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歷史穿越>非常男管教>第203章 玩得玉石俱焚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203章 玩得玉石俱焚

小說:非常男管教| 作者:小管教| 類別:歷史穿越

崔部長到底想要進去找什麼人?

我擋住了他們面前後,說:「崔部長,女囚們剛演出完畢,可能還沒換完衣服,要不,我進去說一下,讓她們出來。」

崔部長輕蔑看了我一眼,鳥都不鳥我,對十幾個安保人員道:「進去!搜1

十幾個安保人員強行推開我和朱麗花,我發現哪怕是練過的我和朱麗花等防暴中隊的人,在這群平均一米八幾的安保人員面前,是那麼的弱不禁風。

我馬上知道,這幫人全是特警。

因為有個安保人員推開我的時候,他掛著裡面的胸牌的特殊編號讓我知道了他的身份。

在特警面前,我們還能有招架之力嗎。

一群人衝進了女囚的換衣間。

我和朱麗花等人跟著進去。

女囚們早都換好了囚服,卸了妝,此時都在坐著,一下子門被推開湧進來一大群人,她們全都不知所措的站了起來。

崔部長下令搜。

安保人員們馬上翻箱倒櫃,翻衣服翻凳子。

在安保人員們翻箱倒櫃的時候,崔部長卻一個一個女囚的看過冉李姍娜的面前,他的眼神放出了光芒,表情得意了起來。

原來,他要找的人,是李姍娜。

他站在李姍娜的面前,個子只到李姍娜的鼻子那個地方。

李姍娜也不知道怎麼回事,那麼多人衝進來,當崔部長走到她面前,她似乎也並認不出這矮個子。

李姍娜皺著眉頭看了崔部長一會兒,突然鎖著的眉頭放開,似乎認出了崔部長,但是認出是認出,表情並沒有任何一絲的興奮,而是不屑的稍稍瞥眼扭頭,帶著厭惡,鄙夷。

以李姍娜這人的修為定力,平日的優雅明事理,哪怕是對人有所情緒,也從不輕易從表情中透露出來,而這個崔部長能讓她這樣子,說明她是真的很討厭這個人了。

安保人員們搜索不到任何所謂違禁品,來向崔部長報告,崔部長說:「我懷疑在她們身上,搜身1

安保人員面面相覷,都沒人先下手。

我和朱麗花等一群獄警管教也都傻眼了。

女囚們都捂著自己身子,生怕這群人真的搜身。

崔部長看安保人員沒人動手,怒道:「動手!搜身1

說完他自己就伸手向李姍娜。

李姍娜慌忙躲開。

我懂了,崔部長的目標一直都是李姍娜,從進來這裡的那一刻,他就找李姍娜,找到了李姍娜,他就不動了,目光全在李姍娜身上。

十幾個安保人員眼看領導先動手搜身了,他們也跟上去動手。

女囚們亂作一團,雖然平日在監獄她們饑渴,可現在面對未知的甚至是威脅的情況,她們一下子變得懼怕慌張起來。

朱麗花二話不說,帶人上去就攔住:「住手1

換衣間內亂作一團。

這時有人一把拉住我扯我出去:「你跟我出來一下1

是徐男。

徐男拉了我出去外面大廳,我急忙說:「你拉我出來有用嗎,趕緊去攔著啊1

徐男說:「攔得住嗎,那些全是男特警,我們就是整個防暴中隊加武警都上了也攔不祝」

我說:「你趕緊去找馬隊長1

徐男說:「我找來都什麼時候了!我這裡有一個東西,可能會有用,但是我不敢出頭。」

徐男拿著手中的照相機,說:「剛才他第一次剛來的時候

,我就一直拍了,拿這個來要挾他。不要讓他為所欲為。」

我拿過照相機,說:「你不敢出頭,讓我來!居然那麼囂張,還動我們的人1

徐男拉住我的手,說:「等等!萬一你拿出來,人家讓他們人搶了照相機怎麼辦?」

我一愣,是哦。

那群全是特警,要從我手上搶這麼個照相機,那再容易不過了。

我問:「那怎麼辦?」

徐男說:「這段視頻存在內存卡里,我複製進相機,然後內存卡我拿走。等會兒你給他看相機里這段視頻,要挾他讓他退走,就算他搶走相機,還有這段視頻的內存卡我還拿著,不怕。我出大會堂外邊,你剛才打電話的地方,如果沒事了,你再去找我。」

我點頭說:「好。」

短短不到一分鐘,就複製好了。

徐男把內存卡拿出來,把相機給我,說:「快點1

徐男馬上出去了外邊,幸運的是,在這樣關鍵的時候,崔部長竟然沒有讓安保人員守在門口。

我拿了相機進了換衣間,裡面打鬧已經停止。

看來女囚們都被搜了身。

唯一沒被搜的,是李姍娜,因為她躲在了朱麗花等一群人身後。

可崔部長卻不會放過李姍娜,他來此的目的就是李姍娜。

他對朱麗花說道:「讓開!把她交出來,我懷疑她攜帶違禁物品進來會堂。把她給我帶走1

安保人員馬上上去,幾下就把朱麗花等人掃開制服,兩個牛高馬大的安保人員上去一左一右抓住了李姍娜的手。

李姍娜卻從容了,對崔部長道:「崔錄,放了她們,我隨你走就是。」

崔部長臉上露出詭異的得意笑容。

我走進去,拿出相機,給崔部長看:「崔部長,看這個是什麼?」

相機的顯示頻顯示的就是從剛才崔部長開始來想要強行找人不成,然後叫大群安保人員找借口衝進女囚換衣間,最後以崔部長率先要對李姍娜搜身這段為止。

媽的徐男本來是玩著相機的,看到這廝來,順便就剛好拍了進來。

還好她拍了進來。

從開始到後面,我快進一遍給他看。

崔部長臉色漸變,立馬下令要搶我手中相機。

我大聲道:「相機只是複製了這段視頻,還有一個內存卡,我已經讓人交上去1

說著我把相機遞給了崔部長。

他馬上奪過相機,他不會擺弄,給了後邊的一個人,問我說的是不是真的。

那人看了看,說:「沒有內存卡。」

我說:「崔部長,你覺得你這段視頻要是在網上傳出去,你會怎麼樣?」

崔部長怒道:「你敢1

我說:「你看我敢不敢,我只是個小卒,你是個部長,我們誰虧本1

他不顧臉面,在眾目睽睽之下威脅我:「你要敢放上去,你也別想好過了。」

他靠近我耳邊輕輕說:「包括你全家。」

我大聲道:「哦!你們聽!崔部長說如果我怎麼樣他的話,就弄死我全家!你們都聽著了啊,幫我做個證,萬一他日我家人有個什麼的,就是這高尚的崔部長弄出來的1

他氣得甩手走出去:「把他給我帶出來1

兩人一左一右抓住我手臂,就抬著我出了外邊。

然後他讓人進去把門關上。

大廳里,只有我和崔部長兩人。

崔部長惱怒至極,咬咬牙,說:「內存卡呢1

我說:「怎麼,恐嚇我啊?我好怕!告訴你吧,我讓人帶去交給某人了,至於某人,我不會告訴你。你現在可以抓我,不過我告訴你,我要是今晚回不去,你那段視頻,真的是上網上去搜去下載了。我已經跟我的搭檔說了,如果我今晚被囚禁,直接就上傳。」

崔部長問:「這樣做你有什麼好處?你有沒有想過,你何必為了這麼幾個女囚和我作對。」

我說:「你一個shengwei常委,我一個監獄管教,我哪敢和你對抗,可是,崔部長啊,要是玩個玉石俱焚,你虧得比我大。」

怪不得徐男不敢出頭,我說這話表面是威風凜凜,可我心裡拔涼拔涼的,心虛得很。

沒想到他比我還心虛,說:「小同志,這樣的確我們都沒有什麼好處。這樣吧,你把內存卡拿來,我放走她們,而且以後也不會找你們任何人麻煩。只是一點小誤會,鬧那麼大就沒必要了你說是吧。」

看他和顏悅色,我知道已經抓住了他的命脈,膽子大了起來:「行啊,不過咱兩拉鉤發誓。」

他馬上說:「好啊1

鬼才相信拉鉤發誓有用,我可不會相信他,我只是給他吃定心丸,讓他先放了心,讓他放了我們所有人,接著,我再把內存卡給他。

我兩幼稚的拉鉤,然後他發誓說不再找我們麻煩,哪怕事情過後也不會再找,我也發誓說等我們離開會堂,就把內存卡給他。

崔部長立馬說:「不行!現在給1

我說:「現在給?我怎麼給呢?」

崔部長說:「我跟著出去拿1

我說:「我的條件是,我們全都安全出去外面停車場了,那張內存卡我才會給你,放心崔部長,我做事向來說一不二。如果你覺得我的條件苛刻,那咱們就不要談下去了。」

他沉吟片刻,只能答應。

他進去,帶著所有的安保人員離開了。

在崔部長剛離開,我馬上跟著後邊出了外邊,在我之前打電話的那個地方,找到了徐男。

徐男問我怎麼樣了。

我馬上拉著徐男離開這裡,去買了一張內存卡和讀卡器,然後跑去網吧。

徐男問我到底怎麼回事。

我說:「已經成功了,但是他要求拿卡給他。為了以防他日後找我們麻煩,我們需要留一手。」

徐男恍然大悟:「偷偷存一份1

我說:「是1

到了網吧,我們沒帶身份證,收銀員用了別人的身份證給我們刷上網,我馬上把這張卡所有的視頻複製粘貼到新卡,可一看,從頭到尾徐男可是拍了十幾個節目,佔用空間太大拉過來太費時間。

我乾脆只截了崔部長來鬧事的那一段,複製到新卡。

做好了這些,我讓徐男拿著只有崔部長鬧事的那張新卡,我拿著之前本就有的舊卡。

為了保險起見,我讓徐男把這張卡拿去網吧前台存放,網吧前台有可以存放貴重物品的地方,我們就說裡邊有重要的遊戲記錄,讓管理員開了一個小保險柜放好。

儘管放在這裡挺不安全,但總比我們自己帶著身上好。

我讓徐男繼續在外邊等,在離停車場不遠的地方偷偷蹲著,等下看到我們上車就馬上過來上車。徐男自己也怕被崔部長日後找麻煩,不敢跟我進去,就同意了。

只是,如果崔部長真要查,一查就知道相機是徐男的,和徐男逃脫不了干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