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歷史穿越>非常男管教>第198章 愜意的咖啡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198章 愜意的咖啡

小說:非常男管教| 作者:小管教| 類別:歷史穿越

只是,另一個問題擺在了我們的面前,徐男問我說:「可是,如果監獄不讓李姍娜出去,怎麼辦?」

我也想到了這個問題。

我說,「我去找找主任吧。」

徐男同意了。

我可沒想找過主任,我想第二天直接找賀蘭婷。

可次日一早,我給賀蘭婷打內線電話,她並沒有接。

難不成真要去找政治處主任不成?

找康雪多半被她給卡掉,看來只能找政治處主任。

只是我去了政治處主任那裡一趟,結果人家告知正在開會,我白去了一趟。

下午再去吧。

一直等到了下午,我又去了一趟,她們說政治處主任出去辦事了。

媽的。

我只能先去了禮堂,看排練,看李姍娜是不是來了。

李姍娜特別準時,女囚們沒到的時候,她已經在等了。

當大家得知領唱的換成李姍娜,四十個女囚高興地拍紅了手掌。

大家圍著李姍娜,問這個問那個,又是摟著又是抱著的。

我心裡卻湧起不安,萬一政治處主任也卡住,而且那賀蘭婷也不給李姍娜出去,怎麼辦?

我正在想著,台上響起了嘹亮的歌聲,我一看上去,見女囚們整整齊齊的排列排練,李姍娜根本都不需要什麼所謂的融合和提前排練,直接就上陣帶領。

震撼。

看她的表演,真是一種享受,一種藝術。

優雅而自信,得體而富有激情。

這真是個天才的美女音樂藝術家。

徐男走到我面前:「看到沒有張帆!多麼好!這下子完美了1

我說:「完美個屁,我找不到政治處主任。」

徐男問我:「那怎麼辦?」

我說:「不知道,找了再說吧。」

徐男說:「我去問問李姍娜如何?平時她都經常出去演出的,不知道誰放行。」

我說:「李姍娜身份和其他女囚不同,我正是擔心這樣被卡祝」

徐男說:「別想了,我去問問。」

我說:「看來也只能這樣了。」

意外的是,李姍娜同意說她會和領導說一下,看領導怎麼回復。

我想問她所說的和領導說一下,是和哪個領導說呢?

可我當然不敢問。

不過看她平時能經常出去演出,說明她這個管她的領導可不是個小人物。

朱麗花來了,她自己完成了她的使命,點齊了人馬。

她帶著防暴中隊和武警的人過來給女囚們開會,開門見山就直接說:「我們不管你們平日在監獄里表現有多麼的優秀,但是,出去了就給我們好好守規矩!想要耍小心眼,你們就可要小心,如果你們覺得你們能在上百個拿槍的武警和獄警子彈下脫身,那你們盡量可以試試!話只說到這裡,你們有什麼想要逃跑的小心思的,自己掂量著吧。」

這他媽的武警就是武警,和我費口舌講了幾次會議說什麼守規矩什麼軟聲細語完全不同,直接開口就是不怕死的就跑吧,跑得過子彈就跑吧。

聽得女囚們都心驚膽戰的。

李姍娜在離開了沒多久后,回來跟我說,領導批准了。

厲害,果然是有背景的人。

這下子,沒有什麼放心不下的了。

下班后,我決定出去小鎮一趟,一呢是想去買點用的東西,二呢想看看監控有什麼收穫,夏拉在我手機裝了竊聽,我看她這幾天又要和康雪折騰出點什麼事情來,三呢就是問問麗麗,她進了夢柔酒店打聽到什麼消息。

下班后,我還是如常,出去外面拿了手機,為了讓夏拉和康雪不那麼懷疑,我拿著手機給家裡打了電話,扯了一些家長里短,然後又給一個平時普通保持聯繫的朋友聊聊電話,為了不讓夏拉和康雪覺得我故意的,我特地問了那個朋友借錢,說是

家裡有事,上次雖然借了但現在又需要用了,借兩萬,那朋友倒也好說話,直接問是不是上次那個帳號。

我先借吧,我就說是還債用的,過段時間再還。

然後掛了電話后,坐著公交車過了郊區進了市裡,然後再換車換車換車,每次都換兩三次車,確定身後無人跟蹤,才回到小鎮上。

先去買了一些東西,然後到了青年旅社后,我進房間,我還是把有竊聽器的手機放進了衛生間,然後看監控。

監控這幾天的情況,看到夏拉和康雪在房間用耳麥聽我竊聽器的情況。

嘿嘿,真是螳螂捕蟬黃雀在後,你們不知道的是,你們的一舉一動老子都看得到了。

接著,用另一部手機給麗麗打了電話。

麗麗已經進了夢柔酒店,這幾天沒聯繫了,不知道她怎麼樣。

電話通了,麗麗說:「是你呀,我還以為誰,還不想接了。」

我說:「我上次不是說讓你存我號碼嗎?」

麗麗說:「每天好多人給我打電話,我那天掛了后,忙了一會兒就忘了存,後邊就不知道哪個是你打的了。」

我說:「呵呵業務繁忙,很多男人是吧?」

麗麗說:「沒辦法呀。」

我問:「這幾天在那裡有沒有打探到有些有用的消息呢?」

麗麗說:「有一些。你怎麼打過來也不關心關心我,就問這些。」

我只好說:「好,關心關心你,你吃飯了嗎?」

麗麗撒嬌說:「你這樣也太假了。」

我耐著性子:「那要我怎麼樣才不假?」

麗麗說:「你出來陪我吃個飯好不好,我午飯都沒吃。」

我說:「我也有點餓了。可是,我不想在這兩條街吃。」

麗麗問:「為什麼?」

我當然不會說我怕被人家打手們看到。

我就說:「吃膩了行吧,我想,去後街那邊吃。不想在沙鎮吃。」

可我想了想,媽的後街也基本和沙鎮連起來的,只好去遠點,乾脆去市裡吃。

我說:「算了,我突然想去南城吃一家火鍋的雞肉火鍋。」

麗麗說:「那麼遠呀。」

我問:「你今晚還要上班?還要幹活?」

麗麗說:」我今天休息。」

我說:「那正好了。十五分鐘后,沙鎮坐標公交站見面。」

麗麗急忙說:「哎呀我還要化妝了。」

我說:「半小時,我帶錢過去,還差你一萬,可別讓我等1

我掛了電話。

躺了一會兒,下去取錢,然後走到鎮標站,過了半小時了,我繼續等了五分鐘,有些不耐煩,拿出手機給麗麗打過去:」你在哪兒呢!說了不要遲到不要讓我等1

麗麗接了:「我到了到了,車站對面醫院,你呢?」

我說:「我說了在鎮標站,你跑到對面醫院幹什麼?」

麗麗說:「這裡不是往市裡么?」

我走過去對面,麗麗果然在對面。

她看到我,走過來,怕被我罵,我看看她,高跟鞋,比我還高,打扮時髦,胸前還半露,臉部更是漂亮但也妖艷,就如同網路新聞經常出來的那些外圍女,我說:「以後你穿成這樣,就不要出來和我見面了。」

麗麗急忙看看自己,然後委屈的說:「怎麼了嘛。」

我說:「我靠你穿得那麼露,搞什麼?」

麗麗不敢再說話。

我原本想挽著她的手的,可好多人等車的,公交車過去的車上好多人都看麗麗。

唉,算了,我戴上口罩,然後挽住了她的手,麗麗開心的靠在我身旁。

我說:「說了啊,以後和我出來不要穿成這樣。」

麗麗問我:「那要穿成什麼樣子。」

我指著一個剛放學的學生說:「那樣就好。」

麗麗問我:「你喜歡制服誘惑埃」

我罵道:「我日你個制服誘惑,我說的是,我的意思是讓你穿得盡量不要露那麼多,不要打扮那麼妖艷,你看看人家那些剛下班的白領啊,還要上街玩的廠妹,穿得就挺好埃牛仔褲休閑服的,也不用化什麼妝。」

麗麗哦了一聲說:「我以為你會喜歡。」

我說:「我是會喜歡,在床shang我肯定會喜歡,可是有哪個男人喜歡帶自己身邊的女人出去,那女人露這裡露那裡那麼多的?」

麗麗開心道:「我是你女人呀?」

我說:「你想得美1

媽的等了老久沒那趟去南城的公交車來,乾脆攔了一部計程車往南城了。

到了南城,兩人去吃火鍋。

火鍋上后,我吃了兩口,味道挺好,吃了兩碗飯。

麗麗也在吃著,我翻翻手機,她看到我存她的名字是麗麗,就說:「你怎麼這麼存我名字,我是lily,不是麗麗。英文的。」

我說:「我管你英文中文,愛怎麼存是我的事。吃飽了嗎,可以談談夢柔酒店的一些事了吧?」

麗麗說:「不要急嘛,等下呀我們去逛逛街,我請你喝咖啡呀。晚上再說。」

我說:「行,我來跟你喝酒,不去喝咖啡了。」

麗麗說:「去嘛,好久沒去喝咖啡了。」

我說:「行行行,喝咖啡。喝星巴克咖啡。」

好吃是好吃,只是好多人路過都看著麗麗胸前一片雪白,太不爽了。

我催促她快點。

吃完了火鍋,又跑去喝咖啡。

坐在二樓的星巴克上邊,看著下邊步行街人來人往,城市燈火通明,心裡幾分愜意。

麗麗和我東拉西扯的聊著,她來這個城市已經有三年多了,憑著外在的優秀條件,之前如夏拉一般接活拍照的,做活動的,也真的做過外圍女,後來覺得自己要抓住年輕的尾巴,好好撈一把,一呢是照顧父母二是想回家去買一套房子,嫁個好男人過一輩子。

最好呢,買一個市內的四房二廳的,然後有一部寶馬3系,然後找一份一個月五六千的哪怕是去賣衣服的工作。

我其實不想聽她這些廢話,當她問我有什麼夢想的時候。

我想了想,說:「我以前讀大學有夢想,現在的夢想,都被狗吃了。不要和我談什麼夢想,晚上做做夢就好。」

麗麗說:「你這人好沒意思。」

我說:「要個屁意思,那你是不是和每個嫖客都談夢想?男人的夢想不都這樣,,顏如玉,賓士寶馬,權利地位。」

麗麗繼續說她的夢想,我直接打斷了她的話:「談談正事,你進去那裡,到底有沒有打探到有用的消息?」

麗麗被我打斷了話,有些不高興撇撇嘴,說:「你怎麼老這樣。」

我說:「不然你想怎麼樣,說吧,那家酒店,是誰開的?」

麗麗說:「一個女人,一個我也沒見過的女人,聽說三十齣頭,長得很漂亮。」

我馬上想到了是不是康雪。

我問道:「那個女人,是不是長得很斯文,講話溫文爾雅,有時候戴上眼睛,看上去快四十的。」

麗麗說:「我也沒見過,只是聽說。」

我嘆氣說:「那好吧,最好是偷偷拍個照片給我看。」

麗麗說:「我們進去裡邊,都不能帶手機的,和雲天閣不同。」

這還那麼嚴格,跟我們監獄有得比啊,我說:」那麼嚴格。「

麗麗說:「不過那邊的管理雖然嚴,可底薪提成都比雲天的多。」

我只好說:「那好吧,等你如果看到那個女的,能拍下來就拍下來,不能的話,就描述一下,最好問一下叫什麼名字。還有另外的管理人員。都問問。」

麗麗說:「老闆娘的花名叫彩蛇。」

彩蛇?那麼奇怪的外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