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歷史穿越>非常男管教>第192章 我又傻眼了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192章 我又傻眼了

小說:非常男管教| 作者:小管教| 類別:歷史穿越

趙蒙蒙讓我坐下,我呼吸急促,有些坐立不安,那片白皙實在太吸引,真想撲過去。

我搓了搓手,很是局促。

趙蒙蒙說:「你找我什麼事?」

我有些口乾舌燥,舔了舔嘴唇說:「要不要我明天再來。」

趙蒙蒙笑著說:「你找我是想談談劇本對戲的事吧,幹嘛要明天談。」

我說:「你這麼穿,我說話是不是有些不方便。不是,我的意思說我們這麼獨處,你這麼穿,我挺不好意思的。」

趙蒙蒙說:「你是覺得我穿的很少是吧?」

我說:「是有點,而且男女有別,我這麼看著,有些心驚肉跳,不知道說什麼好了。其實說白了,我也是個男人,看到這樣,總有些控制不住自己,我怕我等下有些不好的舉動,你還是穿上衣服。」

趙蒙蒙低頭看了一眼自己胸前的性感肌膚說:「要我穿衣服也好,那我就當面換衣服給你看,你不要轉身也不要出去,來吧。」

我只好轉過身來。

可趙蒙蒙卻毫無動靜。

一會兒后,我問:「好了嗎?」

聽不到任何動靜,她卻一把拉著我坐在床頭,說:「怎麼,你一個大男人,還怕我把你吃了嗎?」

我不好意思的說:「可是你這麼著,我不知道怎麼和你談事情。我才是和你第一次見面。」

趙蒙蒙問:「那要怎麼談呢?」

我說:「說的什麼對戲,不是兩人假裝演練一下的嗎?」

趙蒙蒙說:「都那麼晚了,對什麼戲呀,那些戲不用排練,一次就過了。」

我說:「你是容易過,可是我不行,我從來沒有過這方面的經驗。」

趙蒙蒙從床頭櫃拿出一塊德芙巧克力給我,我為了消除緊張,拿了一塊吃。

她身上帶著香味,而且那深深的,總讓我有種想要把頭塞下去的衝動,還有那種香味,看著她的雪白脖頸,很想吻下去,狼吻下去。

聊著的時候,我出了很多次小差,想到了各種各樣和她激情的場景,可我不敢,當然不敢。

她突然說:「你這麼拘謹,我們怎麼對戲埃」

我只好搓了搓自己的臉說:「不是我拘謹,是你這樣,我不知道怎麼和你對戲。」

她問我:「是覺得我露太多了嗎?」

我說:「是啊,要不算了,我先走了。明天再說。」

誰知趙蒙蒙把被子一拉,兩條雪白的大腿盡收眼底:「我沒穿睡褲。」

我轉身過來,這演員都這樣子嗎?

我心裡覺得特別的彆扭和奇怪,像趙蒙蒙這麼出名的演員,名氣那麼大,全國知名,看上去就是一個很淑女很大家閨秀書香門第賢良淑德的類型,而且她演的電視劇的角色是屬於大眾眼中的最佳兒媳那種類型,可現在哪有一點最佳兒媳的半分模樣。

罷了,老子也不是什麼好鳥,什麼高尚純潔與我無關,但我還是把她被子扯上了,畢竟我不知道趙蒙蒙現在真正什麼意思,我說:「你這麼做,是想告訴我什麼呢?」

趙蒙蒙說:「沒什麼意思,只是平時的聊天。」

對著這麼一個

幾近裸著的大明星美女,聊天的壓力很大埃

我說:「我記得以前我看過你好多部電視劇,看過的第一部叫新媳婦時代,那時候你演的一個好媳婦角色,然後飾演你丈夫的張學柄出軌了,但是你無怨無悔的撫養孩子,待公婆如侍奉親生父母,結果丈夫被感化而浪子回頭,擊敗了小三。一家人又其樂融融的生活在一起。」

趙蒙蒙顯然是已經忘了自己曾經演過的這部戲,她茫然的說:「是嗎,我怎麼不記得了?」

我說:「也許你演過太多了。」

趙蒙蒙說:「我演過很多戲,不過你說的這個戲,張學柄,對,我有了一點印象。是,是張學柄,我飾演的角色叫唐如萍,對嗎?」

我高興的說:「對對對,你就是演那個叫唐如萍的,公婆叫你如萍,你老公叫你小萍。那個角色在我心中有了很深的印象,我就想啊,以後我要是能找個這麼好的老婆那該多好。包容,寬容,孝順,懂事,相夫教子,知書達理,出得廳堂進的廚房。」

誰知趙蒙蒙加了一句:「還上得了床,是不是?」

我有些尷尬,說:「是不是你們演員都這樣的。」

趙蒙蒙問:「在你的心裡,是不是我演的是個好女人,在現實就是個好女人?」

其實,趙蒙蒙雖然演的好女人好兒媳好女兒好老婆,但是現實中,她因為和另外一個很出名的曾經奪過國內幾個大獎的已經結婚有了孩子的明星演員zj,做了人家小三情人,而被娛樂都市報拍過現行,驚起了軒然波浪,好多電視台都封死了這個zj演的幾部最新的電視劇。

我說:「我也不知道,我和你沒有接觸過。如果不是因為你們進來這裡拍電視,我也不可能能遇到你甚至能和你聊天。但是你演的那部戲,看得我都想哭了,最後丈夫離開小三回歸家庭的那一幕。」

趙蒙蒙說:「你看得還那麼用心埃」

我說:「呵呵,是你們演的好。」

趙蒙蒙說:「謝謝你的誇獎,那我們對一下戲。」

她說完就直接裸著兩條大長腿從被窩出來,穿上了睡褲。

和我對戲。

我急忙轉身過來。

趙蒙蒙說:「其實你也不用太怕羞,我們在劇組都習慣了這樣,如果在北方,天冷的時候,劇組很多人甚至睡在一塊,平時化妝穿衣什麼的,都是當著好多人的面。我們在這裡,環境算很好了。」

我說:「呵呵,我還真不知道。」

趙蒙蒙說:「劇組拍戲的時候,短的幾個月,長的兩三年,在這麼一段時間裡,很多演員都會搞臨時搭檔。」

我奇怪的問:「什麼是臨時搭檔?拍戲排練的搭檔嗎?」

趙蒙蒙說:「笨啊,當然是夫妻搭檔。」

我驚愕:「夫妻搭檔?就是兩人搞在一塊?」

趙蒙蒙說:「你沒看新聞嗎?在東g打工的進廠的,在東g幾年,哪怕是家裡有了另一半,出去很多都有臨時搭檔。」

我說:「你的意思我明白了。那平時你呢?也有嗎?」

趙蒙蒙說:「有啊,一年一個左右吧,反正換劇組就可以換對象。」

我說:「這樣子啊,

那你在這裡就一定沒有了,因為沒有男的可以進來監獄。」

她竟然開我玩笑說:「你不就是嗎?」

我一下子就臉紅到了脖子根:「別拿我開玩笑了,我可不敢。可是你這麼和我說,不怕我說出去嗎?」

趙蒙蒙問我:「你覺得別人會相信你的話嗎?」

我點頭說:「這倒也是。可是你在別的劇組,不怕人家說什麼嘛?」

趙蒙蒙說:「能說什麼呢?很多人都這樣,劇組都習慣了,我們平時白天演戲,晚上回到住宿地方,沒有狗仔隊,誰會跑進來拍這些呢?」

我說:「好吧,我又明白了一些東西。」

趙蒙蒙說:「你相信嗎,每個省份,幾乎都有我的情人。」

我大吃一驚:「那你經歷過的,豈不是有幾十個男人了。」

這麼一想,我有些嫌她,媽的,幾十個啊,都上過她了。

不過還是比在雲天樓賣身的麗麗乾淨很多。

趙蒙蒙笑了笑說:「騙你的,你也信。幾十個,我都沒拍過那麼多電視。來呀,對戲排練。」

我看了一下劇本,其實很簡單,在趙蒙蒙的教導下,我沒多久就背透了台詞,演的也很好,最後一幕戲,是我直接掙脫開兩名女獄警的手,將趙蒙蒙按在身下,騎著她身上然後氣急敗壞抽了趙蒙蒙幾巴掌,最後被獄警們擒住踢出監獄。

排練這段的時候,我把趙蒙蒙壓在了身下,然後騎在了她身上,正要伸手假裝打她的時候。

誰知。

誰知她睡衣扣子弄開了,然後雪白的深深的大v一直到腹部,然後那兩個白色吸引人的大球又露了出來。

我一下子又傻眼了。

她的手握住我的手,我感到了她的溫熱柔情,看著她的紅唇,我突然想一個深吻下去。

看著我半天沒反應,趙蒙蒙扯了扯衣服遮好自己的胸口。

我急忙站了起來,說:「對不起。」

趙蒙蒙也站了起來,說:「為什麼要說對不起?」

我說:「我是不是讓你感到害怕了。」

趙蒙蒙反問我:「是你怕我吧?你這麼羞澀,膽小,我們怎麼演戲呀,來呀,我們到床去,這地上太冷了。」

我看著床,媽的到了上面,我可把持不住自己。

我有些顫抖,這可是個明星演員啊,我這輩子還沒碰過摸過明星美女埃

趙蒙蒙對我微微笑:「你怕了嗎?」

我看著她,不知道說什麼好。

趙蒙蒙又說:「你是不是怕我吃了你?」

我忙說:「當然不怕。」

趙蒙蒙說:「你是怕你自己控制不住自己,是嗎?」

我心一驚,問:「你是怎麼知道的?」

趙蒙蒙說:「我是國家一級演員,讀懂你的微表情,虧你還是心理輔導師,那麼簡單你都不懂?」

我說:「呵呵,你們女人看微表情比我們男人天生厲害十倍。」

趙蒙蒙又問我:「上床去演,去嗎?地板這裡冷。」

我看著她,我知道她說出那樣的話,就不會在意我等下會動她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