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歷史穿越>非常男管教>第219章 只是個執拗的傢伙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219章 只是個執拗的傢伙

小說:非常男管教| 作者:小管教| 類別:歷史穿越

白襯衫進來時,我讓她關燈,她關了燈。

我問白襯衫:「白襯衫,你晚上脫衣服睡覺嗎?」

白襯衫說:「你流氓!我不和你說話。」

我說:「問問也不行?哎你叫什麼名字啊,你號碼多少,給我們百井哥留一留埃」

白襯衫說:「你不會自己問他。」

林小玲說:「不要和那個流氓講廢話。」

白襯衫也鑽進了被子中。

我問安百井:「那白襯衫叫啥?」

安百井說:「金慧彬。」

我說:「又是一個韓國名字,你們挺般配嘛,哎你怎麼都知道,她都跟你說的。」

安百井說:「剛才我們都問了,她也知道了我名字。」

我輕輕在安百井耳邊說:「日,你們兩個,那麼快就搞在一起了,有jian情1

安百井也壓低聲音說:「別亂講,我們就是問了一下號碼。」

我說:「算了,我看那個什麼金什麼彬的,對你挺有意思的,你搞她,一定有搞頭。」

安百井說:「沒有過那個想法,你要是喜歡你去泡。」

我說:「媽的今天咱們怎麼沒發現她們女隊中還有一個長得那麼好看的。」

安百井說:「她比我們早來,穿的是xx校教官發的制服,我們都沒有看她了。」

我說:「是啊,都去看這個林小玲了。哎,百井,你說現在要是你去和那個白襯衫睡,我和那個啥林小玲睡,你說爽不爽。」

安百井說:「那鐵定爽,你知道嗎,我以前讀書的時候,有兩個朋友,告訴我說。他們兩個一次在外面旅遊,然後開了一個雙人房,人家塞卡片進來,就叫了兩個按摩的,然後在各自床shang比賽。」

我問:「比賽什麼?」

安百井說:「比賽誰搞得更久啊!你說要是你搞那個紅色裙子,我搞白襯衫,我們誰久一點。」

我驚嘆的說:「想不到你這人看起來那麼正義,思想卻那麼齷齪,不過我喜歡,那肯定是我啊,你不知道,我曾經有一次和一個女的,三個鐘頭。」

安百井驚訝道:「真的假的1

我說:「靠騙你做什麼,如果強x不犯法的話,我們現在過去拉一人一個,你看看誰久一點。」

接著我們聽到那邊爆發出一句破口大罵的聲音:「你們兩個夠了1

接著看見林小玲和白襯衫金慧彬坐了起來,林小玲罵我們:「你們兩個,流氓!下流1

金慧彬也罵著說:「噁心死了。」

我大吃一驚:「怎麼我們那麼小聲,你們還聽到的。」

林小玲罵道:「這是小聲嗎!你們兩個色狼1

安百井竟然哈哈笑了起來,我也笑了,我說:「你果然心理素質真強,就跟沒心理素質一樣,這個時候還能笑得出來。」

接著林小玲那邊不知抓著什麼東西朝我們兩砸過來,我兩急忙拿著被子蓋著頭。

那些東西砸在了被子上。

金慧彬勸道:「小玲,別理他們兩了。」

林小玲這才住手,睡下去了。

因為真的困了,很快就睡了過去。

但是,大半夜被人弄醒了。

一陣一陣的巨大打呼聲,我被弄醒了,果然是安百井。

我坐起來,點了一支煙,可我還聽到林小玲那邊也有一個打呼聲,細細一聽,竟然是金慧彬,她的打呼聲雖沒那麼大聲,但是睡在她旁邊,估計平時睡覺比較容易被弄醒的也不會睡得著。

金慧彬那麼漂亮居然也打呼,看來不論多漂亮,人都是一樣的。

想到,那邊的林小玲輕輕坐了起來。

問我道:「你也睡不著。」

我說:「這傢伙打呼聲太大聲了。」

林小玲道:「今天的事,謝謝你。」

我聽這聲音,她還是真的有誠意了,放下了高傲的樣子。

我說:「哦,說真的,如果不是因為李洋洋,我真懶得救你。」

雖然外面有光照進來,但還是挺黑暗,我看不到她的神色,過了幾分鐘后,她才說:「你傷口還疼嗎?」

我沒想到她會關心人,以為她就一直那麼牛哄哄下去的。

我說:「不疼,你呢?」

林小玲說:「也不疼。」

兩人之後就沒什麼話說了,我自己也不知道說什麼好。

我抽完了一支煙,蒙上了被子,說:「睡了。」

然後扭頭過去睡了。

次日一大早的,不知道是誰的手機鬧鈴響了。

睜開惺忪睡眼,聽見白襯衫在那邊說:「起來了,六點了。」

對,要起來了,還要他媽的回監獄。

起來后,白襯衫對安百井說:「我們今早要六點半集合,遲到要罰一千米。」

安百井抽了一支煙,說:「是的。走吧。」

我說:「我今天早上不用去,我等下要等我們單位的車回去單位上班,下午才過去。」

安百井說:「真好。」

我說:「有什麼好的,還要跑來跑去的。累死。」

安百井說:「早上在x校上課,要跑步做操的。」

我說:「我寧願做操跑步。」

安百井又說:「男的還要加做一百個俯撐,一百個仰起坐。」

我說:「靠,那還是回去上班算了。」

白襯衫催道:「我們走吧,要遲到了。」

然後他們看了看林小玲,說:「小玲,我們去給你幫你請假。」

林小玲點點頭。

安百井對我說:「那我們先走,你扶著她回去,最好還是讓那個醫生看看吧。」

我哦了一聲。

白襯衫對林小玲說:「小玲那我們先回去了,我一會兒幫你請假。」

林小玲點點頭。

安百井和白襯衫就先走了。

我看看林小玲,問:「你,能走路嗎?」

她看看我,然後說:「幫我拿那雙拖鞋給我。」

我問:「拖鞋?哪雙拖鞋?」

林小玲說:「昨晚扔你們那邊的。」

我一看我們床那邊,媽的,果然是兩雙拖鞋,她昨晚不知道從哪兒掏出來兩雙塑料拖鞋砸我們的。

我拿了拖鞋扔給了她,她穿上去后,試著走了幾步,然後說:「好了。」

我哦了一聲,說:「那走吧。」

然後就向門口走去。

結果她在身後啊的叫了一聲:「血1

我回頭過來一看,她的腳底湧出了血。

我讓林小玲坐下,抓住她的光滑潔白小腿拿起來一看,真的是流了好多血。

我急忙跑上去拉著那個剛起來的老醫生下來,他下來一看,就說:「誰讓你走路了,傷口裂開了。」

我說:「你昨晚不是說你是什麼院士,還說你那些葯之後,就算去踢球都不會什麼什麼的。」

老醫生說:「這是意外。」

看來這老醫生還真有點什麼。

接著他又重新包紮了一次,然後說:「這次沒事了。」

我說:「你覺得我還能相信你嗎?」

他說:「給錢。」

我納悶了,然後說:「喂你有沒有搞錯,你昨晚打包票說就算去踢球都不會有事,現在傷口裂開了,這是你的錯,你跟我們要錢?」

老醫生指了指林小玲腳上的拖鞋,說:「拖鞋要錢。」

我問:「多少?」

他說:「十塊。」

我扔給了他十塊。

誰知林小玲開始發千金大小姐脾氣:「我不喜歡這個拖鞋,好醜。」

我一聽就他娘的發火了,你他媽的有的穿就不錯了,還他媽的嫌東嫌西:「你不穿你就光腳回去,要不你就自己滾回去1

她氣氣看了我一眼,我問:「怎麼,不爽啊1

她沒說什麼。

我看她不敢頂嘴了,然後問她:「還能走嗎?」

她不敢走了。

我過去扶著她,回去xx校。

到了xx校裡面,我是扶著林小玲進去的。

然後,我們培訓的兩個方陣,全都在集合。

然後,所有人的目光,都看著我這個吊絲,扶著林小玲這個比我還高的穿著火紅色長裙的女神,而且是拖著拖鞋進來的。

林小玲是眾人眼中奪目耀眼的女神,而我是個吊絲,就這副樣子出現,他們一定想,我草麻痹的這狗和林小玲昨晚幹什麼去了!

眾人嘩然一片,教官制止都制止不祝

然後教官看過來,見我扶著林小玲一瘸一拐的走過去。

教官認出了我兩,馬上過來:「2aj7,2cq3,你們兩怎麼回事1

我站定,然後看了看林小玲,說:「你來解釋。」

林小玲對教官嫵媚微笑了一下,說:「教官,昨晚我們出去吃宵夜,我不小心踩到了玻璃,他,一直在醫院照顧我。」

教官過來,看了看林小玲的腳,說:「回去吧,好好休息。」

林小玲說:「謝謝教官。」

我看見我們監獄的那四個女獄警在遠處,我們監獄的車已經來了。

她們對我招手喊:「張帆!走了1

我趕緊對教官說:「教官,你能不能幫我扶著她回一下宿舍,我還要回去單位上班。」

教官臉上馬上掛出不爽之色,讓我去指揮他,他一定不悅。

我急忙說:「不好意思教官,我,我說錯了,那這樣,我應該,這麼說。林小玲你自己回去吧,我還有事要忙。」

林小玲的臉上頓時也寫滿不悅之色。

我可懶得理她那麼多,我那邊還在急著等我。

我放開她我就馬上跑了。

跑著去上了車。

回到了監獄,準時上了班。

有個管教敲了敲門,我讓她進來。

仔細一看,這個不就是那李姍娜身旁的管教嗎。

我問她有什麼事。

她把門關緊,走過來,拿著兩張卡塞給我說:「娜姐說謝謝你們。」

兩張卡,謝謝我們,那便是李姍娜為了上次我和朱麗花出手相救她對我和朱麗花的報恩了。

我急忙推辭說:「你還是拿回去吧,跟她說,她的好意我們……」

我還沒說完,她就轉身離去了:「我的任務是把東西送到你手上。」

門砰的一聲關上了。

我拿著兩張卡,看了看,是不是又是十萬。

這錢還挺好賺埃

不過這朱麗花,打死也不要那個錢,做人啊,何必那麼擰呢,有錢白拿卻不拿,傻哦。

也不算白拿吧,是我兩對別人做了一定的幫助后她對我們的報酬,幹嘛不拿呢,朱麗花真是個執拗的煞b。