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歷史穿越>非常男管教>第197章 我是想太多了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197章 我是想太多了

小說:非常男管教| 作者:小管教| 類別:歷史穿越

徐男去跟沈月說了,沈月一聽有錢,而且只是推一下,再者沈月現在是跟著我們混,生怕不應允我們的要求,我們日後不讓跟著發財了,趕緊就答應了。

不管沈月是為了錢,還是怕我們,總之她答應就好。

如此一來,甚好。

徐男讓沈月上台去了,我則和徐男假裝遛到台下邊,朝著我們這群人那地方走過去。

沈月上台後,假裝也往我們這群人這邊走,一邊走還一邊假裝對著女囚們指指點點:「那個那個,097你幹嘛你!你跑那裡幹嘛!回到隊伍中。」

沈月邊喊邊往李姍娜那方向而去,正當李姍娜在專心致志教著一個藝術團的女囚一個舞蹈轉身動作時,沈月看準時機后冷不防的『不小心』撞了她一下,而且是很用力的撞,李姍娜頓時失去平衡,啊呀一聲從台上一個趔趄就掉下台,沈月也假裝哎呀一聲趕緊伸手拉李姍娜。

李姍娜已然從上掉下來,正在這千鈞一髮之時,我和徐男『剛好』從台下邊路過,恰好李姍娜就掉在我們跟前,我和徐男趕緊的伸手抱住了李姍娜,徐男抱了兩條腿,我抱了李姍娜的身子。

我的手還故意的『不小心』瞅准了李姍娜的胸部抓去,李姍娜看起來瘦高,沒想到胸也很有料埃

李姍娜已經花容失色,在我懷裡驚恐未定看著我喘著氣。

我說:「怎麼了!怎麼了1

徐男把李姍娜兩條腿放下,李姍娜從我懷中掙脫開,我不舍的離開了她的胸部,她站了起來失魂的看著台上。

沈月趕緊的急忙下來對李姍娜道歉:「對不起對不起!娜姐對不起1

娜姐?居然被獄警叫姐。

想來這李姍娜在這監獄里的地位挺高埃

李姍娜畢竟經歷過大場面的人,眼看自己是被人無意撞下台,而且人也沒事,便說:「沒關係,你也不是故意的。」

沈月一聽這話,臉竟然紅了,我生怕穿幫,趕緊擋在沈月面前,假裝對李姍娜噓寒問暖,畢竟李姍娜也是國家級別的舞蹈歌唱家,生怕她看出我虛假表演,我貼近了李姍娜:「你沒事吧?嚇死我了,還好啊我和徐男剛好路過,看起來沒事,沒事就好。」

李姍娜對我和徐男道:「謝謝你們。」

我半開玩笑道:「大恩不言謝,要不你以身相許算了。」

李姍娜一聽我這開玩笑的話,臉色微變,徐男打圓場:「娜姐,我一直都很崇拜你,請問可以請你吃飯嗎?」

對救了李姍娜的徐男和我來說,有這麼個要求,並不過分,李姍娜答應了徐男的要求。

我說:「我也可以一起嗎1

李姍娜當然也同意了。

第一步,成功!

在李姍娜回去台上繼續練舞的時候,徐男找了負責看管李姍娜的管教說清楚等會兒李姍娜晚點回去,要請李姍娜吃飯,不過按規矩來說,我們還必須要請看管李姍娜的管教吃飯,於是徐男就去要了兩個包廂,一個是請看管李姍娜的管教吃飯的,另一個是我們兩請李姍娜吃飯的。

排練結束后,徐男讓沈月把我們的女囚帶回去了監區。

我和徐男李姍娜還有李姍娜管教等人去了飯店。

我徐男李姍娜進了其中一個好點的包廂,徐男是倒茶倒水,招呼周到:

「娜姐,請問您要喝點什麼呢?」

李姍娜說:「來一瓶果汁吧。」

徐男馬上出去拿果汁,然後叫來服務員,徐男拿著菜單給李姍娜,李姍娜說:「我就不看了,上兩個青菜給我就好了。」

徐男說:「娜姐是不是給我省錢呀,不要緊的。您點。」

李姍娜說:「我少吃肉,多青菜,美容養身體。」

徐男說:「哦,原來這樣。那以後我也多吃點青菜。」

我心想你就是一天吃一噸青菜這輩子也沒救了。

徐男把菜單給我,我在看菜單的時候,徐男給李姍娜倒了果汁,那服務員忙不迭的想讓李姍娜簽名,李姍娜婉拒了她的要求。

服務員有些沮喪,然後竟然嘀咕著說:「沒想到你會在牢里。」

我一聽這話,生怕李姍娜生氣拂袖而去,趕緊起身說道:「你嘀嘀咕咕什麼話呢你,快點,就要這些,麻煩快點1

服務員出去了。

都是徐男和李姍娜說話,我則是靜靜的欣賞著民歌天後的近距離風采。

果然漂亮啊,看起來那輪廓就是不同於普通美女。

我看得有些失了神。

菜已經上了,徐男捅了捅我:「吃飯1

我才回了神,不好意思笑笑,然後端起碗。

李姍娜倒了一杯果汁,然後也要給我們兩倒果汁,徐男忙搶過來給我兩自己倒上。

李姍娜舉起杯子說:「謝謝你們今天出手相救。」

我說道:「舉手之勞,不用掛齒。」

徐男也說:「我們也是剛好路過。」

徐男有些底氣不足,看來我說謊比徐男說謊更加的像,我已經說謊面不改色,練得爐火純青了。

李姍娜說:「我就以果汁代酒,敬你們一杯。」

我們三人喝了果汁。

這時候,場面有些冷場,都不知道說什麼好了,我也不敢抽煙不敢喝酒,三人默默吃著飯。

看來,這頓飯註定吃得不會太放開了。

為了預防一下子李姍娜就走人,我拋出了話題:「對了徐男,今天我們排練情況怎麼樣。」

徐男已經事先和我通過氣,假裝聊那領唱的事情,從而拐彎抹角的旁敲側擊把李姍娜推進坑裡來幫我們。

這樣子就不是我們去求她,而是她自己樂意幫助我們了,別人也怪不得我們什麼。

徐男說:「唉,一切都好,就是那個領唱打節拍的,是請的獄警來幫忙,看起來不是很合格嘛。」

我說:「算了,將就著吧,不過還是找一個比較靠譜的好點,對了你看看這四十人女囚中有沒有學音樂出身的。」

徐男說:「沒有,只有兩個藝校舞蹈的,跟這領唱的不同。」

我無奈說道:「那就讓看起來有點氣勢的女孩來領唱。」

李姍娜也就客氣的問我們什麼事。

我看著李姍娜,說:「哦,沒什麼,就是我們嘛,就是我,要帶隊出去演出,參加晚會演出,我要帶兩幫人兩個節目,一個是獄警們的舞蹈,一個是女囚們的大合唱。獄警們的舞蹈已經沒什麼大的問題,可是女囚同志們的大合唱,因為領唱的不合格,所以,一直在找領唱的,但都找不到合適的,就怕演砸了

。」

徐男接著說:「娜姐,你學過音樂,要不我們可以求你幫幫我們教教那個領唱的怎麼打節拍和領唱嗎?」

他媽的我原先的想法是想言辭中逼著李姍娜讓她『不好意思』的自願出來幫忙的,怎麼成了讓她來教教我們領唱的了。

徐男這才發現自己說錯,不好意思看看我。

唉,已經說錯了,還能怎麼著,看來是功虧於潰了。

誰知李姍娜的下一句,讓我們幾乎跳了起來,她說:「我自幼學習音樂,對音樂雖然不是很懂,但也略知一二,我想我可以幫得到你們的。今天還多虧了你們,我才沒事。如果監獄同意的話,讓我來幫你們這個忙,做領唱吧。」

徐男臉上頓時高興了起來,我抑制住狂喜,說:「這怎麼好意思呢。你真是太謙虛了,我們不敢奢求請你來幫忙,別人要你一次演出,都要好多錢,只要你教教我們的領唱就好了。謝謝你。」

她們都叫她娜姐,我不願意叫,因為第一,李姍娜看起來特別的年輕,第二,老子還想搞了她,雖然不敢,但我還是想,叫姐了還叫老了,叫生疏了我不捨得埃

至於朱麗花,那沒所謂,反正我和她都那麼親近了,而李姍娜,只是剛認識就叫姐,這不顯得自找生分嘛。

李姍娜說:「承蒙你們那麼看得起我,你們今天救了我,我這點幫助,才真是舉手之勞。」

李姍娜真不是一般人啊,無論是喝水吃飯,說話,都是優雅得體,就跟電視里那些古裝戲里大家閨秀一模一樣。

徐男也說:「娜姐,我們真不敢請你出去幫忙。這樣也真的太不好意思了。」

李姍娜說:「你們言重了,那我明天出來到禮堂就來跟你們一起排練了。」

我還是假裝推辭:「太不好意思了,教教我們的領唱就行了。」

李姍娜說:「就這麼說好了,對了,我剛剛忘了問你們的名字,抱歉。」

我和徐男都自我介紹了。

李姍娜也介紹了她自己:「我叫李姍娜,之前是唱歌的,現在,是女囚。」

說到女囚兩字,她眼中黯然神傷,每個女囚提到曾經,都會黯然神傷,那都是一段不堪回首的人生痛苦經歷。

我趕緊的岔開話題說:「我們都早已熟知你的大名了。那我們恭敬不如從命,明天下午在大禮堂不見不散了。」

李姍娜再敬了我們一人一口果汁:「明天見。」

她優雅的站了起來,我們趕緊送出去。

一直送李姍娜和看管她的管教到了門口。

走的時候她還禮貌的說一句:「謝謝你們,讓你們破費了。」

我趕緊說:「哪兒的話,能請到你吃飯,是我們的榮幸。」

李姍娜走後,我高興的和徐男擊掌相慶:「太好了!走,回去喝兩杯慶祝1

開心的不止是李姍娜願意幫忙,而我,也能有和這個響徹全國的民歌天後接觸的機會。

大美女歌唱家啊!

我從明天開始,就要能和她經常接觸了,我開始幻想,如何接近她,獲取她的好感,讓她喜歡和我在一起玩,甚至,讓她愛上我。

男人的腦子,除了女人,還是女人,掙再多錢,也是為了女人。

只怕,我是想太多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