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歷史穿越>非常男管教>第213章 成熟了不少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213章 成熟了不少

小說:非常男管教| 作者:小管教| 類別:歷史穿越

我走出了清吧后,深深呼吸了一口空氣。

李洋洋也跟著出來了,委屈的問我是不是感到不開心了。

我說:「那首歌唱的我心裡不舒服。」

李洋洋說:「那我們換一家地方。」

我想,她是不是今天晚上出來就不想走了,想和我過夜了。

我不想毀了她的幸福。

我說:「算了,改天吧,太晚了,走吧,回家吧。」

她不知道說什麼好,跟著我身後出了紅門街口。

在紅門街口,我攔了一部計程車,然後把李洋洋先推上了車,說:「你先回去吧,很晚了。」

李洋洋卻不捨得走,看著我,眼睛泛著淚。

我說:「走吧,改天我們再聯繫。」

李洋洋問我:「能不能抱你一下,張帆哥哥。」

我退後了一步,說:「呵呵,以後別再講這種話了。回去吧,很晚了。」

她看到我退後,她一下子眼淚就落下來,然後抿抿嘴,轉身上了車。

看著遠去的計程車,我心裡感到特別煩躁。

今晚李洋洋來找我,說為了告訴我讓我換份更好的工作是其中一個目的,但最為主要的是,她其實想見我,想和我溫存溫存。

不是我殘忍,而是我實在不想再像上回一樣了。

她現在的生活已經趨於穩定,我不能去破壞。

我上了計程車,想回去青年旅社,覺得有點遠。

我給王達打了電話,告訴他我在紅門街口,想叫他出來陪我喝兩杯。

結果那廝一問我,知道我過來陪李洋洋喝酒後,馬上罵道:「你重色輕友,日你狗賊,我叫你出來你不出,女人叫你出就出。」

我說:「我以為她有很重要的事情,所以才來的。好了不要廢話了,快點下來吧。」

和王達兩人又他媽的喝醉了。

這廝的公司發展得不錯,雖然不是飛速,但是穩步發展起來了,喝醉后他開玩笑說估計年底分紅一人一部賓士寶馬。

我說送我一部qq讓我練練就行。

當晚就在王達的公司辦公室過夜了。

次日起來吃了早餐,十點多了,我買了兩袋水果,去了市監獄醫院。

首先,還是去找了薛明媚。

薛明媚正在看書,看到我,對我露出明媚的笑容:「男人,來了埃」

我把水果放下,說:「來了來了,馬不停蹄的來了。恢復的怎麼樣了。」

我看見她脖子上沒有了纏著的白布,但還是貼著什麼。

薛明媚說:「也許還要一個月才能出院,可能會很醜,留下傷疤。」

我說:「不會的。」

其實我也算是安慰她罷了,那麼深的傷口,不留傷疤不可能。

薛明媚說:「會的。」

她讓我坐在床邊,靠在我肩膀上,說:「我想回去監獄了。」

我說:「為什麼?難道去監獄做勞力比較強。」

薛明媚說:「在監獄還有姐妹們,在這裡每天只能看書。」

半晌后,她問:「你有沒有想我。那麼多天不見。」

我說:「想,想搞你。」

她笑了:「那來搞吧。」

我說:「算了,等你病好了再討論這個話題。」

她還是堅持:「我們試試,我也好久沒有和你了,有時候睡覺,很想。」

我說:「不行,等你病好再說。別在這關鍵時刻弄傷了,忍忍。」

她說:「我不動。」

我說:「那也不行

,到了那時候,誰能忍住不動?而且,外面還有管教,這樣不好。」

薛明媚微微離開我的肩膀,說:「怎麼一夜之間,覺得你成熟了不少。」

我說:「成熟,也許所謂的成熟,不過是懂得衡量事情利弊,懂的什麼該做什麼不該做罷了。」

薛明媚問我:「那你說說,你什麼該做,什麼不該做?」

我呵呵了一聲,說:「比如我現在來看你,我們是朋友,這是我該做的,但是和你搞,這就不該做了。」

薛明媚問:「為什麼呢?」

我說:「能為什麼,我們只是朋友。我們做朋友就好,既然是朋友,就不該搞。」

薛明媚看著我,認真的問:「難道,你只想和我做朋友嗎?」

我說:「做朋友就行了不是嗎?」

薛明媚若有所思,想了想,說:「你是在嫌棄我。」

我急忙否認,說:「我沒有,真沒有,薛明媚,你很漂亮,我覺得我自己跟你不是一個世界的,如果出了外面,你一定如魚得水,你那麼聰明美麗,只要認真做什麼事,一定很快就過上好生活。我更配不上你了。」

薛明媚慘笑一聲,說:「我?你太看得起我了。或許吧。」

頓了頓,她又自言自語的說:「我不配談愛。」

我急忙哄她:「薛明媚,你可不要亂想,我不是那個意思。」

她笑了起來:「幹嘛你那麼緊張,謝謝你的水果。」

我說:「你客氣了。話說,丁靈來找過你嗎?」

薛明媚說:「你想丁靈妹子了?」

我說:「我想她,但是更想你,我一來就先來看你了。我找她,是因為她家人找不到她,她家人相幫她翻案,找不到她,就緊張了。她弟弟看了監獄出事的新聞,生怕自己姐姐也已經出事,所以這段時間都沒能探望到丁靈。就找了我。」

薛明媚聽完后,感慨說:「她還有家人惦記,真好。」

我說:「你也別想太多,我也會好好記掛你的。」

突然感覺自己講錯了什麼,又說道:「我的意思是說,我也經常想你。」

薛明媚抱了抱我說:「你心裡想多少個女人?」

我說:「很多個,我媽媽啊,我兩個姐姐啊,我表姐啊,很多很多。」

薛明媚打了我一下:「去你的1

我問:「丁靈怎麼可以經常來這裡看你?」

薛明媚說:「給看守的警官送點禮就行了埃」

我說:「真聰明。丁靈恢復得怎麼樣了。」

薛明媚說:「你自己去看吧。去吧去吧,在我這裡,心裡卻想著別人。」

我說:「哦那我去了。」

假裝要站起來,薛明媚忙拉住了我,說:「別走。再等等。」

我抱了她一會兒,這個可憐的女人。

然後囑咐她好好養傷,別胡思亂想,接著去了丁靈那裡。

丁靈的臉已經恢復,沒有任何傷疤,而她的腳,畢竟是骨折,沒恢復那麼快,只能用拐杖拄著慢慢練習走動。

我進去后,丁靈看我拿著水果放下,說了聲:「你來看我啦,謝謝。」

我對她笑了笑,看著她的臉龐,說:「還好,我還怕你嫁不出去,說如果你真的毀容,我就委屈委屈我自己,娶了你算了。」

丁靈哼了一聲假裝生氣罵道:「我才不嫁你這個風流鬼。」

我問:「行啊,不嫁給我,那你嫁給誰。你那男朋友嗎?」

說到她那所謂的男朋友,天天吃喝嫖賭的,嫁給他的話,估計丁靈一輩子就這麼毀了。

丁靈一聽我提到她男朋友,黯然傷感的說:「他,他已經和我說分手,不再和我了。所以我才和你那樣。」

我靠這句話內含量很多啊,丁靈已經被甩了,她男朋友從她這裡得不到任何好處,加上丁靈已經入獄,她男朋友自然分手了之。那種吃喝嫖賭之人自然也是無情無義之徒。

只是丁靈還說,因為分手了,所以才願意和我那樣,這表明了她的心意。

看我想太多,丁靈忙說:「我沒別的意思,我只是守不住自己。我呀,才不想做你女朋友,你女朋友太多了,做你女朋友會哭死。」

我笑了笑說:「什麼哭死,你不知道做我女朋友有多幸福,以前呀,我對我女朋友啊,可謂仁至義盡,做牛做馬也要讓她開心,唉,誰知啊,唉算了不說了,一說全是辛酸淚。」

丁靈不信的說:「我才不相信你會對女人那麼好。看你就是一個浪子,遊戲人間花花浪子。」

我苦笑一下,哥以前真的是個好男人,對前女友百般遷就對她好,她還是跑了,看她昨晚被那胖子男友扇耳光,她還不離不棄,果然人世間很多東西都不是能用道理說得通的。

例如有錢,就能有女人跟隨。

還記得某位作家說過一句經典的話,對待一個不愛你的人的最好辦法,不是教訓她,而是無視她,冷漠她,不理她,路過她,忘了她。當你看不上一個人時,對方惹你生氣,不需要表現出來,依舊要落落大方,可以保持沉默,等過一段時間后自然而然離開。以後就刪除這個人,只當沒有見過,不要生氣,也不要記得。

簡單來說,就是你不愛我,我不要在你身上投資了,我滾,馬上滾就是。

不要理她的任何感受。

我看了看丁靈的腳,問她:「腳還很疼嗎?」

丁靈說:「走路的時候疼,在恢復。」

我說:「你好久沒和家人見過面了吧。」

丁靈想了想,說:「過年之前了。」

我給她削了一個蘋果,說:「吃個雪梨吧。」

丁靈笑了說:「這個是蘋果。」

我說:「你弟弟昨天晚上聯繫了我,說好久沒見你了,怕你出了什麼事,想和你見見面。」

丁靈忙說:「那你怎麼和他說的。」

我說:「沒怎麼說,我沒告訴她你現在住院,我說監獄最近擴建,管理人員人手不夠,不能及時安排探監。然後你弟弟說要拜託我幫忙,一定要見你一面,說你媽媽的那個朋友想法子,把你給弄出去,就是翻案吧,我也不太清楚。」

丁靈說:「真的嗎1

丁靈臉上寫滿了興奮。

我說:「是啊,你弟弟是這麼說的。」

丁靈忙說:「那我要和弟弟見面,你能安排么?」

我說:「丁靈,我這邊容易,你記得上次你弟弟也是來這裡醫院見你嗎。我們要擺平的是看你的管教。」

丁靈說:「用錢是嗎?」

我說:「當然呀,你不是去薛明媚看望薛明媚,就這麼幾步路隔了幾個病房而已,她們看守你們的,還要收禮才肯放行。我想,這裡面的規矩,你可能比我懂。」

丁靈說:「那,她們要多少錢。」

我說:「不需要多少,五六百的就可以了。有我幫忙,不怕的,不過這錢我來幫你出也沒什麼。」

丁靈忙搖頭說:「不行,我怎麼能讓你出這個錢呢。」

我說:「你是我妹子,沒關係的。」

丁靈感激的說:「張帆哥哥,我很感激你,可是我不能這樣做。那我拜託你早點安排行嗎?」

我說:「沒問題,我這就給你弟弟打電話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