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歷史穿越>非常男管教>第212章 心痛的感覺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212章 心痛的感覺

小說:非常男管教| 作者:小管教| 類別:歷史穿越

想了想,還是算了,給李洋洋打電話,萬一像上次一樣,讓她媽媽跟出來,然後扇她幾嘴巴,我就真的太過意不去了。

這李洋洋的媽媽比謝丹陽的媽媽還極品。

靠。

躺在chuang上翻來覆去許久,卻總睡不著。

腦子裡全是李洋洋。

我所遇到的女人之中,對我最好的,寧願事事委屈自己,從不讓我有點什麼的,就是李洋洋了。

唉,真是他媽的,現實總是如此殘酷。

腦子裡全是李洋洋柔柔的溫暖的笑容。

假如我的身邊有她,多好。

假如李洋洋能陪我到老,多好。

那麼,我每天的生活,白天無論在工作上多麼的勾心鬥角,只要晚上回到家,一定會有李洋洋親手做的熱騰騰的飯菜,而且她一定會把家裡收拾得乾乾淨淨,給我一個最溫暖的港灣。

實際上,無論我和多麼美麗的女子上床,都不如我躺在李洋洋懷裡的感覺舒服。

那是溫暖的家,一個最好的避風港灣。

誰娶到了李洋洋,真是上輩子修來的福分。

我不得不嫉妒李洋洋媽媽介紹的那個她男朋友,唉,那廝真的是走了什麼狗屎運。

我這輩子,其實無謂多麼有錢,多麼發達,只想過一個平靜的安定溫暖幸福生活,能每天和家人都在一起,家人每人白天都乾乾活,晚上一起吃飯,看看電視聊聊天,然後睡覺。

這樣子多好埃

只可惜,就是這麼簡單的生活,對我來說卻是如此奢侈。

雖然如今我湊了不少錢也快還完了欠別人的錢,但是我想要的,買一套房子,在這個市郊也好,離監獄近點就好,然後接父母過來,然後娶一個像李洋洋這樣的好老婆,買個代步車。

我的要求不過如此而已,但是想要實現,看來還是遙遙無期埃

越來越想李洋洋,鬼使神差的,就給了她一個電話過去。

沒想到,她很快就接了。

知道是我后,李洋洋非常高興,說:「張帆哥哥。」

我笑了笑,卻不知道說什麼好,想了想,然後說:「還沒睡嗎。」

李洋洋說:「太早了啊,才八點。」

我這才看了一下時間,果然是八點。

我說:「嗯,剛才沒看時間,還以為很晚吶。」

李洋洋說:「你在監獄外邊吧。」

我說:「對。出來了,明天休息。」

半晌,卻不知道說什麼好。

兩人沉默了許久,我問:「哦,對了,上次看到你給我電話,就想問你有什麼事,如果沒有事,我就掛了。」

李洋洋忙說:「我找你是想和你聊聊一點事。」

我說:「聊什麼呢?說吧,如果你現在不忙或者是方便的話,正好我現在也沒事。」

李洋洋說:「張帆哥哥,你方便出來見見嗎。」

我說:「我是方便,我是怕你不方便,上次你媽媽那次,我想說,我以後都不敢找你的。可今晚不知道怎麼回事,按著按著就按了你的號碼。」

李洋洋說:「那我們見面聊吧,你在哪裡,我過去吧。」

我說:「別了,我這裡還離市裡很遠,我去找你吧。」

李洋洋說:「那我們去市中心。」

我說:「好,那就去市中心。」

收拾了一下自己,出門打的去了市中心。

我兩約好了在紅門街見面。

紅門街口,有一個很大的門,是紅色的,這條街就是紅門街。

紅門街里,燈紅酒綠,一條街幾乎全是清吧和喝咖啡喝飲料的地方。

我等了一會兒,然後李洋洋的電話來了,問我在

哪。

我說:「我剛到一會兒,你呢。」

李洋洋說:「我在這裡有十幾分鐘了,你沒打電話來,我還以為你沒到。」

我問:「那你在哪,我在紅門街口,就在那個紅色大門前。」

李洋洋說:「我也是呀。」

我一轉身,見到了拿著手機的李洋洋。

掛了電話,李洋洋向我走來。

她還是那麼清純可人。

臉上都是溫暖的笑容。

我過去到李洋洋麵前:「好久不見。又漂亮了。」

李洋洋開心說:「真的嗎?」

我笑著說:「當然真的。呵呵,不好意思,讓你久等了。」

換做是以前,兩人就抱在了一起了,可是現在,卻感覺有些陌生起來,抱也不是,牽手更不是,打招呼都很不習慣。

或許分手了就不應該見面的。

李洋洋問道:「那我們找個地方坐一下吧。」

我往她身後看看開玩笑說:「等下你男朋友和你媽媽不會衝出來吧。」

李洋洋也笑了:「不會的。」

兩人進了紅門街,原本李洋洋想坐在一家咖啡店外的,但是我覺得還是別坐在外面,萬一見到她的什麼熟人的,搞得像上次一樣,她男朋友的朋友見了她和我在一起逛街,一下子喊出來一堆人堵了我們,一點也不愉快。

我看著這一條清吧街,有點眼花繚亂。

有一家清吧,放的一首歌,挺好聽的,不是放的,是一個女孩子,聲音很動聽,唱的一首夢的翅膀受了傷。

很甜美的聲音。

我走進了那家清吧,李洋洋跟著我身後進去了。

我特地找了一個角落的地方。

清吧裝修得非常的好,很享受的感覺。

清吧裡面有十幾個卡座,一半坐了人。

甜美的歌聲是發自一個在台上唱歌的女孩:夢的翅膀已經受了傷,我飛不到有你的地方,每次想你我都會心痛,我的思念穿過寂靜的天空,我的記憶力有你的痕,我的愛在寂寞世界里。天空飄過流浪的白雲,就像我們已經破碎的愛情……

不錯不錯,真的好聽。

那個服務生拿著單子上來讓我們點,我一直聽完了后,全清吧的人都拍掌后,我也跟著鼓掌,然後我才點單。

那個美女唱歌確實好聽。

後來她又唱了張信哲的過火,還有一首小薇。

我徵詢了李洋洋的意見,點了給她一杯雞尾酒,我則是要了半打啤酒,然後點了一些小吃。

我問服務生有沒有麵條之類的東西。

服務生搖頭。

李洋洋問我道:「你還沒吃晚飯嗎?」

我說:「是啊,沒吃呢,剛才有點忙,就忘了吃飯。」

李洋洋關心著說道:「怎麼這樣呢。」

她問服務員多少錢,我急忙掏錢說我給。

李洋洋已經拿出錢包,給了服務員,服務員點了一下,一共兩百三。

我急忙拉著李洋洋的手說我給,但是服務員已經拿走了李洋洋的錢。

李洋洋說:「張帆哥哥,是我約你出來的,怎麼還能讓你出錢呢。」

我說:「呵呵,不用這麼說,你一直對我很好,況且出來喝酒,男的請客才是。」

李洋洋對我笑笑,然後說讓我幫她看包,她要去一趟衛生間。

我說好。

大約十分鐘左右,李洋洋回來了,沒想到她根本不是去衛生間,而是去打包了一份炒粉給我。

坐下來后她說:「張帆哥哥,外面只有這個了,沒有煮麵也沒有煮粉。」

我感動的說:「洋洋,你這樣對我那麼好,我都不知道說什麼好了。謝

謝。」

李洋洋幫我打開炒粉盒子,說:「張帆哥哥,你太客氣了。我們之間,不用說謝謝。」

我是真餓了,沒吃晚飯吶。

打開了盒子筷子,五分鐘掃乾淨。

李洋洋問:「吃飽了嗎,要不我再去買一份。」

我把炒粉盒子筷子扔了垃圾桶說:「飽了飽了。」

酒水和小吃這時候也上了。

兩人就邊喝邊聊起來。

洋洋問我最近過得怎麼樣,我說很好,越來越好,然後問她:「你呢。」

李洋洋說:「我沒有什麼呀。」

我說:「我的意思是說,你和你男朋友怎麼樣。」

洋洋說:「還是那樣,家人一直逼著我和他在一起。張帆哥哥,對不起。」

我說:「不用這樣說洋洋,你過得好就好了。我看他也是真心喜歡你,家庭條件也好,不如就好好和他在一起吧。」

說這話的時候,我真的有一種心痛的感覺。

但是臉上還是強裝笑顏。

洋洋說:「謝謝你。」

我岔開了話題,說:「對了,你說找我有事,不知道你想說什麼事。」

李洋洋說:「我爸爸媽媽一直覺得虧欠了你什麼,他們跟我說,讓我找找你,彌補一下,想給你換一份好工作。」

我說:「呵呵,洋洋,之前你爸爸也找了我了,但是我拒絕了,謝謝他們的一番好意。你這次出來,和我見面,回去你男朋友會不會和你吵架埃」

李洋洋說:「他知道我和你出來的,我告訴了他。不會吵架的。」

我說:「呵呵,那就好,那我們聊聊就回去吧,不然出來久了,你男朋友不放心。」

李洋洋有些不高興道:「才出來就走埃」

我說:「好吧,那就到十點半,好吧。」

她點點頭。

李洋洋告訴我,她男朋友其實是一個很負責任的男人,而且大有前途,但是兩人相處,她總感覺少了一些什麼。

其實我明白,李洋洋根本就不喜歡那人。

少了就是一種感覺。

為了勉強配對而在一起罷了,又如何有愛情的摩擦產生感覺的火花。

正在兩人聊著時,身後傳來一個男人的聲音:「尼瑪的臭表子,又和哪個男人微信了1

這聲音有點熟悉,我回頭過去,看到的,是我前女友和她的胖子有錢男友。

有錢男友搶過前女友的手機,前女友委屈的說:「他是我們老家的,是我親戚,我家人有點事,就是我媽媽,不小心摔壞了腿,他去幫忙照顧了。」

胖子男友罵道:「照顧尼瑪,送醫院不就得了。你還聊什麼謝謝你,還發什麼一顆心的表情哦,尼瑪哦1

胖子男友說著說著生氣的一巴掌就打過去。

我前女友一下子捂住了臉,兩行淚滲出來。

他們那桌的所有人都看著他們。

胖子男友罵道:「你再發你就給我滾1

然後全桌的人都再勸,胖子男友總算消了一點氣然後繼續喝酒。

真是冤家路窄,去哪兒都能遇到這個女人。

我能怎麼說呢,只能說她自作自受吧。

台上有個男歌手上去唱了一首織毛衣:我深深地愛著你,你卻愛上了一個傻b,那個傻b卻不愛你,你比傻b還傻b。喔——你還給傻b織毛衣。喔——你還給傻b織毛衣。

台下大家笑成一團。

我聽了,卻湧起一絲傷感。

我對李洋洋說:「咱們走吧。」

李洋洋說:「還沒到十點。」

我說:「你不走我自己走。」

說完我就站起來走出了清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