把外套脫下來,說:「算了,走吧。」

實在太貴埃

沒想到夏拉拿著就去買了單,我本想攔住她,可心想,我和她是敵我關係啊,敵人給我花錢,我沒理由不要嘛。

夏拉買單后回來,看著她笑容滿面,恍然間我竟然想到了曾經李洋洋給我買衣服的場景。

李洋洋。

店裡放了一首歌,鄭秀文的值得。

我們的故事愛就愛到值得錯也錯的值得

愛到翻天覆地也會有結果不等你說更美的承諾

我可以對自己承諾我們的故事愛就愛到值得

錯也錯的值得是執著是洒脫留給別人去說

用盡所有力氣不是為我那是為你才這麼做

所有的一切感情,哪怕是走進婚姻殿堂的愛情,都會隨風而去,包括我現在擁有的,無論是虛情假意的夏拉,還是曾經真實過的李洋洋。

我接過夏拉遞給我的外套,說:「謝謝。」

夏拉把外套給我套上,然後把標牌撕下。

兩人出店門后,夏拉挽著我的手,看著我兩的衣服說:「你看我們穿的,有沒有情侶裝的樣子。」

我一看,果然如此,我穿上這外套后一身黑,她也是。

我說:「你真是用心良苦。」

夏拉說:「怎麼這樣說人家嘛,人家也是怕你冷嘛。」

我說:「謝謝。」

夏拉說:「那,我們去廣場走走好不好。」

我說:「不去。」

夏拉撒嬌道:「嗯去嘛去嘛。」

我說:「你少廢話,說了不去就是不去。」

夏拉只好跟著我拉著我的手走。

我讓她帶著我到了寶珠酒店,進了房間后,我有些累,倒在床。

夏拉過來問我怎麼了。

我摸了摸自己的後背,說:「背痛腰酸,幫我脫掉外套,給我按摩幾下可以嗎?」

夏拉脫掉了自己外套,然後幫我脫掉外套,給我按摩。

我手剛好抓到她的包,伸手進去把那套情趣內衣扯出來,我說:「你快去洗澡。」

夏拉臉紅了:「你呀怎麼那麼壞。」

我說:「快,去。」

夏拉說:「那我穿出來,你不許看,要關燈。」

我說:「再說吧。」

夏拉去洗了澡,不一會兒后,她洗澡完了,在衛生間門口喊:「關燈好嗎?」

我說:「不好。」

她羞愧道:「那我不敢走出去了,好丟人!都沒有遮住的地方。」

我說:「就是要這麼看。」

夏拉不敢出來了,一直要我關燈。

我想她是真的羞愧。

於是,我關了燈。

她才走出來,摸黑走出來。

我看見她挪動走到床頭,突然開了燈。

我也驚住了,燈光下,夏拉的身體是那麼的誘人。

我情不自禁撲了上去。

結束后,發現那件所謂的衣服,已經被我撕爛了。

夏拉靠在我的胸口,喘完后,問我:「是不是覺得很有新鮮感呀。」

我從床頭拿過我的衣服,從裡邊掏出煙盒,抽了一支煙點上,把煙霧吹出來,說:「和沒做過的美女才叫新鮮感。」

夏拉皺起眉頭說:「你們男人是不是都那樣喜新厭舊。」

我說:「不知道,我只知道我自己喜新不厭舊。」

夏拉打了我一下,說:「聽我表姐說,你好多女朋友,是真的嗎?」

我說:「實話說,我一個女朋友也沒有。」

夏拉問:「那我算什麼。」

我說:「你,朋友吧,我們只能做朋友。」

夏拉哼了一下說:「那你和別的女人呢?」

我說:「也是朋友,所以我沒有女朋友,我也不需要女朋友。不扯了,我累了,先去洗澡。」

在去洗澡的時候,我覺得她一定會利用這點時間,想要在我手機里裝竊聽器,那我就給她足夠的時間:「我估計要洗澡半個小時,在監獄洗澡很不舒服,好幾天沒好好洗澡了,你可先別睡,待會兒我回來,你給我按摩一下,把我弄入睡。」

她馬上點頭說好。

我進了洗浴間洗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