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歷史穿越>非常男管教>第205章 深諳做人做事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205章 深諳做人做事

小說:非常男管教| 作者:小管教| 類別:歷史穿越

我們監獄的女獄警的演出,也該結束了吧,怎麼那麼久。

我坐在大廳中打著哈欠,突然,我看到一群警察二三十人左右,進了大廳,就直接朝我們走來。

又出現什麼情況!

我趕緊迎過去,帶頭的警察說:「有人打電話報警,說你們這裡私自攜帶危險物品1

而且進來的還有剛才那群安保人員。

說完,帶頭警察亮出搜查證,馬上就過來對我們進行搜身。

是對我們,而不是女囚。

男警察搜我的身,女警察搜我們女獄警的身。

這都警察來查警察了。

有人打電話報警,然後警察馬上有搜查證,這也太蹊蹺了。

我立馬聯想到,一定是崔錄所作所為,他一定認為我將內存卡放在了我身上,或者說是放在了某位女同事身上。

崔錄害怕我會食言,不降內存卡交給他,所以出了這招。

果然,搜我身的兩名警察是有所指示而來,直接搜出了我身上的內存卡,然後粗暴的推開我,將內存卡偷偷交給了帶隊的警官。

警官得到了內存卡,笑了一下,然後放好。

大廳里一片大亂,大家都不知道發生了怎麼回事。

有幾個女警察還闖進女囚的換衣間,去搜女囚。

朱麗花等人不敢攔,畢竟是警察還拿了搜查證,我們不能攔。

一會兒后,裡面有個女警察搜出了兩把匕首,說是在女囚犯換下的衣服當中搜到的。

我怒了,這群傢伙顯然是受到了崔錄的指示,過來就是為了要搜到內存卡,而他們為了掩人耳目,在搜東西的時候,特地假裝放了兩把匕首在女囚換下的衣服之中。

女警察拿著匕首出來給帶隊的警官。

警官假裝問女警察:「是在誰換下的衣服中搜到的!把她帶出來1

我認為,崔錄此舉是想一石二鳥了,一個是為了搜到我身上的內存卡,另一個就是為了帶走李姍娜。

果然,李姍娜被兩名女警察推了出來。

我這下不知道怎麼阻止了,如果崔錄在,我還能和他對上話,直接說你以為內存卡只有這張嗎,不放人我照樣讓人放到網上去。

可崔錄在幕後,我擔心李姍娜被帶走後,會受到各種羞辱。

他們圓滿的完成了崔錄交給他們的任務,帶隊的警官下令:「把她帶走1

我急忙跳出來:「你們就這麼樣帶走女囚?那我們跟監獄如何有交代?」

帶隊的警官看了看我說:「我們會給你們監獄長打電話。」

我說:「那我們也要派人跟著去1

警官問我道:「為什麼?」

我說:「我不能憑著幾個證件,就能證實你們是真的警察,萬一你們是騙我們的,是來幫助女犯人逃脫的幫凶,假警察呢?」

警官冷哼一聲,說:「你還懷疑我們?我還懷疑你和這個私帶危險物品的女囚是一起的!把他給我銬上,也帶走1

兩名警察馬上上來抓人。

我推開兩名警察,說:「你憑什麼抓我1

警官說:「你敢拒捕?憑什麼,憑我是警察!我還憑什麼抓你,就憑你一個小小的管教,也敢和我頂!和我頂撞就是和我對抗,和我對抗就是和執法人員對抗1

一個聲音從後面傳來:「小小的管

教就不能和你頂了,和你頂就是和執法人員對抗了,哪條法律規定犯法了?」

我們都朝身後看去。

只見七八人過來,走在最前的是一位中年男子,其貌不揚但目光威嚴凌厲。

身後跟著司法的雷處長等人,還有一個,賀蘭婷。

沒想到賀蘭婷就在這群人裡邊。

囂張的警官看到帶頭的中年男子,立馬就沒了氣勢,上去眉開眼笑:「局長,你怎麼來了。」

局長?什麼局長?連司法的雷處長那麼厲害的都只能跟後邊。

被叫局長的中年男子說道:「沈所長,剛才她們監獄的同志們的演出很精彩,我過來看看,沒想到碰到你在這裡,打擾你辦案了。」

警官忙說:「不打擾不打擾。」

局長問了沈所長,沈所長忙說了事情的經過,說有人打電話說女囚中有人私藏匕首,想要在晚會進行的時候製造混亂逃跑。

剛才來搜的時候搜出了兩把匕首。

是在帶出來的這名女囚犯換下的衣服里搜到的。

李姍娜無辜的說:「我沒有,去問問裡邊的女囚們,她們一定會告訴你們剛才怎麼了。」

局長說:「好。」

我自告奮勇:「我去問1

局長說:「去吧。」

這還不知道他什麼身份,看這局長,應該是不小的官,是市公安局局長?還是什麼局局長。

我進了女囚所在的換衣間,問女囚們剛才怎麼搜出了匕首。

女囚們都面面相覷,不敢說實情。

在監獄混久了,她們都會裝傻,裝傻其實是一種本事,目的就是為了避禍上身。

如果是女囚們看到女警察自己拿著匕首放進去李姍娜的衣服中,萬一女囚們跳出來說事實了,一定會得罪那群警察。

我又問了一次,然後說:「你們一定要告訴我實情,不然的話,李姍娜就會被帶走,可能被誣陷被人害。」

人群中有人站了出來:「是搜東西的警察放進去的。」

是那個長相和李冰冰有些相似的女囚,這個女囚本身就看不得這種事情的發生,喜歡替人打抱不平。

有人出頭了,女囚們自然也就一起說是女警察放進去的。

我說:「行,那等下就麻煩你們作證了。」

我走到『李冰冰』旁邊,問道:「你第一個跳出來,你不怕得罪人嗎。」

她說:「這是事實。得罪就得罪。李姐從剛進來合唱團就很照顧我,這時候我怎麼能因為害怕而不敢出來作證。」

我說:「好,你真是個善良的好姑娘。」

我出了大廳,到了局長身邊,告訴了局長女囚們所看到的情況。

賀蘭婷一直靜靜的站在局長身後,這些人定是賀蘭婷找來的。

那名搜出匕首的女警一聽,馬上矢口否認:「沒有!我真是搜出來的1

局長命我道:「你去把女囚們都帶出來1

我道:「是!局長1

接著進去把女囚們都帶了出來,局長親口問了,女囚們都一致同聲的說是看到這個女警察自己從右邊口袋拿出兩把匕首放進去的。

女警察慌了,馬上說:「你們合在一起,偽說事實1

女囚們紛紛職責女警察,女警察見勢不妙,退後幾步到了那個所長身後。

局長對那個女警察和所長說:「我不知道你們剛才那些事到底怎麼回事,可我不想查下去,這件事就這麼不了了之,沈所長,你覺得怎麼樣?」

所長趕緊點頭說他都聽局長吩咐。

局長隨後說:「還不趕緊放人然後出去1

所長趕緊下令放了李姍娜,然後帶著他的人走了。

隨後,局長也帶著賀蘭婷,雷處長等人出去了。

我想問問賀蘭婷個究竟的,但不方便問,有空了再電話給她好了。

賀蘭婷來的時候,因為局長等人,因為這些事,所以我們都沒人和她打招呼,而且在他們走的時候,我以為賀蘭婷會留下和我們說點什麼的,誰知她徑直就也走了。

讓女囚們回去了換衣間,李姍娜對我輕聲說:「謝謝你,請問你叫什麼名字。」

靠,她終於問我名字了!

靠,原來她還不知道我的名字!

這也沒辦法,誰讓她是大明星演唱家,這輩子讓她出口想問名字的人又能有幾人。

我壓抑著興奮,假裝很冷淡的說:「張帆。張帆起航。」

她微微點點頭,進去了裡面。

馬隊長終於帶著出演結束的女獄警們回來了,她不知道她去的時候,我們這裡發生了那麼多的事,我也不想和她說這些,哪天誰和她說我也不管。

不過像馬隊長這樣的人,跟在康雪身旁多年,一定深諳做人做事的方法,如果我是她,就算知道這些,也會假裝不知道,事不關己高高掛起。

說實話,如果剛才馬隊長在的話,崔錄早就把李姍娜帶走了。

崔錄啊崔錄,此人心機極深,我真怕他事後對付我。

帶不走李姍娜,他一定怨恨我的阻攔,而且我還拿著視頻要挾他,他如果懷恨在心對付我,的確是一個大敵埃

還好我有所準備,把那段視頻複製到了另外一張卡藏起來,否則他如果日後要對付我,我就占不到便宜了。

媽的乾脆先下手為強,直接傳視頻去各大網站,讓他直接被輿論口水淹沒,被查得了。

想了想,我覺得這種事,還是先跟賀蘭婷談談好一點。

等全都換好衣服后,出去停車場集合了。

徐男過來就問我,怎麼那麼久。

我說是因為女獄警們剛表演完,不過剛才發生了一些事。

我一五一十的和徐男說了,徐男說:「還好我們把那視頻弄到了另外一張卡!如果他以後要對付你,你再拿出來要挾他。」

我說:「我想先下手為強。」

徐男勸我道:「他可不是一般的小人物,如果你傳上去,誰知道他會不會被整死,如果只是弄個降級,手中有權的他一樣能對付你。」

我想了想,徐男確實說得對,回頭再找找賀蘭婷談談這事。

好不容易回到了監獄。

點了人數,然後她們還要押送女犯回去監區監室。

而我可以先回去了,散了后,我回了宿舍。

媽的,帶隊出去真不是人乾的事情,表面看起來,有錢拿,很好。

可沒事還好,一旦出事,真是吃不了兜著走。

他媽的,以後再有這種事,我是不想再去接了。

想想今天發生的事情,真他娘的折騰。

累。

倒在床,還沒脫襪子就睡著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