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歷史穿越>非常男管教>第202章 這就是規定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202章 這就是規定

小說:非常男管教| 作者:小管教| 類別:歷史穿越

進了會堂後台裡邊。

到了我們監獄所在的大房間。

徐男和沈月等人就在外邊大廳。

我過去問徐男,情況如何了。

徐男高興說:「我們監獄女囚隊伍,打了965的高分,如今排在第三位。」

我說:「靠,才第三位,一會兒還有更厲害的隊伍上去,一定會被刷下來。」

徐男說:「這種晚會演出,成績排名大家都心知肚明,越有權的單位,排名就越高,奪第一的往往都是坐在觀眾席上最高領導人所屬的單位。副市長,市公安局長,省委都有人來了,你覺得我們監獄可能排第一嗎?」

我明白了,罵道:「靠,那還評什麼分1

徐男說:「走過場唄。」

我問:「那我們的女囚隊伍呢?」

徐男說:「在房間裡邊,卸妝,換衣服。」

我問:「那我們什麼時候能回去。」

徐男說:「快了。到我們獄警的舞蹈演出后,換了衣服就走人。馬隊長已經帶著人出去等著準備登台了,你要不要出去看看。」

我說:「有什麼好看的,不看。不過剛才錯過了李姍娜指揮領唱的大合唱,挺可惜的。」

徐男拿出一個精緻的照相機說:「回去可以看看錄像。」

我說:「也行。哎你什麼時候弄的這個?」

徐男說:「廢話,來看演出,這個是必備的。」

我說:「哎那我們獄警的舞蹈呢,你怎麼不去拍?」

徐男說:「累了,已經拍了十幾個節目。不想拍了。」

徐男說著拉著我到一邊來,問我說:「你朋友那事,沒出什麼問題吧。」

我說:「媽的我朋友連問都不問人家那女的叫什麼,拉進去就亂來,直到出來,那女的都沒和我朋友說上一句話。」

徐男鄙夷的看著我:「你都交的什麼朋友?」

我無奈說:「是啊,我也不知道這算什麼鳥朋友。你說我有困難吧,他賣了車賣了公司賣了房子也會幫助我。可他偏偏就喜歡搞這些亂七八糟的這些。」

徐男問:「他有女朋友沒?」

我說:「沒有,怎麼,你是要介紹你自己給他嗎?」

徐男厭惡道:「我不喜歡。他沒有女朋友那還差不多,有女朋友了如果還亂來,那就真的是無藥可救忘恩負義。」

我說:「嘿嘿,男哥,你是不喜歡他還是不喜歡男人。」

徐男罵我道:「多嘴1

徐男走回了原來的位置,和沈月聊天。

我看朱麗花遠遠的站在女囚換衣間前站崗一樣的,我走了過去。

朱麗花確實是在站崗,做好她的安防工作,我過去時,她和左邊她們防暴中隊的一個女孩在聊天。

我悄悄過去,聽到她們聊著關於買內衣不能試的話要怎麼買的事。

我插話道:「花姐,我一個朋友,說他女朋友每次出去買內衣,都是帶著她三歲表弟出去,都不用試的,拿著內衣往表弟頭上一罩,跟頭合適就買了。不過嘛,我看你要出去買不用試的話,買個撞球,拿著往撞球一罩,合適就買了吧。不過呀,不知道有沒有那麼小的內衣給你穿。」

朱麗花臉紅道:「請不要插嘴1

我說:「那你脫褲子吧。」

朱麗花愣了幾秒才知道我說什麼,她馬上飛起一腳,我被

打慣了,一個閃身就閃開了。

誰知這一閃,就撞到了一個人身上,我連忙回頭說對不起。

回頭一看,竟然是一個中年矮個子男的。

這個男子穿戴看起來就是個當官的,只不過那面相,有點猥瑣。

男人笑眯眯的拍拍自己肩膀對我說:「沒關係。」

他要走進女囚換衣間,伸手就要扭開女囚的換衣間的門。

朱麗花馬上攔住他面前:「對不起,這裡不能隨便出入。」

他看了朱麗花一眼,笑眯眯地問我們:「你們可知道,我是誰嗎?」

他一邊說還一邊往朱麗花的胸脯上掃射。

朱麗花的胸實際上不小,穿著制服更顯突出。

朱麗花再次說道:「對不起,這裡不能隨便出入。」

我心想,我管你是誰啊,你想進去就進去,萬一搞出帶走女囚或者什麼事,我們的錯就大了。

他自己介紹道:「我是省xx部的部長,姓崔,今晚的晚會,都是在我的領導下操辦的。我知道你們是市女子監獄的,剛才我看到,女犯人演出,有一個很像我曾經的朋友。三位小同志,讓我進去看看,她究竟是不是我的朋友。」

朱麗花又說:「對不起,我們不能答應你的要求。」

如果他說的是真的,這位省xx部的崔部長,當真不是個小官。

而且晚會還是他領導操辦,那更厲害了。

崔部長說:「小同志,我在這裡,想進去哪裡不行?」

朱麗花還是攔著他面前。

他把他的牌子拿出來給我們看,果然是省xx部的部長。

我有點慌了,這個傢伙不是我們能得罪得起的。

可沒想到的是,朱麗花依然堅持自我,站著巋然不動:「崔部長對不起,如果真要找人,你可以跟我們領隊說,領隊同意了,我才能叫人出來讓你見。」

或許在朱麗花眼中,根本就不畏權貴。

我不禁為自己的膽小怯懦感到羞愧。

崔部長笑眯眯說:「小同志,看看也不要緊吧,只是看找個人是不是曾經的老朋友。你就通融通融一下。」

朱麗花說:「對不起,不可以。」

我心想,你大爺的崔部長,他媽的這裡邊可是換衣間,女囚們在裡邊卸妝換衣服,你這時候闖進去,口頭說是找人,可到底是何居心,真要找人的話,不能等女囚們出外面來再認嗎?

他到底幾個意思?

崔部長被多次拒絕,面子掛不住了:「你叫什麼名字。」

朱麗花說:「朱麗花。」

崔部長哦了一聲,然後意味深長說:「原來是小朱同志,小朱同志,你這麼兢兢業業,真不愧為一位好同志。組織就是需要你這樣安分守己敬人敬業的好同志。可是小朱同志啊,我是組織的領導,作為一名好同志,違反組織的意願,可不行埃」

朱麗花回答說:「崔部長,對不起。」

崔部長有些生氣了:「小朱同志,你不要怪崔部長沒提醒你,你這樣做,真的不好。」

說著她還往朱麗花的肩膀上拍了拍。

朱麗花推開崔部長的手,義正言辭的說:「請崔部長自重1

我趕緊打圓場,上去攔著兩人面前,對崔部長說:「崔部長,剛才是我們有眼不識泰山,還望您大人大量海涵。崔部長啊,是這樣的,我們監獄有

規定的,如果得不到領導的同意,不論是在監獄里還是監獄外,女囚們都是不能直接和本監獄負責看管女囚的獄警之外的人直接見面的。小朱同志也是在履行她的義務,崔部長海涵埃」

崔部長聽了更是生氣:「這就一扇門,推開我看一眼就行,哪來那麼多規定!到了我這裡,你們還跟我講你們監獄的規定1

我忙說:「崔部長,即便如此,也是按規章制度來辦事,麻煩您去和我們的帶隊領導說一下,不然我們也難做。我們只是小卒,這要是私自讓人見了女囚,那我們就犯了規定了。」

崔部長說道:「我是一般的人嗎?我問你,你們監獄是不是歸監獄管理局?那是不是歸司法管?司法和我們xx部,誰大?省司法的領導在我面前都不敢那麼蠻橫,你們兩個是不是太目中無人了1

老子真想揍他一頓。

我耐著性子說:「崔部長,我們只是監獄的小管教,做不得任何決定,希望您大人有大量,不要和我們這些小的計較。」

我好言相勸,他卻惱怒道:「你們,好樣的1

說完他憤而離去。

看著他走遠,我對朱麗花說:「這傢伙是不是真的是xx部部長啊,怎麼那麼猥瑣的樣子。是不是仿造了一個部長的牌子混進來專門搞猥瑣事情的傢伙。」

朱麗花說:「管他是不是,如果得不到領隊允許,就是不可以進去。」

朱麗花和我對視了一下,我說:「花姐,你真是鐵骨錚錚不畏權貴,我站在你旁邊,直覺冷汗直冒,真是慚愧了。」

和朱麗花站在一起站崗的那女孩也說:「是啊,這個人咄咄逼人,我都不敢說話了。如果他真的要進去,我都不敢攔他。」

朱麗花說:「這是我們必須做的。」

我說:「花姐,我果然沒看錯你,你好樣的。只是,萬一這人走小路把我們給開除了,咋辦?」

朱麗花說:「我不知道這些,我只知道看守好女囚是我的本分工作。」

我伸手到後面狠狠摸了一下如石佛站立般的朱麗花:「你真有骨氣,你要是個男的,一定和我成為生死之交。」

朱麗花呀的叫了一聲,臉都紅了,罵道:「滾遠點1

我嘻嘻的跳開了。

朱麗花說道:「你給我老實點,這是什麼地方!如果你再亂來,朋友不要也罷。」

我看她真生氣了,忙道歉說:「開個玩笑花姐,不要見怪,嘿嘿,回去我給你打一頓好了。」

我靠近她耳邊:「我看你屁股那麼翹,就忍不住捏了一下,果然好彈性。」

朱麗花伸手就要打我,我急忙往那邊示意朱麗花看過去:「那傢伙帶人來了。」

矮個子崔部長帶著十幾個人浩浩蕩蕩的過來了,十幾個人全是這裡的安保人員。

這傢伙果然是xx部的部長,剛才還以為他是騙人的,心裡還想哪有部長來幹這種事的。

崔部長帶著那些人到我們面前,這次看來是躲不過了,我急忙笑臉相迎上去:「崔部長,您又來了1

崔部長一臉嚴肅,說:「我懷疑這裡邊有人攜帶有違禁物品,開門!進去搜1

他帶來的十幾個都比我高的安保人員個個身穿西裝革履,看起來都是身手不凡,齊聲答是。

然後就要闖進去。

媽的來這招!

我急忙擋住了他們面前:「崔部長,不行啊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