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歷史穿越>非常男管教>第235章 突然的吻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235章 突然的吻

小說:非常男管教| 作者:小管教| 類別:歷史穿越

林小玲死抱著我,根本不想鬆開。

在對四周危險的恐懼下,我根本也毫無要揩油的心情。

我推了推開林小玲:「你先放開我。」

林小玲死不放開:「我好害怕。」

我說:「快放開我,現在不是害怕的時候,我們要找到回去的路,不然我們兩麻煩大了1

林小玲這才放開了我,但是她的手死死捏著我的衣角。

這和平日囂張的女神完全是另一面不同埃

我叫她拿手機出來。

她的手機也是沒信號。

靠這鬼地方。

天已經完全暗下來。

我兩的心也沉到了冰點。

林小玲完全是嚇壞了,死死扣住我的手。

這就叫十指緊扣吧。

我聽著耳邊呼呼風聲,樹葉聲,竹子被壓彎的吱吱可怕聲音,還有那個某些怪異動物的叫聲,強迫自己鎮靜下來,然後深呼吸,抱了抱林小玲,說:「別怕,這個時候,更不能怕。」

林小玲聲音顫抖,都要哭了:「我是怕,這是什麼在叫。」

我強迫自己開了個玩笑:「你說我們兩個現在在這裡打野戰的話,叫的多大聲也沒人聽見了吧。」

林小玲罵我道:「都什麼時候了你還不正經。」

我說:「那我們回去了,干點正經的事情怎麼樣。」

林小玲問:「怎麼回去,我好怕。」

我打開了手機手電筒功能,沒那麼怕了,可是,我們該往哪個方向走。

我打開她的手機的指南針功能,然後判斷了許久,也搞不清楚方向。

弄著弄著,她的手機關掉了,因為沒有了電。

他媽的。

我的手機連手電筒的功能也沒有。

不過,手電筒關了之後,倒是讓我們看到了頭上遠處的光,那是易河小鎮上空的光。

我欣喜若狂:「看!那就是易河鎮,一定是!我們朝那個方向走,一定沒有錯1

林小玲也說:「是,那有光。」

我打開自己手機的亮屏幕,然後照著地上,牽著林小玲的手,一點一點的走過沒有路的森林裡。

那時候的兩人,又餓又累,走了將近一個小時,下了一個坡后,終於到了一條水泥路!

有水泥路,就好了,我們就可以順著水泥路,走回去了。

林小玲在上邊張開手臂,說讓我抱下來,她不敢跳。

的確有點高。

我伸手,張開胸懷,結結實實的抱著她下來。

到了水泥路后,手機也神奇的有了信號。

我剛要給安百井打電話,安百井就先打來了,問你們去幹嘛了。

我告訴了他我們現在遇到了麻煩,然後讓他找車來接我們。

安百井一聽,也急了,趕緊問我們的準確位置。

可我們哪裡知道我們的準確位置,就在這時,後面有燈光,有車聲,有車子過來的聲音。

我馬上攔了下來,是一部麵包車,正好去往易河。

司機還是個中年的女的,是一家小手工藝廠的女司機,開麵包車去易河送貨。

在這樣的地點這樣的地段,有人攔車,她竟然敢讓我們上,我真佩服她的膽量。

我告訴了她我們遇到了迷路的危險情況。

女司機告訴我們說,這裡邊是一片原始森林保護區,保護得很好,前些年還有野獸出沒,這幾年開發了旅遊,就沒聽說過有什麼野獸了

可是毒蛇啊這些自然是還有的。

還說幸好我們沒有往東和往南走,往東走就進入了更原始的大山區,往南走,是懸崖峭壁,弄不好就可能摔下去。

我兩應該阿彌陀佛埃

女司機說:「你們小年輕搞恩愛啊,也要搞好地方才是,去房間里不好,非要去森林了。萬一出事,家人怎麼辦。」

我看看林小玲,林小玲羞澀的低了頭。

我輕輕的靠在林小玲耳邊問:「其實你今天是不是就有這個壞想法?」

林小玲不理睬我。

到了易河旅遊街,我給女司機車費,她死活不收,並囑咐我們以後不要去那麼危險的地方談戀愛了。

女司機走後,我笑著對林小玲說:「以後啊,不要去那麼危險的地方談亂愛了!什麼野戰軍啊什麼的不適合我們。我們最好在房間談談人生就好了。」

林小玲說:「你還有心情開玩笑,我都好餓了。」

我跟百井哥彙報了一下情況,那廝就在一個清吧里,和金慧彬,一聽說我們出事,就要來找我們,當我說回來后,他問了一下情況,就讓我們去找他,因為他那地方好找,就在我們開的旅館的對面。

我帶著林小玲去吃了一人一碗牛肉麵,這真是劫后逢生啊,這也是我吃過的最好吃的牛肉麵了。

林小玲這時候也顧不得吃相了,吃了一碗后,又多要了一碗。

我笑說:「你的淑女氣質全沒了。」

林小玲說:「命都快沒了,還要氣質有什麼用。」

我說:「哈哈,命都快沒了,剛才你還要貞操嗎?」

林小玲不理我,繼續吃面。

吃完了面,我們過去找了他們。

林小玲和金慧彬一見面,就抱在了一起,然後林小玲繪聲繪色的告訴了我們遭遇的危險。

等到林小玲的情緒平定后,安百井問:「可是,你們之前,誰提出要去森林去?你們去森林什麼目的?」

我說:「你覺得呢?」

安百井哦哦哦了半天,然後說:「你們兩個真會找刺激。」

林小玲恢復了常態,罵他:「你別亂說!我們就是去走走。」

安百井笑說:「哈哈,去走走,還想去睡睡吧。」

金慧彬讓安百井不要再講這樣話,並說了一些安慰好話給我們聽,很快,特別是喝酒壓驚后,不安的情緒全沒了,心情恢復如常,又開始玩樂起來。

酒吧請來了一對外國美女姐妹的表演,就是上去唱了幾首歌。

表演結束后,這對美女姐妹下台來跟著老闆每桌敬酒。

美女姐妹中文很是蹩腳,不過在這桌,林小玲居然能用流利的英文和她們對話。

是,我記得了,林小玲在多個國家流血。

哦,是留學。

我聽得出來幾句,說什麼米國什麼漂亮什麼的。

我對她們說:「你們漂亮,當然,我們這裡也漂亮。我說的是你們兩姐妹漂亮。」

她們兩人聽懂了,笑了起來,然後走的時候說:「你的女朋友更漂亮。」

我開心的說了聲:「謝謝。」

林小玲捏了我的手臂一下,嗔怪說:「誰是你女朋友了?」

貌似經歷了今天迷路森林的那件事,兩人的心似乎貼近了不少。

又是斯德哥爾摩綜合症?

我很無辜的說:「是你自己不否認,你能怪我?」

然後笑著摟過她的肩膀,說:「不過呢,你可以臨時演員

演演我女朋友,拯救一下我這個多年沒女朋友的老光棍,怎麼樣。」

林小玲推開我:「不行,除非。」

我問:「除非什麼。」

她笑笑,說:「除非收費。」

我說:「行,不過現在沒現金,但是我可以補貼我自己給你。你覺得如何?」

林小玲又擰了我一下,說:「你個頭。」

只是,她罵我的時候,眉眼間一直保持撫媚笑容,讓人心醉。

林小玲說:「剛認識你的時候,還覺得你這人傻裡傻氣的,結果啊,真是個油嘴滑舌的花花公子。」

我問:「我哪裡花了?」

林小玲說:「你還不花,你來培訓才幾天了,就和女孩子天天約會了。」

我問:「我?天天約會?誰埃」

林小玲說:「你說呢。」

我明白了,她說的是劉慧,我笑著說:「是的,不過,你有什麼意見嗎?難道說,你吃醋了?哈哈不過你吃醋的樣子挺可愛的,我喜歡。」

林小玲又捏了我一下:「誰吃你醋1

一直在我們面前看著我們兩表演的安百井和金慧彬看不下去了:「哎哎哎,我說你們兩,要不要騰一塊地方出來給你們兩專職演出?」

我說:「謝謝,留著你們自己用吧,我們關係純潔的很。」

安百井嘖嘖說:「好純潔啊,純潔得不能再純了吧。你們兩繼續吧,我和慧彬去照相去。」

在可以拍夜景的廣場那邊,有民族服飾出租拍照,一次十塊二十塊的。

他們兩走了。

我和林小玲把酒喝完,也出了外面。

林小玲說累了,想回去睡覺。

只是,鑰匙在金慧彬身上。

而且,我這邊的鑰匙,是在安百井身上。

給安百井打了個電話,他卻說:「我和金慧彬今晚睡她們那間房,至於林小玲,你自己看著辦。兄弟啊,好不容易出來那麼風景秀麗的地方玩一次,要抓緊機會埃哦對了,我們的房間鑰匙,我放在前台,我已經跟她們說了,你報你手機號碼就可以拿。」

說完他就掛了電話。

這對狗男女,從一開始出來,就心術不正。

算了,人世間的愛情大抵如此。

我告訴了林小玲這個情況。

林小玲紅了臉,說:「我不要和你睡一間房,我自己開。」

我說:「行啊,那最好不過。」

林小玲說:「你們男人,都不是好的。」

我說:「是的,包括你爸爸。」

林小玲又要擰我。

我說:「你要賠錢啊,你看我的肉都被你捏青了。」

林小玲說:「豬肉,怕我賠不起呀。」

我說:「小玲同志,你可知道,易河喝酒的四原則嗎?」

林小玲說不知道。

我說:「喝酒以不喝醉為原則,喝醉了以不**為原則,**了以不承認為原則,承認了以不負責為原則。」

待我說完,林小玲笑了起來:「你流氓,你就這些段子多。」

我撞了她一下,說:「那要對懂得的聽眾說,才那麼有意思。」

她說我道:「我以前說洋洋怎麼那麼喜歡你,你那張嘴,騙了多少女孩子。」

我說:「不會啊,喜歡都是真心喜歡的,哪能騙得來啊,例如你,如果不喜歡我,就是不喜歡,我怎麼騙你都不會喜歡我呀。」

她卻突然摟著我的脖子親了我一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