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歷史穿越>非常男管教>第216章 兩個女孩被劫了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216章 兩個女孩被劫了

小說:非常男管教| 作者:小管教| 類別:歷史穿越

我和安百井到了xx校培訓斜對面馬路的一家宵夜檔。

隨便點了一些東西,兩人吃著東拉西扯聊了起來,安百井表面看著大大咧咧,實際上心思縝密,任我如何旁敲側擊,他始終不太願意透露自己是什麼身份。

我問他:「是不是來了這裡,回去就能升職?」

安百井說:「大多如此。但也有少數不可以的,看自己本事。我看你一表人才,回去后能升職,也是遲早的事情。」

我靠,我這樣還一表人才呢。

我說:「謝謝過獎啊,但願如此啊,但我看你是鐵定能升了。」

安百井笑著舉杯:「借你吉言。」

正在喝酒的時候,發現我們遠處角落坐著一團火紅色的熟悉背影。

果然是林小玲。

她們是一桌子人,都是我們今天培訓的,男男女女十幾個人,林小玲儼然是眾人的中心點。

沒辦法,白富美,去哪兒都是焦點。

我問安百井,「你知道她是什麼單位的嗎?」

安百井回答說:「我不知道,你不是和她早就認識嗎?」

我說:「我前女友可能知道,我只知道她家挺有錢的,而且我不知道她家那麼有錢,還進來這裡幹嘛?」

安百井說:「這些容易解釋,我就認識不少富二代,他們父母都喜歡把他們弄進來。」

我說:「有背景有錢就是好。」

安百井搖搖頭說:「有錢未必有背景,背景這玩意,很難講。」

正說著,只見那邊出了點狀況。

林小玲上衛生間的時候,旁邊一桌人大約七八個這樣的小混混也在宵夜檔喝酒,正喝酒的時候,林小玲路過他們身旁,他們其中就有人吹起了口哨。

等林小玲上完衛生間回來的時候,其中有人拖住了林小玲的手:「美女,來喝杯酒埃」

林小玲性格也絕對暴烈,掙脫不開后,直接拿起桌上的一杯酒潑到了小混混的臉上,原本面露淫色的小混混一下子急忙鬆了手擦臉。

於是,他們全桌人都站了起來。

林小玲趕緊回到自己的那桌上,小混混們或許沒料到林小玲是屬於那桌很多人的,當林小玲那桌也有好幾個男的站了起來要英雄救美,小混混們眼看這幫人比自己人多,不敢上去了。

小混混們當即就買單溜之夭夭了。

小混混們走後,林小玲和那桌人繼續喝了起來,他們玩起了骰子,不過看來林小玲的興緻並不高。

這時,有人看到了我們這桌的安百井和我。

那邊有兩個人今天和安百井聊得挺開,安百井也給他們遞煙,所以他們過來敬酒了。

四個人喝了幾杯隨便聊聊后,那兩個男的邀我們過去他們那桌一起玩。

安百井也說要不要一起過去。

我說我有點犯困了,想回去睡覺,要去你們先去好了。

因為看著林小玲那桌有幾個男的一直對林小玲獻媚,我有點倒胃,恕我看不得這些起雞皮疙瘩場面,實在不想去。

安百井見我不去,也就說不去了。

那兩人回去那邊繼續玩了。

我看著桌子底下,我兩喝了半打啤酒了,便說:「喝了半打了,今天有點累,我們明天繼續喝怎樣。」

安百井同意。

於是我就去買單,然後兩人又是搶了一番,這次是我搶著買了。

在回去的路上,培訓處大門口的這條馬路是新弄成的,沒有路燈,黑漆漆的。

當我和安百井正要橫穿馬路時,聽到身後傳來幾聲喊叫聲,我兩回頭一看。

林小玲和一個女孩要先回去的,但被之前的那幾個小混混尾隨上來拉扯要往一個小巷子口而去。

看來這群小混混剛才看自己這邊人少,怕打不過林小玲那桌,溜之夭夭后卻並沒走,而是像一群餓狼一樣的在暗處偷偷等待機會。

眼看這林小玲和一個女孩單獨出來回去宿舍,這群狼還能放過兩隻小白兔嗎。

這一幕,我和安百井都看在了眼裡。

安百井問我:「救不救?」

我說:「多一事不如少一事。打個電話報警得了。」

安百井說:「我手機放宿舍了。」

我說:「靠要不要那麼巧,都放宿舍了。」

安百井說:「那集合了我也以為軍訓的,就放了宿舍了。」

我說:「我也是。」

從這裡跑到那邊報警,也行,就是拖延一點時間。

可是林小玲那邊似乎被折騰得慘,她身旁的女孩一個勁的慘叫,我們看過去,是因驚恐而慘叫。

因為這幫小混混要帶著她們拉進小巷子里。

我想了想,媽的畢竟是李洋洋的閨蜜,她也是為了李洋洋的好,站在另一個角度,如果她是我的兄弟,可能也會無私的幫著我。

我出頭,也是為了李洋洋。

算了,就算是為了李洋洋,我也該去幫忙。

等真的報警,警察來之前,她們都不知道被折騰成什麼程度,到時候我良心過不去。

我對安百井說:「我去救她們,你去報警。」

安百井還挺講義氣:「這時候我怎麼可能讓你一個人去做這麼危險的事情,咱們是朋友。」

相識不到一天,他就肯幫我這麼個也許會豁出命的大忙,我實在感激不知道說什麼好。

我說:「謝謝。」

安百井說:「他們人多,我們不能空手上去。」

我說:「那我們也沒啥武器埃」

安百井走到一片圍牆邊,拿了兩塊比拳頭大一些的石頭,脫下外套,然後把石頭放進口袋,揮起來呼呼風聲,這玩意要是砸在腦袋上,可要會開花的。

我也脫下了外套,把石頭放進了外套口袋。

兩人提著衣服沖了上去。

安百井說:「上去后不需要手下留情,對這些蛀蟲和敗類,我們是為人民除害1

我說:「你不說我也會這麼做。」

安百井說:「我們如果上去不一下子下重手,把他們打散打怕打跑,而只是嚇唬他們的話,萬一他們身上有刀,很快就能組織對我們反撲,我們情勢很不利。如果打死人或者重傷,就說他們正在進行犯罪,我們是見義勇為,不需要留情。到時候如果不小心打死人,我們就對警察這麼說。懂嗎?」

我說:「明白1

兩人衝進了小巷子中。

這些小混混膽子還真的不小,直接就拖著兩個姑娘進黑漆漆的小巷子中準備進行脫衣猥褻,照此發展下去,鬼知道等下會不

會被強j或者是姦殺。

小混混們背對著我們。

邊發笑邊邪惡的要逼著兩個女孩脫衣服。

我們衝上去后,掄起手中衣服就直接往他們身上砸下去。

安百井砸在了一人頭上,那傢伙慘叫一聲趴倒在地,而我則是原本也想砸他頭上,結果砸在了肩膀上,他啊大叫疼了一聲,然後回頭過來驚恐的看著我們。

所有的人都回頭過來,我和安百井不想給他們回過神的機會,馬上彼此朝第二個人的身上砸下去。

頓時,我兩就像衝進羊群的兩隻狼,揮舞著手中的衣服狂砸一通。

可沒想到的是,人家小混混們雖然被打趴了兩個,跑了兩個,但是還有幾個被打得憤怒了。

我很快就知道他們為什麼不跑了。

他們幾乎人手一把明晃晃的刀。

而且,這幾個小混混明顯是經常打架,不像是一般那種學校外邊的小混混被嚇到就跑。

借著遠處傳來的暗淡的燈光,可以看到他們的手上和脖子上有著明顯的紋身。

站我面前的那傢伙,給我掄了一下砸在肩膀上,反身掏出明晃晃刀子就砍我,我急忙一閃,接著聽到安百井大喊:「小心他們有刀1

他們看到我們的手上拿的是衣服,就算知道衣服裡面裝磚頭,他們也是明顯占著人數和兵器的優勢。

我們完全處於被動的局面。

兩個女孩子看到我們英雄救美。

在這種情況下,特別是林小玲,看到了我,簡直如同看到了救星,哪怕是平日我和她有著多少深仇大恨。

她和她朋友跑到了我身後,林小玲就雙手捏在了我的後背衣服,她是真的怕了。

我說:「媽的林小玲你不是嘴巴很厲害嗎,你罵跑他們啊!我告訴你我趕走他們以後就輪到我來強你。」

林小玲顫抖著說:「救我們,救我們。」

我說:「那還不趕緊跑1

兩個女孩真的是嚇壞了,跑都不敢跑了,還死死拖著我。

四對二,目前的局面就是,他們四人拿著刀,我和安百井拿著衣服。

站我前面的那個人舉起刀又砍,他不敢捅,估計也是怕捅死人,用砍。

我一把將後面的林小玲推開,然後躲過這一刀,順勢將手中的衣服一揮過去砸在了那傢伙的脖子上,他慘叫一聲,又揮手把刀砍過來。

我馬上下意識的低頭躲過這一刀,然後又揮著衣服打過去。

後面的傢伙偷砍我,一刀就砍下來,我沒有躲開,一下子就砍在了肩膀處,幸運的是他的刀很鈍,我沒有像楊過一樣被砍下手臂。

但是也疼得我直喊娘。

我正要反擊,被一人踹倒,然後他們兩圍住了我,接著兩人舉起刀就砍。

他媽的我的命就這麼玩了,我的命就快要玩了,花花世界,我還不捨得離開,這已經要離開這個世界,我不甘心。

我對家人還沒有盡完撫養的義務,我還有我的那麼多好朋友對我那麼好,我還有每個月能拿那麼多錢,我還有那麼多錢沒花完,我身邊的女人雖然沒有幾個真心喜歡我,但至少我還能在她們身上得到快樂,就這麼走了我捨不得,捨不得。

兩把刀高高的舉了起來,在暗淡的遠處的光下,明晃晃的刀顯得特別的可怕寒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