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歷史穿越>非常男管教>第199章 必須你帶隊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199章 必須你帶隊

小說:非常男管教| 作者:小管教| 類別:歷史穿越

居然有叫彩蛇的。

麗麗說:「裡面的人叫她彩姐,外邊的人叫她彩蛇。」

彩蛇,彩姐?難道是康雪的花名?

不太像埃

我又問:「麗麗,那只有這個女老闆了嗎?你還知道裡邊有什麼重要的人物?」

麗麗說:「我就知道這個了。」

我問:「那裡邊很多打手,你知道嗎?」

麗麗說:「夢柔酒店就是黑衣幫的總部。」

我自言自語:「黑衣幫,是什麼東西?」

聽麗麗說,黑衣幫就是我所見到的那幫人,不是退伍的就是練武術出來的,統一短寸頭,牛仔褲黑上衣。黑衣幫在這個城市裡,組織嚴密,金字塔式的結構模式,內部細緻犯罪分工,紀律森嚴,處罰嚴厲,數量非常龐大。在這個城市裡他們的暴力行為涉及到了各個角落和行業,通過各種違法犯罪手段瘋狂斂財,控制娛樂場所,賭博場所,餐廳,賓館,公司,從中謀取商業利益。照我判斷,這個黑社會團伙應該和某些單位相互串通勾結,甚至很多公務的人員為了利益飯碗,捲入了他們之中。

房地產方面的緊急糾紛和社會上的緊急糾紛成了黑衣幫行動的目標,因為公務人員穿制服不方便處理,所以在此地盤上活躍的黑社會們便會出動,他們會將肇事者或引起糾紛的人揪住,將和他們對抗的所謂不良市民以及肇事者解決掉。

且還經常在地方幫忙尋仇復仇,勒索,已經稱霸了這個地方。

上次我和謝丹陽,就是被追求謝丹陽的那個叫什麼的那小子給請這幫人給勒索了。

那麼大的犯罪集團,都是彩姐一個人管的。

聽麗麗說,彩姐三十齣頭,是不是康雪呢?

我聽到這些后,心裡很沉重,我算哪根蔥,我還想去收拾一個稱霸城市裡的黑社會,我這不是自我找死嗎。

靠。

我有種想打退堂鼓的感覺。

麗麗說:「我覺得你要是想除掉你對手的話,真的好難。」

我點了一支煙,說:「看看再說吧,我總不能這麼放過我仇人。」

麗麗說:「那我下次幫你留意看看,彩姐到底是不是你要找的人。」

我說:「好。」

麗麗問我:「喝完咖啡,我們去哪裡?」

我看著她暴露的前胸的一片雪白,說:「你說呢?」

麗麗看穿了我心思,狡黠的笑了說:「我,不知道。」

我拉著她的手,說:「買套去。我喜歡岡本。」

就近開了一間房,用她的身份證開的,我不想讓她知道我的身份。

她問我叫什麼的時候,我說我的外號叫公狗。

麗麗就笑了:「為什麼那麼難聽?」

我說:「因為我看到漂亮母狗就發情。」

麗麗打了我一下:「你在罵我嗎1

我說:「罵你怎麼了1

隨即把她推倒在床shang。

折騰的時候,我讓她自己叫自己母狗,她猶豫了一下,才叫了,很不願意的叫了。

結束后,我問她:「我這算是包夜嗎?」

麗麗說:「當然不是,我喜歡和你在一起。」

我說:「謝謝,哦,我拿錢給你,那一萬。希望你能繼續幫我。」

我拿了那一萬給了麗麗。

然後睡覺。

為了保險起見,我和麗麗在一起,都十分警惕她,哪怕睡覺,我手機錢包身份證都放自己枕頭下邊

,萬一她要動,我馬上就知道。

做間諜太他媽的累了。

次日一早,麗麗沒醒我就跑了,去了小鎮上青年旅舍,把我得知的情況寫進了郵箱,發給了賀蘭婷。

放好手機后拿了另一部手機就回去了監獄。

當我下午在禮堂看排練時,徐男來找了我。

我們的演出已經全部準備好,就差明天出去完成任務了,我問徐男:「朱麗花那邊的安保準備,人員準備,都做好了吧。」

徐男回答說:「已經全部ok。」

我點點頭說:「很好。」

見我的眼珠從來沒離開過李姍娜的身影,徐男說:「李姍娜有一個要求。」

我說:「什麼要求。」

她說:「不能讓外面的人知道台上的就是李姍娜,她是大明星。」

我說:「這樣子?奇怪那前幾天她又不說,她如果不說的話,我還以為可以打著她名號去表演,那我們憑著李姍娜的名氣,都打了八十分之上了。」

徐男說道:「李姍娜說,怕引來沒必要的麻煩。」

我說:「好吧。只要我們不說出去,到時候不讓主持人知道她的真實身份,人家台下的人看到她也只是覺得她像而已,誰會知道這就是李姍娜,李姍娜在獄中服刑。」

徐男點點頭,然後又說:「忘了和你說,千萬別打這個女人的主意。」

我馬上靠了一聲,說:「誰要打她主意啊,我敢嗎我1

其實我是嘴巴這麼說,心裡,陰暗的心裡早就想如果有機會就把李姍娜上了的。

我問:「李姍娜真的有背景,很有背景,是不是?」

徐男說:「李姍娜是某個組織某個單位高官某個領導的情人,為了保護那個人,才被抓了進來。那個人會不惜一切代價保護她。」

我馬上問:「組織?什麼組織?還是高官?」

徐男說:「我不知道,我也是聽來的。」

我說:「上次不是傳言說因為犯了出賣機密罪的嗎?」

徐男說:「這個女人,遠沒有我們看起來的那麼簡單。」

,果然如同那句話一樣,西遊記里有背景的妖怪都被帶走了,沒背景的妖怪都被亂棍打死。

我反駁說:「誰想碰她了,我女人多的是,靠,你以為我是發情的公狗嗎。我只是看她會表演,會音樂,會領唱,所以我才叫她來幫忙。」

當然,我心裡當然不只是這麼想,想奪得名次是一方面,另一方面我還不是為了接近她,想要得到她的**,我思想就是那麼齷齪,所以才找她。

在這個監獄里,我認識到的接觸到的,有幾個背景深不見底的女囚,一個是柳智慧,一個就是李姍娜,看來只能遠觀而不可褻玩焉了。

很快就到了該出去演出的那一天。

我之前就給王達打了電話,約他到演出那天晚上去會合的地點,演出場外的對面一家酒店開房等。

王達接到這個信息,喜不自勝,點頭連連。

可我到了將要出去前一天,雖然萬事俱備了,連車子,司機,隊伍,演出衣服化妝品都準備好了,總覺得心裡難安。

媽的,我是怕出事,真的怕出事,萬一出去了,出了事,我可真的是吃不了兜著走。

想來想去,我還是想推卸了帶隊的責任,雖然現在徐男已經拿到了錢,可是這錢拿著很燙手埃

怎麼辦?

我應該以自己資歷淺,帶不了隊為由,找一個帶隊,我做她的副手,錢拿少一點沒關係,

最主要還是保險,萬一出事,扛責任的不是我。

我馬上想到了幾個人,包括康雪,馬玲,監區長。

康雪估計是不肯同意的,她那麼奸詐狡猾的人,遇到這樣事情,她躲都來不及,出頭的事她永遠不會幹,而那馬玲,是康雪的副手,料想她也不會願意干。

可是我怕的就是馬玲設計害我。

因為整個監獄里,她和我最是苦大仇深。

最好的辦法就是把馬玲弄出去帶隊,到時候她就不可能能害得到我了,反而怕被我害了。

我想到了一招。

我去跟徐男說了一下,讓徐男和沈月配合演一場戲。

我當然不會和她們說我的真實想法,我只是說我生怕自己帶不好隊,想讓她人帶,徐男馬上小聲對我說:「那之前收了的錢怎麼算?」

我說:「分我那份十分之七給帶隊的,我只要十分之三就行。」

徐男說:「那太虧了吧!兄弟,不值埃」

我說:「那我萬一帶隊帶砸了呢?我想來想去,還是請一個有資歷的人來帶才行。」

徐男同意了。

我又去找了朱麗花,朱麗花開始不同意,說:「你花花腸子怎麼那麼多?」

我說:「花姐,不是我花花腸子多,你想呀,我畢竟不能服眾啊我資歷太淺了,萬一我帶出去,她們不聽我的,那豈不是亂了,再加上我一個男的,那麼多女囚都想調戲我。」

在我的糾纏好說歹說軟話好話說盡了,朱麗花也願意幫我演一齣戲。

下午,參與出去演出的人員都聚齊了大禮堂,武警,防暴中隊的,獄警,管教,女囚們。

台下兩百多個人。

我作為一個帶隊的,上去開始作簡單行程說明。

我剛上去,開始導演了下面這齣戲。

說完了明天的行程安排后,我說到了:「望各位抬愛,我才能帶著大家出去參演,希望大家團結一致。」

我還沒說完,下邊獄警演出隊伍中有人打斷了我的話:「我們是演出隊伍,為什麼還要和安防的獄警們混在一起?我們不同意1

然後那個隊伍亂了起來,然後徐男和沈月過去『開罵』:「演出的怎麼了,演出的還不是和我們一樣,你們想自己坐車也行,叫你們爸爸開車來接你們去演出地方1

接著兩邊人就吵了起來,鬧翻了,然後防暴中隊的朱麗花也『參與』其中,過去代表防暴中隊的說:「我們防暴中隊歷來配車都是最高級別的,我們不爭,你們爭什麼?」

然後幾邊人徹底吵鬧起來。

最後在武警和防暴中隊的勸開下,幾邊人才各自回歸自己隊伍。

這次鬧架,完全是我自導自演。

我只好『無奈的』在上邊宣布繼續排練。

然後我去找了政治處主任。

政治處主任讓我進去后,我馬上就拿出哭喪的臉說:「主任!我不行啊1

政治處主任奇怪的看著我:「你怎麼了?」

我說:「主任,我帶隊,她們果然不服,剛才都吵翻了,沒一幫人願意聽從我的指揮。」

主任道:「到底怎麼回事。」

我把剛才發生的情況和主任說了一下,然後又說了自己的擔憂:「我怕明天出去后,隊伍就全亂了,幹嘛都有了,我不敢帶了主任1

政治處主任看著我,說:「可你這次出去,是領導們特地交代必須讓你帶隊的埃」

領導們特地交代?哪群領導們對我那麼好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