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歷史穿越>非常男管教>第206章 她是不是幕後的大老闆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206章 她是不是幕後的大老闆

小說:非常男管教| 作者:小管教| 類別:歷史穿越

次日,傍晚下班后我就出了監獄,去了那個網吧拿內存卡,然後去小鎮青年旅社。

我日你個崔錄,真他媽的想上傳網上去。

我把這段視頻又截到另一個卡里,自己留著一張,為了更加保險,我再存到網路硬碟去一份。

看了看康雪家中的監控,沒發現有什麼情況。

我給賀蘭婷打了電話。

電話接通后,我和她說了一下昨天的事情,重點是問了一下要不要先下手為強整崔錄。

賀蘭婷問我道:「你覺得傳這麼個視頻,就能要人家下台了?你知道人家有多少背景後台嗎?就算他下來了,你能保證他沒有弄死你的能量嗎?在官場混,能不得罪人盡量不得罪人,你懂不懂這個道理。」

我說:「可是我害怕他會害我。」

賀蘭婷說:「你和他又沒有利益方面的糾紛,他不會對你下重手,最多就是跟人家說一聲,讓人把你開除什麼的,不至於在身體上對你造成傷害。」

我問:「如果他對我造成傷害了呢?弄死我呢。」

賀蘭婷說:「我幫你申請因公殉職,以後你父母直到死都能領取撫恤金。」

我罵道:「靠哪有你這麼講話的1

賀蘭婷說:「好好讓你那個線人查查康雪在夢柔酒店裡是管什麼的。」

我說:「是,表姐。」

賀蘭婷說:「記得把崔錄那視頻存好,下次見面給我。

還想問點什麼的,問政治處主任為何讓我去干外出帶隊演出這些事,為何讓我入dang這些事,她卻先掛了電話。還想問關於昨天晚上她為何來得那麼及時,找人來給我們解圍的事。

好吧,她不想說,那我不問便是。

只是我懷疑,昨晚我們發生的事情,賀蘭婷如此準時出現,想必在我們監獄出去的那些獄警當中,就有賀蘭婷的眼線。

是誰呢?

當時是誰離開了呢。

我想不到,因為昨晚發生崔錄讓警察來搜東西時,在大廳的獄警也有幾十人。

在電腦前複製視頻,看監控,打電話,折騰了兩個小時,感覺腰酸背痛的。

就想讓麗麗來給我按摩按摩,順便問問她打聽到什麼了。

麗麗原本說是有事忙的,所謂的有事忙,無非是chu台。

當接到我的電話,她還是挺開心,我說去開個房,我們見見面聊聊。

半小時后,麗麗在那條街的最下邊的角落一個純住店的酒店開了一間房。

當我到那裡的時候,按門鈴,麗麗開了門,笑臉嫵媚風情萬種。

我進去后,麗麗抱了抱我,我看著她凹凸有致的高挑身材,就有了反應,但我還是先跑去洗了澡,我讓她也洗了澡。

很快兩人就翻滾到了一起。

結束后,我照例抽煙,她問我道:「這幾天你有沒有想我。」

我說:「好像沒有,好像又有。」

麗麗撒嬌道:「討厭嘛,到底有沒有。」

我說:「想有什麼用,見面才有用。」

麗麗說:「都不懂說一點甜言蜜語的你。」

我說:「甜言蜜語是吧,好,來了。麗麗,我對你的愛如滔滔江水連綿不絕,又如那黃河泛濫一發不可收拾。山無棱天地合乃敢與君絕。」

她皺著眉頭不滿的看我,說:「那也太假了。」

我說:「甜言蜜語有什麼用,都是假的嘛,其實我對你的愛都放在心裡,只是我不喜歡錶達出來。」

這下她開

心了,用力抱了抱我:「真的嗎?」

我說:「不信算了。」

麗麗撒嬌了一聲:「嗯,再說一次嘛。」

我說:「好了好了,聊點有營養的話題吧,說吧,打聽到什麼消息。」

麗麗說:「你真是沒情調。」

我說:「我沒情調你剛才還叫的那麼歡樂?」

麗麗打了我一下,說:「就是沒情調。」

我問:「還是說正事先,然後等下我再搞你讓你情調達到一百二十分貝。」

麗麗嬌嗔:「討厭了。」

我說:「說吧。」

麗麗想了想,說:「我前天見到了老闆娘,她在一群人圍著中來我們這層看了一下,老闆娘是一個三十歲這樣的女的,不高,一米六多一點這樣,挺漂亮,不是挺漂亮,是很漂亮,戴著墨鏡。挺豐滿,身材很好皮膚很好。長發,發尾染黃,戴的全是鑽石,鑽石項鏈鑽石手錶鑽石手鏈。」

聽麗麗形容了這麼一下,說的這個老闆娘,似乎並不是康雪埃

我自言自語的說:「身材一米六,很好,很漂亮,豐滿,皮膚好,長發染黃?」

誰知麗麗竟然吃醋道:「你是不是以前就認識,看上人家,想找回人家,然後騙我說是你仇人的?」

媽的竟然敢用這種態度對我講話,還懷疑我,我當即氣道:「你是在質問我嗎?你他媽的是在質問我嗎?有種你再試試一次1

麗麗估計也沒想到我也會生氣,而且只是為了她一句話,她生氣道:「我說是吧,是看上了人家是吧!騙我說你仇人,我就試了我就說了。」

我一巴掌飛了過去,啪的一聲打得她啊的喊疼了一聲。

然後,她淚眼花花的看著我。

我怒道:「給老子滾1

老子他媽的找了個什麼破間諜,拿了我的錢還跟我對咬。

她也厲害,馬上說:「是我開的房1

我站起來穿衣服走人。

要出去的時候,她又跳起來,裸著從身後抱住我。

我掰開她的手:「他媽的放開,不然老子再抽你幾下。」

麗麗死也不放開了,哭著說:「對不起。我錯了,你不要走嘛。」

我心軟了,轉身過來,說:「我他媽的都不知道你剛才發的什麼瘋。」

麗麗說:「我們女老闆真的好漂亮,我只是測測你,隨便說說,哪知道你會那麼大反應。還打我。」

我說:「活該。」

她看著我的眼睛,說:「對不起,是我不對,你不要走嘛。」

我說:「我告訴你,我們只是相互利用的關係,除此之外,沒有其他。我也不想和你談所謂的什麼戀愛,至於上床,願意跟我的女人多的是。我不碰你一根毛,但如果你想繼續合作,就好好合作,別問那麼多,如果不願意,那我們就好聚好散1

麗麗說:「我以後不會了。」

我默默她的狗頭:「這樣多乖。」

麗麗又依偎在我胸膛:「可你還打我,我做不對你罵我了你還打我。」

我說:「沒辦法,罵我罵不贏你,讓你住嘴的最好最快的辦法就是抽你嘴。」

麗麗沒敢再說什麼了。

看她是有點怕我,我哄了哄她到了床shang去。

麗麗跟我說:「你知道老闆娘為什麼會有這個外號嗎?」

我說:「不知道,和我說一下。」

麗麗說:「老闆娘姓黃,單名彩,所有的人都叫她彩姐,外號彩蛇。越是漂

亮的蛇,就越是毒蛇。彩蛇就是說她很毒。彩姐交往過的男人很多,可沒有一個有好下場的,聽說有的被挑過手筋腳筋,有的被割下舌頭,有的被打成殘廢,有的被閹了。」

我笑笑說:「你這麼危言聳聽的,真的假的,你說的是歷史上最狠毒的皇后賈南風吧。」

麗麗說:「我也是聽姐妹們說的,反正她男人很多。黑衣幫,就全是她一個人管著了。」

我頓覺得彩姐這個女人大有來頭。

便詳細問了麗麗。

彩姐以前是一個夜總會的zuo台女。

後來被一家美容連鎖公司的老總看上,做了他的情人。

後來她又進入了公司管理層。

然後又勾搭上了董事長,憑藉不正當關係做到了公司總經理的位置,彩姐為人慷慨大方,雖然憑藉身體上位手段卑劣低俗,但她會取得人心而且懂得打擊對手,在公司一年後,這時候董事長就發現,公司的採購,人事,財務這些部門都是彩姐的人。

董事長就想趕她走。

彩姐走的時候把公司的機密和大多數的技術人才都帶走了,開設了一家的公司。

她的美容公司最主要的就是運營a,b兩個品牌。a品牌是她自己投資的,就是在一個地區瘋狂的開店,都是a的牌子。因為都是原先公司的老員工,所以技術能夠有保證的。a品牌的斂錢方式主要是勸每個顧客辦年卡,然後她在逐步的關店。

這樣,卡都賣出去了。

原本一個地區有很多店,最後就剩下一家了。

顧客想要去接受服務也要排隊了,但店的成本早已經收回了,彩姐也就不在乎這些了。

b品牌的運營模式更缺德,b品牌最主要的是讓別人加盟,別人提供資金。彩姐提供人員,技術和產品。比如說你是加盟商,b品牌的加盟協議都是一年一簽的。如果這個店這一年是賠本的。那麼也只是你賠本。彩姐可以賺你的加盟費,產品費,甚至她的員工你都要養著。如果這一年經營還湊合,彩姐就會在下一年提高你的加盟費。如果你經營的很火。那麼你就慘了。一年到期后彩姐不會再和你續約,而會在你的店旁邊開一家b品牌的店,原來在你店裡工作的員工都要去彩姐新開的店裡了。就相當於這一年你幫彩姐打開了市場,然後她又卸磨殺驢了。

照這麼做的話,a品牌會失去顧客,b品牌早晚也會失去加盟商。

但她這兩個品牌這幾年盈利了不少,然後用其中的大部分利潤投進了現在的這個夢柔酒店。

最主要的是,黑衣幫就是她養著的打手,憑藉這幫打手,還有憑著和某些單位部門不法之徒的關係,彩姐在黑白兩道玩得如魚得水日進斗金。

但是酒店的管理很嚴格,打手絕不能碰自己酒店裡的女人,也不許裡邊的人談戀愛,否則就是開除,或者是更為嚴厲例如打個半死不活等體罰。

我感嘆,這果然是一個很厲害的女人。

我又問:「那麼給彩姐打工的有女人嗎?」

麗麗說:「這我不知道了,那天彩姐下來,我見圍著她走的全是男的。」

難道康雪和夢柔酒店沒有關係?

這不可能埃

我說:「那你繼續幫我注意一下。」

麗麗說:「我還聽說,彩姐上邊,還有一個從不出面的大老闆。」

我說:「你們酒店水真深。」

莫不是,康雪就是所謂這個從不出面的大老闆?

我問:「那個大老闆是男是女?」

關於這個,麗麗就一無所知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