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歷史穿越>非常男管教>第227章 如何幫助她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227章 如何幫助她

小說:非常男管教| 作者:小管教| 類別:歷史穿越

一早起來,林小玲給我們準備了一次性洗漱用品。

洗漱完畢后,坐在了餐桌前。

金慧彬和林小玲臉上都帶著紅暈。

金慧彬臉上帶著紅暈,估計多半是昨晚和安百井那廝哼哼哈兮了,所以紅潮未退。唉,心碎。

我記得阿三以前流行一首歌:新娘po處了新郎卻不是我。

是這樣唱的:阿kei苦力猴亞猴奔

迪噠魯工嘎猴打黑

改色i改紅滅歐呀啦也

bia里給色i猴打黑。

翻譯過來的意思大致意思就是:當編製我的夢的時候,老是想著某個人

當我愛上某個人的時候我投入他懷抱

當你沐浴在愛河你不會清醒,也不會沉睡

是不是什麼魔法讓你盲目了

算了,心酸,拿酒來。

林小玲臉上泛紅暈是因為剛好和我的目光對上,想到了昨晚被我看了她的那一幕,她竟然也羞紅了臉。

想來再潑辣厲害的女子,被人看了也是會怕羞的,除非是他國開放之女子。

唉,我真不是故意的,不過你的身材真的是好,昨晚如果衝進去浴室,不知道她會不會報警抓我。

餐桌上已經準備好了早餐,原來,林小玲一大早的就叫她們家保姆過來給我們做早餐了。

挺不好意思的。

我們就叫了保姆過來一起吃早餐,保姆畢恭畢敬的站在旁邊,不敢上來。

林小玲說她們都是專業的家政服務學過的,不會和我們一起吃飯的。

我,連這個行業都要專業,掃地也要專業,洗碗也要專業,保姆更要專業,還要分為幾種類型,有家政,烹飪,幫帶孩子等等。

真的是太專業了。

享受過了富人家的豐盛早餐后,我們該前往x校了。

林小玲不再動用勞斯萊斯,那畢竟是他老爸的專座,而且她也不敢隨便用那個車,她其實也不想讓人家知道她家裡多有錢多有錢。

讓司機開了其他的車過來接我們往x校。

路上林小玲就一直說不讓我們說出去她家的情況。

x校裡邊,隊伍已經開始集合。

我們下車后,我對安百井說:「媽的,一眼看去這個隊伍,男男女女的都那麼帥氣漂亮。以後我還能有什麼市常」

安百井說:「這是看臉的時代,現在哪個公司部門單位招人的,不都先看臉,就是顏值,顏值高的就容易進,容易升,不過,我看長你這樣的,這輩子應該就這麼毀了。」

我罵道:「日你。」

林小玲和金慧彬都笑了起來。

他們去集合去了,我依舊跟著我們監獄的那幾個女的,上車回去監獄上班。

無聊的上了一天班,下班后我出了監獄馬上去了小鎮,拿了手機后給麗麗打了電話。

我叫麗麗去另外的一個鎮上一起吃飯,她說晚上還要去上班,但吃飯時間還是能擠出來的。

於是,我們去了臨近的鎮上碰頭吃飯。

麗麗準時而到了,被我說了幾次后,她終於穿衣服沒像外圍女的樣子了,比較青春淑女,但是那副化妝的面容,只是比之前淡了一點。

麗麗問我道:「你在看什麼?我臉上怎麼了嗎。」

我說:「我說了不要畫得跟出來賣的一樣,你還偏偏每次畫出來賣的妝,你是多麼不願意人家不知道你是出來賣的。」

她一聽,臉色就不好看了起來,原本開心的樣子變成了鬱鬱寡歡低著頭。

我說:「怎麼,發小脾氣埃」

她說:「不敢。」

我捏著她的下巴,說:「我看你有什麼不敢的,你厲害得很,我都說了那麼多次,你還違抗我的指示。」

麗麗撒嬌著道:「我下次不這樣了嘛,好不好嘛,就這次。等下還要趕著回去上班,我怕趕不及時間化妝。」

我說:「隨你了,我想吃魚今天。」

她挽著我的手,我們找了一家魚火鍋。

點了一份魚,幾份小菜,我沒什麼胃口。

隨便吃了幾塊魚肉,麗麗還給了我夾肉,我說不需要了,我自己來。

拿了兩聽百威,喝了沒兩口,就不想喝了,敢情是沒人陪我喝,乾脆倒給了麗麗一杯:「陪我喝一點。」

麗麗從命。

她看起來胃口甚是不錯,等她吃得飽后,我和她喝了幾杯酒,聊了起來。

我問她最近有什麼情況。

麗麗從手機里翻出幾張照片,說:「這是我們女老闆。」

我拿來一看。

照片上,一個美麗的少婦,一件低胸弔帶衫,一頭挑染的頭髮盤在頭上,眼角化了淡淡的眼影,看上去美艷動人,身上帶著一股獨特的氣常

麗麗說:「這就是我們的老闆娘,彩姐。」

我感慨說:「這麼漂亮埃」

麗麗說:「看表面看不出來吧,是整個夢柔酒店的老闆娘,她對人和和氣氣,很大方,姐妹們,還有她手下的黑衣幫,都願意替她做事賣命。」

我說:「看來是真的深得人心,只是她乾的行業太不怎麼光彩埃這麼能幹漂亮,為什麼非得選擇不法的事情來做。」

麗麗抿抿嘴低下頭去,我這才發覺自己說的這個話也把麗麗給罵了。

我說:「你別想多,我沒有說你。」

現在拿到了她們老闆娘的照片,卻不是康雪,也不是監區長,而是這個彩姐的女人。那監區長和康雪在裡面到底擔任什麼角色?

打下手的嗎?

我問麗麗:「你還打聽到什麼呢?」

麗麗說:「就是這個了,為了這個照片,我是差點被抓了,要是被抓就慘了,可要被打的。我偷偷的藏著手機在胸里,然後拿進去,偷偷拍了。」

我掏出一個信封,信封裡面有一萬塊,給了她,我知道她說的多麼辛苦是什麼意思,意思就是想要酬勞費。

我說:「嗯,你的確辛苦了,以後無論如何,都要小心,還有,你幫我留意而且如果可能的話偷拍一下她的手下,看平時跟從她身旁的都是什麼人。」

麗麗說:「這裡也有埃」

她翻了手機里幾張照片,給我。

我看了一下,她身邊的隨從,我沒有認識的,但是很明顯都是短頭髮的黑衣幫成員護衛。

我說:「傳過來給我吧。」

我要拿去,存著,發給賀蘭婷,讓賀蘭婷看看。

我對麗麗說:「這次找你,我還有另外一個事情想要拜託你。」

麗麗問我:「什麼事

嘛?」

我說:「是這樣,我一個女同事,她家人非給她安排了一個她不喜唬那個男人呢,人很帥,很高,家裡背景也好,有才華也有錢,但是他本人有點剛愎自用,我女同事不太對他感冒,就想推了這門親事,可是呢,她父母就死不同意,因為畢竟她年紀也上來了。然後呢,她就想測試一下這個男人忠不忠心,忠誠嘛。怕將來結婚了出軌什麼的,那就麻煩了,嫁男人嘛,你們女的最重要看的還是責任心,人品,萬一嫁一個三天兩頭在外面有女人,去亂搞的男人,那這輩子如何過得安心,非得離婚了不可,可要是再有了小孩,如何離婚?所以呢,她找了我商量了一下這個事,畢竟在公司里,我靠著她幫忙,我才混得開,然後呢,我想到了這個點子,想要測試一下她家介紹的這個男人是不是好男人,想拜託你來出手幫忙。放心,有酬勞。」

麗麗問我:「你們是什麼公司呀?」

我不高興道:「反正就是一家很大型的企業,人數比你們酒店的人多了去。搞外貿啊,進口食品啊,煙酒啊,水果啊,加工啊,雜七雜八的都有。」

我在胡扯著說。

麗麗點了點頭,看起來特別相信了。

我問她:「那這個忙,你看你是幫不幫了?」

麗麗問我說:「那你的女同事和你是什麼關係了?」

他娘的,女人怎麼都那麼煩。

我看著她眼睛,認真的騙她說:「同事關係,互利互助。」

麗麗聽后,還是點點頭,又問:「那我要怎麼做呢?」

看來她是願意了,她就是不願意,我也可以找別人。

找上次那個騙王達的那個女的也都行埃

我說:「我先給我同事打個電話,看她怎麼說吧。」

於是,我出來店門口給了謝丹陽打了一個電話,問她有沒有查到那個年輕工程師的平日生活工作規律,有沒有喜歡泡酒吧啊,夜店啊,ktv啊,出去外面打球還是什麼的。

謝丹陽告訴我說,這個人不泡吧,不泡夜店,不去ktv,也不打球,就是喜歡參加那些車友會,和車友們賽車啊,郊外比賽,野營什麼的。

果然有品位,這有些錢的人,畢竟和我這種吊絲玩的追求規格都不一樣。

我想了想,說:「我找到了一個合適的人選,只是他這個人不喜歡去酒吧,想要製造出他齷齪不堪的場面的照片給你父母看,有點難度。我想了一下,我覺得咱們是不是能這樣,讓我帶著麗麗去參加什麼車友會,然後認識這個工程師,再然後,如果他感興趣,就帶去泡ktv什麼的,然後,嘿嘿,下點迷huan葯什麼的。」

謝丹陽開口罵道:「你怎麼老是腦子裡這樣陰險。」

我說:「他媽的上次罵的還不夠是不是,如果不願意就拉倒,何必如此罵人。」

謝丹陽只能同意啊,但是車子和費用,都必須她來出。

可問題還有一個,就是:我不大會開車。

我去問了一下麗麗,還好,她會開車,有駕照,那就行了。

謝丹陽說,工程師是jeep的車友會會員。

那麼,謝丹陽就要去搞一個jeep的車子給我們。

然後,等到那個工程師去參加車友會的那一天,我們就開車過去,然後看機會行事。

計劃落定,我掛了電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