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歷史穿越>非常男管教>第226章 不小心撞見的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226章 不小心撞見的

小說:非常男管教| 作者:小管教| 類別:歷史穿越

林小玲轉身從後面柜子上拿了一瓶紅酒下來,已經開過的,她又拿了四個杯子,說:「沒有高腳杯,用這個杯子吧。」

我說:「唉,你們喝吧,我就不喝了。怕明早起不來。我還要混全勤。」

金慧彬道:「你們還有全勤呀。」

我說:「對啊,只是很多人都不屑這點全勤,但對我這個窮人來說,幾百也是錢嘛。」

安百井拿過紅酒瓶,似乎還挺不滿意:「你還拿了開過的酒給我們,幹嘛後面那幾瓶沒開的不拿。」

林小玲說:「這瓶最貴,是我自己開的,才喝了一點。」

安百井一邊倒酒一邊說:「多貴啊,那麼厲害的樣子。」

林小玲說:「羅曼尼康帝,一萬美元吧。是我爸從美國帶回來的。」

我們幾個都大吃一驚:「一萬多,美元1

我急忙搶過瓶子,因為我看著安百井嘩啦啦跟倒啤酒的樣子,怕他弄碎了,我說:「讓我來。」

我先給我自己倒了一口。

然後嘗了一口:「啊,太不好喝了。」

說真的,不知道怎麼說,喝的時候感覺生澀,喝下去了有些甜甜的,跟平時買的二十五塊錢的xx干紅根本不一樣。

然後繼續倒了滿杯,再給他們一人倒夠了一瓶,全倒了,「小玲,我們喝完了這瓶酒,你爸爸會不會打死你。」

林小玲說:「我爸就我這個女兒,他捨不得打死我,但是他會捨得打死你們。」

我們幾個急忙看著林小玲。

林小玲笑了起來:「我開玩笑的了,不會了。」

這林小玲是如此有錢,喝醉的安百井和金慧彬都對她感興趣起來:「小玲你說話都帶著什麼什麼的了,為什麼呀。跟香港人一樣的。」

林小玲說:「那我以前在香港,台灣,美國,英國,都讀過書了。」

我說:「那你一定調皮,去哪兒被哪兒開除。」

她說:「我就是要讓爸爸媽媽擔心,誰讓他們整天忙著,都不管我。」

安百井問:「剛才張帆說剛才接我們那個車,很貴,很貴,是什麼車。」

我說:「靠你連勞斯萊斯都不認識?」

安百井這才吃驚的說:「勞斯萊斯。真不是一般的厲害。那我也真的弄不懂你為什麼還要進去系統上班了。」

林小玲說:「我爸安排的,他說一個女孩子,總不能每天都想著玩埃但是一個女孩子也總不能想著怎麼掙錢,掙不到錢人家會笑話,掙到錢了人家不敢娶。」

我說:「你爸真是深謀遠慮。」

很快喝了一瓶,然後又開了一瓶,接著,是金慧彬自己不行了,安百井原本就不行,林小玲就開玩笑的說:「你們睡一間房好不好呀,這裡只有一間客房,就是那裡。」

他倆也不客氣,就互相攙扶著進了房間。

我徹底心碎。

無言。

一切都在酒杯中。

拿起酒杯喝了一杯,然後又倒了一杯。

她已傷我心不理我是誰

回望已別去棲身冰冷中

為何漠然離開心如何替待

緣分已盡了不再追

痛失悲傷里

林小玲看著我這麼奇怪,便問:「你怎麼了。」

我說:「沒什麼,想到我以前的老婆跟別人了,我的心一陣陣的痛。」

林小玲道:「什麼?你有老婆拉?」

我說:「是,未來的老婆,跟別人走了。」

說完我看著那個門關上,然後我閉上了眼睛。

林小玲說道:「是你前女友吧。」

我說:「是未來老婆,算了,說了你也不懂,你不要問了。對了,我還沒謝謝你今晚的招待。」

我舉起杯子。

林小玲也舉起杯子:「你幫啦我好幾次了,不用這麼講,之前我為了李洋洋這麼對你,是我不好意思啦。」

我說:「呵呵,其實想來,如果做你的朋友,還是覺得你做的很對。而且我又何德何能和李洋洋能在一起,我沒錢什麼也沒有的。」

媽的說是這麼說,其實撇開李洋洋的家庭條件不說,她的性格就真的非常適合做老婆了,所以如今我遇到了金慧彬,原想不擇手段弄到手了,甚至還想過弄點葯葯她,她那種女孩,一定是那種跟了誰獻身就死心塌地跟誰的那種女孩。

誰知啊,天上的星星流淚,地上的玫瑰枯萎,冷風吹,冷風吹,蟲兒已經一對對。

我問道:「你們家太有錢了,買那麼多房子。」

林小玲說:「我爸不讓我顯富,平時朋友來做客,我基本帶她們來這裡。家裡的車子也是,如果不是今晚出現緊急情況,我也不會找我爸,剛好劉師傅離我那裡近,我爸就找人跟了劉師傅過去接我。」

我說:「你爸爸對你可真好。」

林小玲撇撇嘴說:「才不好。要是真的好,他應該親自來。」

我多嘴了一句:「你媽媽呢?」

林小玲表情暗淡下去,我以為她媽媽已經死了,急忙說:「是不是提到你傷心事,不好意思。」

林小玲說:「我媽媽一直和我爸吵架,從我出生,吵到現在,我媽媽和我爸也沒離婚,但是各自過各自的生活。」

好吧,我想我明白了。

我舉起杯子,說:「抱歉。」

我和林小玲幹了這一杯,然後搖搖晃晃站了起來,媽的不知不覺好像喝多了:「對了,你剛才說只有一間,客房,那我是不是睡客廳?」

林小玲說:「我那是和他們開玩笑的啦。」

是,你是開玩笑,我日你個開玩笑,你大爺的開玩笑讓他們兩有了借口沉醉一起臉皮都不要了抱著進去睡了。

我在怨天尤人,儘管明知道不是今晚林小玲的功勞,他倆也始終有一天晚上睡在一起,可我還是不能釋然,因為安百井曾經說給我了機會,我燃起了希望,現在希望是徹底破滅了。

真的喝多了,喉嚨不知道為何,總痒痒的想嘔出來。

結果,還真去嘔吐了。

去的衛生間裡邊,洗手池那裡。

吐了后,總感覺自己這樣不好,於是就拿著紙巾擦拭起來,擦拭洗手池。

林小玲看了一眼,然後說:「回去睡覺吧,明天我讓保姆掃就行拉。」

我抱歉的說:「真的不好意思,弄成了這樣。」

林小玲說:「回去睡吧,沒關係的。」

這個妞原本脾氣很火爆的,只是因為幫了她兩次,她才把我當成了朋友。

不過作為朋友,她也已經夠好的了,就是我不知道自己怎麼搞的,喝了那麼點酒就去吐了。

出來后,林小玲帶著我進了一間客房。

實際上,她的這個家很大,有兩個主三個客房。

林小玲給我指了指床shang,然後說:「你就睡這兒好吧。」

我說好。

她接著彎腰下去,收拾了一下床shang的不知哪個女孩留下的衣服,屁股很翹的對著我。

有那麼一瞬間,我竟然有種想要直接抱著她圓滾滾的屁股開戰的衝動。

手伸了伸,結果她剛好站起來回過身來,看見我伸出去的手,林小玲還以為我要幫她,她說:「我自己撿就好了,這是洋洋上次來留下的衣服。」

一聽到洋洋,我的手放下了。

最主要的是,幸好林小玲剛好轉過身,不然我可能就真的抱著她的圓圓大屁股了。

林小玲這才發覺自己說錯了話,說:「是不是提到了李洋洋你就不高興。」

我說:「沒什麼,都過去了。我睡了,晚安。」

她出去了。

然後我躺了下去,估計也才躺了有那麼幾分鐘就迷迷糊糊睡過去,然後睡著了不到半個鐘,就迷迷糊糊做了一個夢,自己走到了一片湖水前,然後脫下褲子,然後好多女人在岸邊看著我,好多好多,李洋洋,小朱,朱麗花,賀蘭婷,甚至前女友,還有那個在寵物店幹活的花姐都看著我,我脫了褲子,想尿又不好意思尿,但我已經脫了褲子。

不管了,尿吧。

這時候,突然驚醒過來,急忙憋住,原來,我被尿憋醒,今天實在是喝了太多酒。

我捂著肚子,感覺都要爆出來了。

走出了外面,走到衛生間,就是我吐過的那個衛生間,媽的裡面有人。

我敲了敲門,說:「我憋不住了,誰在裡面1

裡面卻傳來的是金慧彬的聲音:「是我,慧彬,是張帆吧,怎麼了?」

我忍著說:「我憋不住了,快尿出來了1

金慧彬卻說道:「我在洗澡。」

我靠!

在洗澡。

這個時候在洗澡,剛才的時候進去睡覺都不洗,現在你來洗澡?這不得不讓我想到很多東西。

例如也許她和安百井剛結束了戰鬥,然後洗洗才能睡。

悲催,你們搞就搞吧,為什麼還要如此刺激我?

算了,現在不是想這些的時候,我喊道:「你什麼時候可以,我實在受不了了1

金慧彬道:「我才剛進來。林小玲房間門口還有一個衛生間,你去那裡呀。」

我管不了那麼多,沖向了主。

兩個主,連在一起,出來就是衛生間。

我沖了進去。

結果。

林小玲裸著身子,剛脫完衣服,脫guang的,我衝進去不知為何她沒鎖衛生間門。

從上到下,全被看完。

她的身材,反正就是修長,林志鈴姐姐那種。

她也不叫,她只是遮住了該遮的。

我急忙退出一步:「對不起1

然後她把衛生間裡面隔開浴室的那個門一關,帘子一拉。我才知道,衛生間裡面是浴室,浴室和衛生間是有門有帘子隔開的。

我說:「我實在憋不住了,快尿褲子了。」

林小玲輕輕道:「你可以在外面。」

我看著身旁的馬桶,不管那麼多了,直接拉閘放水。

林小玲在裡邊也開了水沖澡。

我想兩人都挺尷尬的,我就沒話找話:「你怎麼那麼晚還不睡。」

她說:「我不洗澡睡不著。」

我說:「呵呵,我這種臭男人,似乎一兩個星期不洗都能睡得著。」

林小玲說:「天吶,你真髒的。」

我說:「是吧,睡了晚安。真的不好意思,我不是故意的。」

她說:「沒事了去睡吧。」

我說:「你身材真好。」

裡邊沒聲音。

我趕緊跑出了衛生間,回去睡了。

那晚,就夢見了林小玲。

至於在幹什麼,反正幹壞事,早上醒來掀開被子一看。

還好沒什麼事,不然的話,實在丟人。

不過昨晚不小心看了她那事,不知道是我丟人,還是她丟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