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歷史穿越>非常男管教>第211章 神秘的她到底有多大能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211章 神秘的她到底有多大能

小說:非常男管教| 作者:小管教| 類別:歷史穿越

可是我確確實實的,心裡還搖擺。

我還是懷疑崔錄說的有幾分真實性。

當我出來后,看到朱麗花,朱麗花見崔錄他們走了,掩飾不住高興的說:「你怎麼能讓他們走的。」

我說:「天機不可泄露。」

朱麗花說:「你可威風了一次在我面前。」

看著她滿眼的都是敬佩,我揮揮手說:「小意思,不過啊,英雄歸來,怎麼粉絲也不鮮花獻吻的。」

朱麗花呸了一聲說:「滾。」

我說:「我們等李姍娜下來再走,不然我還是怕有點什麼變故。」

朱麗花問:「告訴我,你怎麼能讓他走的?」

我說:「都說了,不可泄露,我不會告訴你的,你死了心吧。要不你請我吃個飯,我心情好的話,也不會告訴你的。」

朱麗花假裝不想知道的樣子說:「得了吧,你除了吹牛還會什麼。」

我說:「是吧,能吹牛把人給嚇走,這也算是我一個本事。你呀少靠近我,不然哪天被我吹到我床shang去,為我服務的也不一定。」

朱麗花作勢又要動腳,我忙說:「別動手動腳,男女授受不親。」

朱麗花罵道:「你剛才親我,我,我,我還沒找你算賬1

我急忙跑開了幾步,「花姐花姐,別生氣,剛才是和你開一個玩笑真的。別打別打,我明天請你吃飯,請吃飯1

朱麗花住手,說:「真請吃飯?」

我想了想,說:「不行哦,明天要去參加什麼什麼管理培訓的,媽的,不知道為什麼監獄派我去參加這樣的培訓,明天可能不行,如果回來早還好。要不這樣吧,你明天和我出去,等我培訓完我們吃個燭光晚餐,喝醉了開個房,我們一起起床來上班好不好?」

朱麗花又要打:「滾!你那張嘴怎麼就沒講話有一句好聽的。」

她突然問:「等等,你說你參加管理培訓?是xx單位組織的培訓嗎?」

我說:「咦,把你姨日的,你怎麼知道?」

朱麗花說:「你知道參加xx單位組織培訓是意味著什麼。」

我說:「把你姨日的,我怎麼知道?我還不想去。」

朱麗花又罵:「你那張狗嘴,為什麼就不能好好說幾句人話?」

我說:「哦,說人話,說吧,告訴我意味著什麼。」

朱麗花說:「以前去參加xx組織的培訓回來的,大多都能升職,升隊長。」

我這才明白了。

原來,政治處主任想讓我升職?

媽的,她為何對我如此之好?

我問朱麗花:「政治處主任是好人嗎?」

朱麗花看看我,然後說:「我不知道,我也沒資格和領導們走得近。」

我點點頭說:「好的我明白了。那麼,李姍娜呢,她是好人嗎?」

朱麗花說:「我也不知道,全監獄估計沒一個人知道她是為什麼進來的。」

我說:「那麼厲害。那麼,在監獄里,到底是誰罩著她的?」

朱麗花說:「這個我更不知道,你問那麼多幹什麼。」

我說:「隨便問問也不行?」

朱麗花哼了一聲,說:「又不想安好心是吧。」

我說:「是啊,我對你更不安好心,花姐,我想搞你很久了。」

朱麗花就打我。

兩人正在打鬧時,兩名管教把李姍娜帶過來了。

李姍娜看著我們,心裡明白了**分,只是和我們對視了一眼,於是就被帶走了。

我看得出,李姍娜那是感激的眼神。

和朱麗花扯淡了幾句,各自回去睡了。

次日,早上沒事幹就在監獄里逛了起來。

到了放風場一看,又看到了一個熟悉的身影,柳智慧。

她在做著運動,壓腿,腿很長很直。

我才發現,她長得和那個什麼韓國美女體育老師特別的像,而且身材也差不多一樣的火爆。

柳智慧,李姍娜,這兩個神秘的女囚,到底有多大的能量,居然可以在監獄里特殊待遇。

而且像現在這樣,全監獄沒一個女囚能出來放風場的,而柳智慧則是想出來就出來。

到了下午,政治處主任給我打來了電話,告訴我說xx單位那邊負責管理培訓的老師因為某些事今天沒去上班,要往後拖幾天了。

沒關係,反正過幾天去跟現在去也都差不多。

明天是我休息時間,下班后,我出了監獄,如常繞了一大圈到了小鎮上的青年旅社。

首先還是看誰誰誰給我來了電話,王達打來的,我回了電話,王達說謝謝上次我介紹的那個女囚給他,那個女囚果然厲害,差點沒把他弄死。

我壓制著自己的笑聲,說:「你開心就好。」

王達千恩萬謝之後,說要請我吃飯,我謝絕了,不想再折騰坐車那麼遠出去,太累人了。

兩人就約了改天。

看看監控,看來康雪和夏拉這段時間都很忙,夏拉經常拖著行李箱出去的,估計是開了公司后,太忙了。

忙到沒時間查我的底了,或者說,康雪從我身上查不到我和賀蘭婷有任何什麼聯繫的證據,乾脆放棄了。

我給賀蘭婷打了電話,告訴她我被政治處主任安排去參加管理培訓的事。

她只是淡淡哦了一句。

然後我又說了我昨天幫助李姍娜弄走崔錄的事,結果賀蘭婷一聽,罵道:「你是不是蠢貨,幫人出頭是需要付出代價的!你有什麼資本能和人家叫板?我問你,你是不是看上了那個女人。」

我沒想到她發那麼大的火,趕緊說:「沒啊表姐。」

賀蘭婷道:「真沒有?」

我說:「我發誓,我是看她漂亮是有點動心,但我絕對不是因為這個而去為她出頭。我也不像衝冠一怒為紅顏那種人。」

賀蘭婷鄙夷道:「男人也就那副德行。既然你不是看上人家,那麼,就是收了人家的錢了?」

我有點口吃的騙她說:「哪有,我哪有收了她的錢。」

賀蘭婷馬上說:「那你為什麼幫她?你一定是收了她的錢。」

我臉紅道:「這樣你都能猜出來?」

賀蘭婷說:「我告訴你,有些錢,你絕對拿不了,你拿了,就等於讓你出頭保護她。李姍娜不是你能保得了的人。」

我說:「哎

我已經拿了,表姐,要不我退回去?」

她說道:「隨便你1

接著連句再見也不說,直接掛了電話。

,每次都那麼沒禮貌,每次都那麼凶。

凶什麼凶,就不能好好愉快的聊天嗎。

還有一些未讀信息,兩條是移動的。

還有一條,是一個陌生的號碼。

信息上寫著:你好張管教,我是丁靈的弟弟丁敏,我有事找你,看到信息可以回復我電話嗎。

我給他打了過去,問他什麼事。

丁敏一聽是我的聲音,高興的說:「張管教,我等了你兩天的電話了。」

我問他什麼事。

丁敏說道:「張管教,我想見見我姐姐。我去監獄,監獄的人說我還沒到時間看望她,可是我已經到時間了,是不是要送錢呀。是不是我姐姐出了什麼事?平時不是這樣的。」

唉,又是這些事。

而且,丁靈自從出事,被打進醫院后,也沒和家裡人說過,

我撒謊說:「你姐姐啊,你姐姐很好埃呵呵。哦最近監獄有一些事,挺忙的,而且啊因為要擴大,管理人手不夠,再加上怕亂,就減少了親屬探監次數。」

丁敏說:「張管教,我看見一些監獄的,關於監獄的一些新聞,說是有些犯人可能被打死了多久,才跟外面說。我看到了這些,挺擔心我姐姐的,我媽媽的那個朋友,說想找我姐姐談談,然後再請律師,看看能不能翻案什麼的讓我姐姐提前出獄。」

丁靈媽媽的那個朋友,應該就是丁靈媽媽的初戀,很有錢的那個男的吧。

既然丁靈不告訴丁敏說她被打受傷住院了,我總不能告訴他吧。

我只好說:「最近jie嚴啊丁敏,可能不方便探望。你看看再等那麼一個多月這樣吧。」

一個多月,應該丁靈也出院回到監獄了。

誰知丁敏這麼一聽,更加起了疑心:「張管教,張哥哥,是不是我姐姐真的出了什麼事?我們平時都是經常去探望她,她也找我們,為什麼現在也不找了。管教哥哥,能不能安排一下,我給你錢。」

這可咋辦,要不我去找找丁靈,和丁靈聊聊再決定,那就明天去找找丁靈吧,順便也想去和薛明媚玩一下。

能玩什麼,玩她身體唄。

我說:「要不這樣吧,我幫你和監獄申請一下,然後我也去和你姐姐說一聲,如果她同意,然後監獄也同意,那就安排一下,如果不行,我也會給你回複電話的,好嗎?」

丁敏馬上高興的說:「謝謝張哥哥,哦,還有一個事,就是說的給你紅包的事。我媽媽的朋友說,如果你能安排見面,我們會給你紅包。」

我說:「呵呵丁敏,你們的好意我心領了,我們之間不必那麼客氣好嗎。」

丁敏說:「那就等你的好消息了。」

我說:「好的等消息吧,再見。」

掛了電話后,我躺下抽了兩支煙。

看看手機,麗麗沒有給我電話,看來也在忙,而且也還沒打探到有用的消息。

翻著手機,看到李洋洋的號碼,是不是該給李洋洋打個電話什麼的好呢。

她那天找我,到底有何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