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歷史穿越>非常男管教>第225章 有錢的人家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225章 有錢的人家

小說:非常男管教| 作者:小管教| 類別:歷史穿越

這樣一攪合下,我們也沒有了玩下燃。

大家都想回去了。

林小玲知道事情又是因她而起,跟我們道歉說:「今晚的事,不好意思。我請大家吃宵夜吧。」

安百井說:「小玲,別那麼見外,那麼說就當我們是外人呢,你看你今晚請我們來喝酒唱歌,你有事,我們能先跑嗎。你是我們朋友埃」

聽安百井這麼一說,我感覺也是這麼一回事,覺得自己剛才還想逃跑呢,真是無恥埃

林小玲說:「你們還被他們打了,要不要去醫院看看。」

金慧彬也這麼說。

安百井說:「我沒事,問問張帆有沒有事。」

我說:「我也沒事。」

安百井走兩步,搖搖晃晃的,金慧彬趕緊去扶著他,安百井把手搭在了金慧彬的肩膀上,說:「回去吧,困了。」

大家都出了外邊。

畢竟怕還有事,我們就讓另外幾個先打的先走,我們四個坐後面的。

攔了後面的的士后,安百井一上車,就狂吐了起來,弄得車後座和他自己的褲子,還有金慧彬的衣服都是嘔吐物,司機破口大罵起來。

趕了我們下車。

我和林小玲去買水來給他們,然後他們用水擦拭自己衣服,但是車上那些噁心的嘔吐物,我們誰也不肯去擦了,安百井真喝多假喝多我不知道,剛才他面對那些流氓可謂清醒得很,而現在,他又是稀里糊塗的還想爬上去坐:「沒事沒事,我坐那塊臟地方,慧彬你坐我旁邊。」

金慧彬死死拉住他,他才沒得上去。

司機罵著罵著,說:「你們看這個怎麼處理吧。」

我回頭看看後邊,那拉菲酒吧門口還有一群人,不知道是不是看場的和剛才紅鞋子是同一群人,還是來酒吧玩的。

如果是同一群人,那我們在這裡糾纏下去,可要繼續扯上麻煩。

我掏出一百塊錢給了司機:「師傅,對不起,弄髒了你的車。」

司機這才收住了嘴,拿了錢:「以後少喝點酒,年紀輕輕的,幹啥不好,學喝酒。」

林小玲脾氣也特別不好,罵道:「給你錢了你還管那麼多幹嘛1

接著司機一邊啟動車子開車一邊和林小玲對罵,一直罵得車子走遠了聽不到聲音才作罷。

我對林小玲說:「罵的爽吧?你看看旁邊,那麼多人都看你,有面子吧1

安百井說:「也別怪小玲,那個司機確實找罵。」

我說:「百井哥,你真是個寬容大量的大好人,問題是,百井哥你看看我們身後酒吧門口,那些人如果是和紅鞋子是一群人的話,我們的麻煩可還沒有完。」

安百井看看酒吧門口,虎視眈眈看著我們,真不知道那些小子們是看熱鬧呢,還真是在等待機會幹死我們。

安百井說:「愣著幹嘛,找車埃」

問題是,後邊的車子看到我們吐了前面車子一身,都沒人願意搭載我們了。

我說:「要不我們走到那邊坐車?」

安百井說:「別走,別離開這裡,你沒見那邊有個治安亭,這裡有攝像頭。離開了這裡,萬一那幫人跟著上來,我們會吃虧。」

林小玲接了個電話后對我們說:「我剛才給我爸發信息,讓他讓人來接我,我們在這裡等一下就好。」

好不容易出來玩一下,結果卻每次都鬧成這樣子,一點也不爽。

不過可成全了安百井和金慧彬,每次出事,他兩就靠得更近了,說明兩顆心越來越貼在一起了。

安百井把手從金慧彬肩膀上放下,走過來拉著我,偷偷問:「唐曉傑呢?」

我說:「剛才不是跟那幾個男的上車走了嗎,媽的都這時候了,你還問她呢。」

安百井說:「她剛才喝多了嗎?」

我說:「沒喝多,想要灌翻她,估計是不太可能了,她剛才和我又玩了幾把,腦子清楚得很。一定是個很能喝的角色。她後面還和我玩,但我沒心情和她玩,後面也沒怎麼和她喝了。」

安百井嘆氣道:「應該聽你的,下藥。」

我罵道:「無恥,下作!陰險1

安百井回罵我:「你也不是什麼好鳥,反正我都被她灌翻了,你還放走她,你應該努力灌醉她,然後帶她去開房。」

我說:「我草怎麼能如此無恥,是你看上的姑娘,你居然叫我來帶她去開房,你真不是人。」

安百井道:「什麼是不是人的,就是不能落在我手裡,也不能便宜其他人,你是我哥們,你自己要加油才是埃」

我說:「,如果她是一件物品,比如她是一個升職的名額,或者是一份禮物獎品,這麼說還差不多,可她畢竟是一個你喜歡的女人,你還這麼說,聽起來怪怪的。」

安百井敲了一下我的頭罵:「怪個屁,你真是個傻子。」

這時,一輛車緩緩停在了我們面前。

林小玲說:「車來了。」

開車的司機是個大叔,大叔下來開車門給我們上車。

勞斯萊斯幻影。

是的,沒看錯,很長,很大,然後標誌是日日,rr重疊。

我驚愕的看著勞斯萊斯。

我是見過,那是在市友誼商店旁邊的萬榮五星級酒店一樓勞斯萊斯專賣見到的。

這種摸一摸都怕破產的車,我有點心驚。

金慧彬扶著安百井上車。

林小玲叫我:「上車呀1

是啊,真的是怕摸一下破產。

汽車一直是土豪們炫富的利器,這個世界上有一些車可能「壕」到一般土豪都不敢想。如果街上碰到,請遠離,也許摸一下、碰掉一塊漆,就得賠個傾家蕩產。

這個世界上,真的有這麼一群人,他們站在世界人群的頂端,擁有著我們可望卻永遠不可及的財富。

他們上了車,我也小心翼翼的爬了上去。

門關上。

這是幾百萬的車,老子第一次坐幾百萬的車。

心裡不知道蕩漾著什麼樣的滋味。

我對安百井說:「你想吐嗎?」

安百井看了看,說:「這車好大,你家的嗎?」

看來他真是喝多了。

金慧彬也說:「小玲,這個車子要好多錢吧。」

林小玲說道:「不想叫過來接我的,可剛才在包廂的時候發信息給了我爸,他很擔心。你們可以不要對別人說出去嗎?」

我們都說好。

我這才發現,勞斯萊斯身後還跟了幾輛商務車,那應該是林小玲找了她爸爸,她爸爸派過去的人。

沒辦法,家裡有錢嘛。

還好那幾個小混混先被安百井叫的人帶走了,不然遇到林小玲帶來的人,會被弄個什麼樣下場還真不知道。

這個世界上,真

的是有些人碰不起的。

我說:「林小玲,如果有一天我得罪了你,你是不是也會這樣子找人滅了我。」

林小玲狠狠剮了我一眼,卻不說話。

安百井問:「我們這是去哪裡?」

林小玲說:「去我家。」

我問:「那個家。」

我原想說那個別墅的家的,但是我怕這麼說,另外兩人都知道她家有別墅了,畢竟她沒讓我說出去。

林小玲說:「紫羅蘭小區。」

紫羅蘭小區,石凡區最有錢的小區之一,一平方上萬那裡。

一平方過萬或許在那些大都市來說,不算的什麼。

可我們這個城市,均價六千。

上萬,可能是一萬八左右,也是一流享受行列了。

眼看車子往紫羅蘭小區而去,心想那明天我他媽的還要去監獄上班,監獄跟石凡區一個西一個東,如果明早他們不那麼早起來,那我可要一大早就要自己爬起來坐車,萬一遲到了這個月全勤就沒了。

我便說:「這樣,林小玲,你把我放下,麻煩你了。」

他們幾個都看著我。

我解釋說:「我明早一大早還要去我們單位上班。我不想去那麼遠的地方,明早不方便回去。」

林小玲說:「我們明天也是一早就起來的呀。教官說讓我們六點半去跑步。」

我說:「呵呵,是嗎。那好吧。」

我到底怎麼回事,難道又是可悲的自卑心理作祟,反正我就不知怎麼的,很排斥。

也許,真的是我自卑。

到了紫羅蘭小區。

幾部車子跟著後面的不知何時已經不見蹤影,而勞斯萊斯在放我們下車后也掉頭回去了。

林小玲吩咐司機說明天讓他六點鐘開一部比較差的車過來接我們去xx校。

一個漂亮的小區。

小區的停車位很大,別墅式的建築群,但不是別墅,是套房。

林小玲家在三樓一個套房,兩百平方左右。

但是裡面的裝修真的是豪華。

有錢人的世界那真沒得說。

據他們聊天說,光是放在客廳和廚房那個屏風要兩萬多,我靠我看來就是一個木架子加幾張紙片的貨物。

而那個盆栽,說要五萬多。

好吧,我都不敢摸了。

我看著牆上的畫,嘖嘖驚嘆:「這麼漂亮的山水畫,水果畫,靜態畫,一定出自名師之手,沒有一張一兩萬拿不來吧。」

林小玲招呼我們坐下,然後給我們拿涼茶,說:「那些畫,一兩萬買不了。來吧喝點涼茶。」

我拿起涼茶喝,說:「那麼貴埃」

林小玲得意的說:「當然,這是我自己畫的,多少錢我都不賣。」

我吃驚的說:「你居然畫的那麼好1

林小玲得意的看了我一眼。

安百井說道:「有啤酒嗎。」

我更是吃驚:「你都吐了,還喝啊1

金慧彬也叫安百井不要喝了。

但是安百井不依,我剛才都特別的怕他吐了在勞斯萊斯裡面,那他媽的我們幾個就是去mai腎都賠不起。

我說:「別喝了,別說現在,就是剛才你吐車裡,我們把我們賣去做鴨都賠不起。而現在在這裡,一張畫,一塊地板磚都幾萬幾萬的,真別喝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