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歷史穿越>非常男管教>第207章 報復的心理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207章 報復的心理

小說:非常男管教| 作者:小管教| 類別:歷史穿越

安靜的過了兩天。

這天我在辦公室昏昏欲睡,有個女管教敲了敲門。

我讓她進來,有點熟悉,好像在哪兒見過。

我們監獄的在職職工和獄警管教特別的多,我當然不會全都記得。

再加上,我們監獄如今擴建,不僅擴建監獄,還要做農場,養殖種田,我不知道怎麼說。

因為監獄對這些並不大張旗鼓的做官方報告,只是默默的開拓農場,其實就是讓女囚們去幹活。

據說是有一家農墾公司投資了,以後還要增加更多的管理人員,還要增設集團公司總經理,副總經理等職位。

還有,因為周邊幾個小城區和鎮區已經被我們市給『吞併』了,那些小監獄也要撤了,因此我們監獄更是要擴大,監獄現有四個監區,有政治處、獄政管理科、刑罰執行科、辦公室等多個機關科室,擴建后還要有社區,設有社區管理委員會,下設公安局、法庭、學校、醫院、綜合服務部、後勤服務中心、勞資科、退管會、社會救助所等單位和部門,此外,還有居委會和養老院。

簡直太厲害了,看來他們是想要搞成農場盈利模式了。

那個女管教進來后,對我說:「你就是張帆吧。」

我說:「是,請問你是哪位,找我有什麼事?」

她說:「你不記得我了?我就是之前你請我吃飯的,娜姐身邊的管教。」

我想了一下,說:「哦,我記得了,那天我們一起去飯店吃飯,你們在另一個包廂的。呵呵抱歉,那天有點事想和李姍娜談談的,所以就讓你們在旁邊吃了。」

她笑笑說:「沒關係。」

我又說:「可我好像記得,她不是身邊換了兩個管教了嗎?那天出去演出的,我還去了李姍娜的,監室。看到的是兩個陌生的管教。」

她說:「我們被調往了其他部門,昨天剛重新調回了娜姐那邊。」

李姍娜多牛逼啊,做個女囚,身邊看管她的管教就跟她的秘書似的。

我說:「呵呵,請問你來找我有什麼事嗎?」

她說:「娜姐說,想讓你下班後去她監室一趟,她有事情想和你談談。」

一聽李姍娜要找我去她監室談談,我腦子裡馬上冒出一些香艷的場景。

我說:「好,我下班后就過去1

她走上前說:「娜姐說,為了引起不必要的麻煩。讓你悄悄的去,誰也不要說起。」

我說:「理解。」

李姍娜在外面是大明星,在獄中也是明星,一舉一動都有人關注,再者,我自己也不想引來不必要的麻煩。

下班后,我先去食堂吃了飯。

食堂的飯菜真不怎麼樣,媽的我寧願監獄早日改革擴建好吧,就是花錢吃食堂的飯菜只要比這個容易下咽,我都樂意。

吃完后,我繞了一圈,到了李姍娜的監室。

嘴上說是監室,實際上她住的這裡,簡直就是小別墅的享受。

不大,也就百個平方的兩層小樓,但看外面,就覺得住的很享受。

看守李姍娜監室樓下門口的正是那兩個管教,其中一個就是剛才去找我的那個。

打了個招呼,她們開門讓我上去:「娜姐在上邊等你,上二樓左轉。」

我上去后,二樓左轉,進了一個小房間。

竟然是一個吃飯的客廳。

媽的這叫坐牢?

李姍娜就坐在餐桌邊,桌上有了飯菜,還是熱的。

雖然李姍娜穿著囚服,但我看來,她根本就是像家庭主婦,做好飯菜等丈夫歸來。

我有些吃驚,李姍娜看我進來,站起來說:「張管教,請坐請坐。」

我說:「李小姐,你好,請問這是?」

我叫她李小姐,我才不叫娜姐。

李姍娜說:「這些飯菜都是我讓人去飯店買來的,這裡有吃飯的地方,但沒有廚房。想自己做飯菜招呼你,也沒有這個條件。」

我急忙說:「李小姐客氣了,你貴為明星,身份地位高貴,對我這樣,我不敢當埃」

兩人客氣了一番,我坐了下來。

她給我打湯,非常的禮貌周到。

我心裡在想,她這是幹什麼呢?看上我了?

或許是男人,只要有年輕漂亮的女人請吃飯,一定都在想這種事。

李姍娜還開了一瓶啤酒給我,在這樣的地方,居然還有啤酒,真是用心埃

我說:「李小姐你太見外了,請我吃飯還給我特地準備啤酒。」

李姍娜給我倒酒說:「張管教,上次的事,我還沒好好謝謝你。」

我忙說:「哦,那是我該做的事,我的同事朱麗花也說了,這是我們分內之事。」

李姍娜端起她杯中的茶,敬我的酒:「我不喝酒,請見諒。我以茶代酒,敬張管教一杯,謝謝張管教。」

我喝了一杯啤酒下去,說:「哎李小姐,我也說了,這是工作職責。」

李姍娜看著我,那雙美麗的眼睛炯炯有神,說:「張管教,如果不是你和你那位女同事,換作別的管教,她們會不會也這麼維護我?」

當然不會。

雖然明知別人必定不會,有誰那麼傻,拼著和高官鬧保住一個女囚,也許自己的工作生涯就全完了,可我笑了笑說:「也會,我們監獄所有的職工都很稱職,如果換做別人,可能會做得更好。」

李姍娜拿出兩張卡放在我面前說:「張管教,其實我們都心知肚明,換了別人,那天我早就被帶走了。別人對我有恩,我都會報答。這裡有兩份心意,一份是我報答你,一份是報答你那位女同事的。」

我急忙站起來推辭:「李小姐,這什麼恩情啊你說得太言重了,我不敢當埃我真的只是履行我的職責,這是我工作分內之事。」

李姍娜把兩張卡推過來:「張管教,或許用錢來報答確實挺俗,而且上不得檯面,還玷污了你們。可我在這裡只能這樣代表我的一份心意,還請你收下。」

我還是推辭,不是我不想收,我想收,錢嘛,誰不喜歡,可我不好意思拿啊:「不不不,李小姐,你太客氣了。請我吃這個飯就行了,錢就沒必要了。」

李姍娜推過來說:「崔錄是個心胸狹窄的人,你們為了我和他作對,他那人,多半會報復。我怕他以後會報復你,讓你和你同事都沒了這份工作,也許更加嚴重。為了

我,你們冒著可能被開除的危險,我就是拿再多的錢,也報答不得你們。他日若是他要報復,我幫不到你們了,自己良心也過意不去,你還是收下吧。」

李姍娜言辭意切,聽來是無奈得很。

我說:「李小姐,既然這樣,那如果他找人報復你呢。」

李姍娜說:「我都這樣了,他還能拿我怎麼樣,如果他真的要來找我,也帶我出去不了,更不可能見得到我。張管教,實話說吧,萬一他來報復,在這裡,我能保護自己,可是我不能保證保護得了你和你的同事。」

我明白了。

李姍娜一直都有人罩著的,那個罩著她的人不方便出面,但不可能罩著我們。

李姍娜又說:「假如你們為了我這個事真丟了工作,我還會做更多的補償。」

看著這兩張卡,我收下了,說:「李小姐,我和我同事只是做了分內之事,根本幫不到你什麼。可通過這件事,知道你知恩圖報,你一定是一個好人。」

沒想到她一聽她是好人這話,刷刷兩行淚就下來,然後靜靜的像個雕塑一樣任由眼淚流了一會兒,才用紙巾擦拭,說:「謝謝你的誇獎。」

我不知道說錯了什麼,忙道:「李小姐,是不是我講話講錯了什麼。」

李姍娜擦掉眼淚后,嘆氣說:「你沒說錯什麼,我也一直認為我是一個好人,可我走錯了一步,毀了自己一生。」

我低頭,喝酒。

啤酒瓶空了,李姍娜說:「抱歉張管教,在這裡,我只能找得來一瓶啤酒。讓你不夠盡興。」

我覺得該走了,說:「沒什麼的,改天吧,我請你吃飯。那如果沒其他事,我先回去了。」

誰知她卻叫住了我:「張管教等等,我還有點事。」

我心裡不知為何一喜,覺得有戲!

馬上坐定,心想,我看李姍娜你也不是不食人間煙火嘛,畢竟是人,有需要都必須要解決,這個我理解,我也願意代勞。

看著美貌的李姍娜,我心裡痒痒。

李姍娜欲言又止,我心急了,問:「請問李小姐,還有什麼要和我說的嗎?」

說完她卻還不說什麼,我怕她看出我的心思,畢竟是國家級別的演員歌手,我加了一句:「因為很晚了,在這裡久了,難免被人知道,或者被人多想什麼的。」

李姍娜這才說話:「我有些請求,想和你說,可我又不好意思說,因為你幫了我那麼多了,再麻煩你就太不好意思了。」

我說:「你說,李小姐,我儘力而為。是你太客氣了。」

說完我還揚了揚手中李姍娜給我的銀行卡。

李姍娜眨了眨漂亮的眼睛,有些憂愁的美,說:「我只怕自己給你們帶來更大的麻煩。張管教,崔錄如果不來找你,他知道了我在這裡,很有可能還來找我。我就全部說了吧,我雖然不聰明,但我也是知道,崔錄現在登高了,我掉下來了,他不會怕我了。我昨天看他那眼神和動作,知道他想要的是什麼。我說的意思,你懂的是嗎?」

李姍娜這麼一說,我就懂了,崔錄想要的是,李姍娜。

說明白點,就是想得到李姍娜的身體。

這正是一種報復心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