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歷史穿越>非常男管教>第237章 鬥不過他的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237章 鬥不過他的

小說:非常男管教| 作者:小管教| 類別:歷史穿越

安白井顯然有點不相信,畢竟如果打了我,難道我不該跟我表姐說說,然後讓表姐出面,搞清楚狀況,查他的底然後幹掉他。

我說:「我表姐是不會答應我通過這種方式來報復的百井哥。」

安白井了一聲,說:「你這都什麼表姐,乾脆不認算了,自己表弟被自己前男友揍,還不是現男友,居然不肯幫忙。」

我說:「我表姐她是好人,好人中的戰鬥機,戰鬥機中的脾氣古怪的航空母艦。」

安白井又點了一支煙,這才說:「這個人叫文浩。」

文浩?對,我記得,剛和賀蘭婷那晚,第一次那晚,就是賀蘭婷喝醉了我折騰她那晚,就是她媽媽口中說的什麼文浩,未婚夫?

安白井繼續說:「文浩,什麼背景你不知道,但是我自己都嚇了一跳,你去惹他,你膽子可真大埃」

我問道:「為什麼這麼說?說清楚點。」

安白井說道:「在這個地方,誰最大?」

我驚愕的問:「難道是總統兒子?」

安白井說:「你給我正經點,這當然不是總統兒子,但是,管這個市的,很厲害的那幾個人,其中一個就是他的爸爸。」

我明白了,他爸爸是個很厲害有權勢的人。

可為什麼,那廝和我,對我,從來沒陰過我,反而頭腦簡單得很,基本每次都親自出面解決問題。

看來他的手段還不如我之前遇到的那些小混混還有追求謝丹陽的那個男同學。

安白井說:「這文浩,在市裡沒什麼名,是因為他是他爸的第二個老婆超生的兒子。這麼說吧,如果他要整死你,比碾死螞蟻還容易,別說我,就是我所認識的,包括我爸的厲害的人,都拿他沒辦法。」

聽安白井這麼一說,我感到了一些恐懼。

這傢伙竟然如此厲害,可我應該早就料到,能追求賀蘭婷這樣厲害的女人的,身份背景自然不會差到哪裡去。

安白井在我面前晃了晃他的手,說:「怎麼了,嚇傻了。」

我說:「是有點。這傢伙怎麼那麼厲害,我該怎麼辦百井哥?」

安白井說:「能怎麼辦,躲,盡量躲,躲不過就跑,跑不過就挨打,挨打不起就去醫院,去醫院不起就死,死不起就扔河裡餵魚。」

我說:「你要不要那麼冷血。」

安白井分析道:「你看你都這麼得罪他,他從來沒想過出動什麼力量,動用什麼關係搞死你,反而親自上陣發泄怨氣,說明他並非是一定要弄你於死地,再說搞死你對他挽回他女朋友有什麼好處?照我說,就是因為你曝光了他那事給你表姐,然後你表姐不回心轉意,要和他徹底份,他見到你,氣不打一處來,這才看到了你就衝上來就打。放心,他那種人,女朋友多的是,怎麼可能老是纏著你表姐和你。他打了你一次,暴打,也該消氣了,咱就不要想著報仇了,報仇咱也報不起。」

我鬱悶的說:「照你這麼說,我這頓揍,就白挨了。」

安白井說:「老弟啊你真不怕死啊,你不知道他的底,他在他家排行老三還是老四了,反正是最小的,他老爸疼愛死他,就是一個花花公子,想怎麼玩怎麼玩。不論是什麼道,他一個電話給他爸,就可以隨隨便便折騰死你了。這傢伙喜歡你表姐,那你表姐一定貌若天仙,這傢伙會玩,身邊從不缺女人。你表姐跟了這麼一個公子,從經濟方面來說,真的是嫁得不是一般的好。從你們的前途來說,比如你,攀上了這個高枝,立馬飛黃騰達運亨

通如果從精神方面來說,這傢伙一定會玩玩玩,拋妻棄子的玩,不知道該為你苯幸或者不幸。」

我自言自語道:「沒想到是這麼厲害的一尊佛。好吧,看來我是惹不起我還是要躲得起啊,以後要低調做人了。」

安白井說:「如果他要整你,你還真沒轍,不過沒關係哥們,我一個朋友,自己開水泥廠,在x市的,如果你被整沒得工作了,我可以跟我朋友說一聲,你去那裡每天扛水泥,你這麼好的身體條件,一天兩百來塊不在話下。x市又很近,方便,最主要那傢伙不會跑到那裡弄死你。」

我罵道:「滾你丫的安白井,你怎麼不去死!有你這樣的兄弟。」

安白井說:「問題是我跳出去幫你的話,我自己都要一起被整死,還不如保存實力,如果他整了你,我暗處幫你讓你好好先過好暫時生活,一旦對方有什麼破綻讓我拿到手,我馬上幫你翻身。這才是上策。」

我只能點頭了:「謝謝百井哥,百井哥萬歲。」

安白井樂呵呵說:「不用謝。愛卿,其實你可不必如此擔心,人家那麼厲害的人,那麼多女人,又剛打了你出氣,也許過幾天就不會放在心上了。」

我說:「誰是你愛卿了。」

安白井說:「哈哈,別那麼較真嘛。我要跟你這麼說吧,如果他要整你,我是不會明著跳出來幫你的,但是在背後,我盡量努力,無論是你不能幹了還是你被他怎麼搞,ji奸你什麼的,我都會想辦法破壞他的計劃。」

我說:「先奸你,你這麼帥,他一定很愛你。你們兩個在一起一定會很幸福。」

安白井笑著說:「好好好,保持這個心態,好了目前只打聽到這個人的身份,至於你說的其他的那個,我慢慢查,一有消息就通知你。現在,我們應該用更加良好的心態,聊聊如何攻下唐曉傑和劉慧這兩塊重要戰略高地。」

我長長的唉了一聲,說:「繞來繞去,又繞了這個問題,能不能先幫我再打聽打聽,或者去監視文浩,看他是不是還會對我採取下一步的行動。」

安白井拍拍我的肩膀說:「聽天由命吧兄弟,這沒辦法,他什麼身份,我們能靠近他嗎?」

我說:「那就如你所說,但願他揍了我一次后,放了我吧。」

安白井說:「也很難說,萬一那你彼,他這種人,要誰誰拒絕,他面上無光,還不是找你出氣。」

我說:「靠,你別說了行吧,都讓你說怕了,好像他是黑老大,怎麼暗地槍殺我一樣。」

安白井說:「那倒好了,就怕他讓你不死,也不讓你好好活。」

我擺擺手,說:「行了行了別嚇唬我了,我們還是聊聊女人吧。」

安白井一下子如同打了雞血:「是不是有什麼主意了?」

我說:「唉,你那唐曉傑,懂了你的猥瑣心思后,真的是不可能再愛上你了,你很難能吸引到她了。」

安白井也嘆氣,說:「就是因為這樣,我們才要想策略。」

我兩思考了許久,我說:「目前情況對我方不利,總之,劉慧這邊我是無所謂得到不到。可是你那唐曉傑,依我看,你就是約她她都不太可能會出來了。」

安白井打了我的頭一下說:「廢話!她要是願意出來我還跟你扯那麼多?」

我問:「不是吧你又約了她了?」

安白井說:「我給她發消息,道歉,發了好多條,從沒理過我。」

我說:「我們要改變策略。」

安白井問:「如何改。」

我說:「先暫時不要聯繫她,冷聯幾個月。」

安白井問:「什麼是冷聯?」

我說:「就是冷了她,但不是真的不聯繫,過段時間再聯繫。這麼一來,這段時間的對方,一定會想,咿,這廝怎麼不聯繫我了?難道我對這廝沒有了吸引力了嗎。這廝如今是不是真的不喜歡我了,唉算了,這廝不喜歡我算了,不過想來挺可惜的,如果這廝還找我,或許我還可能赴約,查看他一下。就這麼放棄太可惜。」

安白井說:「什麼這廝這廝的,說著這麼難聽。」

我說:「你以為你在人家唐曉傑心中很神聖?還叫你男神?不叫你人渣敗類都夠摹!

安白井說:「是是是,你說的是。我是這廝。你分析得很對,也許我應該冷聯了一段時間后,然後繼續聯繫她。她就會感動我的付出,我的等候,我的堅持不懈,我的一片真心。」

我搖了搖手指,說:「錯,錯,錯錯錯,錯的一塌糊塗。女人不會這麼想,如果我是唐曉傑,你許久不聯繫我,突然聯繫我然後獻媚,我會想,這廝還不是不想放棄我的身體,既然我已經征服了他,那他找我,我也沒必要繼續去吸引他。安白井你成了藥渣,你在她心中定位是一個好人,你比藥渣還藥渣,你被發了好人卡,對不起你是個好人,你應該能和更漂亮更好的女子在一起,好吧,你是殘渣還是好人,你就是人渣。」

安白井說道:「他媽的這也不行那也不行,那你想怎麼樣?想我怎麼樣?難道我就冷聯了,就真的不聯繫了!就這麼過去了算了?我無法甘心,我不甘心,我不願意放手1

我忙說:「稍安勿躁稍安勿躁。我不是說冷聯了就不再聯繫。冷聯的這段時間,你們兩都應該好好想想,兩人是不是對對方有點感覺的,說實在的,人家唐曉傑也對你有過一點意思的,但是是你搞砸了,如果沒跡不會生氣,她根本不會生氣,她想來真的,可你自己發了這些消息,她把你當成玩弄她了。」

安白井洗耳恭聽,認真的樣子比小學生還認真:「繼續,說,繼續說。」

我說:「所以,她生氣跑了,你要挽回感情,得先給她時間平靜心情。然後冷聯一段時間,她也奇怪難道她對你沒有了吸引力嗎。然後,這時候,冷聯過去了,你該發揚你的魅力了。」

安白井問:「怎麼發揚?」

我說:「提高你的競爭身段,讓你的身段在女孩子眼中特別是唐曉傑眼中暴漲,你要和比唐曉傑漂亮的,更加美的身材好的,更加的有錢的在一起玩,很快樂,從來沒有對唐曉傑有過什麼所謂的難受啊思念啊不甘心的,然後她會鬱悶,覺得別的女孩子比她更有吸引力,然後到那時,她可能就會聯繫你,但是如果不聯繫,就說明沒轍了。可無論有沒有聯繫,都應該是她主動,我們不要再付出,你主動打電話,你付出多,你就越不甘心,感情遊戲一向如此,誰付出越多,誰就輸的更慘。如果她不找你,你就談其他女人吧,忘記一個女人的最好辦法就是談一個更好的女人。如果她聯繫你,你就不冷不淡,和她做朋友,慢慢來,慢慢發展,順其自然,能在一起自然好,不在一起也不強求埃」

安白井佩服至極:「這些道理,誰他媽教你的,太厲害。大師啊!請受我一拜1

我說:「滾滾滾,我這都被甩出了經驗,感情這個遊戲,只有心狠手辣的沒感情的人才玩得好。祝你好運,我要回去睡覺了。」

安白井大手一揮:「滾1