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歷史穿越>非常男管教>第195章 有好處不佔白不佔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195章 有好處不佔白不佔

小說:非常男管教| 作者:小管教| 類別:歷史穿越

很快,到了傍晚下班時間。

徐男已經帶著朱麗花去了包廂那邊,徐男其實是騙了朱麗花過去。

因為朱麗花一聽是我要請她吃飯,我估計她多半一定要拒絕了我。

朱麗花因誤會我與康雪馬玲等人同流合污的緣故,已經從心底的厭惡我。

不過也好,就憑這一點,我知道了朱麗花是一個不願為錢而出賣自己的人,是一個可以交的朋友。

朋友,泡友也行啊,哪怕再進一步也行啊,可惜啊,她已經名花有主了。

也不可惜吧,人家開著賓士寶馬來接她的,我算什麼東西,朱麗花要是跟我了,那真是鮮花插在牛屎上。

在徐男和朱麗花吃了一半后,我過去了飯店包廂。

推門進去,朱麗花還是那麼英姿颯爽昂首挺胸氣質十足,最主要她那張面容,俊秀又美麗。

看到我,朱麗花看了一眼徐男,問:「怎麼你沒說叫他來?」

徐男忙說:「小朱,這頓飯實際上是張帆請你的。」

朱麗花站起來就要走:「道不同不相為謀。」

徐男忙攔住她,我過去,讓徐男出去了,我攔住了朱麗花:「花姐,請你吃個飯,至於嘛那麼生氣。」

朱麗花說:「不需要你請,這頓飯錢我自己來出。讓開。」

我拉住她的手:「花姐,幹嘛如此恨我,大家敘敘舊聊聊天嘛,你看以前我們感情多好,可你現在突然對我那麼冷漠,我一下子不好受埃」

朱麗花說:「讓開1

我拿出一包養容美顏的補品對她說:「花姐你看,這是我專門買來送你的。」

朱麗花說:「這又是拿著別人的血汗錢來糟蹋吧,謝謝了,我不需要。你讓開。」

我把補品放在飯桌上,拉住她的衣袖說:「花姐,不要這樣子嘛。大家和和氣氣坐下來聊聊多好呢?」

朱麗花又形色俱厲說了一次:「我警告你,讓開。」

我看她這樣,又想使用擒拿術把我擒住,乾脆我就先下手為強,一下子抓住她的手把她手腕往後彎,疼得她一下子就往後仰,我抓住她的手腕,擒住了她,然後左手不客氣的從身後抱住了她的腹部,下身頂在了她很翹的屁股上:「花姐,得罪了埃」

朱麗花怒道:「你放開我1

我說:「花姐,其實我是有苦衷的。」

朱麗花生氣著:「我說放開我1

我假裝難受,心疼的說:「花姐,我這樣子其實也是不得已而為之的,你知道嗎,我一直都很敬重你喜歡你想親近你交往你這個朋友。失去了你,我吃飯不香睡覺不好,我很想你,想和你鬥嘴想和你玩。可是你突然這麼冷淡我,我知道是因為你覺得我做了蛀蟲做了別人的走狗的原因,可是花姐,我真的是有苦衷的。因為我知道了別人不該知道的東西,別人用我們監區很多事,包括犯人自殺,犯人被打,這些來要挾我就範。我也不想這麼做,撈取榨取犯人家屬和犯人的錢,可是我是被逼的,我沒有退路。」

朱麗花掙扎的力氣漸漸小了很多。

我說:「花姐,我真的是被要挾的,我現在是想走走不得,想不幹也不行,我只想只希望有一天,能好好的離開這裡。」

朱麗花掙扎的力氣幾乎沒了,她心中開始同情我:「那讓你負責選拔呢?你就這麼狠狠敲詐女犯?你怎麼那麼狠心?」

我說:「花姐,我是被逼著走到了前台,我是被推出去的,我是個被人提著線的木偶,我若是不出去,我可能就要被人栽贓整死。你以為那些錢有多少進了我口袋?我是有苦衷的花姐,希望你能諒解。」

看朱麗花信了我,我鬆開了她。

誰知她反身過來擒住了我,然後用一樣的手法把我給拿捏疼得直叫:「花姐放放我開我放開我!疼。」

朱麗花說:「張帆,你不能好好和我說非要擒住我,我也讓你嘗嘗,疼不疼1

我說:「花姐真的疼!放開我啊我還不是怕你不願意聽我解釋嘛1

朱麗花又使勁,我的手腕快斷了,疼得全身力氣都沒了,我哀嚎:「快斷了花姐,我要疼死了。」

朱麗花更用力了:「剛才你不是這麼對付我嗎,還挺開心,看你叫的還有力氣,還沒斷。」

我真是疼得眼淚都出來了,腦袋一片空白,媽的乾脆手往下邊一伸,就抓住了她的下身。

朱麗花呀的大叫一聲流氓,退後放開了我。

我揉著發疼的手腕,轉身過來看著她,她的臉紅撲撲的。

我說:「我不是故意啊,我真的是太疼了,快斷了1

朱麗花一腳把我踢倒在地:「流氓!你除了這些你還會點什麼?」

我從地上坐起來,拍了拍屁股說:「花姐,我真不是故意的,可你下手也太狠了1

朱麗花罵道:「我帶你去學擒拿,你就是學到這麼下流的招數?」

我嘻嘻的說:「剛才我摸到你下邊鼓鼓的,是不是你家親戚來找你了?」

朱麗花臉更紅了:「什麼我家親戚來找我。」

我說:「你大姨媽來了?」

朱麗花又要飛起一腳,我先躲了。

我躲在凳子後邊,說:「花姐,你聽我好好解釋好吧,我真的是有苦衷的。」

朱麗花要走:「我管你什麼苦衷,總之你這麼做,就是不對,男子漢大丈夫,為什麼怕人要挾。」

我說:「靠!不是你你當然這麼說,說來容易。我爸爸剛重病出院,近百萬欠款沒還,我擔負著家庭支柱撫養家人的重任,不然我哪能受人要挾,坐牢就坐牢,大不了幾年出來就是。可是我起碼也要幫我家過了這難關1

朱麗花嘆氣一聲:「這裡邊很多人,都有像你一樣。你好自為之,再見。」

我急忙又站在她面前攔住她:「花姐,那我們以後還是朋友嗎?」

朱麗花說:「算吧,但我不太想和你來往了,你沒事也別找我了。」

嘿嘿,有戲,她聽我胡扯的解釋后,非但沒生氣,而且還可憐起我了。

我說:「我今天就是有事。」

朱麗花問:「什麼事?」

我說:「這頓飯兩個目的,一個就是想讓你我之間矛盾誤會解除的,我是給你解釋道歉的,還有另外一個目的,我們監獄不是要出去參加晚會演出嘛,女囚的安保工作,我希望你來擔任。」

朱麗花當即拒絕:「我沒空1

我說:「花姐,別這樣嘛,大家都老相好了,你幫幫我嘛好不好。」

朱麗花罵我:「誰和你老相好了1

我說:「花姐,我怕這次啊,我出去,帶隊出去,是有人預謀要陷害於我,想唆使脅迫女囚逃跑,女囚逃跑我就擔負重責,輕則被開除重則被控告坐牢啊,你可要幫幫我1

朱麗花說:「你作惡多端,這樣子下場也是活該。」

我急忙說:「唉喲花姐,幫幫我嘛。」

朱麗花又馬上拒絕:「我真沒時間。」

我問:「你沒時間你要幹嘛去?你要和那開賓士寶馬接你的小子談情說愛嗎?」

朱麗花說:「是又怎麼樣?要你管1

我說:「花姐,恭喜你找了一個好對象,如

果不是因為如此,我想我會追求你的,你那麼的漂亮年輕優秀,而且武功蓋世人品又好,誰娶了你做你女朋友真是上上輩子上輩子前輩子修來的福分,唉,只可惜我張帆家境不好,無才無德,樣貌又丑,家人又病在床,不然我就鼓起勇氣追求你讓你做我女朋友了,現在你跟了人家開賓士的,我心裡也感到為你高興。花姐,祝你幸福。你幫幫我好吧?」

朱麗花聽完后說:「什麼亂七八糟的?」

我說:「你裝,你就裝你聽不懂。唉,曾經我也喜歡過你啊,想鼓起勇氣追求你的,但看到你跟了人家那麼好條件的男人,我也為你感到高興,我就把我那顆撲通的心和對你的喜歡深藏於心了。」

朱麗花說:「你那顆濫愛的心,還是收好吧。」

我急忙央求說:「唉喲人家不想收嘛,但是你已經有了一個他了,算了,唉,如果有下輩子,希望我還能遇見你。我一定好好投胎做人,做個有本事對社會有用而且家裡有點錢的人,然後也給你好日子過。我就敢勇敢追求我心中所喜歡了。」

至始至終我都沒說我愛她,說這種話我已經夠覺得肉麻了,說愛更他媽的肉麻了,這種虛假的肉麻話,我真說不出口了。

朱麗花說道:「以前我聽到這種話,我會覺得肉麻噁心,可是我現在聽到這種話,心裡雖然也還是感到肉麻噁心虛假,可畢竟是你的一份心意,我心領了。謝謝你的錯愛。我走了再見。」

朱麗花的嘴角泛起一絲不易察覺的笑意,然後推開我出去了。

我急忙喊:「你到底幫我不幫我。」

「看有空再說吧1

她已經出去了。

我坐了下來,媽的說了那麼多,浪費了那麼多口水,換來了一句看有空再說吧,假如她不幫我,那我找誰好。

可我看她這人那麼好心,那麼善良,那麼可憐我,應該會幫忙的吧。

不管她了,看著桌上幾個好菜還有啤酒,我自己拿了一次性碗筷狼吞虎咽吃了起來。

不一會兒,徐男進了包廂,問我:「談成了吧?」

我說:「我也不知道,反正她沒答應。」

徐男說:「我覺得應該成了吧,人家都去買單了。」

我停住筷子,說:「是嗎?她去買單了?這也未必啊,也許她只是覺得不想和我交往不想欠我人情。」

徐男一拍桌子:「靠!那算了!既然她不願意,我推薦幾個人給你。」

我說:「來來來,喝酒喝酒,陪我喝點酒,這種事待會兒再說。」

喝多了幾杯后,我說:「男哥,你信不信我和進來我們監獄拍戲的女明星有過親密接觸。」

徐男說:「這有什麼奇怪的。」

我奇怪了:「為什麼不奇怪啊?」

徐男說:「這監獄只有你一個男的,所有發情的女人都找你一個,女明星也是人埃你和誰親密接觸?趙蒙蒙?還是鍾婕?」

我笑笑說:「沒想到你也挺八卦,我就不告訴你。」

徐男說:「無所謂,不過有好處占,不佔白不佔,只是你這些事去說給別人聽,也沒人信,所以下次她們再來的時候,你就繼續。」

我說:「不知道她們什麼時候再來。」

徐男說:「很快,也許這周就能解決了利益分配和拍戲經費的問題,周末又回來了。」

我問:「你怎麼知道。」

徐男說:「你以為就你認識明星?我就不認識?那人家女三號,周雙雙,經常和我喝酒。」

我說:「我靠你也上了她1

徐男罵我:「你以為我是你,禽獸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